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97 打官貴人

一隻喵咕MIAOGU | 2023-11-04 16:07:00 | 巴幣 0 | 人氣 56

連載中【同人小說】秦時明月之玲瓏月傳
資料夾簡介
戰國末年,秦國一統天下。 瓏作為陰陽家秘密培養的弟子,經歷了愛恨風雨,又該如何選擇? 一場謀劃已久的驚天之秘即將上演,緣起緣落,只為了一個答案,一位故人。
最新進度 109 紘牆蛛腹

  三日後,我與阿鈴隨著星魂離開九天曦和前往咸陽城。
  日正當中,我們抵達咸陽城裡一間靠進千言閭的茶館。衛留蕸早先在此處安排了包廂,從窗外看去是熱鬧的街市,與醒目的高台樓閣千言閭。
  廂房內阿鈴操控著傀儡,坐在我與星魂的中間。此時,我們三人皆坐著,唯獨衛留蕸一人站在星魂身後。
  我看著身旁容貌出塵的傀儡,弱柳扶風,手握玉尺,一身淺色素衣,嫻靜可人。若阿鈴不開口,任誰看了必然都會覺得她是一位端雅的麗人。
  「餵豬的,你坐啊。」阿鈴看向衛留蕸,豪不客氣說。她還是開口了,不僅如此,還幫衛留蕸取了個奇怪的綽號。
  「衛無,我允准你出手。」星魂瞅了一眼阿鈴,拿起眼前的茶水悠然的慢飲起來。
  「等等!」我看衛留蕸蓄勢待發的架式,趕緊叫停他們。
  「是啊,等等,我還沒說完。」阿鈴拍了拍我的肩,朝星魂說:「左護法大權在握,他身邊的人各個都是好規矩,能夠亂喊別人的名字,沒長腦的喂來喂去。」
  「你說對不對呀!衛無。」阿鈴拿著玉尺在桌上刻意打了好幾大聲。衛留蕸臉色一沉,從腰後拿出一個小盒子,從盒中依稀傳出詭異的摩擦聲。
  「衛無。」星魂沉聲喊他,他頓了頓,立刻將盒子收了回去。
  「這瘋......咳,陳玲鈴說的可是真的?」
  眼見衛留蕸沉默不答,我拉著阿鈴往旁邊的椅子坐過去。
  「衛留蕸。」我叫他,輕輕拍星魂旁邊的椅子。衛留蕸在原地楞了半刻,直到星魂放下手中茶杯發出了清脆的聲響,他方才立刻就坐。
  星魂漫不經心的看著手中空杯說:「別讓我問第二次。」
  「瓏弟子,前日有所冒犯,衛無在此向你賠罪。」衛留蕸低著頭,沒有看我。
  我見衛留蕸不甘的模樣也沒多說甚麼。而是幫星魂重新倒上一杯熱茶,又倒了一杯給衛留蕸。茶杯剛遞上,星魂便立刻奪去衛留蕸的茶杯,一口飲盡,怪裡怪氣的說:「他有手,用不著你幫他。」
  星魂稍稍撇頭,盯著衛留蕸輕聲問:「你有手,對吧?」
  剎時,衛留蕸立刻替自己倒上茶水自飲起來。
  「星魂。」
  「瓏月。」
  我們二人同時出聲,我看他一臉不滿,扯了扯嘴角讓他先說。
  「在這世上,我不准任何人隨意對你。我知道你不會放在心上,但我會在意。」
  「還有……。」星魂頓了半刻,似有些彆扭說:「下次再為我泡一壺茶。」
  我沒有多想,沉默點點頭,無辜地看著星魂。
  「瓏月。」星魂再次喚我,多了幾分無奈與急迫。我悄悄牽起他的手,小聲應道:「放心,我非常明白。」
  「所以,我們現在不會真的只是來茶館喝茶談天的吧?」我小聲問。
  星魂聽聞,果斷地把手從我掌中抽走,不快道:「哼,好一個非常明白。」
  「我們要進去了嗎?」我有些欣喜道。既然千言閭流通著各式消息,說不定也能從裏頭探聽到石蘭的兄長虞子淵的消息。
