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火影忍者 零

-★浩宇☆- | 2023-11-28 07:58:21 | 巴幣 1012 | 人氣 389


看到漩渦博人逐漸變得虛幻的身體,光不由自主地想抱上去,想要捉緊這個給予她自由的少年。

奈何神秘的力量就像要拒絕這個不該存在的未來一般,在宇智波光的面前將那名少年帶走,彷彿不曾存在過,僅存在黑髮可憐少女的記憶。

難得地沐浴陽光之下的光,雙唇默唸著無人聽見的話語。

「漩渦⋯博人⋯⋯漩渦一族嗎⋯⋯」

獲得自由的少女選擇前往的是新的牢獄,還是開拓未來的道路呢。

光獨自一人來到漩渦一族的根據地,雖然漩渦一族甚少參與爭鬥,但由於和千手一族的盟約,以及宇智波無名兵器的兇名,他們相當的忌憚眼前這名手無寸鐵的少女。

「拜托⋯您們了⋯⋯我想找一個名叫漩渦博人的人,他⋯他有著金色的短髮,和清澈的碧眼⋯⋯」

「你⋯你不要過來,再走近過來,別怪我們不客氣!」

「我⋯我不是來想找你們戰鬥的⋯我只是想來找拯救我的人⋯所以⋯⋯」

不住顫抖住身體的少女,鼓起勇氣,用着顫抖的聲音數小心地訴說著來意。

「快⋯快些滾⋯⋯這裏才沒有叫博人的傢伙,你不要胡亂編造謊言來接近我們!」

一名拿着短刀的少年,就像見到恐怖的怪物一樣,厭惡着眼前的少女。除了他以外,他身邊的其他族人也在警戒著她,生怕她那血之眼在這個地方睜開。

終於,其中一名族人按耐不住心中的恐懼,對她投擲手裏劍,然而少女卻不進行任何閃避或招架,更不用提反擊。

正當冰冷的手裏劍,即將命中瘦弱少女之時,一個有着猶如烈焰一樣的紅髮的女子,把手裏劍打飛。

「你們是在幹什麼!竟然欺負一個沒有任何敵意的少女,這還是我們的漩渦一族嗎!」

一個白髮老者出現在紅發女子身旁,大聲地呵責其他族人們。

「可是族長,她是那個宇智波的無名兵器。」

「對啊族長,她可是殺人無數的怪物。」

「族長,不能不防萬花筒寫輪眼的威脅啊。」

一時間,眾人七嘴八舌,每一句都刺中光的內心。

正當她再次陷入迷惘時,紅髮女子走近過來,溫柔地撫摸光那雜亂的黑髮,並柔聲說道。

「已經沒事了。」

「聒噪!」

一聲大喝,打破眾人的議論紛紛。老者環視一周,然後冷哼一聲,轉個頭便望向身後的光。

「喂,小娃兒。你的來意老夫已經知道了。雖然這群笨蛋大驚小怪,但我們漩渦一族無論過去抑或現時都確實沒有金髮碧眼的少年,至少不曾有過這樣的紀錄。老夫的意思,小娃兒妳懂嗎⋯⋯」

身穿戰胞的老者斬釘截鐵地斷絕了少女唯一的希望。少女絞盡腦汁,想要說些什麼,但是長年被關押在牢房的她又怎會懂得如何(對話),少女只能默默低下頭,任由雙眸的熱淚肆意流下,在這個瞬間,宇智波無名⋯不⋯⋯宇智波光,她不再是殺人無數的戰爭兵器,在此的只是一名,失去唯一朋友的可憐少女罷了。

博人⋯我該怎樣做才能再次⋯⋯再次與你相見啊⋯⋯

白髮老者始終注視着光,雖說對方只是一名少女,但她身上的血腥味一直在警惕着自己,不能放鬆戒備,只是目前為止,對方流露着的始終是一種哀傷的感情,這讓歴戰的老者也摸不着頭腦。

「我說妳啊小姑娘。」

「欵⋯⋯」

一把蘊含着風韻的聲線打破了尷尬的寧靜。

「明明是有目的才過來的,怎麼這麼容易就放棄了,不過是一個老頭子的自說自話,幹我這麼放在心上,這樣姐姐我都忍不住想說妳兩句了。」

剛才幫光擋開手裏劍的紅髮女子一個箭步便越過老者,直接來到光的面前,並用雙手把她那沾上灰塵的雙頰輕輕捧起。

眾人見到女子這麼魯莽的行為,都在叫她小心,唯獨女子事不關己地盯着光的雙眼,彷彿將她看穿一樣。

「那⋯那個⋯⋯」

「哎呀,那些男人不用管他們啦,姐姐我比較對妳和那個博人有興趣呢」

突然被挑逗的光霎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紅着臉,吞吞吐吐地說。

「博人是⋯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唯一一個朋友,但是我們從宇智波的根據地逃出來後不久,博人就在我的眼前憑空消失了⋯⋯」

