小說

【RPG幻想國度】【小說】 豔影浪客III 第十話 誣陷的政變

Ark-琉依 | 2021-09-09 12:59:56 | 巴幣 0 | 人氣 82

豔影浪客第三部
資料夾簡介
犽塔月等人解決了黑龍會滲透獸人帝國的黑惡勢力後,成為了迪拿爾家喻戶曉的俠客。安達斯熱情邀約犽塔月等人前來希洛維作客,即將有什麼冒險等待著他們呢?





================================



  回到領主府,所有人聚集在安達斯的辦公室內。

「領主大人,依照現在的情況,黑龍會肯定會教唆坦汀尼亞,對王國釋放出希洛維有奴龍之術的情報,進一步製造希洛維可能會造反的謠言。」潔希卡說道。

安達斯點頭:「沒錯,現在最主要的第一目標,必須穩住王國內的輿論,亞利,我可以拜託你嗎?」

亞利笑著點頭:「交給我吧。」

犽塔月:「目前遺跡我們只有打開進入地底城市的能力,看來還需要兩個元素才會打開中間的法陣。」

亞雷西娜點頭:「看來是這樣沒錯。」

這時米琳娜再度送上紅茶:「來,各位辛苦囉,喝點紅茶吧。」

安達斯笑著:「啊~果然還是米琳娜最貼心。」

米琳娜這時將紅茶遞給亞雷西娜,亞雷西娜看著她,眼神有一股難以言語的複雜:「亞雷西娜小姐?」

「啊,不,沒甚麼,謝謝。」

這時提奧突然問道:「亞雷西娜小姐,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亞雷西娜:「說。」

提奧:「當時,跟妳戰鬥時,說我們過了幾萬年依舊是奴隸,加上我們身上的力量…難不成,我們是巨…」

「龍,不錯,確實是龍。」亞雷西娜再度說出驚人的事實,其他齊力克小隊聽到後也大為震驚。

「你跟那個黃金的傢伙,兩位肯定是所謂的龍裔。」

「龍裔?」

亞雷西娜:「肯尼亞羅斯曾掌握一記禁術,將戰死的龍魂,封印在一具具血肉秘術製造出來的人類軀殼內,並將它們作為守護神靈的戰士。」

提奧吃驚的看著亞雷西娜:「這…這是真的嗎?」

亞雷西娜:「我不知龍裔為何會再次出現,但是看見黑龍會的所作所為,我也漸漸明白。你們,是作為這個大陸的自我保護機制而被喚醒的。」

角天:「自我保護機制?犽塔月兄弟,這一切都說得過去了,我們會擁有這股力量,看來真的是為了要阻止黑龍會。」

亞雷西娜:「你們以前就這麼認為了?」

犽塔月:「對,但有您的話,證實了我們的猜測是真的。」

亞雷西娜拖著下顎:「沒想到人類的智慧竟然已經發展到這步了。」

薔蜜問道:「亞雷西娜姐姐,那關於那中間的法陣裡面缺乏的兩個元素,是否認定還有兩位龍裔沒被發現呢?」

亞雷西娜搖頭:「這個佔一半,我到門口發現這需要自然五元素中的三個元素才能開門,但是只有提奧跟金色教主是龍裔,兩者是水跟金,第三者的風,肯定是妳,或是犽塔月做的對吧。」

