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咒術之特級咒具師-第一章:沒有咒力的少年

虛域碉堡 | 2021-06-20 20:00:05 | 巴幣 0 | 人氣 41

第一章:沒有咒力的少年
 
禪院家,後院。
 
此時正值七月中旬,是一年之中最為炎熱的時節。
 
一名身高足有一米八四的俊朗少年正裸露著上半身,露出一身小麥色的肌膚以及堪稱完美的肌肉線條。赤裸的胴體上布滿令人怵目驚心的疤,難以想像少年之前究竟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不過最吸引人的,還是那雙天藍色的雙眸,蔚藍的雙瞳中似乎蘊藏著整片蒼穹。
 
那是與禪院家和加茂家合稱為「御三家」的五條家幾百年才有一人擁有的「六眼」,不僅給予擁有者無與倫比的洞察力、勘破他人術式的能力,更是賦予擁有者極度精密的咒力操作能力,並同時最大限度的節省咒力耗損。這項天賦也是從少年母親的家族繼承而來的天賦。
 
少年名叫禪院真吾,是禪院家當代家主禪院直毗人的兒子。他的母親禪院香奈,本名五條香奈,是五條家的長女,不過生下真吾後不久便離世了。
 
不過真吾原本並不屬於這個世界,而是一名穿越者。前世的他是一個標準的家裡蹲,沒有任何社交活動,只有一直窩在房裡看動漫。
 
結果當他熬夜補完他最喜歡的少年漫畫《咒術迴戰》的最新章節後眼前一黑,下一秒刺目的光芒使得他瞇起了雙眼,等眩光過去後他發現自己正被一名身穿米白色和服的中年女子捧在手中。
 
接著那名中年女子將他遞給一名留著一頭白髮,身形高大健碩的八字鬍中年男人。白髮的中年男人先是看了真吾天藍色的瞳孔,愣了一下,接著便放聲大笑:「哈哈哈,這五條家幾百年才一人擁有的『六眼』,居然在一年之內出現了兩人!而且其中一個還是我禪院家的子孫!這下子有和五條家叫板的本錢了!我禪院直毗人的兒子果真不同凡響!」
 
「五條家?禪院直毗人?難道說……我穿越到《咒術迴戰》的世界了?」這段話本來應跟是真吾嘀咕的一句話,但由於他現在是嬰兒,因此就是一陣哇哇聲。
 
「既然是我禪院家家主的長子,那麼名字自然不能失了格調……真吾這個名字似乎不錯。」直毗人對著小嬰兒道:「你的名字,便叫做禪院真吾!」
 
看來自己不只穿越了,還成為了原作中禪院家家主、人稱「五條之外速度最快術師」的最強一級咒術師禪院直毗人在原作中並不存在的長子——禪院真吾!
 
既是禪院家家主長子,又有五條家的六眼,照理來講真吾應該是具備成為亦即甚至是特級咒術師的本錢。但真吾缺少了一樣至關重要的條件——咒力。「咒力」,由日常生活中各種負面情緒積累所產生的力量,一般來說只要是人類那就擁有咒力。
 
不過也有例外,那就是傳說中的「天與咒縛」。所謂「天與咒縛」,便是生來犧牲掉一種先天條件,並換來另一方面的強大。根據真吾對原作模糊的記憶,在靠實力與顏值圈粉無數的五條老師的回憶裡曾經出現過一名非常強大的敵人——人稱「天與暴君」的伏黑甚爾。他就是有天與咒縛的人之一,他沒有咒力,但卻有強大的體魄以及驚人的洞察力。這也是他當初為何能夠將高專時期的五條老師以及他的好基友夏油給爆打一頓。
 
不過真吾並不打算走甚爾的老路。相反的,他想要成為一名咒術師。身為一名死忠的咒術粉,真吾在看原作時深刻感受到芥見老師無與倫比的刀人功力,涉谷事變在劇情中不到半天的時間,但卻賜死了許多高人氣的角色,連最強的五條老師都被一個長滿眼睛的盒子給封印了。在讀原作的過程中,真吾便時常想著如果自己能夠改變一切,那該事件多麼暢快的事情。因此,現在既然穿越到了《咒術迴戰》的世界裡,當初想做的事情也該付諸實行了!
 
