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神城與王城】神子與人子

凍頂純喫茶 | 2020-12-12 22:16:36 | 巴幣 24 | 人氣 90






「妳這傢伙怎麼還在這裡?」


「從現在起,全軍保持低調,收斂各自的坐騎,以『梵亞斯運輸隊』的喬裝繼續前進。」隨著遊客的一聲令下,河浪隨同著眾人跨上了以法蓮準備的馬,打著梵亞斯危險軍用品運輸隊的名義,繼續朝著目標的方向進發


披上了繡有象徵神國圖案十字架的樸素披肩、她將自己的臉藏帽罩之中,在不引起注意的偽裝下眾人只是寂靜無聲的前行著、唯有細雨灑落拍打著部隊的聲音在這死寂的灰濛中響

驅策著馬,她跟在擺放著貨物的運輸車旁隨著大隊的速度緩緩前進,她默默的抬起頭,隱沒於帽罩陰影中的目光越過前排大隊朝著遠方眺望

神城梵亞斯

彷彿聳立於世界彼端、做為西方軍旅途的終點,巍然的城牆沐浴在聖潔光輝之下、切割了陰雨綿綿的世界、令它顯得格外神聖而不可侵犯;同時也更加排外,彷彿是對照著義勇軍前來般的劃分出兩個截然不同的立場

高聳莊嚴的大門為了來者而敞開、據說為了迴避任何危機、同時也配合著此次的偽裝,運輸隊選擇了較小的專用通道進入,然而即使如此也已經是氣勢非凡的景象了,這讓她不免好奇的猜想那由米迦勒所駐守大城門,又會是怎樣的光景

「這就是最後了,加油吧。」尤克的聲音自腦內響起、她下意識的緊握了一下手中的韁繩、這種透過念等能力直接將資訊傳達道腦內的方式她怎麼樣也不習慣,「...呼~」輕輕的吐出口氣來調整呼吸的節奏,隨著門內的景色越發靠近

誠如方才的話一樣,已經要到最後了...

隨著眾人魚貫越過大門,儘管在後方房屋的構造看起來與一般的街道、民房無異、但這裡畢竟是梵亞斯技術軍團的軍用營地,放眼望去盡是軍人們所環伺

河浪眼中的對象也從幾天朝夕相處的義勇軍們轉而投向了四周的軍人們、她一面小心的迴避視線接觸、一面在心中暗自的計算起人數、走動的方向...等小細節,以便遭遇問題時能快速突圍,然而一切來的卻遠超過河浪所能預估的狀況

一道聲音打破沉悶的死寂,深刻烙在腦海裡的聲音澄澈、莊嚴而冷酷,彷彿不帶感情一般的

「奔走風塵、遠道而來的聯邦『人子』。」

聖潔的光劃破了遮蔽天空的烏雲自上方灑落神城,在眾人還摸不清頭緒時,威壓!強烈的壓迫感突如其來的侵襲著河浪的心智!彷彿受到光照的一切都受到了聲音主人的壓制,她左手僅僅的揪住領口

在試著穩定呼吸與心臟跳動頻率的同時河浪吃力的昂首仰望,眼中那至聖之光之中,一名六翼的「天使」正緩緩的從天而降,還不用誰來說明,當下她便理解了對方的身分

『米迦勒』

那個號稱四大天使之首的強大存在,她曾在聖森哨所聽聞其他與加百列、烏列爾正面衝突的義勇軍們敘述過那無可計量般的力量,面對地位在此之上的米迦勒,即使眼下有五十位義勇軍在,也不知道能會如何

在她以為眼前便是最艱鉅的狀況時、名為現況的天秤又往更困難的方向傾倒了,在尤克撤退的口令還未說完,後面的退路便已經被名為拉斐爾的天使所截斷、在這前有狼後有虎的態勢下,即便沒有尤克的念話指令、河浪相信眾人也早就做好備戰、且也不認為有誰會這麼沉不住氣就是了

不過既然已經報漏了底、在念話傳達的當下她便決定第一時間卸下了不合己身的偽裝、她撥下樸素的罩衫露出原本義勇軍的裝束容姿,同時間她調整呼吸雙臂一振拉開架式,令自己保持在隨時都人進行戰鬥的狀態

面對米迦勒來勢洶洶的種種言語做為義勇軍領首的尤克選擇了回望身後義勇軍

「哈,那金閃閃說我們是瘟疫啊。」

他咧齒笑著聳聳肩以這句話做為開端,隨後表情變得嚴肅。眉宇之間也少見地流露「憤怒」之情

「善良與惡是『比較』出來的東西,當妳口口聲聲把我們斷定為惡時,在我們眼中妳亦為惡,天使長米迦勒姑娘。」

即使你等否定、視我們為瘟疫

「在我眼裡,故步自封的你們才是瘟疫!」

如同尤克細數的罪狀、每一言詞都深深地打入並振奮著義勇軍們,如同受到感招般的在尤克話語結束之時、千萬言語如浪潮般自尤克身後傳出、或指責對方、或聲援尤克,當然性格如江般衝動的河浪自然也跟著高聲喊話

