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繼續深入】淚灑行舟

凍頂純喫茶 | 2020-11-30 13:35:44 | 巴幣 118 | 人氣 100






「所以只有相熟的人或感情好的朋友才會知道對方的名」


江河浪是一個我行我素的傢伙、當然,這裡並不是指她是那種不合群、一意孤行的人,而是那種只關注於和自己有關的事、想到什麼就做、會在大家說話時脫鉤神遊的那種類型,加上她平時老闆著張臉不說話,更是加強了那種印象

也因此之故、在她晚上從船房出來看到今夜的夥伴是唯時才格外的感到驚喜、儘管昨天才與她跟名為衛真的朋友打過照面聊了一會、然而現在這種不期而遇的感覺總是歡喜、也讓她覺得沒有去注意『同伴』的這個行為並非什麼不好的事情、儘管偶爾會有那種睡過頭就不出現的蠢貨在...

「呦,不好意思來的遲了些,原來今天是跟唯一組啊」她語氣輕鬆的向夥伴打招呼後兩人便在周遭此起彼落的水聲伴奏下開始今晚的守夜巡邏

與唯比肩走在幽暗的夾板上,從閒聊間她聽到了唯提起曾聽婕述說過前一夜兩人所遭遇到的狀況、隨著婕的名字傳入河浪耳中、她的思緒也跟著飛快的翻轉...

「江!小心!」一道優美的女聲自身後傳出、那是夜臨婕的聲音!
晚上自己與夜臨也如今天一般地進行著守夜工作

提醒著河浪正猛然遭遇危機、她聞言當下便全神貫注地看著前方隨即發現一道水柱正朝自己飛射而來、確認了對方瞄準的位置它隨即收回右腳急將身子轉成側身避開這一凶險、高壓喷射的水柱如同一道鋒利的尖矛險險從河浪的胸前擦身而過,在衣襟上開了道口子

「多謝提醒、夜臨」、面對來自這種沒有氣息的『非生物』儘管她已經進入工作的模式中、但始終還是沒返精準的察覺、所幸有夥伴的支援才不至於弄得漫天殷紅、迴避過襲擊的她隨即配合腳步擺出架式、同時擺手向身後的夥伴示意

「嘖!!」稍微以手遮掩了一下破損處確認狀況後、帶著兇銳的三白眼死盯著眼前的東西,拾淚者,由不斷流轉的水所組成的透明人形,從尤克的說法來看似乎是某種水元素的變化體、而對河浪來說則是她最不想接觸的『東西』之一

比起一般的元素生物、拾淚者顯得太過純粹而靜默,讓人無法感受到同為生物的認同感,既然如此...「問答無用!看招了!」一個箭步向前她提起左手翻掌覆江、對著修長的人形頭部拍了過去

在拾淚者還未能來的及應對下、水狀的頭顱便被一掌給拍得四散開來,就在河浪以為大功告成而等待著水人自行崩毀時、右手就突然的就往河浪深鎖的眉心刺了出去、所幸來自夜臨的支援更早一步的到了、強力的水球飛來在半個胸膛上挖了個大洞出來

河浪也不怠慢在接連著兩次攻擊間調整好呼吸頻率、同時催起體內的玄冰內勁,與此同時少了頭部的軀體也幾乎不受影響的持續展開攻擊、這一次,它高舉起手分裂成數條水鞭、自四面八方向著河浪揮舞、同時胸口的位置也聚合收縮、朝不遠處的夜臨射出一發水鎗

早已做好好準備的她此刻也不慌張、「過去了!夜臨!」她一面開口提醒身後的夜臨婕注意對方的攻擊、同時展開雙臂舞動起雙掌打算運使綿掌以柔應柔、看準了每一道水刀落下的時間差、她一面在拾淚者的劍圍中轉身迴避、一面出掌拍向揮空的水柱中段

玄冰氣勁侵入隨即凍結從中攔住水刀內流動的魔力、失去了連接本體的魔力水刀前端登時從結冰之處斷開灑落化作地上的一攤死水、而夜臨也十分輕易的利用自己換起的水牆攔截了拾淚者的襲擊

不知道是著急了還是如何、眼前的拾淚者再次展現出不受人類外型所拘束攻擊模式、以胸腹部為中心、它突然急遽收縮、接著透明的表面浮現出一根根的尖針,眼見苗頭不對河浪隨即向後空翻拉開距離

她腦內飛快的思考、豁然想起夜臨婕的水法術可以有效的對拾淚者產生物裡的阻礙效果後、便靈機一動的對著夜臨高喊道「夜臨、圍住它!」,而對方也不負己望的從這簡短的隻字片語中掌握了河浪想表達的意思

水做的高牆在河浪跳開的瞬間便以拾淚者圍中心拔地而起、而此同時拾淚者也跟著利用水的衝力將滿身刺從夜臨婕招換的水牆裡對著外側全周向的擴張激射,然而面對夜臨強大的魔力下這廂動作人是徒勞