  「入夜。」星魂不耐煩說。
  「我們此次要尋之人乃是千言閭閣主。他平常極少露面,行跡不定。今日千言閭將於酉時舉辦一年一度的韶華大宴,他應當會現身於此。」
  「既然這樣,我們就現在進去等。」我說罷立刻站起身,卻被星魂給拉坐下來。
  「心浮氣躁成不了事。」
  我扯了扯嘴角覺得這話似曾相識。
  「他耳功超絕,棘手的很,要對付他不可用尋常辦法。」頓時星魂說著,拿出衛留蕸放於腰後的小盒子。他輕輕把玩盒子,從盒中發出奇怪的躁動聲。
  「裏頭是甚麼?」我好奇問。
  「對千言閭的人來說,這小東西輕則令人喪失戰意,重則能夠致人於死地。」星魂說罷又速速地將盒子還給了衛留蕸。
  「我們和......和平對付怎麼樣?」我嘴角微抽,覺得星魂的發言非常危險。
  「是啊,動嘴就能解決的事,幹嘛還動手呢?」
  「真麻煩。」阿鈴意興闌珊道。星魂不耐煩的瞅一眼阿鈴繼續說:「我準備的手段必須等入夜後賓客滿座之時方能發揮最大最用。再者,在這段期間也利於我們將周遭的動線與千言閭安排的人馬給探清。」
  「我不信大秦的護國法師沒有受邀出席甚麼宴會,其實你有受邀對吧?」阿鈴狐疑問,拿著玉尺指著星魂的鼻頭。星魂兩指懸空,挪開眼前玉尺不屑道:「我沒興趣。」
  「你有興趣還得了。」阿鈴譏諷幾句,突然手握玉尺猛力拍桌,振奮大喊:「有了!」她說罷直接拉著我的手站了起來。
  星魂疑惑蹙眉,一起拉住了我的手。
  「探查路況就交給我們。」
  「呵,探查路況?你自己要逃儘管逃,我有的是辦法回收碧玉玲瓏。」星魂拉了我一把,我向他身上靠近些。
  「哦,國師不愧是國師,真—他媽的聰明。對,我就是要跑,而且還要帶,著,瓏,一,起。」阿鈴也扯了我一下。
  面對他們二人豪不退讓的左拉又扯,我嘴角一抽,猛然提氣震開他們二人半尺。
  我趁他二人驚詫之際拉著阿鈴快步走到門口說:「我跟阿鈴出去逛逛。」
  「沒錯,逃跑!」阿鈴得意大喊。
  「是,逛,逛。」
  「還有人有任何人意見?」
  我莞爾笑著,星魂原本微張的嘴默默閉上,阿鈴也不在答腔,衛留蕸安靜坐著毫無反應。
  「我會在酉時前回來。」我說罷,幻形成尋常男子,拉著阿鈴徑直來到了外頭。
  鬧市上,整條路的店舖裏頭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咸陽成的鬧市不比桑海城般商善眾多,車水馬龍,整條路熱鬧非凡。只看幾家偌大的店舖齊整的分布於東西市當中,路上的人全都到了店鋪裡,街上的道路寬大,除了有幾群士兵走在上頭巡邏外,還有幾輛偶然經過的馬車。
  阿鈴左看右看,步伐輕緩的走在我身旁。
  「嘖,既然陰陽術的甚麼幻形法可以任意改變模樣,你就不能再變得帥些嗎?」阿鈴不滿道。
  「我們可不是來玩的,不可太過張揚。」我才剛解釋完,阿鈴看見遠方一間賣布的商家裡頭熱鬧異常,便直接拉著我混入商店裏頭。我看她興奮的模樣,嚴重懷疑她壓根沒在認真聽。
  我們擠了三四回,穿過婦女群中的小縫,方才抵達熱鬧中心。
  眼前一名女子遮面哭啼跪坐,旁邊站著一位臉色難看的男人。也不知二人是有甚麼誤會,竟會當著大庭廣眾之下互相哭罵。