犽塔月點頭:「是的,精靈吟唱者告訴我我是自然魔法。」

安達斯:「那,其他兩個元素又是甚麼呢?」

潔希卡回答:「師父說,自然五大元素有風、水、金、火、木,自然魔法的存在比魔法與秘術還要古老,是屬於這個大地…應該說是這個世界本身的能量。」

安達斯思考著:「這…火跟木嗎?不知道擁有這兩者元素的持有者在哪裡,我想黑龍會一定也在全力搜索著。」

潔希卡默默思索:「領主大人,我猜師父很有可能是木元素的使用者,身為精靈吟唱者,本身受到大地母神的眷顧,一定有這個力量。」

犽塔月:「阿特莉雅小姐嗎,很有可能,安達斯,我們分頭行動吧,黑龍會絕對會不遺餘力的對希洛維發動任何攻擊。」

安達斯點頭:「我明白了,亞利,你跟犽塔月兩人到杜斯克,跟國王交涉,把遺跡的消息提早一步告訴國王。」

犽塔月、亞利:「了解。」

「對了,提奧先生也過去吧!」

提奧疑惑道:「我?」

安達斯:「既然是傳說中的龍裔,你去的話多少能夠增加這件事的可信度。」

提奧掏著耳朵:「真麻煩…我最討厭那些王公貴族的說,我會去的。」

「潔希卡,妳能跟薔蜜前往精靈國度,去見特莉雅小姐嗎?」

潔希卡:「這,就算到精靈國度能不能見到師父都不好說…但我會盡力而為!」

安達斯點頭:「好,目前就這樣,我們守在這裡,以免黑龍會見縫插針。」

作戰已擬定,接下來就是行動。

「犽…犽塔月,你確定這玩意真的安全嗎?」亞利一臉不安的坐在後座,看著只有一隻手的犽塔月駕駛摩托車。

犽塔月:「不安全,但是只有這個是速度最快的。」

「哈哈!你們路上小心啊!」提奧坐在亞雷西娜的背上。

「任何地方都不准給我碰,明白了嗎?」亞雷西娜不悅道。

「是—一切聽您的,大小姐。」提奧半哄笑著。

安達斯當初本來想請亞雷西娜載他們三個,但以她的自尊心來說,這似乎一個人就是極限,她還說:『雖然我不喜歡龍裔,但我更不願意被人類騎在身上!』

安達斯雖然發現這句話有語病,但還是別提醒她為妙。

「出發了,抓緊。」犽塔月摧下油門!

「喂你還沒告訴我可以抓哪裡啊啊啊啊啊啊——」摩托車也瞬間衝出去。

其他鎮民看著那台超高速的車子:「哇,那就是領主大人的新發明“暴風摩托車“嗎?」

亞雷西娜跟提奧也出發前往王都。

安達斯心想,一頭巨龍跟龍裔降臨在王都,絕對會引起大轟動的…他心裡苦笑著。

摩托車超音速行駛在平原、田間甚至直接飛過河川,後方的亞利慘叫連連:「哇—!!犽塔月,快…快住手,好可怕—快停,快停下來來來來—!!」

犽塔月一看,前方正是王都了:「亞利,不想死的話抓緊左邊的把手!」

亞利聽到後不管這麼多,立刻抓緊左邊的龍頭,犽塔月急忙掉頭一甩『嘎啊啊—!!』

塵土飛揚,摩托車側身滑行,伴隨亞利的慘叫聲,總算在城門口停下來。

亞利一停下來後,馬上跑到旁邊去嘔吐,犽塔月死死盯著城門的位置,彷彿會有衛兵會上前阻攔。但是,似乎有更大的威脅在他們面前,當然,就是早一步到來的提奧跟亞雷西娜。

衛兵們發著抖用長矛指著提奧,畢竟,王國首要通緝犯居然騎著如同神明的龍族來到王都,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唷你看,這不就來了!」提奧笑著看向後面,衛兵看到犽塔月,大驚:「犽…犽塔月先生!」

