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此身為樂》第三十五章 歌唱的戀人們

牧葵 | 2022-05-17 21:35:17 | 巴幣 1006 | 人氣 50


  1.
 
  治穎在音樂系館花了比想像中更久的時間,外面的天色都暗了。他匆匆地趕回綜合大樓,二零三教室裡只剩謝孟聲一個人在彈琴。他開門的聲響打斷了對方,那人的手指離開鋼琴、看上去心情很好。
 
  「學姊先走了,之後我會再跟她約。」
 
  一個人的狀態可以從表情和身體看出來,例如現在,謝孟聲全身都相當放鬆。劉治穎心裡不禁慶幸,他來到那人身旁,問道:
 
  「那現在要回去了嗎?」
 
  「我想休息一下再練一會兒,你有事的話可以先走。」
 
  「不,沒關係。」
 
  才答應了謝孟聲願意陪他練唱──以後、把這變成平常的事情,就算是日常也會很珍惜。治穎這樣想著。孟聲大概同樣想到了他說的話,忽然笑了聲:
 
  「那換你唱吧。上次教你的曲子練好了嗎?」
 
  「呃。」
 
  這陣子幾乎都忙著準備比賽、空檔中也得為了酒吧駐唱的工作學新歌,聲樂便疏於練習了。看他反應,謝孟聲一副早就了然的表情,弄得治穎有些不好意思。
 
 
  「不然,你唱你們比賽要唱的那首?我好像還沒聽你們完整地唱過。」
 
  「這個也……」
 
  治穎想說自己沒準備好,話到嘴邊好像已經曉得了謝孟聲會怎麼反應、於是又把話嚥了回去。明知對方只是想聽聽,仍忍不住掙扎,好像在這個人面前唱歌總是特別難為情。
 
  他會想到上次唱的那首「觸碰」。捂著嘴巴停住許久,劉治穎才低著頭出聲:
 
  「我其實比較想在比賽那天唱給你聽。」
 
  「但我沒那麼想聽呢?」
 
  謝孟聲挑眉,治穎被他的話弄得整個人愣住了。他呆呆地望著孟聲,對方哼了聲,忽然移開視線。
 
  「我知道你跟小雯合得很好,不過我也可以跟你合啊。」
 
  劉治穎感覺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他不太確定地問:
 
  「你想跟我唱?」
 
  「幹嘛?不行嗎?」
 
  大概還要很長一段時間,他才會習慣謝孟聲對他的那些要求。愛人對自己有所期待的感覺是種甜蜜的壓力,他望著孟聲,那人的手放上了鋼琴,在聽過他們練習許多次以後、流暢地彈出曲子的前奏。
 
  「……不,我只是沒想過你會樂意跟我一起唱。」
 
  治穎說話的聲音和琴聲重疊了,吉他的分解和弦移至鋼琴上,少了顆粒的躍動感、而多了河水般流動的線條。謝孟聲看了他一眼,開口:
 
  「與你走過人潮、走過了低潮,海浪有時是黑色的,但我喜歡足跡沒被沖散的沙灘。
 
  「──我們也有冷戰、各自的征戰,像是時空上的距離,像那些無法跨越的海溝與山峰。」
 
  孟聲先是和他在同樣的音域上開了頭,治穎趕緊接上第二段主歌。剛起頭時他還有些緊張,但很快就放開了。此刻的感受與跟謝小雯合唱時截然不同,他突然間感覺心臟可以為唱出來的句子而震動。
 
  兩雙眼睛短暫地對上,似乎就能明白對方的意圖。那人低了五度與他和音:
 
  「它們都折在地圖裡側,為我們指引,更多前人沒走過的路。」
 
  謝孟聲手指快速地彈過音階,上升、再上升,推進的不光是音樂,還有內心澎派的情緒。他們都是一唱歌就忍不住全心投入的那種人,會忘記身處的時空,只記得本能地、好好呼吸。
 
  「過去的是歲月,要與你過的是年月。前者收進行李,後者在信紙上寄向遠方。」
 
  伴奏忽然放輕,治穎自然地跟著停了下來。謝孟聲的獨唱穿過琴聲,紮實的共鳴撐住了音樂至此積累的所有情感。
 
  「我追往收件的方向──你在光亮處微笑。」
 
  治穎哽了下,聲音遲了。伴奏搶先他半拍,所幸持續的和弦音沒影響他唱下去:
 
  「痛是詩、愛也是詩。」
 
  孟聲在琴上輕輕地壓著和弦,踏板延遲的聲響帶出了最後一個句子,兩個聲部短暫停頓、再同時開口,他們在不同的音程中分合,最終落到同一個八度的主音上:
 