  阿鈴倒也不害臊,自來熟的向身旁的婦女打聽,婦女的瞅了阿鈴幾眼,一臉不相干的靜默不語。正當我以為她沒要搭理我們時,她忽然左看右看,遮著臉,沒忍住的多說了幾句。
  經阿鈴打聽後,原是地上那名跪地的女子,因其意中人愛賭將娶媳婦金銀都給賭沒了。眼看婚期將至,二人正為錢所苦之際,女子忽聞韶華大宴中有一場名為玉韶芳菲的舞樂,凡是女子者皆可參加,而大宴當中還有機會白拿得幾兩銀子。
  女子本欲上附近商家探聽今日大宴之事,卻不巧被男子遇見。男子知曉女子的決定後,氣得一通胡罵,二人鬧了大半會,現在還在店裡頭僵持。
  婦女前後講了一長串,連今早隔壁的阿貓阿狗都帶上了,我聽到頭有些發脹,反觀阿鈴頭腦轉動飛快,婦女才剛講完,便立刻進入狀態問:「所以你知道今日千言閭中的玉韶芳菲是在做甚麼囉?」
  「哎呀!姑娘你也真是的,我一個女人家怎麼可能曉得男人在裏頭享甚麼樂呢!況且那可是千言閭,也不是尋常女人家就可以隨意踏足的地方。」
  「哎,好姐姐,你才真是的,韶華大宴不是一兩年的事了,這附近難道就沒甚麼小道消息?」阿鈴發出咯咯笑聲,學眼前的婦女學得維妙維肖,頓時整個人變得親近許多。
  婦女聽阿鈴喚她姐姐,心花怒放的坦白道:「做女人的,有誰敢過問男人們去哪。不過,這韶華大宴數十載來半點不好的風聲都沒有,我想裏頭所謂的大賽,也應當只是萬花叢中挑美人這等事。」
  「眼見即可,不可多觸,富貴之地的女子應當是賣藝不賣身,畢竟千言閭可非是尋常暗巷紅脂的去所。」
  「放心放心,這種事也不是頭一次了,估計小倆口鬧個幾回就完事了。」
  「倒是姑娘生的好看,看你頗有興致,不如去試試看,沒準還真能找得如意郎君。」婦女興奮的笑著,開始對阿鈴上下打量起來。
  頓時,阿鈴機靈地牽幻形成男子的我的手,輕輕在婦女面前悄悄擺盪。婦女先饒有深意的看了我幾眼後,便尷尬的微笑趕緊帶開話題。
  「大白日聚眾吵鬧,大秦是都沒有王法了?」
  突然間,門前傳出一聲響亮的吼聲,男子踏步進入店裡,一身派頭貴氣得很。此時圍觀的群眾頓時鴉雀無聲,自然而然地為他讓開一條道路。
  「姐姐,那人是甚麼來頭?」阿鈴壓聲道。婦女靠近阿鈴竊竊私語,我心想即便她不這麼做,阿鈴也能夠藉由碧玉玲瓏接收到附近任何細碎聲音。
  「這可了不得!」
  「他是咸陽縣令,人稱百里侯的東市公侯貴族。東市那頭住著一些六國諸侯的貴族子弟。當今皇帝陛下對他們禮遇有佳,幾年下來,跟咱們也差不了多少。」
  「聽聞近些年來東市在他的治理下安穩不少,他也因此得了不少功勞,平日裡待人待物便越發沒德行。」
  「說白了,那些達官顯貴各個眼高手低,哪還有甚麼你我之分,不過就他們囊中有底,手中有權能夠多揮霍些得了。」
  「像你這樣標誌的女兒家,自己可得小心些!」
  百里侯走向前狠狠地撞著了試圖扶起地上姑娘的男子。他被這麼一撞,一臉嫌惡地趕忙拍拍衣袖怒道:「哎,哪個不長眼的!」他們各個鼻孔看人,一雙眼珠子長在臉上都要翻到後腦勺了。比起走路不看路,說他們是仗勢欺人也不為過。
  我看著實再不能忍,正要暗自施術卻被阿鈴拉住了手:「你瘋啦!說好的低調,不得張揚呢?」我聽聞咬著牙,默默地忍了回去。