想要成為咒術師,以自己的條件在禪院家是不可能了,那另一個管道便是進入咒術高專就讀。放眼整個咒術界,專門教受咒術的教育機關只有兩所,分別是東京都立咒術高等專門學校和京都校。相較於京都校注重術式以及血統,東京校更重視個人能力。沒有術式和咒力的真吾京都校想進也進不了,就算身為禪院家嫡長子也沒用。因此真吾將目標放在進入東京校。
 
要不是因為一雙六眼有同屬御三家的五條家罩著,估計我早就被做掉了吧,真吾心中腹誹道。
 
因此這十五年來,真吾勤奮不輟的鍛鍊身體,就是想要在成為高專學生後執行袚除咒靈的任務時不至於被一個照面就幹掉了。
 
「喲~是真吾大哥啊?又在進行毫無意義的訓練是吧?沒有咒力的人,永遠無法成為咒術師的,哪怕你有五條家的六眼跟和『那個人』一樣的身體也沒用。」一個還略帶稚嫩,卻又充滿惡意的嗓音在真吾身後響起。
 
「直哉,你……」真吾轉身,並看見一名眼神充斥著不屑的金髮少年朝他走來。
 
眼前這個比自己矮了快半顆頭的男孩,就是真吾同父異母的弟弟,禪院直哉。直哉比真吾小一歲,是直毗人的繼室夫人的兒子。身為次子的他,地位卻是比真吾高出許多。這不僅僅是因為真吾並沒有咒力,更因為直哉所繼承的術式乃是與當代家主相同的術式——投射咒法。
 
在解釋這「投射咒法」的能力之前,必須先清楚什麼是「術式」。術式,其實就是將前面所提及的咒力加以轉化運用的方式。雖說只要是人類就會有咒力,但真正擁有術式的人卻少之又少。這是因為在一般情況下術式只能透過先天繼承而來,無法後天習得術式。這同時也是咒術師在所有人類之中占比極小的緣由。
 
說到這「投影咒法」,其能力是將一秒分割成24等分,並且以自身視角在每一幀(一幀=1/24秒)安排一個動作。安排完那些動作過後便在一秒之內將所有動作模仿一次。簡單來說就是能夠在一秒內做出24個事先安排好的動作。
 
如果在術式發動期間被施術者碰觸到,那被碰到的人就會被定身一秒。如果對手想要躲過,就必須在那24幀之中施術者觸碰到自己的那一幀中進行規避。
 
不過這項能力也有其限制,那就是不能夠編排出違反物理常識的動作(例如:飛行),而且編排好的一套動作中間不能被改變,而且動作也不能失敗,不然施術者自己會被定身1秒。
 
雖然不及禪院家最強的術式——十種影法術,但畢竟也是家主的術式,再加上投射咒法對個人精算能力的要求極高,在小小年紀就能夠初步使用此術式的直哉不只被譽為天才,甚至已經被其父親直毗人當作下一代家主進行培養。
 
「不知道是誰上一次在發動術式之前就被暴打一頓,導致一個多月下不了床,還害我第十二次被丟進咒靈堆裡面呢……」
 
其實理論上沒有咒力的真吾應該跟凡人一樣看不到咒靈,但由於天與咒縛所換得的肉身十分強大,能透過感知能力來「看」見咒靈。這也是他為何被丟進咒靈池十二次卻還能活到現在。
 
「那是你偷襲,不算數!」直哉被真吾的一句話氣得臉色通紅,巴不得再一次發起挑戰。不過興許是上一次挨打仍使他心有餘悸,直哉也只敢表面上放話嗆人而已,不敢再有下一步的動作。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嚐到絕望的,沒有咒力的廢物!」直哉說完這句話便扭頭就走,嘴裡不斷唸叨著接下來應該加強訓練的力度了。
 
兩世為人的真吾並未把直哉的威脅放在眼裡,只當他是個腦子缺根弦的傻缺。
 
「高專九月開學,我還有大約一個多月的時間準備。」真吾一面用毛巾拭去身上的汗水,一面嘟囔道:「是時候該去咒具庫裡挑一把趁手的武器了,光是靠沒有咒力的拳頭可袚除不了咒靈啊。」
 
語畢,真吾穿上放在一旁的黑色寬大和服,並朝著禪院家的咒具庫走去……
 
(本章完)
 
(新手上路,請各位讀者們多多指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