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100 玉芍芳菲

一隻喵咕MIAOGU | 2023-12-02 22:35:04 | 巴幣 2 | 人氣 52

連載中【同人小說】秦時明月之玲瓏月傳
資料夾簡介
戰國末年,秦國一統天下。 瓏作為陰陽家秘密培養的弟子,經歷了愛恨風雨,又該如何選擇? 一場謀劃已久的驚天之秘即將上演,緣起緣落,只為了一個答案,一位故人。
最新進度 109 紘牆蛛腹

本週喵咕碎念:
耶嘿!終於100回了,在此感謝各位從第一話看到現在的讀者!
謝謝你們的GP與加油和讚美,我真的很開心(^∀^●)ノシ😭😭😭喜極而泣><
今日更新較晚純粹是因為……(我偷懶,哎不是
最近寫到有些倦怠,假日會想偷閒耍廢,不過不用擔心我還是會完成這部作品的!!
說好的百回甘羅插圖等我弄好了再發上來(鞠躬!
最近溫差變化大,流行各種流感以及呼吸道疾病,黴漿菌等等,記得注意保暖與口罩。
各位讀者保重身體,祝你們身體健康~🙏

-----

  「啪—啦—。」
  天穹的月景應聲而破,琉璃鏡片夾帶著滂沱水勢,宛若冰瀑暴雨從數十仗的高空墜下。星魂與桃么二人面色驚詫,心中千頭萬緒,同時停手。
  桃么看著天頂上碎裂的琉璃鏡面,在此一瞬,過往種種浮現腦海。
  四年前千言閭頂閣內,千言閭閣主華灼紅妝浮面,傾國傾城之態,伴隨著一席華貴的紅袍在月色下格外醒目。桃么恭敬的坐在她跟前,大腿上窩著的白主睡的正香。
  華灼手捧玉芍與一小卷小心捆起絹緞,她動作小心的交與眼前的桃么,面色凝重地說:「玉芍乃閣主代代相傳之物,從今往後,你便是千言閭之主。」
  「姐姐為何要隨了甘氏那沒心沒肺的男人!」
  「甘櫟今日會有這般下場全是他自食其果!」桃么不甘怒吼,倔強地不願伸手接下玉芍。
  「姐姐!拜託你別去……甘櫟的屍身怎樣也會有人收拾去的,甘家忘恩負義的小鬼不管,甘氏上下,市集巷里,總會有好心人替他處理的!」
  「櫟重罪在身,便是死了紘牆也不會便宜他。如今秦王的勢力依舊緊盯著呂不偉殘黨勢力的動向,沒人會冒險去惹上麻煩。」
  「姐姐不管么兒了?」桃么兩眼瞪得大大的,澄澈的黑眸上閃爍著瀅瀅淚光。
  「你若去,就是與千言閭斷絕干係,羅網不會放過姐姐的。」桃么怒聲喊,腿上的白主白耳輕甩,仍舊睡著。
  「我與千言閭斷絕關係,你們才能平安。」
  「這抑是千言閭向帝國證明忠誠的良機。」華灼頓了頓,莞爾笑著,癡傻地看著手中的芍藥。
  「你可還記得往常那些醉酒的公侯子弟口中關於玉韶芳菲的傳聞?」
  華灼將玉芍默默放在胸口上說:「百年來,沒有人破解玉韶的機關,真正尋到玉芍的所在。即便玉芍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任何踏入千言閭之人,何人不是為了眼前美景,生意也好,權謀也罷,美人、美酒、靡靡之音,無人會在意我們。」
  「無人會用心去聽,用心去看,真正的玉芍就在仰頭能見之處,如同佇立於山巔之上,待人尋芳的一朵芍藥。」
  「我們能夠替他人聽見所有的聲音,唯獨自己的聲音寂寂無聞,無人願聽。」
  桃么眉頭怒蹙,紅了眼眶,緘默不答。
  「當初,是他一眼就識破千言閭的技法,是他以傀儡絲為引導令數十名舞女能夠完美配和,跳出前所未有的玉韶芳菲。」
  「託他的福千言閭不僅聲名大噪,我也能擺脫差點成為宮闈鳥雀的命運。」