「我帶來希洛維的緊急信件給國王,希望能放行。」犽塔月拿出信封,上面有著希洛維的家徽。

衛兵看了看信封,本打算拆封,卻被犽塔月阻止:「裡面是最高機密,除了國王,誰都不准看閱。」

「希洛維何時變得這麼有氣魄了,犽塔月,儘管身邊有龍族撐腰嗎?」這時薩奇多的聲音出現。

犽塔月對薩奇多行禮:「洛薩大人,很久不見了。」

身為皇家騎士團團長的薩奇多得知有龍族出現在城門口,便十萬火急趕來。

看見犽塔月手中的信,加上龍族親自到場,他知道現在情況不好惹,說道:「跟我來,一起稟報陛下。」

衛兵這時道:「團長,那水晶湖之龍…」

犽塔月阻止道:「他是我們的人,已經歸順,則來到這裡因為他還有個特殊身份,龍裔。」

眾人震驚,安靜後一片譁然:「笑話!這名罪大惡極的通緝犯怎麼可能是傳說中的龍裔,豔影浪客,你這個玩笑也開得太大!」

犽塔月:「你們可以請專門人來鑑定他是否龍裔。」

亞雷西娜不耐煩道:「麻煩死了!這人就是龍裔,還是說,你們人類敢質疑龍族的話語?」

士兵們看到亞雷西娜發出的龍威,嚇得退後一步,薩奇多行禮:「不,我等不敢質疑龍族,請進。」

亞雷西娜變回人形,所有人震驚的看著金髮碧眼的美女,畢恭畢敬的請她進去,犽塔月等人也進到城內。

一路走到王宮後,薩奇多說道:「請稍等,我去通知陛下。」

在王宮外,犽塔月問道:「亞利,你覺得黑龍會在裡面的機率有多少?」

亞利:「他們先告狀有兩種選擇,一種是跟國王率先告知希洛維的事情,雖然國王會高度懷疑我們,但還有一搏的機會。」

犽塔月:「再者,就是在民間散播恐懼對吧?」

亞利:「如果黑龍會若是真心想保護迪拿爾,並且磐地國想要進攻迪拿爾,他是不願意這麼做的。除非,他說謊。」

提奧:「民間的恐懼普遍在貴族對於他們的壓迫,更勝於外敵入侵。」

犽塔月思索著洛亞說的話:「他說磐地國要再次統一整個中原,但是聽怒天說炎天國與其他國也不是省油的燈,磐地國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就打過來嗎?」

亞利拍手:「對啊,那傢伙只是把這個話題當作是即將面對的議題,再拿過來恐嚇安達斯來達成目的。」

犽塔月:「也就是說,利用磐地國意圖入侵作為談判籌碼,但是這件事情短時間無法發生,但他們能夠獲得他們想要的利益。」

亞利:「若是如此…他們一定會在民間散播謠言。」

犽塔月:「…我想不會的,他們一定有這個意圖,但是唯一的問題,是時間。」

亞利:「時間嗎…確實要煽動輿論是需要時間發酵的,但這麼作會不符合這次行動的成本。」

犽塔月:「而且聽齊力克說,激進派的人強烈主張直接把黑龍會的科技與技術拿進來進行對迪拿爾貴族的暗殺來加快滲透迪拿爾的進程,但因為影響到坦汀尼亞等人的利益,所以都被肅清,如今的可能真的是在王宮中與國王面談的可能最大。」

薩奇多這時回到門口:「陛下召見,請。」

犽塔月跟雅利互相點頭,眾人開始往王宮出發。

進到宮殿後,羅貝爾王坐在王座上,外表看似沒甚麼變化…?

