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05.10與可拉前輩的交流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5-25 20:27:06 | 巴幣 106 | 人氣 70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於阿斯嘉特城外,物資一箱一箱被運入克里米昂號上,
有個沒人看過的女僕也一同幫忙著裝箱事宜。



【克米里昂號】
目前為5月10日的上午,在翔之夢與阿貝爾老師以及夜臨婕前輩會面結束以後,便在克米里昂號的甲板上幫忙裝箱的事宜,只不過,此時的翔之夢與平日不同,盡可能的低調,因為……

  
  
姓名:翔之夢
  
外貌特徵:
  
紫色眼睛,白髮綁長馬尾,頭上有帶金色翅膀,耳飾為三墜,穿著白衣配披風圍巾,整體給人白色的意象,手持一隻金色羽毛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10403  


此時的自己並非是正常狀態,受豐乳丸的強大影響,胸部是隆起的,因而再昨日緊急與好友澪借了女僕裝來穿。

雖然澪建議翔之夢應該面對,但一想起剛才阿貝爾老師與夜臨婕前被誤會自己的情況,他已經放棄解釋,乾脆不要被人認出來比較快。
而既然先前澪有提到,拿掉頭飾就不會被認出來,那就這樣做吧!
白色的身影飄飄然的路過物資的搬運現場,突然間駐足了下來,並且緩緩地向後滑動,直到進入翔之夢的視線內。
來者便是上次在路邊架設桌子發放問卷時前來搭話的可拉,但視線仍如往常般,像是在看自己又像是在看遠方般飄渺難捉。


「呀,翔之夢,與夜臨婕聊得如何?」

翔之夢沒有如願,馬上就被認出來了,因此動作瞬間僵直了一下。
嗯……不會吧……

但聽到這聲音,以及那氣場,翔之夢認出了是感覺氣場強大的可拉前輩,大概就算假裝不是自己,也只會很尷尬吧……

  
  
姓名:可拉斯尼格拉斯
  
外貌特徵:
  

雪白的長髮、寶紅色的眼眸、鐵灰色的角一對、散發奇特能量的手臂、頭頂肥大的觸角,象徵地位的黑曜手杖。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799482

翔之夢認命的轉過頭露出笑打招呼:
「可拉前輩你好!夜臨婕前輩的事情很感謝你,挺意外他有興趣,而且也加入了我與老師一同製作卷軸的行列,嗯……應該說,或許未來研究的不單只會是卷軸方面的事物……」
講到這,翔之夢慌亂的開口解釋著:
「那……那個……女僕裝不是我的嗜好!」

就不知是否這解釋會讓自己越描越黑。
「正如預料中的方向發展,好事、好事。」
見對方與夜臨婕已經搭起了不錯的關係,可拉讚許般地輕輕點頭。
「小婕老師從前就致力於魔法教學,甚至在一座魔法學院任職,咱的摯友們有不少都在那邊學習,相信翔之夢與阿貝爾能夠在小婕老師身上獲得啟發...
...其實翔之夢這身打扮也不失優雅呢。」
可拉輕輕偏了偏頭,銀白的髮絲從肩上滑落:
「讓咱猜猜...該不會是跟誰打賭打輸了吧?」
「不是賭輸……而是……我前天有參加一個黑暗火鍋冠軍賽的活動,然後在最後一道料理……吃了豐乳丸……我自己的衣服完全沒辦法扣起來,所以就……只能找女裝穿了,否則會變成暴露狂吧……」
翔之夢無奈地笑著。
「可拉前輩是因為夜臨婕前輩是老師,而特別介紹夜臨婕前輩的嗎?」
講到這,翔之夢露出了微笑:
「夜臨婕前輩真的挺厲害的,而跟他聊的過程,本來我僅是思考著如何研究出東西,但前輩倒是還涉及到量產製造的問題,果然是企業家等級的人!」
「不知道翔之夢有沒有從小婕老師的皮膚上發現甚麼特徵呢?