  「在我還只是閣主身旁一名微不足道的婢女時,他曾問我可願意跟著她,當時我拒絕了,而他只是拿起酒盞對我傻笑,讓我在為天邊的一抹月色彈上幾曲。」
  「櫟是呂不偉身邊最看重之門客,同時也是羅網第一高手厲鬼。他明明大權在握,卻甘願哄我這名微不足道的女子。」
  「他曾與我開玩笑說,若哪日橫死街頭他也不在乎,他只怕無顏面對甘氏先祖,先祖植櫟,樹倒人散。」華灼說著說著,朱淚從他眼角滑落,滴在了玉芍上頭。
  「芍藥綻放,無君伴。花開再美,無人憐。」
  「這是我最後能替他做的事了。」
  「桃么,答應我,好好照顧自己。」華灼滿臉的無奈,寵溺的撫摸著桃么的臉頰,剎那,她態度一轉,強硬的拽住桃么的手將玉芍交到他手上。就在這時桃么腿上的白主猛地睜開眼睛,祂抬頭看著華灼哀怨的叫了一聲。
  「你遲早都會繼承下任閣主之位,或早或晚,沒有區別。」
  「別讓我失望,桃么。」華灼嚴肅道。
  桃么聽聞攥緊玉芍,感受到自己的手在顫抖,她立馬止住了淚,冷靜回道:「桃么,謹遵閣主之命。」
  華灼肅穆起身,在當夜便立刻離開了千言閭,而那日正是甘櫟屍身曝晒於市井的第七日。
  桃么擦乾眼淚,喚來僕從命人編造消息,將甘家甘羅遣人將甘櫟屍身收拾的音訊給散布出去。她孤寂的背景佇立於千言閭的頂閣之上,一旁的白主躍上窗台同她看著滿天星海。
  「姐姐總說百年間無人尋得芍藥,又說芍藥表心,難以割捨,可就是有千萬個理由,卻半句不提別離之苦。」桃么捧著玉芍,失神的看向百尺之外,街道上奔馳而去馬車,上頭微弱燈火隨著她耳中清楚的馬蹄與車輪急速轉動的聲音,漸行漸遠。
  「玉韶無美好,芍花代將離。」
  此時白主兩眼發光,蹭了蹭失神呢喃的桃么。她並沒在意腰側的白主,而是眼神黯淡的呢喃著:「一朵取之將離,何以留我一人戚戚。」
  「姐姐……。」桃么拿起一旁古琴失神彈奏,驪歌驟響,秋風蕭瑟。至此,她口中伊人自那夜過後便沒再回來。
  *
  「姐姐。」桃么失神呢喃,無法將視線從天穹之上的緋色倩影移開。她見瓏月飄逸的長馬尾,上頭簪了一支樣式醒目的白芍簪,頓時想起方才與瓏月交手的情景。
  幾刻鐘前,桃么在與瓏月交手過數招後,瓏月與其周旋有意參加玉韶芳菲。桃么自是想著留後手對付星魂,即便是消息眾多的桃么,在此時也無法篤定瓏月與星魂的關係,她為了想將她與星魂支開,藉著她使星魂露出破綻,便列出讓瓏月參與玉韶芳菲的條件。
  條件有三,其一,不可驅使陰陽術易容。
  其二,玉芍只可徒手取之。
  其三,共舞之人,不可遮面,且必須換上千言閭舞服,隻身參與玉韶芳菲。
  「這三個條件,便當作是你欺瞞妾身,中途參加玉韶芳菲的代價如何?」桃么從容道。瓏月果斷應下,隨著桃么去其他房內更衣,更衣途中,她見桃么是女子也不避諱,一心想著玉芍之事。桃么嫵媚的桃花眼悄然瞇起,灼熱的視線落在瓏月曼妙的身形,與她臉上的冰清面紗上頭。
  更衣完成後,桃么突然開口,以方才的條件為由,強勢要將瓏月的面紗收了去。瓏月堅決不肯交出,又見桃么態度強硬,開始不耐煩,她靈機一動,經過一番交涉,暫時借出面紗換得玉芍所在的暗示:「玉韶乃至美之樂,由心而發,人間難尋,天上獨有。」
  桃么得面紗,隨後便以琴聲為暗號,譴來與瓏月高度相近的女華,命其扮作瓏月。但是,即便她刻意為此牽制星魂,卻沒料都想到女華僅只是與其接觸,便被星魂識破。更沒想到,收去了辨別身分的冰清面紗,瓏月身上還藏有一支白玉芍簪。
