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傳奇鬥劍士》3-2:詢問名字的新手鬥劍士

Sinon乄詩音 | 2022-05-15 14:15:02 | 巴幣 22 | 人氣 89

📖《傳奇鬥劍士》♘
資料夾簡介
從一介農村少年淪為奴隸,後又起身戰鬥,最終成就大業、名留青史的傳奇鬥劍士阿爾廷斯的波折人生。


  『阿爾哥哥很厲害,可是迪恩哥哥人很好!』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迪恩哥哥都會陪我玩啊!』

  『阿爾不會陪妳玩嗎?』

  『嗯……阿爾哥哥一直都很忙,而且,村子裡有好多人都要找阿爾哥哥。』

  『但是,如果發生什麼事情的話,阿爾一定會保護我們的。』

  『我也會保護迪恩哥哥的!』

  『不對,是我要保護妳啦。』

  『沒關係,迪恩哥哥只要陪我玩就好了!我最喜歡會跟大家玩的迪恩哥哥了!』

  我也最喜歡你們了,黛兒、阿爾……但是,現在的我,已經……

  「喂!」

  近在耳畔的大喊聲像是要穿透骨肉直達我的腦袋中心一般,讓我無意識地往全身肌肉用力,整個人彈起來,這才從回憶的幻覺之中回到現實。

  我身在運輸籠車裡,身邊坐著一個人,是跟我一起戰鬥的單眼青年。馬車緩緩駛動著,流過的景色還是那個令我感到不適的擁擠大城市。

  我還活著。經過在競技場的浴血奮鬥之後,我還活著,是這個意思嗎?

  我摸摸自己的身體,尤其是胸口的部份,我最後應該在這邊受到了一擊致命傷。然而,神奇的是,我身上的傷就只有左肩的割傷和右臉頰的劃傷,兩者都是休息一段時間便會痊癒的小傷。至少對作了四年礦場奴隸的我來說是如此。

  單眼青年用力拍拍我的背,力道大得我差點把心臟從嘴裡吐出來。

  「你可終於醒了!搞什麼,明明是勝利者卻到最後都躺著,太遜了吧!」

  「你——」我一時嗆住,看著他一臉爽朗的笑容。「你不是死了嗎!」

  「哈哈!這就是老子的特技啦!就算瞄準我的心臟我也不會死,要說原因的話——噢,這可不能大聲張揚。」

  青年朝我靠近,壓低音量地說:「因為老子的心臟可是長在右邊啊。」

  大概是我露出了一臉認為他在胡言亂語的表情,他直接抓起我的手往他衣服底下摸去,力氣之大,我根本抵抗不得。我摸到他的胸口纏著繃帶,而在繃帶底下,右半邊的胸膛之中,一顆如石頭般強而有力的心臟正穩定跳動著。

  我張大了嘴抬頭看他。「可是……就算這樣,那一擊還是刺得很深——」

  「啊,那根本不算什麼。」青年翻翻白眼,直接抓住下襬脫掉上衣。青年左臉的焦紅疤痕,一路延伸到了脖頸、肩膀、胸膛,在左腰附近才收束停止。

  「老子左半邊的身體算是死的,砍了是會出一點血,但根本不痛不癢。」

  我沒有想過世界上還有這種事,一時盯著青年的身體出了神,等到他穿回上衣才急急地問:「那我呢?我的心臟可不在右邊啊。」

  青年再度哈哈大笑。「這的確是,而且你小子的敵人長槍刺得很準啊——刺得太準了點。看看你的心臟吧。」

  我的心臟?我緩緩掀起上衣,同時對於可能性的猜想漸漸浮上心頭。果然,仍被繩子牢牢綁在我心臟前方位置的,是那顆黑色的小石頭,我的勇氣石。然而它的表面多出了一個凹洞,一定是因為長槍的刺擊。

  也就是說,敵人最後的攻擊根本沒有命中,但我卻以為自己要死了,以死前最後一擊的氣勢,用受傷的右手將敵人毆打致死。

  「不知道你怎麼會想到要在胸前綁個石頭,可真是天才。老子本來想正是時候脫離裝死狀態了,結果先是敵人動作快我一步,接下來又換你小子開始暴走。啊,不過這可是稱讚,最後的那幾下真是太精彩了,簡單又暴力!我還以為你的右手整隻都不能動。」