  此時,他們各個大聲談笑起來,說著說著,百里侯蹲了下去拽起地上姑娘的臉打量起來,片刻後他粗魯地放開手,嫌棄道:「參加韶華大宴?」
  「像你這種的就是扒光衣服貼上來也沒人敢要!」百里侯說罷,同行的人開始嘻笑起來,完全不顧那二人的面子。
  剎那,我掙開阿鈴的手,直接上前拽住了百里侯的手冷聲制止:「先生莫要太過分了。」他輕蔑的上下打量我,開口大罵:「你?你是哪冒出來的東西?」
  百里侯抬眉瞪眼的大呼小叫,四周圍觀的人開始越聚越多。
  「我過分?我哪裡過分了你!」
  「一個姑娘家沒本事沒顏色,成日就異想天開想入千言閭,要不是大爺我心善好言相勸,就不知裏頭一些豬心狗面的把它給生吞活剝都不曉得。」
  「別死不認帳的睜眼說瞎話。你對他人無禮在先,還敢大言不慚?」
  「更何況,一碼歸一碼,就算你所言是真,你也不該隨意輕薄這位姑娘,更別提還出言羞辱他人。」我默默加緊了手中的力道,百里侯神情雖有些慌張,氣勢卻越發凶狠起來。
  「我呸!在場有哪個到我輕薄她了?」百里侯突然大吼,朝旁邊圍觀的群眾喝斥問。我看過去,只看每個人各自移開視線,未有想應聲的意思。
  百里侯環顧左右,悻悻大吼:「沒有,沒有,沒有!」他大眼怒睜,氣沖沖地像是要把我給宰了。
  「都沒有!」
  「現在是誰睜眼說瞎話!啊!」
  「你知道你大爺我是誰嘛?」
  「鬼知道。」我冷聲應道。
  忽然間我身後的阿鈴突然大稱叱喝,朝我丟出玉尺。
  「竟敢對縣令大人無禮!」
  「啪!」一聲響亮的拍打聲傳出,玉尺在幾吋之間掠過我的臉頰,擊重百里侯的腦門。他哀號好大一聲,抱著頭上腫起的包,軟腿跌坐在地。這時阿鈴迅速的拿回玉尺,慌忙道歉後,便連忙上前拽住我說:「現在低調不成,豬頭也挨打了,你好心的,趕快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我見場面越鬧越大,不得已點頭答應。心想到外頭之後,也只能趁人還沒發現之際,費點心神與內力改變我與阿鈴幻形的外相。
  當我們極有默契地要離開此地時,突然察覺到有一位高手的氣息正將視線對著我們。
  眨眼間,一把畫扇華麗展開,畫中桃林佇立著一位緋衣女子。頓時,一股清雅的桃香帶過,四周婦女驚聲四起。
  只見一名風流倜儻,身材高挑,長著狐狸眼的俊俏公子搧著扇,露出悠然自得的笑容擋住了我們的去路。他一身白衣,身有桃香,衣襬間還繡著數朵金邊桃花。
  「班畫桂大人!」婦女們壓聲討論,掩著面對突然冒出的男子頭去熱烈目光。
  「大秦首席畫匠現身於此,恐又是衝著今日的韶華大宴去的。」
  「可不是嗎?我聽說近日聖上赦免墨家的絕頂琴師高漸離,現在有了高漸離彈琴奏樂,首席畫匠可是閒了不少。」
  「可他是畫匠又干琴師甚麼事?」
  「雖說名頭是畫匠,但琴棋書畫他可是樣樣精通!好好好,別說了,再說咬舌根子了。」
  我聽見四周的議論聲,不禁倒抽一口涼氣。低調低調,我這是甚麼天仙的運氣,打了一個百里侯,又來一位名畫匠。
  這位突然殺出的班畫桂,身手極快,將一柄薄扇輕輕擋在了我的面前。我刻意拍出一道勁氣,他提扇一擋看起來毫不費力。
  僅此一瞬過招,我心中有底,明白他會武功,而且本事不小。
  「唉呦,這不是巴蜀的貴子桂爺嘛?」百里侯見班畫桂怒氣沖沖的臉頓時笑了開來,立刻收回了手,我見此也默默的收手。