  瓏月無面紗遮掩,想著女伶眾多,隻身邁入會讓星魂難以發現,所幸她還小心收著星魂送的玉芍簪,當初她與星魂暫別幾日後,心中相思,可戴在頭上又怕玉芍磕著碰著只得摘下,之後的日子便收在胸口內袋裏頭小心保管。她交出冰清面紗,刻意選了衣閣之中衣色顯眼,裝飾卻最為樸素的赤絹舞服。
  片刻,她與陳玲鈴一同商討玉芍去處,陳玲鈴是現代人,尋常的理學知識多少還是有的,有了這般好處,她便猜著玉芍虛影乃光影折射所致,瓏月則已先前聽聞的「玉芍芳菲,華滿天」的字句著手,再以桃么給的暗示,來判別出玉芍確切位置。
  當二人討論一番,得出數個結論,而陳玲鈴率先發言,自己先去找星魂尋求意見,瓏月便先把有可能藏有玉芍的地方都找過一遍。瓏月試了好幾處,在水下,燭火中,最後便是天頂之處。在千言閭天頂上頭,有一口偌大的圓窗,圓窗無遮掩,望月高懸於圓窗中央,她心想只剩最後一處,萬不可有差錯,縱身一躍,躍上數丈高,朝眼前空無一物的月色下奔去。
  天穹之上,瓏月一身素色緋衣,緋衣上頭毫無裝點。她隨手綁了一個長馬尾,上頭系著紅色綢綾在高空中翩然飄逸。她重甩紅袖,朝月空下憑空揮去,清脆的破裂聲響起,天頂上的琉璃鑑在瞬間破裂。她曼妙的姿態與一身緋紅在夜色下宛若明火流霞,奪目無比。
  星魂仰頭望去,注意到瓏月頭上的玉簪,出神地凝視瓏月堅毅的碧眸,他曾見過她的玉眸,數次從黛紫緩緩化為金碧。這次他終於篤定眼前人為心上人,心中憂喜交雜。
  曾經,他以為那雙碧眸只是瓏玉之力迸發時的樣子。但現在,他想也許有朝一日封印解開,翠碧金瞳,才是她真正的模樣。
  此刻,萬千思緒,在星魂寂靜無波的心海中激起千層巨浪。每當星魂見到瓏月執著的堅決,他總會想起從前的自己。他還記得兩年前在太一殿的初見,試煉之下,當初那雙堅毅的雙眸,愚蠢的令人發笑。數年過去,他才明白原來他始終不肯承認的是,曾經以堅忍執著所換來慘劇的自己。
  不知不覺間,兩年光陰,他向她越靠越近,直到今夜,他冷冽的心早已淪陷在天邊那抹溫暖的背影裡;但是,他雖深陷其中,卻從中感到一絲恐懼。星魂心想瓏月捨己為人,當真能與利己獨強的陰陽家,接受不擇手段達到目的的自己。
  星魂原本陰怒施力的手失神的鬆開,當女華倒地之後,桃么趁此良機從扇面中拋出銀絲細線捆住女華身軀,將其從星魂手中救出,令不遠處的侍女給安置妥當。
  舞台正上方,瓏月踏風而至,素手一揮,鋒利的琉璃片被雄厚的水流給包裹起來,如同飛瀉的瀑布,流霞細雨,在眨眼間點綴整座千言閭,又安全地避開台下眾人,落到無人的角落。
  頓時,整座千言閭都安靜了,他們看著從天而降的紅衣佳人,無論男女全被眼前倩影給奪去心神,連原本台上見到玉芍展露,躍躍欲試的舞伶也在此定住了腳步。
  處於喧鬧之中的班畫桂,見此情景,忽生感悟,頓時腦中赫然浮現楚國宋玉高唐賦,只道是「巫山神女,旦為朝雲,暮為行雨」,冥冥之中,心神受眼前壯麗水景所動,又不自覺喃喃唱出宋玉的神女賦來:「貌豐盈以莊姝兮,苞溼潤之玉顏。」
  班畫桂身旁的文官雅士聽了心中讚賞,卻是不掩私慾的出神接下:「他人莫睹,王覽其狀。」言談字句間,便想獨自擁覽月下佳人之美。眾人心想,眼前女子不似古卷中紀載的,有華麗的衣著,浮誇的姿態,神秘的光華,但當她翩然落地,僅憑一雙翡翠似琥珀亮眸,回眸剎那,眾人屏氣凝神,心中忽然受到一股前所未有觸動,他們兩目圓瞪,原本的喃喃自語瞬間消停,一點聲音都未敢發出。原本他們腦中污穢的慾念,僅憑眼前如夢般的回眸,消失的無影無蹤,便是台下態度從容,對男女之事信手拈來的班畫桂,一時間也不敢開口,楞是呆在了原地。
  瓏月見眾人無事,抬頭一看藏在天頂正中的凹縫裡的玉芍。她移形換位,落到了數仗高的梁柱上,腳尖輕踩,再次躍上前欲親手拿下玉芍。