「啊,犽塔月,很久不見了。」他親切的笑著,犽塔月也上前行禮:「很久不見,國王陛下。」一旁的亞利也行禮著,提奧跟亞雷西娜沒動作。

羅貝爾笑著,看見了提奧他們倆,說道:「你就是惡名昭彰的“水晶湖之龍“吧,沒想到王國的頭號通緝犯竟然是傳說中的龍裔。」

提奧:「我也很難想像,第一次踏入迪拿爾的上流社會,就是要見國王。」

羅貝爾:「人生總是充滿驚喜。」

提奧無奈笑著,點頭回應。

羅貝爾看向一旁的亞雷西娜,起身道:「您是尊貴的龍族,亞雷西娜閣下,歡迎您來到杜斯克,若有冒犯,敬請見諒。」

其他衛兵似乎很驚訝國王居然會對一名年輕女性的態度如此卑躬。

亞雷西娜平靜道:「無所謂,省去不必要的禮數,迪拿爾王,趕緊辦正事。」

犽塔月聽完立刻將安達斯的信奉上。

羅貝爾回到王座,仔細地翻閱信中內容:「…想不到,在希洛維竟然封印了這股如此危險的力量,如同卡加斯所說。」

犽塔月:「坦汀尼亞領主說了甚麼?」

羅貝爾:「他認為希洛維打算解除封印,掌握奴役龍族的方法來獲得獨立。」

犽塔月:「您認同這個說法嗎?」

羅貝爾:「…這個大陸,有著許多不堪的過去,我想亞雷西娜閣下願意為了希洛維被迫曝光這不堪的過去,我相信安達斯絕不會有對王國有反意。」

犽塔月明確知道了國王的立場後,續問道:「那…陛下對於黑龍會,了解了多少呢?」

羅貝爾抬頭:「黑龍會…坦汀尼亞說過,是它分享了暴風科技的技術,讓王國的國防有了巨大的進步,貢獻非凡。」

犽塔月:「那您知道黑龍會也在尋找肯尼亞羅斯的奴龍秘術嗎?」

羅貝爾驚訝道:「有這種事?」

亞利一旁說道:「黑龍會…不,甚至坦汀尼亞更早就得知了這個情報。」

羅貝爾:「你的意思是,你們覺得坦汀尼亞有反意嗎?就像坦汀尼亞說你們有反意一樣?」

亞利搖頭:「不,家父不會做這種自斷自身利益的舉動,坦汀尼亞家代代信仰金錢,但是獲得金錢往往最重要的是手段,絕對的暴力與掠奪是最快獲得金錢的方式,要獲得更多的金錢就是要獲得更強大的力量與權力。

他的權力對他來說早已到達頂峰,他現在缺乏的是力量,黑龍會剛好補上了空缺。」

羅貝爾聽到這,疑惑道:「為何卡加斯覺得他現在侯爵的爵位已經是頂峰?」

亞利:「因為越大的權力,伴隨而來的是越多的責任,越多的責任隨之而來的就是輿論與壓力,侯爵頭銜只不過是更加容易取得金錢的手段罷了。

試著思考,過著皇帝般的生活,卻不必負起皇帝的責任,這是多麼夢幻的夢想啊,這不是夢想,是正在發生的事。」

「說得好,我兒。」一陣拍手聲,卡加斯從王宮的角落走出,他身邊還有一名女性護衛。

犽塔月看著她的穿著,第一眼認出是東瀛人士,而且是一名忍者。

「你就是太過於正直,所以才決定出門白手起家,但是現實沒有你想像得如此美好。你現在,不就寄生在豔影浪客這個名人底下嗎?」卡加斯語帶嘲諷的訓著自己的兒子。

亞利面帶冷酷:「但我不像父親,為了金錢掠奪一切本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你們的所作所為不是商人,而是強盜。」

卡加斯皮笑肉不笑:「我很後悔沒有在你年幼時就好好的教導你,作為商人的方式。陛下,這些人打算愚弄你,讓迪拿爾的科技停滯不前。」

亞利:「…!?」

卡加斯:「既然得到奴龍秘術,那這東西就屬於國家的,安達斯若沒有反意,那應該就要把這個力量給交上王國。」

羅貝爾驚道:「卡加斯,那可是遠古的禁忌秘術,肯尼亞羅斯想要封印他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卡加斯:「那遠古神靈應該是要把他毀掉,而不是封印,封印表示甚麼,祂想讓這個力量延續下去,等待某一天再次捲土重來。」

犽塔月:「坦汀尼亞領主,可否聽我一言?」

卡加斯:「豔影浪客有何高見?」

犽塔月:「在下不清楚貴國的前朝的想法如何,但是天地萬物中,文明與文化是這個世間保留下來,最具價值的事物,表示著這個世界所存在的歷史與份量。前人留下來的信息,無疑是想告訴未來、告誡未來,不要再次邁入歷史的循環,去重蹈前人的覆轍。

這才是作為歷史的傳承,與文化的意義。」

卡加斯:「真是愚蠢,難道你就要白白浪費前人—」

羅貝爾馬上插話:「來自東瀛的小小貴族能有這樣獨特的見解,我們確實沒有去思考過,我們只知道歷史的沉重,卻沒從歷史中學到任何事,因為我們至今深信那是不可打破的自然規律。」

犽塔月:「我們不能改變歷史,但是我們能改變自己。」

羅貝爾眼中帶著動心的神采:「真可惜,若是你在我身邊輔佐那該有多好呢?」

一旁卡加斯低下頭,微微一笑:「陛下,我想您是被眼前過去的恐懼給蒙蔽了未來的方向。」他一彈指,周遭忽然出現無數紅色光束照在身上。

『轟!』槍聲一響,亞雷西娜一記雷刃劈開了射來的能量彈!