  「走過的崎嶇彎路是詩、沒走過的海岸線也是。」
 
  教室內迴盪著殘響,兩人不約而同地笑了。治穎走到鋼琴邊,謝孟聲如同還沒過癮,用腳打著拍子又自己唱了兩句。劉治穎想著,不管聽過幾次,他總會為這人的嗓音著迷,以至於他一時間沒辦法決定要吻他還是安靜地聽。
 
  「說起來,我們沒過去海邊啊。這個暑假怎麼樣?乾脆規劃幾天來環島──」
 
  孟聲說著說著,頭上的影子忽然逼近,治穎彎下身親吻他。
 
  呼吸的氣息搔癢臉頰,嘴裡甜甜的、有果凍的味道。這傢伙真的很喜歡接吻。謝孟聲心想,伸手環住了劉治穎。他們之間的吻是經過了許多次練習,才做到和歌唱一樣。
 
  治穎回抱住他,一直吻到自己撐不住彎腰的姿勢,嘴唇才分了開來。謝孟聲從琴椅上起身,稍微舒展了下身體。
 
  「話說,我後來想了想,林幼芬的演奏會,我準備要去。」
 
  「咦?」
 
  劉治穎還沉浸在前一刻的氛圍中沒能回過神,謝孟聲放下伸展的手臂,笑了下:
 
  「我說,我會去林幼芬的演奏會──如果他們的目的只是這個,我去就是了,哪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
 
  他把話說得雲淡風輕,劉治穎卻幾乎嚇著了。他不曉得為什麼謝孟聲會忽然提起這件事、又改變了原本的決定。他的嗓子卡住了好一會兒,才勉強恢復聲音:
 
  「我本來還想著怎麼跟你說……」
 
  「說你去找他們的事?」
 
  治穎又一次噎住,有種被撞見做壞事的慌亂感。看孟聲那副感到好笑的表情,他好不容易擠出了問句:
 
  「你怎麼會知道?」
 
  他離開音樂系館就在幾分鐘前而已,就算是從別人那裡聽說,未免也太快了點。
 
  「廢話。小雯跟我通風報信了。你以為她堂哥是誰?」
 
  謝孟聲挑起眉,治穎好一會兒都說不出話。他看他手足無措的樣子,「嗤」了一聲,側著頭像在想著什麼、隨後皺起了眉。
 
  
「話又說回來,我什麼時候講過我不去了?」
 
  「沒有嗎?我記得你說過浪費時間──」
 
  「哈,不去不就像怕了他們一樣?」
 
  垂下眼,謝孟聲難以藏住他的焦躁,低聲地嘀咕:
 
  「而且我的確答應過她,這幾天想起來了。媽的,所以說交往時不能隨便下承諾……分手以後還有一堆麻煩。」
 
  劉治穎愣在那裡,忽然有種想笑的衝動。心情似乎變得很輕盈,早些時候還擔心不知道怎麼說服謝孟聲,結果竟然只是杞人憂天。小雯──他下次得和她抗議,但在這樣想著的時候,治穎臉上已經忍不住了微笑。
 
  他伸手抱住了謝孟聲,那人猝不及防地嚇了跳。劉治穎把整張臉埋進他肩膀,感覺到孟聲在戳他。
 
  「你幹嘛?」
 
  「……沒事,就是突然想抱你。」
 
  謝孟聲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感覺到繞過後背和脖頸的手臂多了點力道。他無聲地嘆了口氣,嘴角不自覺地勾起,治穎在他耳邊說道:
 
  「我們一起去吧。我想去、順便也看看你們的畢業音樂會長什麼樣子。」
 
  「行吧,我們行程可不少呢。」
 
  還有好多事打算一起完成,那些對於細節的想像,就是未來的藍圖。
 
  算不清楚他們這樣待了多久,安靜地擁抱、直到謝孟聲先放開手。本來想忍住,但他仍沒能克制自己脫口而出地問:
 
  「你到底跟林幼芬他們說了什麼啊?」
 
  「沒什麼,沒事了。」
 
  「我不喜歡你這樣。」
 
  謝孟聲直直地看著治穎,倒也並非不高興的意思。他按了按額頭,攤開手。
 
  「你想做什麼,就講出來兩個人商量吧?我知道我也有問題,所以我在試著改了。昨天找你來也是,我想應該可以……更信賴對方一點。」
 
  治穎反射地要道歉,還沒開口便被謝孟聲打斷:
 
  「反正,還是不夠習慣吧。」
 
  原本也不是常依靠別人的個性,彼此還需要一點時間摸索沒走過的路。劉治穎反應過來,便笑了,他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等會回家時慢慢跟你說,可以嗎?」
 
  「好。」
 
  謝孟聲轉回鋼琴的方向,換他繼續練唱。治穎在旁邊的桌椅坐下來,一邊聽著、一邊拿出了自己的書。
 
  
 
  2.
 
