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羽玲】永遠

水色夜光 | 2023-11-19 15:41:57 | 巴幣 4 | 人氣 107

募戀同人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羽玲】永遠



七周年抽卡還願文
靈感來自ロクデナシ的「愛が灯る」
內文滿滿對角色的個人妄想,可能是很OOC的羽鳥,還請各位多多見諒
羽玲交往後的故事&因為我想看同居,所以他們同居了(欸





  「騙子!差勁透頂!」

  面前的女孩子哭喊大罵著,淚水撲簌簌地不斷沿著臉頰弧度下滑,於下巴搖搖欲墜,最後滴落在她米色連身裙的領口上,滲進衣料形成一點又一點的深色痕跡。

  我抬起視線試著看清女孩的面容,然而一層不明的白白霧靄模糊了細節,不僅臉龐,四周的背景也十分朦朧,唯有那一顆顆持續滑落的淚珠清晰生動得奇異。

  嗯——啊、這大概是夢吧?不過……

  望著不合理卻莫名有既視感的景象,我陷入思索。

  而她即使見我沒有任何回應,仍自顧自地怒吼,像是把累積已久的埋怨一口氣發洩出來般。

  「玩弄別人的感情就這麼有趣嗎?不論是我,還是那女生,你從來都沒真正喜歡過!」

  「你到底在追求什麼……」

  睜開眼,看見的是熟悉的臥室天花板,濃濃夜色穿透雪白紗簾蔓延在未點燈的房間,不留餘地吞噬所有色彩與聲音,靜得如無人深淵,冰冷而空虛。

  還真是夢到了挺久以前的事啊。

  在意識清醒下憶起方才的景象,我才想起來那是大學時發生的事情。那女孩長什麼樣子、她具體說了什麼、自己當時怎麼回應的,說實話這些早就記不清了,如果不是做了夢,或許根本不會有想起來的一天。

  『你到底在追求什麼』。

  我坐起身,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雙人床另一邊空著的位置,理所當然,指腹觸碰到的只有床單的舒適柔軟,無論怎麼摩挲,停留於記憶的那股熟悉溫度都無法改變現在掌心所感覺到的些微涼意。

  下床拿起擺在玻璃茶几上的手機,亮起的螢幕顯示出現在時間為凌晨一點,打開LIME點到與玲醬的聊天頁面,最後的對話紀錄是今天下午,她傳來訊息表示晚上要去現場,估計很晚才能回家,請我別等她先睡。

  不曉得她那邊現在怎麼樣了?

  拇指在通話圖示上方盤旋數秒,終是打算作罷的瞬間,她忽然傳來了只有一秒的語音訊息,點開來聽也只是模糊不清的混雜人聲。

  是她不小心按錯的吧。我不禁輕笑,隨即沒有半點猶豫地按下了通話,果不其然,電話還響不到半聲就被接起,可愛的慌張女聲傳入耳裡。

  「不好意思羽鳥先生、剛才我不小心按到——」

  「沒關係的,倒是玲醬妳工作結束了嗎?」

  「嗯,雖然還剩下報告要寫,不過可以明天再弄。青山前輩說等等可以送我回去。」

  「這樣啊,辛苦了。」

  很不可思議地,光是這樣隔著電話聽見她的聲音,直到剛才為止還勒緊胸口的寒意就漸漸得到了緩解。

  原本只是想聽聽聲音,沒想到聽到後卻更想見她了。

  「……羽鳥先生?」

  遲遲等不到我的下一句話,她呼喚我的聲音多了一些困惑。

  畢竟是時常留意對方情感變化的她,此刻也許笑著回應並不著痕跡地快速結束通話才不會讓她擔心,然而行動卻與思考背道而馳,那些已成習慣般說得流利、不為真也不成謊的話語忽然間一句都出不來。

  「——抱歉,我稍微恍神了。」

  最後吐露出的託詞笨拙得根本不像是自己會說出的話。
 
  「……又睡不著了嗎?」

  大概是察覺到來電的時機與我反常的態度,她沉默片刻後推敲出原因,語帶關心地問道。

  「算是吧。」

  「對了!我之前有買一盒香蜂草茶,有檸檬的香味非常好喝喔,而且聽說有助眠的功效,就放在廚房下面的櫃子,羽鳥先生也可以喝看看!」

   「謝謝。不過聽了玲醬的聲音後,感覺好像又睡得著了。」

  「我是什麼助眠用品之類的嗎……?」

  「啊哈哈,是呢,是我專屬的助眠抱枕,把妳擁在懷裡時我總是睡得特別好呢。」

  因為這麼做最能確實感覺到那令人眷戀的溫度就在自己的身邊,不會忽然消失或遠離。

  「所以……快點回來吧,我等妳。」
  
  「——好!我會盡快的!」

  都這麼晚了,她回答的聲音卻充滿了朝氣,心中掩不住的喜悅直白地傳遞過來,讓我也忍不住跟著揚起笑容。

  結束通話後,我掀開紗簾看向窗外。烏雲壟罩的天空不見月亮更沒有任何一點星光,底下高樓林立的城市儘管可見幾處零星的燈光,大半也仍是沉寂於暗中,唯有遠處凜然聳立的東京塔耀著亮眼的暖橘色光芒,調和了漆黑,為夜色帶來了柔和的溫暖。

  『你到底在追求什麼』。那女生的質問還迴盪在腦中。

  世上沒有所謂的永遠,一切都有結束的時候——我很清楚這件事。

  重要的事物出現裂痕,崩壞破碎,從手中散落留也留不住的感覺,至今也都還深刻烙在心中。

  所以我從來都無法想像,在遙遠的將來會有誰陪伴在自己身邊,而自己又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但是現在只要輕閉上眼,就可以十分清晰地想像出來——笑著牽住我的手的玲醬……和對此感到幸福的自己。

  我所追求的東西大概既虛無縹緲,又充滿著不確定性,即使如此,我也想試著相信一次。

  相信改變了我的妳,是我追尋已久的答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