「保護國王!」近衛們急忙圍住羅貝爾。

羅貝爾質問:「卡加斯,你這是在做甚麼!?」

卡加斯舉起手,周遭出現了許多穿著外觀奇特的盔甲,手裡拿著一把長相神似暴風砲的長槍前方還有這紅色的瞄準光點:「我只是想跟你們說,時代已經變了,人們懼怕的龍族也要被時代所淘汰了。」

犽塔月錯愕的望向四周:「這是…改裝後的迷你暴風跑!?」

卡加斯:「尊貴的龍族,亞雷西娜閣下,您何等榮幸能見識黑龍會的最新武器『死亡凝視者軌道砲』的威力!」

亞雷西娜看著剛剛切開能量彈後燒焦的手掌:「所以黑龍會決定要與龍族宣戰了吧?」

卡加斯:「宣戰?不,你們將會徹底成為黑龍會生物兵器的養分,讓閻王狂嘯成為世界的霸主!」

犽塔月看向國王,羅貝爾互相打了照面,無奈道:「拿下坦汀尼亞!」

卡加斯最後只轉過身來,笑道:「真是遺憾,我本以為,您是個開明的君主。」

犽塔月驚見國王後方居然有紅光!立刻沖上去!

『伊—轟!!』軌道砲射出瞬間犽塔月舉刀擋下砲擊『哐當!!』。

雖然擋下砲擊但是軌道依然掃到了羅貝爾,肩膀被當場貫穿,這時哥德林與衛隊也感趕到王宮衝了上來:「父王—!!」

羅貝爾一聲叫,犽塔月趕緊攙扶他:「國王!振作點!」

「卡加斯…!你竟敢…」羅貝爾怒不可遏的看向卡加斯。

哥德林與衛隊憤怒衝上前,犽塔月大吼:「危險,不要過來!」

『轟!!轟轟!!!』軌道砲萬槍齊發,提奧跟亞雷西娜衝上前抵擋,但數量太多依然有落網之魚貫穿了其他城衛!

提奧大吼:「兄弟!現在該怎麼做?」

「不行…只能跑了!」犽塔月背上羅貝爾:「國王,可能會有點的顛簸,小心了!」

這時犽塔月的眼前突然出現那名女忍者,她魅笑著全身的緊身衣瞬間被黑色的火焰燃燒殆盡,裡面是一件性感的和服:「怎麼可能讓你逃跑呢~?」

犽塔月咬牙,是神火無心流,利用火焰來戰鬥的忍術!現在根本無法戰鬥,這時後方一拳直接打在女忍者的臉上!

是亞雷西娜!犽塔月感激的看著她,亞雷西娜眼神示意快滾,他點頭後趕緊背著羅貝爾逃離。

這時門口的哥德林喊著:「快!犽塔月,這裡!」

幾人順利離開王宮後,外頭竟然是軍隊包圍,帶頭的正是之前在北方邊境的老將軍,馬克!

「豔影浪客!!」犽塔月看著馬克的左手已經變成機械的義肢。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你想帶著國王去哪裡?」

犽塔月看著機械手:「你也是坦汀尼亞的人了嗎?」

馬克怒火中燒:「我只知道,你們殺了我很多部下,現在連國王都不放過嗎?」

哥德林喊道:「不是的!坦汀尼亞叛變了!」

只見老者左手便形成了一座能量砲:「把國王放下!」

犽塔月:「拒絕,如果現在放下國王,他會死的。」

馬克怒吼:「那麼死的會是你!」能量砲轟過來,犽塔月急忙跳開,這老將軍是被黑龍會洗腦瘋掉了嗎?連國王也炸!

「犽塔月…本王請求你…帶我離開吧…!」羅貝爾艱難道。

犽塔月聽到後輕微的點頭:「是,抓緊!」犽塔月瞬間飛了出去!

「他帶著國王跑了!抓住他!!」

哥德林看著被亞塔月帶走的父王:「犽塔月…拜託你了!!」

這時一陣龍嘯衝破天際,還有好幾發死亡軌道砲的搶聲,王宮中的激戰還沒停歇!