  桃么救下女華後,施展輕功離開星魂的視線範圍。星魂見狀回過神欲追上前,卻被千言閭的護衛攔下。他盤算衛無身為衛國子弟與千言閭有極深的交情,為防狗急跳牆,他冷靜地命衛無追上桃么,將其拿下,自己俐落地解決了一眾護衛。
  片刻,桃么急匆匆地來到當初的暗室,她撫琴而坐,琴音迴盪在整座千言閭。此時琴絃上的機關發動,玉芍受機關所動,上頭系著的絲線將數百尺外的玉芍給抽離瓏月的眼前。
  桃么笑顏逐開,她欣喜若狂的斬斷琴弦將其束於指腹之上,她將過去華灼親自傳授於她的傀儡戲法發揮的淋漓盡致,只為了控制玉芍,意圖再次重現當初華灼的玉韶芳菲。
  「桃么,玩夠了。」衛無冷漠的聲音從桃么身後傳來。桃么向後瞥了一眼,弦音頓時慢了半拍。衛無追上桃么身處的暗室,他施以難以駕馭的幻形法,僅僅變化容貌,換上了女子青墨衣裳。
  「蓉妹妹……。」桃么恍神喊,瞬間回神,冰冷道:「啊,搞錯了。」
  「不准妄動,我要你現在就跟我走。」衛無走上前,房內突然衝進來數名暗衛,眨眼間便將刀刃抵在衛無的脖頸上,衛無從容不怕,仍然向前往桃么的方向走去。
  桃么一邊持續撥動手中琴弦,一邊說:「退下吧。」語畢,暗衛立刻退了下去。
  「呵,看來你很自信妾身不會傷你啊。」桃么語帶諷刺地笑道。
  「百年前千言閭的確靠著衛國賞賜的金銀壯大不少,可如今衛國名存實亡,千言閭歷代閣主亦是管理得當,讓千言閭能夠不以靠他人之力,安穩立足於中原。」
  「即便妾身曾向蓉妹妹許諾永不與你們姊弟二人敵對,但這並不代表妾身會讓陰陽家侵門踏戶,未經妾身允許,隨意插足玉韶芳菲。」桃么重壓琴弦,兇猛狂勁的怒音,震耳欲聾。
  「你刻意答應讓陰陽家的弟子瓏共舞玉韶芳菲,就已失去資格怪罪我們陰陽家。」
  「以瓏的姿色與你們千言閭的技倆配合,此回玉韶芳菲,千言閭所能獲得的聲名與賞金不可同日而語,名利兼收,消息匯流,這點不正是你當初答應之時所計畫的。」
  「哼,妾身原以為你只是隻會跟在姊姊身後的跟屁蟲,想不到還有精明的時候。」
  「說到蟲子,星魂大人此次可非空手而來,大人心善,特意為你準備了一項大禮。」衛無說罷,拿出腰間收著的小盒子,盒子裏頭發出稀稀疏疏的摩擦聲,詭異萬分。桃么咬緊牙,盯著衛無,彈奏之際,指腹在弦上用力過猛,被割出不小傷口,染上滴滴鮮紅。
  此時瓏月追逐著飛舞的玉芍,頻頻避開了空中纏繞的傀儡絲,一舉一動,在桃么有意的引導下更顯絕代之姿,彷彿神女臨世不染半點人間塵埃。在瓏月即將得手之際,她忽見玉芍上頭的軟絲從原本的潔白染成鮮紅。當她為此分心的瞬間,卻不想鋒利的傀儡絲已近在眼前。她壓身閃過,髮絲上的玉簪被線結牽拉掉了出去,眼前兩個珍貴無比的玉芍近在咫尺,但她卻只能擇一而保,一瞬的猶豫,她直接護住玉芍髮簪,身子直接向後傾倒從空中墜落。
 驚險時刻,她正想著調整態勢,卻被一股孰悉的溫暖擁入懷中。剎那間縈繞在她鼻尖的是清淡的芍藥香,她驚詫抬頭看,心跳慢了半拍。
  星魂為防數丈高的台下的賓客,以幻形法遮掩左眼周圍的紫焰,迅捷的從半空中飛入,伸手一拉,把瓏月摟入懷中。他指尖凝出針尖般的氣刃,立刻斬斷玉芍上鮮紅的線結。他將玉芍帶到瓏月的眼前,在這瞬間,只等待她伸出玉手將其採下。
  兩人互相凝望,赤藍交錯的身影彷彿天邊晚霞相互交融的雲彩,難分彼此,瓏月逐漸恢復紫檀色的碧眸,靜和地倒映一片幽深的靛藍之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