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獵人】人造的世界最強-第一三三章 潔癖X捨棄X地獄

亞娜薇兒帝娜 | 2024-02-10 19:00:03 | 巴幣 6 | 人氣 508

連載中【獵人】人造的世界最強
資料夾簡介
不帶任何怨念的在父母面前死去的悲慘少女, 一生唯一的願望——在獵人的世界重生,過上自由的生活, 以自己的名字——願,作為許願的籌碼,在死後實現了

  『如果我這輩子能靠——實現一次願望,就讓我——』

  「……!」

  我自睡夢中驚坐而起,額上沁出幾滴冷汗,胸口的起伏比平時要加劇些許,深呼吸了好幾次才勉強平復。

  染滿血汙的斗篷不知何時又被人給扒走,現下遮掩身體的依然是那件眼熟的被單,只不過身下並非柔軟的床鋪,而是緩慢帶走體溫的厚實木板架;血肢早已隨著意識的中斷而散形,大腿以下的部位空蕩蕩的,因戰鬥而繃開的斷面傷口重新做了縫合處理,即使沒有歐克幫助控制,血液也不會因此流失。

  我將被單往肩上繫了繫,這才重新聚起血肢,起身走向緊閉的酒窖大門。

  「妳想去哪?」

  才走到酒窖中央的腳步一頓,我回過身,望向無聲坐在底部的牆面邊,此時依然裸著上身的飛坦,冷聲反問:「我要出去還得經過你同意?」

  「團長的命令還沒結束。」

  「但你還是放任窩金把我帶出去了。」我緊接著他的話駁斥道。

  飛坦咂嘴一聲,眼神還是如刀一般銳利,語氣卻多了一絲勸戒:「要是想現在就去接受團長的『洗禮』,妳就儘管踏出這扇門。」

  回想起失去意識前的那段問答,藏在被單下的右手不自覺地攥緊,猶豫片刻之後,我還是緩步走回了牆邊,在距離飛坦半個手臂的位置坐了下來。

  「你的衣服呢?」我問。

  「被妳抹過一把鼻涕,髒都髒死了,沒洗過誰還想穿。」

  「我才沒那麼缺德!」都知道他有潔癖了,我哪有可能把鼻涕抹到他的衣服上?再說我也沒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好嗎!應該……確實沒有!

  ……等等,我是什麼時候知道飛坦有潔癖的?

  「反正沾了血以外的體液的衣服,我這輩子是不可能穿的。」飛坦冷哼了聲,爾後才注意到我的出神,伸出手不輕不重地拽了下我的頭髮,「還沒睡醒是不是?發什麼呆?」

  我側過頭直直凝視他的雙瞳,語氣真誠地問了個不著邊際的問題:「飛坦,我曾經……說過我喜歡旅團,或類似的話嗎?」

  「啊?」飛坦的眉心蹙成了一團,他鬆開左手揪著的一撮白髮,轉而押著我的後腦杓,讓我把前額抵上了他的,嘴裡同時喃喃著:「溫度沒變……窩金那傢伙把人甩到腦震盪了……?」

  「……這樣啊。」我自顧自地回應,隨後掙開了他按著腦袋的手,略帶鄙夷地說:「那種程度想讓我腦震盪還差得遠呢。」

  不過,這下能夠確定,這份對旅團的莫名情感,並非這一世的我產生、並且遺忘的,對旅團的憧憬、傾慕……這些全是前世的我許下願望,延續著記憶傳承而來的情感。

  但是,我為什麼會對旅團抱有如此強烈的執著?更進一步來說,在我被雙親殺死、重生到流星街前,旅團的成員恐怕連個胎兒都不是,這些關於未來的記憶,還有對旅團的好感究竟是怎麼來的?

  如果我這輩子能實現一次願望,「就讓我……實現……」

  重生為薩拉艾瑪族人,覺醒念能力,與庫洛洛、西索、伊耳謎相遇,和小傑、雷歐力、酷拉皮卡成為朋友,成為獵人,重獲、自由……我許下的、真正的願望,究竟是從哪一步開始的呢……?