亞雷西娜一陣龍息,炸開了王宮的天花板,之後再擊落了好幾名軌道砲搶手:「該死…這威力可不小,幾發還能承受,但是數量密集的射過來,這能量砲還是造成了不小負擔…而且那女人…」她對峙著的那名女忍者,他的右手凝聚黑色火焰。

「黑龍息…!卡里基多大哥…!」

提奧這時又轟飛了好幾名黑龍會士兵:「亞雷西娜,他們人數太多了,我們得撤退!」

亞雷西娜怒目瞪著女忍者。

「亞雷西娜!!!」

亞雷西娜一陣怒吼,拍起翅膀,提奧趕緊抱上亞利跳上龍背。

隨後巨龍從開個洞的穹頂衝上去『轟!!!』

在外頭的馬克看見了那頭殺他百名部下的巨龍現身,怒不可遏:「可惡!把那頭龍打下來,我要血祭在邊境死去的士兵們!!」

「遵命!」這時死亡凝視者軌道砲由五個被組合成一個中等大小的暴風砲!

四個人扛住砲身,一人負責扣板機,他看著瞄準鏡內:「瞄準—開火!」

『伊—轟!!!』

提奧轉過身猛然驚見藍色光束!

「甚麼…!?」

「啊啊—!!!」亞雷西娜中彈,雖然因高空距離關係威力減半,但還是打壞了龍鱗,攻擊到內臟!

「亞雷西娜!不要緊吧!?」

亞雷西娜咬牙切齒:「那群該死的人類…該死的人類…!!!」巨龍搖搖晃晃。

馬克:「還沒下來,再來一發!」

士兵:「辦不到,已經脫離射程範圍了!」

馬克恨得牙癢癢的把那組合暴風砲抓起狠狠摔成兩半:「沒用的垃圾!黑龍會究竟哪來的自信說能夠殺龍族,現在依然一隻都殺不掉!」

一旁的哥德林暗中鬆了一口氣,但是周遭那劍拔弩張氛圍相當不妙。

卡加斯緩緩走出,對著馬克說道:「將軍,豔影浪客挾持國王,打算與希洛維裡應外合發動政變。」

馬克擺手:「看得出來!去叫薩奇多,把軍隊準備好,我們直接把希洛維夷為平地!」

「慢著!」卡加斯叫道:「這樣做有所不妥,國王還在他們手裡。」

馬克激動道:「就是國王在手裡,才要攻打過去啊!」

卡加斯冷冷道:「將軍,你忘了你剛剛做了甚麼事嗎?你連國王都開砲,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馬克頭腦漸漸冷靜下來:「這…」

「發生甚麼事!?」這時大王子跟二王子也到來。

卡加斯行禮:「王子殿下,大事不好了,國王被豔影浪客虜去希洛維了。」

大王子大驚:「你說甚麼!?豔影浪客?」

馬克:「我們必須召集兵馬,立刻把國王救回來!」

卡加斯:「大王子,我們得趕緊開會,先穩定城內形式為重。」

大王子看見現在混亂的景象:「立刻召開緊急皇室會議,得選出臨時攝政人選。」

王子等人離開後,馬克狠狠瞪著卡加斯:「我雖然不明白你這時縱虎歸山有甚麼打算,但被我抓到有點把柄,我就會轟掉你的腦袋!」

卡加斯看著馬克走開,冷笑道:「真是不明白自己的處境啊,軍人果然都是一群頭腦簡單的生物。」

「坦汀尼亞,搞出這麼大的事情,你要怎麼跟洛亞大人交代呢?」那名性感女忍者走到身邊說道。

卡加斯微微一笑:「這麼作當然只是因為他們還有利用價值,真衣。」

那名為真衣的女忍者說道:「他們可是不好惹的龍族,還有遠古龍裔撐腰,今日的作為無疑是要讓龍島介入。」

卡加斯:「龍島介入,才能進一步的更加凝聚巨龍來到摩西拿,到時再收擁漁翁之利就可以了。」

真衣聽懂了他的想法:「真是個瘋子,你在賭博你知道嗎?」

卡加斯:「只要力量夠了,做甚麼事情都不是賭博,而是必定發生的結果。」

他隨後回頭看向王宮,掏出手環裡的煙管,即將看著這場大戲上演…




================================




[color=rgba(0, 0, 0, 0.88)][div width=600 height=15px bgcolor=rgba(0, 0, 0, 0.02)]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