河浪冷笑了一聲,「當世界陷進危機、而你們卻選擇拒人千里、自掃門前雪?這種自私的想法還好意思自稱為『救』」隨著冷言冷語從口中竄出的還有白茫的冰霧


「救主受難之際,尚且沒有吐出這般多的言語。」
然而面對義勇軍如浪潮般的指責與質疑,在做為最上位天使之長的米迦勒面前皆於無物般的忽視、飄昂著的十字架來到對立的兩人之間

「『善』與『惡』的確是比較而得,但那基準不是由那群人子、或你,或由我。」

她閃耀著炙烈如陽般的萬丈光芒,口中的話語威嚴獨斷彷彿陳述真裡

            「而是救主——!」

河浪遮著眼看著米迦勒的方向、她能感受到對方的情緒隨著交談而越發高昂,在與之敵對的狀態之下,這絕非是個好的現象、對此她在心中暗道不妙,同時間注意力轉而放在指揮者尤克的身上,以便在對方下達命令時能立即做出反應

然而她沒能料想到的是、當謙遜的神槌揮落之時,自己居然連一點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震盪撼動穿過河浪的身軀、當她在次回過神時,四周璀璨光輝的神光盡滅、自己已身處於虛無黑暗教堂之中、如星茫點點的燭火環繞照耀、肅穆的十字架上受難救主的雕像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身為異邦之人的江河浪

「這裡是...教堂...嗎?」

她抬頭仰望與之對視、同時也不忘揮舞自己的手腳四肢或打或踢、卻得不到應該有的實感,她尋思著,『傳送的障礙似乎還沒有破除』再加上自己目前沒有辦法準確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估計是被人給囚禁靈魂之類的了吧?

「哼,這還真像是神話故事裡會出現的情節呢?」用鼻子噴了個不屑的洩氣,她開始環顧起四周,並試著從中找尋脫離的方法,在她還沒能靠那不靈光的腦子去解析現況時、過去的一切便主動的找上了她

從牆壁的陰影裡、台階的間隔中、天井的雕飾下,如雲霧繚繞、如鬼魅糾纏,母親的面容、祖父的面容、同門姊妹們的最後一面、遮天的紅月光,不斷的在她的身邊流轉、終於她忍不住放聲尖叫

淒厲的哀號在『懺悔室』裡迴盪、掀起一陣陣來自記憶中的迴響,那是指責、是質問、是嘆息,無數的聲音壓的她喘不過氣、她想奔逃卻感受不到四肢活動的感覺;僅有跪下的重量與抱頭觸感

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打破了現況、如同一支鐵桿筆直的貫穿了她的思緒、那是一個她最不願聽到的聲音,極其傲慢聲音掩蓋掉了來自記憶的喃喃、目中無人的口吻吹散了來自過去的幻象,當下的錯、及時的悔

才是最沉重的

那是她不願意去多想的、不願解開也不願說穿的,只因為害怕稍有不慎、糾纏在一起的東西隨時有可能鬆脫,若就此成為兩條不相交的繩線時、那又該怎麼面對?她裹足不前、卻在此時成了關卡

直到現在她才看清眼前教堂所代表的真義,然而比起糾結是否『謙遜』的懺悔過去並曉以大白、她更多是隊名為『米迦勒』的憤怒,若果擁有無上無盡的能力、便能凌駕他人強押他人懺罪悔過、那無疑與『聲音』的主人一樣、只是傲慢自負的傢伙罷了

也許造成這種個性的她、終究沒辦法脫離這裡了吧?

『噹』

澄澈的鐘聲響撤『教堂』,心中的波瀾萬丈也隨之以止如明鏡,柔和的光從大門的縫隙滲入懺悔的心室、引領河浪轉身去探詢、隨著『心』越往門的方向靠近、意識也逐漸跟著清晰

伸出看不見的手推開門扉、神聖的光輝進入眼簾,模糊的光景中她勉強的看到、與希莉卡搖搖相望著坐在輪椅上的女人

......
........

於是西行的旅程結束了。

創作回應

凍頂純喫茶
字元數 (不含空格)2867
2020-12-12 22:17:11
旅者
我成功的被你放在最後的那張抹胭脂口紅的圖吸引了注意力(?
2020-12-12 22:49:15
凍頂純喫茶
河浪用刊頭ww
2020-12-13 10:27:37
小洛
我成功的被你放在最後的那張抹胭脂口紅的圖吸引了注意力(?
2020-12-13 21:39:55
凍頂純喫茶
幹WW
2020-12-13 21:59:0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