  「妳確定沒撞壞腦子?」飛坦一臉古怪地盯著我問。

  「……你今天是不是一直在刻意挖苦我?」我睨了他一眼,而後拖著過長的被單站起身,下定決心道:「我要見庫洛洛。」

  聞言,飛坦的臉色沉了下來,語中也不再帶有嘲弄之意,「妳真的打算告訴團長嗎?妳的『願望』。」

  我側過頭,嘴角揚起一抹自嘲的淺笑,低聲說:「庫洛洛才不在乎我的願望,他只是個想滿足自己的慾望的渾蛋罷了。」

  「那妳……」為什麼還要去?我彷彿從他眼中讀到了未完的語句。

  「嗯,因為我也是。」

  說罷,我轉回面向前方,重新邁出不再猶疑的步伐。

  我也只是個想知道過去的自己究竟許了什麼願望,然後讓它實現的渾蛋罷了。

------

  「所以,妳不是為了給我答覆,而是為了向我討要派克的念能力才離開地窖?」

  庫洛洛放下飄散著咖啡香氣的茶杯,揚起制式化的優雅笑容,映著上午帶著熱度的陽光的眼眸卻未盛進半分笑意。

  「那是直白點的說法沒錯。」我站在距離單人沙發三步外的位置,視線掃過站在沙發右後方的派克諾妲,「這是你能得到我的秘密的唯一方法。」

  圍在身後的滴和庫嗶默默提高了警戒,不過被庫洛洛一個擺手化解了一觸即發的緊繃氛圍。他挺起上半身遠離沙發椅背,兩手輕抵著雙膝交握,輕緩的語氣多了一絲審問的意味:「我應該將這理解為妳在試圖與我談判嗎?」

  「不,」我向前逼近一大步,避免被他隱隱釋出的威懾氣息壓制,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我只是在陳述事實。」

  「這不是規避我提出的條件的好藉口,萊伊小姐。」他不甚介意這樣的視線高度差距,嘴角掛著的弧度依舊,「就算沒有讀取記憶的能力,妳也能說出在揍敵客家發生的一切,不是嗎?」

  聞言,我忍不住笑出了聲,目光卻是和語調相反的冰冷,「何必由我告訴你呢?況且,你根本就不在乎,不是嗎?」

  庫洛洛都有能力與伊耳謎進行交易了,要讓後者開口對他而言根本不是什麼難事;依伊耳謎那樂於顯耀他的調教成果的性子,他肯定不會介意和庫洛洛分享,他是如何將我打造成一個失敗的人偶的吧!

  當然,庫洛洛打從一開始就不在乎那些,他想知道的不過是我的前世……我許願重生的秘密罷了——看見他眼底映照出的光芒消亡的瞬間,我才終於明白這個事實。

  庫洛洛垂眸朝倚在牆邊的飛坦瞟了一眼,話音因此沉了幾分,「妳並沒有與我談判的籌碼,萊伊小姐。」

  「我說了,這不是談判。」說著,我俯下身,雪白長髮化為簾幕將他籠罩。「就連伊耳謎都沒能用『交易』留住我,一個落入盜賊手裡的念能力,你真的覺得它能作為萬能的籌碼嗎?」

  「它對妳而言並非能夠輕易捨棄的東西,否則妳也不會耗費心力在這與我周旋。」

  幽深的墨色眼瞳倒映著一抹鮮紅,彼此的距離近得能感受到輕淺的吐息。我忽視胸口傳來的異樣鼓動,不減唇邊的笑意,一字一句緩慢地道:「我連心臟都能捨棄了,區區念能力,捨棄又有何難?」

  「但你不一樣,庫洛洛,捨棄這個機會,你就再也沒有可能知道這個秘密了。解不開的秘密、得不到的解答——貪婪的幻影旅團團長,你有辦法忍受這份慾望,直到你下地獄的那一天嗎?」