翔之夢疑惑地回應著:
「可拉前輩是指,與魔法迴路一樣痕跡的……銀痕嗎?」
「沒錯,這是夜臨婕他們一族的特徵...你們不好奇嗎?那個猶如血管般的銀痕,在光線昏暗的地方更冉冉生輝,在夜間的夜臨婕堪比夜空的美。」
可拉輕輕地訴說,就像是在歌頌對方般。
翔之夢訝異地看著可拉:「疑!那個銀痕在晚上會發亮?」
因為翔之夢是在早上見夜臨婕前輩的,因此完全壓根沒發現這麼一回事。

「哇!那樣聽起來確實挺漂亮的!有空我也會來注意的,感謝可拉前輩的告知!」
翔之夢微笑的回應著。
「等你們之後更了解小婕老師,也許她會告訴你們為什麼有這樣的特殊...」
見對方正在搬運貨物,仍沒有上前幫忙的意思,就這樣待在旁邊。



「對了,可拉前輩會出現在這,也是因為被召集過來幫忙處理裝箱嗎?」
翔之夢說著說著,接著彎下腰拿了一個重物般至另一個地方,全然不見他的羽毛筆在哪。

「nie...」似乎是其他國的語言,可拉輕輕搖了搖頭:
「咱只是剛好路過,在這邊逗留太久恐怕會毀了這些物資,如果因為自己單方面想要幫忙而造成其他人的困擾,那豈不是成了幫倒忙呢?」
翔之夢聽到後,理解的點頭,對他而言,來這世界目前為止,就算是熟悉的種族,也與自己過往的理解大相逕庭,就以人族來說,在他以往原生的世界裡,沒有人族是白髮的,可現在的話……
似乎白髮的人很多。

嗯……

講到這,翔之夢稍微看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又想起了先前在自己筆記本內,閃爍一眼看到的那個傲族圖,心想著:
『我果然不是人類,我應該是個傲族。』

聽到可拉前輩所說的話,翔之夢到感到有些疑惑:
「可拉前輩,你停留怎麼會毀壞這些物資呢?」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咱有個疑問...翔之夢對於【靈魂洪流】這個曾經是聯邦政府所大力推廣的計畫有少了解呢?」
翔之夢疑惑地看向可拉:
「嗯?靈魂洪流?那是甚麼?咦?聯邦政府又是?是各國聯合的行政體系嗎?」
翔之夢就字面上理解的詢問著。
「看來詳情要等翔之夢搬運結束之後才能說呢。」可拉輕輕一笑:
「簡單來說,咱身上受到神明的眷顧,擁有引發災難與不幸的能力,雖然自身免疫災難所帶來的影響,但是旁人無依倖免。」
翔之夢之所以沒追問靈魂洪流,是因為他不知那股力量其實影響了他非常多。

想起了先前整理問卷的情況,翔之夢聳肩的笑了笑,並稍稍有些擔心的看著可拉前輩:
「那你……覺得這力量是好是壞呢?」
「力量沒有好壞之分,只有獲得力量的人怎麼去使用、去引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可拉輕輕地說著:
「也許是命運的指引,也許是為了超越命運,所以獲得了這份能力。
這世界的東方有四個"始源神"也就是世界誕生之際便出現的存在,執名神君-"幽潭淵幽玄"便是其一,也是死亡的的化身。」
可拉將雙手攤在胸前,眉目低垂的望著:
「牠二度找上門來,透過瘟疫之災-克蘇魯之手將力量賜給予咱,感覺那瞬間有了新的使命感,該怎麼運用這股力量來回應這個世界呢?
這股力量不是免費的,咱可以說失去了眾多親友,就在思考要怎麼運用的時間內...也許旁人聽起來有些怪可憐的,但也讓咱看到了更多的層面。
為什麼幽潭淵幽玄又被世人稱作睿智神?也許是因為世間絕頂智慧、種種真相最後都會被埋沒到死亡的深處,也因為這樣求知者越是想要尋找真樣,就越接近死亡吧。」
翔之夢聽到可拉前輩所說,有所感觸。