水牆受到內部擠壓推出大量尖刺向外擴張、並在刺中河浪前停止並慢慢收縮恢復成圓環狀、劍拾淚者成功受到壓制河浪沒有放過機會、調整呼吸將玄冰勁導向在左手掌心匯聚成冰封

「寒霜布長河!」她曲身將左手壓向地面、冰封隨即沿著地面化作一道冰河往水之環牆延伸而去、不易會功夫便把整個水牆連同裡面的拾淚者給凍成了一根冰柱,這才讓拾淚者暫時歸於沉默

然而河浪並沒有打算讓她滯留多久、不給對方有任何反轉的機會,她攻勢綿連一招方落一招又起,河浪提起右手引體內洪沛的內勁匯聚於一點,配合著護身手甲的能力增幅

「用你那毫無意義的身體感受撕裂九州的」

隨著語音方落她縱身躍出,一拳砸向封印成冰的拾淚者,霸道的破壞力將冰柱敲得粉碎、掀起一道強力的氣旋寒風,拾淚者化成星屑向船外噴濺、徒留下少女的身影佇立在幽暗的甲板上

隨著腦中的戰鬥結束、意識也跟著回到當下,河浪輕輕揚起嘴角笑了一下,「喔?夜臨之後也跟唯見過面了嗎?同樣也請唯多指教了、那水狀的玩意很是難纏、要不是有夜臨的支援、我可能還要耗上不少時間處理」

在有過實際戰鬥經驗並從其他義勇軍交換經驗下、即使身處在水聲環伺的淚窟中聊天的兩人也很輕易的發現了偷渡上船的不速之客、並且配合著唯的提議以河浪做為主軸先行攻擊並凍結拾淚者

看著唯斬開拾淚者所產生的切面平滑如鏡、河浪一方面對為俐落而迅捷的運刀手法感到佩服、一方面又讚嘆她的準備密實周全,更是安心不少,『看來這多半與夜臨有關吧』

有了先前的經驗、河浪面對起這詭譎多變的東西拾也更加地得心應手、在兩人聯手下,拾淚者不一會功夫便被凍結並拆解成數塊送回淚窟的水之循環中、同時讓船上暫時的回歸平靜

她把手伸到頸後將髮尾撥弄起來擺了擺頭、讓那頭烏黑的短髮在空中甩了甩、纏繞在身邊的寒氣隨著動做向外溢散、在濕冷的空氣中凝結出冷霧

相對於河浪大開大闔的動作;唯就顯得格外嫻靜,無論是那精準俐落的揮刀、或是戰鬥結束之後隨即恢復的站姿都與眼前的女子大庭相逕,這一靜一動的組合在旁人眼中不之道是怎樣的感覺

接受了唯的提議、兩人一同爬上船桅好找尋令她們都十分在意的詭異聲響,兩人比肩而坐、河浪那不斷隨著身體晃動而前後擺動的雙腿、對比上端正的坐姿再一次的將兩人的個性表露無遺

「說有三四種之多;實際上當中也包含了姓與名在內,姓從祖宗、名起父母不說、字稱通常是成年之後由尊長者起名,本來應該在我們見面前我就該取好字了」一面聊著、兩人一面觀察著船體上的各處

也許是夾板上的氣息消失所致、兩人不一會便看到的拾淚者從幽暗的船尾偷渡上船準備往義勇軍休息的船屋移動,「牠附近沒有其他同伴」唯指著拾淚者出現的位置說

「如果介意運動不足的問題,這次就交給江如何?當然如果情況危急我還是會幫忙的。」聽到唯的提議河浪點了點頭,能在最少的消耗中保持戰力是目前必要的觀念、考量到這點、保留唯的體力來應付突發狀況也是十分好的考量

『算算時間也不多了、要是讓交班的看到咱跟一隻拾淚者糾纏難解、只怕要給人笑話』考量道不久就可以休息了、河浪索性決定盡展修為,見拾淚者進入了自己的守備範圍後、她中氣十足的短喝一聲一躍而下

以一記高空踵落代替問候往對方的身上招呼、從身體裡漫出的寒氣將周身的施氣凝出點點的冰晶、隨著垂直而下的身姿劃出一道寒芒直接襲向拾淚者、將它俐落的匹成了兩半「天瀑落地!」隨後便在游刃有餘的過程中把拾淚者給打了個粉碎

一切塵埃落定、河浪回頭望去看到唯從另一側走來時她隨即便明白了個大概,從她走來的身形步伐並無異狀來看、估計也是輕鬆解決了吧,所以也不擔心笑著同她招手

「好說,倒是唯也挺快的嘛!」如果是自己出手之後才離開、那唯花費在拾淚者身上的時間大概比河浪還短吧?

甩了甩左手的籠手拳套、將上頭曾經被稱為拾淚者的殘渣給甩在地上,接著展開雙手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還好有唯陪伴、這段時間過得格外快速呢,雖然還想再聊聊,不過時間也不甚早了、還是趁天明前趕快休息吧!」

說著,便聽到了船房內傳了不少細碎的人聲,隨著人影走出、兩人很快地就明白是換班的人來了,簡單的做過交接並提醒了一下發生的幾個戰況後、河浪便與唯分頭回到自己的休息位置去了


創作回應

凍頂純喫茶
不含標點數: 2973
2020-11-30 13:38:0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