  沉默的對視持續了良久,心臟的鼓譟幾乎蓋過了周遭的一切雜音,在我差點被心口的酸脹情感牽引,忍不住要抽身離去時,庫洛洛忽然笑了,不是先前那樣只噙在嘴角的無情冷笑,而是浸染眼底的、足以卸去他那鋒利防備的笑,使我下意識地屏息,連身軀都忘了遠離分毫。

  「如果真的有地獄存在——」

  他仰起頭,兩對眼瞳近得難以聚焦,鼻尖幾乎要相觸在一塊,然而他似乎很享受這樣的距離,眼底的笑意並未在他的笑聲停止後褪去。「我很好奇,妳死後的靈魂會不會抵達一樣的地方。」

  ——我的靈魂,早就牢牢捆在地獄裡了。

  「……肯定會的。」和他加深的笑意相反,我歛去面上流露的情緒,垂下眼簾低語:「我和你殺了一樣多人,一定會和你一起下地獄的。」

  「是嗎。」他又笑了一聲,語氣沒有摻雜絲毫的質疑,「那我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說罷,他抽身向後一靠,脫離了白絲簾幕的隔離,抬手示意身後的派克諾妲上前,「找個人去陪妳吧。」

  「團長,我沒有脆弱到那種程度。」派克諾妲繃著一張臉說。

  「那就交給妳自己決定。」庫洛洛有些敷衍地應聲,連一個眼神都沒給她。

  我緩緩直起身,冷眼看著庫洛洛過於淡然的反應,忍不住開口問:「你不怕我對她下手嗎?」

  「妳不會那麼做的。」他給了我一個篤定的微笑,爾後重新端起那杯不再冒著白煙的咖啡,輕抿杯緣終止對話。

  見狀,派克諾妲也打消再說些什麼的念頭,抿起唇邁步從我身側越過。

  「派克……」站在另一張長沙發邊的瑪奇一臉不放心的喚了一聲。

  派克諾妲的腳步一頓,她默了默,最後還是側過頭對瑪奇扯出了一抹微笑,「我沒事。給我們一點空間吧。」

  我看著派克諾妲一系列的動作,視線自然沒有漏看她的後頸沁出的冷汗,唇邊不自覺地溢出了一聲歎息,「我趁這機會先把話說清楚吧。」

  邁步越過派克諾妲和瑪奇之間,我駐足於靠在樓梯扶手邊的窩金面前,無視他的木然,逕自執起他佈滿細密縫痕的粗獷雙手,灌注念力施展治癒強化的念能力,遍布手臂的刀傷以肉眼可見的高速修復,不過三秒就讓念線縫合的傷口完全消失。

  「你們真該慶幸,我沒有淪為遺忘情感的怪物。」說著,我鬆開窩金的手,轉過身正視訝然瞠目的派克諾妲,「我喜歡旅團——不惜付出代價,也要把空有情感的記憶延續到這條性命上的喜歡;因此,我不會再傷害旅團的任何一人——除了西索。」

  「但我討厭你。」我微微偏著腦袋,略過派克諾妲望向悠然啜著咖啡的男人,「庫洛洛,你和西索一樣討人厭。」

  語畢,我伸出右手遞到派克諾妲面前,像昨日那樣等待她的回應。這次,派克諾妲不再像先前那樣猶豫不決,她果斷回握我的手,拉著我朝別墅深處走去。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哦哦!竟然嗎,不過說出這種話等同於在和旅團作對呢,其他人應該不太可能對這說法買單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40.gif
2024-02-17 11:19:30
亞娜薇兒帝娜
謝謝句點贊助~
句點指的是萊伊喜歡旅團討厭庫洛洛的這段話嗎?如果是初始團員的話,其實大夥們的反彈倒不是太大,他們見過太多自家團長做的泯滅人性的事蹟,團長會招人厭惡完全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而後續加入的團員,心理上和團長之間的階級劃分更為明確,相對缺少調侃冒犯的容忍空間,因此對萊伊的敵意會更多一些
不過,團員們看庫洛洛很樂在其中的樣子,自然就不會僭越干涉了[e25]
2024-02-18 23:22:1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