  「是不能動沒錯。」我試著抬起右臂,果然痛得要死,仔細一看還能看見沒有清理乾淨的血液痕跡。

  「結果一直到你揍完了,老子才找到機會起來,沒想到接著換你倒下去,真是緊張死我了。剛剛簡單處理過啦,發現你根本沒事,大概只是體力用盡才昏倒的吧。」

  「所以……我們贏了?」即使親口說出這句話,我還是沒有什麼實感。

  「是啊。」青年將雙手抱在腦後,一派輕鬆地靠在車籠的欄杆上。

  「這代表我們就要得到自由了?」

  「啊?你笨蛋啊,怎麼可能。這代表,我們的主人會稍微認可我們的實力,開始把我們作為鬥劍士培養。當然啦,我們破壞了劇本,本來他應該是會氣得半死的,似乎是城主反而很享受這個意外,他才放過我們。」

  主人。鬥劍士。看來,我又要踏入一個全新的未知世界了。但是,這完全不是個能使我振奮的消息。

  不過,至少我還活著。我還能繼續奮鬥。而且,我還有機會。

  「你叫什麼名字?」我問青年,這是我一定要得到答案的問題。

  「納頓。小子你呢?」

  「迪恩。」我朝他伸出左手。

  在我們互相握手的那一瞬間,我有了又得到一名夥伴的安心感。

  馬車回到我們待過幾天的據點。

  手杖男從馬車前座出現,對我們露出絕對不算友善的微笑,緩緩鼓起掌。

  我和納頓並排站在他的面前。

  「不錯,真的很不錯,這次就算我從垃圾堆中撿到了寶。你們兩個可以戰鬥,今後就給我好好去戰鬥。當然了,所有人都會得到符合價值的報酬。現在,作為處女秀的參加獎,你們既然用自己的實力拒絕了死亡,就有資格得到其他的獎賞。說吧,想要什麼?」

  我和納頓對看一眼。我們都知道,就算在這裡要求自由也不可能得到。這個人會給我們的,充其量只是一些對可憐人的施捨,就像在礦場時那樣,一張毛毯,一條褲子,甚至是一塊別人啃過的肉骨頭,都能夠成為奴隸的賞賜。

  雖然讓我們自己開口,但我們其實沒有什麼選擇。

  「眼罩。」納頓率先說,指了指他空著的左眼窩。「這玩意兒偶爾會影響我,我想把它綁住。」

  手杖男點點頭,視線移向了我。

  那一瞬間,我突然想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了。那是個很簡單的東西,就算給我,手杖男也不會損失任何東西,而我就算得到了,也無法做任何事。但是,我就是想要。

  「名字。」我握緊雙拳,直視著手杖男彷彿隱含百般謀略、高深莫測的雙眼。「我想要知道把我送來這個地方的那個胖子的名字。」

  納頓一副又想罵我笨蛋的表情,手杖男則是維持平靜,幾秒後又突然哈哈大笑。

  「你這小子可以說是有野心也可以說是愚蠢啊……好,我就告訴你吧,那傢伙是奴隸商人多諾羅,給我牢牢記在心裡吧。」

  「當然。」我立刻回應。

  我希望總有一天,能夠找到報仇的機會。

  就像對那些入侵我家鄉的強盜一樣。



《傳奇鬥劍士》的連載就到今天為止。

其實這已經是去年底到今年年初左右的舊稿了,所以才能每天穩定更新。

在那之後我就暫時跳去寫了今年的比賽稿,然後一如既往地永遠跑不到終點。

假如成功完結比賽稿,之後預計著手的就是《傳奇鬥劍士》和另一部也適合用以參賽的作品。

不過,《傳奇鬥劍士》由於是大長篇作品,我在生出它的時候就決定是要用來長期連載、與讀者們慢慢交流的了。

現在的我比較適合從篇幅較短(相對大長篇來說)的作品開始練習,所以這一部的優先度可能就會相對低一些。

再說目前為止都沒有香香的女角色大展手腳的機會,這點對我自己來說也很鬱悶(X

總之……我會努力把只剩一章半(然而至少還有15,000字)的比賽作盡速寫完,向前推動寫作進度的XD

至於要參加的比賽是POPO的華文大賞,有在關注的巴友們到時候還請多多支持٩(。・ω・。)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