光認真地訴說着不知多少天以前的景象,可能因為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她說話開始流暢起來。而紅髮的女子也耐心地聽着,當然漩渦一族的眾人也留在現場,一部份人仍警戒着光,但有一部份人已經放下心中的防備,靜待在原地。

「那小姑娘為什麼想要找到他呢,難得找到自由了,不用再委身於他人之中?」

「因為⋯因為這都是博人給我的,無論是這溫暖的陽光,還是清新的空氣。沒有他,我想我不會為了自己而踏出這一步,所以我想要和博人一起走下去,這樣的話,我一定能在這個忍界開心地活下去。」

光以堅定的眼神訴說着對未來的盼望,只是面頰仍被棒起的模樣實在令人忍俊不禁,剩下紅髮女子依然微笑着,用心記下懵懂少女的一字一句。

「那小姑娘妳怎麼會認為那個叫博人的就是漩渦一族,什至乎認為他就會在這𥚃呢,妳不是說他是黃色頭髮、藍色眼睛的嗎,以外界的認知,一般都知道我們一族有著紅色的頭髮吧。」

「因為博人在最後告訴我,他是叫漩渦博人,而且他衣服上面也有漩渦一族的印記⋯⋯」

「就因為這樣,才不顧危險只身一人過來嗎,雖然說漩渦一族什少參與鬥爭,但身為宇智波的你應該也知道我們一族和森之千手是早有盟約的⋯難道妳不怕死嗎?」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還有哪𥚃能讓我再一次見到博人了⋯⋯我知道自己來到這個地方可能會被捉,也有可能會被殺死⋯⋯畢竟我曾經也用這雙眼睛殺害過不少人⋯但是現在我已經不是無名兵器了,雖然過去不會消失,我殺過人的事實也不會改變,但是被博人拯救的我,已經能夠自己選擇自己想走的道路了,所以我才會過來這個地方,因為我想要見到博人,和他並肩而行。」

「妳的心意和決心我已經知道了,但很遺憾,正如這老頭所說,我們一族的的確確沒有小姑娘所形容的少年。但是⋯根據先祖留下的預言⋯⋯」

「喂!菜保不要擅作主張,把我們先祖的預言隨意暴露給他族!」

「老頭子,這點事情也沒必要隱瞞吧,也不知道是不是騙人的。」

名叫菜保的紅髮女子終於放開光的雙頰,不耐煩地回應白髮老者的呵責。

「妳這個孩子真的⋯唉⋯罷了⋯⋯妳帶那個小娃兒過來吧。喂,你們也該散了。」

「可是⋯」

「要是她真的是敵人,你們早死了,連這點眼力勁也沒有,現在的年輕人真不中用啊。」

「嗚嗚⋯」

白髮老者沒好氣地說教族人。一會過後,老者和菜保便帶光到族長的住處。

「謝謝您⋯」

「叫我菜保姐姐就可以了,另外茶的話還有哦。」

菜保把沖好的茶遞給剛坐下的光,光因為連日趕路,已經有段時間沒有喝過水,所以馬上便一飲而盡,然後紅着臉頰向菜保道謝。

菜保再次為光倒完茶水,只是這次光是緩緩飲用。

菜保見光慘白的膚色開始透紅,便單手托住下巴,溫聲問道。

「話說小姑娘,姐姐我雖然知道妳要找的男朋友是叫博人,但還是未知道小姑娘妳怎樣稱呼呢,總不是真的是叫無名吧?」

「嗚!姐⋯姐姐,博人怎麼會是我這種人的男朋友⋯我⋯我們只是朋友關係⋯」

「呀啦,姐姐我還以為他是妳的小男友,所以才讓妳這麼拼命的呢。那玩笑就到此為止,小姑娘妳的名字可以告訴我們嗎?」

光自剛才開始便摸着發紅的雙頰,扭擰着瘦小的身體,看起來既羞亦喜,但當聽到接下來的話便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回應說。

「光,我是宇智波光,雙親幫我改的,博人告訴我的,真正的名字。」

這是遊玩完近日發售的火影忍者疾風傳終極風暴羈絆裡面特殊故事後所想到,也是所希望的發展。如果有接觸過的同好應該都知道羈絆主打的是歴史模式,聲稱收錄1 ~4代的劇情,結果被大量刪減關卡,劇情表現也是以PPT形式觀看。正當我想放棄這遊戲時,一道光芒令我打消這念頭,就是特殊故事的宇智波光,本來並沒有過多留意這個模式,即使有聽說相關傳聞,也是不予期待,畢竟被歴史模式傷得太深。但是特殊故事玩到一半左右,開始令我了解宇智波光這名原創角色。有着與人柱力相仿的悲慘過去,宇智波的外貌、能力,米卡莎的聲音,愛蜜莉雅的對白,以及不管真假結局都令人遺憾的結果,這促使我希望羈絆未來的DLC可以有光的登場,畢竟沒有博人,她很難能衷心感到幸福吧。
「沒想到會因為遊戲角色而令我放下寫作的恐懼,再次接觸寫文。」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