確實常聽人提到力量沒有好壞之分,但無論對於可拉前輩的情況,又或者是對於自己的情況,想法的調節也確實是不可少的,而其他感覺,則是既視感……

「不知為何,雖說我遇到的事情與可拉前輩所遇到的,差異很大,但是,又覺得有些相似之處……我有跟前輩說過我是個紀錄者嗎?」
「你說,咱聽。」可拉緩緩點頭表示對方可以暢所欲言。
「紀錄是我的使命這句話,是我總結的結論,一開始沒有任何人告訴我這件事情。
我記得最初我周遭開始有被動穿越時空旅行的旅程時,我先是見到了我自己這一生的故事……」

講到這,翔之夢愣了。
因為他似乎開始有想起甚麼了,關於自己是誰……父母是誰的事情……

雖然那個記憶似乎很模糊……但似乎有回想一點了……

即使上一次像是受到筆記本反抗一樣找不到頁數還自動關上,這次翔之夢仍再次嘗試的拿出了記事本要翻著。
並企圖尋找上一次所看到的,關於『傲族』的筆記。

這次,翔之夢一打開筆記本就翻到了,並且也見到了關於傲族的詳細內容……

翔之夢感到非常訝異,並詳讀了幾段後,激動地抬頭:
「可拉前輩……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不死族吧?那你是不是會一些死者復活的技能呢?」
「你想復活死者?」
可拉帶著玩味的表情望著對方:
「那麼打算付出多大的代價來跟死亡談判?」
「不,到不是,不如說,就算我想,也肯定會失敗,因為我就算有想復活的人,也不在這個世界,也就不可能成功吧?」

翔之夢聳肩笑著,接著慎重地開口著:
「傲族……除了有優秀的身體素質以外,他們與其他種族最大的差別就是……他們能夠復活死者,而我……懷疑我是傲族,因為我眼睛與頭髮顏色與筆記本內容一樣,而且那是當我想翻我自己是誰的時候出現的。」
一想起當時想翻,記事本卻彷彿不受控的情況,翔之夢到自嘲地笑著:
「我當時都忘記了……我自己沒有把自己的事情記錄到記事本內,記事本怎麼會翻得到呢?難怪那時會出現那麼奇怪的狀況……」

其實翔之夢是可以翻得到自己故事的紀錄的,因為記事本有『自動記錄』的功能,但翔之夢不知道這些。
「所以我猜想……如果我有這個種族能力,那我或許就能肯定我自己是傲族了,而且……」
翔之夢指了自己的眼睛:
「我能看到靈魂之火。」
「...。」可拉瞅了一眼筆記本,語氣稍帶了點困惑:
「咱很好奇,這個筆記本的內容都是翔之夢寫的嗎?」
「應該吧?」
翔之夢回答完之後,猶豫了一下,因為他臨時想起,有時當自己要翻國家的資訊時,就會出現好整理,只不過範圍是自己已知的範疇……
所以又改口:
「不一定是我寫的,但至少會是我知道的內容,或曾經看到的。」
「所以對於裡面的內容,你深信不疑。」
可拉偏了偏腦袋:
「對於這個筆記本,你對他的印象該不會是...自有記憶以來就在身邊吧?」
「自我有記憶以來……?」

聽到這件事情,翔之夢苦笑了:
「我都不太清楚我父母是誰了,我倒也確實忘了很多事,包含怎麼拿到這本記事本的事情,所以我現在確實只能回答你,是的,無論我的哪段記憶,我都持有這本記事本。
至於記事本的內容,確實是我自己紀錄,不是我自己記錄的部分,也確實是我已知的內容……」
講到這,翔之夢稍稍有些擔憂了:
「難不成記事本可能內容會有變嗎?這世界文字該不會是有生命的,會自己亂跑吧?」
可拉手指朝著筆記本稍稍晃了晃:
「咱不能確定這世界的文字會不會亂跑,沒見過的不表示不存在。但眼前來說都安安份份的待在紙上。」
「這世界文字不會亂跑就好……不然太可怕了……」
翔之夢送了口氣微笑著,然後關上了筆記本,將筆記本放到空間背包內。
隨後可拉問著:
「翔之夢確信自己的種族之後,打算尋找如何運用筆記本上的知識來復活他人嗎?」
翔之夢聳肩笑著:
「要復活誰嗎?這個……我沒想過。」