  「看來你近日未得陛下召見,倒是能出咸陽宮來這街訪走走了。」
  班畫桂聽聞爽朗笑了幾聲,他拿開薄扇,一臉好奇的轉身過去對百里侯那群人問:「各位同聚於此,莫非是有發生甚麼趣事?」
  此時,百里侯臉色一轉憤怒的指著我們又亂罵一通後,這才悻然解釋。
  「這可不得了。」班畫桂開扇拍了拍胸,瞥了一眼旁邊站起姑娘,又看了一眼阿鈴。他一臉輕浮的笑著,贊同說:「你說的甚有道理,千言閭可不是閒雜人等皆可進的。」
  「若無門路,怕是連大門都無法觸到半點。」班畫桂說罷,隨手掏出腰帶上系著的荷囊,從裏頭拿出一方白淨的帕子,再拿出墨筆。眨眼間,他揮灑畫筆,樸素的帕面僅此一刻便添上了芍藥盛開的勝景。
  「給畫匠這麼一塗,這小小一快帕子少說也值好幾兩了!」周遭圍觀的路人驚聲連連,紛紛把視線投向班畫桂手上的帕子。
  班畫桂不以為意的,甩了甩帕子,隨意地將其丟在女子懷裡說:「哭哭啼啼的,小爺我實在不忍心。此帕給你,擦擦淚吧!」話音剛落,他持扇遮掩面容,俯身朝百里侯這群人低語,站的最近的我們二人自然是將他說的都聽了去。
  「今日乃千言閭的韶華大宴,裏頭的姑娘各個眼耳伶俐,提到千言閭,萬萬不可有半點汙名。若各位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入了那群小娘子的耳,到時候大宴之上豈不會被他們給嫌棄。」
  「你們倒是就幾兩錢打發了事了,也不怕他們胡說。」
  百里侯這群人聽聞後,原本驕縱的氣勢頓時散了大半。他們各個交頭接耳,一會兒後向眼前的男子頻頻道謝,又罵了一旁不相干的幾句把人都趕散了後,便隨手拿出幾貫錢塞給了不知所措的男子。
  男子驚詫收下,頓了半刻,彷彿剛才的事都沒發生過一般好言道謝,便強硬地拉著神色驚惶的姑娘離開店鋪。
  突然趕來救場地班畫桂光憑幾句便將一群鬧事的人給打發了,光憑這點,在尚未確認立場的狀態下,我就不該在與他有過多牽扯。
  這次換我輕拉著阿鈴的衣袖,提醒著她趕緊走,她瞥了我一眼無動於衷。看著她倔拗的模樣,我頓時想到我剛才不顧她的勸阻,現在風水輪流轉,我哪來的臉能勸她。
  「小爺姓班名畫桂,現下乃是一名雲遊畫師。依我觀,姑娘手持的玉尺乃咸陽名匠所做。姑娘姿容姣好,玉尺在握,小爺我走訪千言閭不說百次,半百還是有的,前前後後竟未能碰上姑娘這般美人。」班畫桂笑咪咪地揚扇說。
  阿鈴見人都散了,手捧玉尺笑語問:「哦,先生很了解千言閭?」我見阿鈴興致勃勃的問班畫桂,赫然發現她原是在打探情報。
  「嘖嘖,小爺我經書不通,兵術不精,唯獨這琴棋書畫信手拈來,更不用提會錯過千言閭的風流雅事。」
  「不知先生對於今晚華韶大宴的玉韶芳菲有何看法?」
  「呵呵,若眼前是雲海仙境,身側又有仙子齊舞,即便無人可覓韶音玉芍,抑是此生無憾。」
  「韶音?玉芍?倘若尋得韶音……或者玉芍呢?」
  班畫桂莞爾笑,靠得更近了些。他沒有回答阿鈴的試探,只是用手中畫扇輕撫過阿鈴髮間的髮絲,細語道:「姑娘手中玉尺鎮得了一絹水墨,不知又能否降得住小爺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