  「痛是詩、愛也是詩──走過的崎嶇彎路是詩、沒走過的海岸線也是。」
 
  感覺就像只有瞬間的時間,從和謝孟聲在二零三教室合唱、到正式站上比賽的舞台,最後一個音落地前劉治穎都沒有半點真實感,心跳還沒平復,身體都在微微發熱。
 
  直到他聽見掌聲,穿過許多排觀眾席,他朝台下看去卻只在一群人中看見了謝孟聲。
 
  林樂樂坐在他旁邊,誇張地喊著「安可」、「安可」。治穎往身旁看,謝小雯臉上帶著紅暈,開心地向台下揮手。
 
  孟聲用鄙夷的目光瞄向損友,自己只是跟著鼓掌,在對上治穎遠遠投來的目光時笑了笑。對劉治穎來說,這個笑比評審的肯定來得更加珍貴,感覺就像已經贏了。
 
  他們走下台回到觀眾席,一靠近座位,林樂樂直接起身擁抱了小雯。
 
  「唱得很不錯啊。」
 
  謝孟聲留在位子上,手撐著下巴、向他笑著說道。謝小雯從樂樂懷裡鑽出來,跑到了堂哥身旁坐下。
 
  「哥幫他特訓了嗎?我覺得治穎學長唱得比之前練習都好呢。」
 
  謝孟聲哼了聲,沒有回答,眼裡的笑意增加了。林樂樂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懷抱,哭喪著臉一屁股坐回位子。
 
  治穎經過他們,來到謝孟聲身旁的另一個座位,謝小雯忽然整個人往他們的方向靠過來。那頭有新一組參賽者上了台,她壓低音量、仍藏不住語氣裡的興奮:
 
  「等會我們一起去吃飯好不好?治穎學長,你幫忙說服一下哥。」
 
  「喂,妳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哥很難約嘛。」
 
  林樂樂聽著他們說的內容,不忘補上一句「確實」。孟聲瞪了他和小雯一眼,轉頭發現治穎盯著自己。
 
  「所以,要一起去嗎?」
 
  他莫名得有點不自在,感覺到身後林樂樂和謝小雯期待的眼光,那種彆扭感更是強烈。他過去有這麼孤僻嗎?謝孟聲不禁疑惑,遲疑了好半天才對著劉治穎回答:
 
  「好吧……最近腳感覺越來越好了,休息一天應該也沒關係。」
 
  身後傳來小聲的歡呼。轉頭一看,小雯和樂樂已經找起了餐廳,他堂妹把手機拿到兩人面前,指著畫面上的地址。
 
  「我們想去這家義大利麵──唔,不過太晚去的話好像得排隊。」
 
  謝孟聲正想嫌麻煩,背後突然傳來一句:
 
  「還是等這組唱完我們就先出去?」
 
  他錯愕地回過頭,治穎反而被他的反應弄得愣了愣。謝孟聲看向舞台、視線又轉向觀眾席前方的評審們。
 
  「你不等公布結果?」
 
  「啊。其實我覺得那個不重要。」
 
  「我也覺得不重要。」
 
  小雯笑咪咪地附和,林樂樂一個不唱歌的傢伙在旁邊點頭如搗蒜。謝孟聲看著劉治穎,看見那人臉上的笑容,眼裡都是自己。
 
  「……那就走吧。」
 
  在座位下方,治穎悄悄地拉住了他的手。那頭林樂樂再次歡呼、因為音量太大而被小雯捏住手臂。台上這一組的歌唱到了結尾,四個人交換過眼神,壓低身體往出口移動。
 
  表演廳外陽光正好,梅雨季到來前的晴天,天空特別湛藍,彷彿就要給人度過雨季的底氣。林樂樂終於能不用克制地大聲說話,他握著小雯的手,依舊很興奮地叨唸著:
 
  「你們真的太棒了,我剛才可是真心的!我覺得你們一定拿得了冠軍──」
 
  謝孟聲受不了似地白了他一眼,轉頭一看,卻發現劉治穎盯著自己。
 
  「幹嘛?你該不會也要我那樣誇你吧?」
 
  治穎搖了搖頭,卻有種衝動驅使他托起了謝孟聲的臉。大概是歌唱時激動的心跳始終沒有緩解,他用發燙的嘴唇低頭親了謝孟聲。
 
  小雯無聲尖叫,瘋狂地拍打自己的男朋友。走廊上經過的學生有的愣了一下,隨後也自然而然地走過去了。
 
  謝孟聲不甘示弱地親了回去,這個吻攤在太陽底下,像遙遠的地方傳來了歌聲,格外堅定。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