說到底,復活其實只是延長使用期限的一種手段而已吧?
因為事物有始就有終,這是再自然不過的現象了。

而不死的存在本身,也無須這能力了吧。
但過幾秒後,翔之夢稍稍沉默的開口著:
「……若我知道怎樣用這個能力,或許我到時想法就會跟現在不同了吧……」

有時能坦然是因為……不知自己能去做。
回過身,翔之夢繼續搬了東西。
「...」
可拉似乎想起什麼似的,挑起一邊的柳眉,目光在女僕裝跟筆記本來回游移了一下,小聲地說著:
「...會記錄下來吧?」


然而此時記事本卻在翔之夢沒注意時,飄下一張黑色的紙。

若當可拉拿起,會見到紙上∞散發光芒。

但隨後會變回本來的問卷。
至於可拉原先在問卷上附加的魔法,從頭到尾都不曾在紙上出現過,因為先前已經被觸發過了……

這張紙上回答了兩件事情:一切,包含可拉曾在問卷上附加魔法的這件事情。
「...。」
可拉注意到飄下來的紙,是自己曾經製作出來的小玩具,緩緩蹲下了身子,鬢角的髮絲如觸手般將其捲起,緩緩攤開在面前。

沒有作聲,僅痴痴地望著出神,直到翔之夢回頭。
翔之夢搬完這批送來的幾箱以後,又轉頭看可拉前輩並注意到前輩拿的紙。

咦?黑色的紙?
翔之夢雖覺得神奇,但沒有多問。

接著將剛才想問的繼續作了詢問:
「雖然我覺得筆記本可能會寫道這能力怎樣使用,不過……我只是想判斷自己能不能,而不是現在想要用,那我有沒有判斷的方法呢?」
「判斷嗎?...咱有句話可以讓翔之夢參考。」
可拉徐徐站起,並且將手上的紙遞到對方面前:
「大膽假設、謹慎求證。既然復活術的目標通常是死亡的生命,那麼墓地、古戰場都會是你驗證技能的地方。...順帶一提,這個是上次的問卷吧?剛剛翔之夢轉身的時候掉落的。」
翔之夢聽到稍稍有些遲疑,如果就因為自己想實驗看看,就去復活人,這樣真的好嗎?

不過要是復活的是其他生物或許到可以試試吧。
翔之夢點點頭,但聽到後來可拉講的,他訝異了一下:
「疑!這個問卷怎麼會在這?」
翔之夢幾乎不使用口袋的功能,所有物品只有可能是從空間包包中拿的,但自己剛才只是拿筆記本,並沒有想拿這個,所以這張問卷為何在這?

翔之夢瞧了瞧記事本疑惑著,該不會是拿記本不小心順便一起抽出的吧?

但以前沒發生過這情況呢。

在無解的情況下,翔之夢便不再多想。

「謝謝可拉前輩填的問卷……那個……可拉前輩之前是不是把問卷弄成魔法卷軸了?恩……然後觸發條件該不會是用講的方式吧?但上面沒有魔法陣,是怎麼辦到的?」
「倘若咱說是悄悄偷出問卷的,翔之夢會大為困惑吧?很可惜,咱不是曠世神偷。也許翔之夢的筆記本累了或是覺得這問卷沒味道所以吐出來了?」
「咦?筆記本累了?可拉前輩是說,這是筆記本夾帶的嗎?」
翔之夢稍稍疑惑著,他並沒有把問卷夾在筆記本內,但是否當他把問卷堆丟回空間包包內時,問卷順便夾帶到筆記本呢?……

可拉打趣地說:
「翔之夢應該聽說過魔法的運作方式,藉由環境中的元素精靈來施放法術或是以自身的魔力凝聚來施放,然而要藉由元素精靈的法術就必須與之溝通,請求他們的幫忙的話語被稱作咒語、咒文之類的詞...
而魔法陣的功用少不了就是壓制、制約、引導前來幫忙的精靈,避免他們做出令我們預期外的行動。然則,咱自身不請求精靈的幫忙,而是利用自身對於魔法的親和性以及自身擁有的能量進行施放,自然就不需要魔法鎮以及詠唱的動作。
這種是需要集中精神才能觸發的法術,熟練的話只需要一個眼神、一個小動作便能執行法術,很方便也很危險。」
可拉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陽穴:
「當精神頹靡、無法集中的時候這種法術就會失控,沒有魔法鎮與咒文的制約,會產生更恐怖的反嗜效應。
沒有事情是完美的,對吧?」

「可能是這樣吧……」
翔之夢聳肩笑著。
翔之夢點頭,他挺能理解,這情況就像是某個他見證過故事的角色『亞格』,獲得一個心想事成的能力,但他要駕馭之前,確實也經歷過很多次的失控經歷。

「可拉前輩要多保重,對了……前輩會有機會修練到那樣的境界,與你得到那股強大的力量有關係嗎?」

就翔之夢所知道的範疇裡,尤其魔力境界,可拉前輩提到的境界,即便勤勞修練,若沒有外在因素或者本身能力值許可下,也不一定到的了。
「翔之夢的包包謎團很多呢。」
可拉沒有明確指出問卷是筆記本掉落的,就這樣含糊帶過:
「不,能夠這樣使用魔法,跟幽玄賜予的能力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是名為"本源魔力"的種族天賦,是天空精靈與生俱來的精神能量,它視與自然界各種實體和現象的親和度粗略分成屬性...」
可拉言至此便頓了頓,才繼續緩緩道來:
「雖然咱已經不是天空精靈就是了。」
「不知我是否可以理解成,天空精靈的種族,本身魔力天賦很高,可以到達以意志力施展魔法的境界呢?」翔之夢詢問。
「可以這樣理解。」可拉點了個頭表示同意
翔之夢稍稍有些疑惑:
「我之前也有看過天空精靈……是亞茵身旁的薛莉芯,是有一對漂亮羽翼的種族,但我不確定是否與前輩目前提到的種族是同一種嗎?」
聽到薛莉芯的名字時,可拉稍稍的愣了愣:
「薛莉芯,這傢伙也跑來了,還當上亞茵的新護衛官呀...
沒錯,是同一族,我們都誕生在厄依萊峽谷,廣義來說還曾經是鄰居。不提起還真差點忘了這個活潑好動的女孩。」
翔之夢聽到後訝異著,沒想到世界還真小……

沒想到可拉前輩本來也是這個種族的……
或許因為外型差異很大,因此翔之夢沒有直覺想起,但記得先前可拉前輩曾提過,不死族會將外觀擬態,並且……三個靈魂之火的事情……

還是別想了,大概也是對方的隱私吧?
「對了,我剛剛突然想起,前陣子主要都待在大樹內,之後雖然會換船,但若遇到屍首,十之八九也是四災敵人的手下吧,要嘗試可能就不是那麼恰當了,如果用模擬場模擬古戰場之類的地方,在那裏嘗試使用復活術會有效嗎?……」

模擬場模擬的東西很真實,連風跟甚麼都有,翔之夢已經不清楚到底應該試做是模擬的世界,又或者模擬的當下其實是真正的環境呢?
「利用【凱旋模擬戰場】這個想法不錯,尤克先生準備的設施性能在目前看來都是頂尖規格。倒是翔之夢提到的四災手下,實際上是不太可能的,
首先第一戰爭之災的手下全部都是魔法召喚物【沙兵】,在戰爭之災-索貝克死亡後,全球的沙兵全部消散。
接著是瘟疫之災...
其實也沒有真正的手下,因為瘟疫之災-克蘇魯沒有召喚大軍,而是直接使用超越大部分神靈的世界權能來洗腦全世界的所有有意識體,也就是說你現在看到的那些街上的民眾,甚至是他國的領袖、世界神靈,都曾經都是克蘇魯的手下...
至於飢荒之災...」
可拉稍稍搖晃了腦袋:
「就你現在看到的,唯一的敵人就是那個黑色方舟,飢荒之災的手下全部都在那裏。」
「原來如此,無論凱旋模擬場或者是野外嘗試都是可以嘗試的機會啊!那到時有空確實要來嘗試看看了!謝謝可拉前輩的解惑。」
翔之夢微笑著,並琢磨著,那大概就是先模擬幾個怪物,確認生前是可控的再來殺死並嘗試復活吧?
不過再度抬頭看了一下克米里昂號,翔之夢疑惑著:
「之後看起來會暫時先待在克米里昂號上了,不知這台戰艦上是否也有像是凱旋模擬場那樣的地方呢?」
翔之夢轉頭看向可拉前輩:
「我之後會找時間研究看看傲族的復活術,如果我之後打算具體嘗試復活術的話,不知道時能不能約前輩一同前往?雖然我覺得頂多是復活失敗,但多少還是怕出意外想求個保險。」
「...沒問題。」可拉露出了禮貌地微笑:
「到時候用卡片聯繫吧。克米里昂號...單人營舍,食堂、健身房、交流廳應該就是南方吉埃博科技的極限,畢竟本來就是個「移動城塞級」空中母艦。」
聽到可拉前輩這麼說,翔之夢稍稍感到有點遺憾的點點頭:
「謝謝可拉前輩,克米里昂號的事……我想也是,不過應該有的是機會,到時再麻煩了,謝謝。」
講到這,翔之夢往其他人看了一眼又轉頭回去看向可拉,聳肩笑著:
「對了,雖然阿貝爾老師以及夜臨婕前輩都看到了,但我目前穿女樸裝的事情,希望可拉前輩可以保密。」
「喔?


「如果咱說"不"呢?」
壞壞的一笑,同時拿起了像是手機的玩意對準拿著貨物的翔之夢,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啪嘰"了一聲。
 
 
翔之夢注意到那個像是手機的,整個傻眼,並掩面了一下,然後看起來有些絕望的開口:
「那我看我明天去把頭髮剪了好了……應該會更符合這裡世界觀男生的樣子吧……」
 
 
「嘻嘻...反應真可愛。」
可拉隨手就把手上的東西給扔了,那像是手機的玩意落在地上發出了就像是生日派對用的響笛聲,並且畫成彩色破片後漸漸消失:
「逗你的,咱會將秘密一同帶進墳墓的。」
 
「其實不用太在意外觀性別的事情,畢竟這世界對於性別的外觀其實挺模糊的。」
可拉將手指搭載下巴做思考樣:
「見過陶滿卿吧?清晰、秀麗的臉蛋有時被誤認成女孩,但久了大家也見怪不怪了...女僕裝也是。」
 
 
翔之夢見到可拉竟然摔手機,整個大大驚嚇,但手機發出不是摔到的聲音,隨後變成破片,轉而變得疑惑。

接著感到很有道理的點頭:
「嗯……桃滿若被誤認為,我……不太意外……就算他穿女樸裝也是……」
翔之夢越說越小聲,彷彿還是很猶豫把自己這樣的真正想法講出來。
 
 
「是吧?所以請不用擔心。」可拉自信的點了點頭:
「相信那個最真實的自己。」
 
「不打擾了~」可拉優雅的欠身,並打算轉身離去:「很抱歉耽誤翔之夢的時間。」
 
 
真實的自己嗎……

目前超想直接脫掉這件女僕裝,然後換回原本那件衣服啊!
翔之夢毫無猶豫的在心裡直接回應了這句話,但沒說出口。

然後往一旁的人看去,無奈地嘆了口氣。

可是不能吧……會被當暴露狂。


見到可拉前輩要離開後,翔之夢也回應著:
「不會,跟可拉前輩聊挺開心的!祝前輩有個美好的一天。」
即便知道對方已經轉身離去,但翔之夢仍是對可拉前輩揮揮手。
 
 
「再會~」
可拉背對著對方抬高手臂,晃了晃之後消失在陰影之處。
 
「再見!」
翔之夢點了頭,隨後轉過身繼續穿著女僕裝搬東西。


感謝:可拉斯尼格拉斯(可拉斯尼格拉斯)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