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傳奇鬥劍士》1-2:尋找貴族的農村男孩

Sinon乄詩音 | 2022-05-05 18:59:32 | 巴幣 222 | 人氣 92

📖《傳奇鬥劍士》♘
資料夾簡介
從一介農村少年淪為奴隸,後又起身戰鬥,最終成就大業、名留青史的傳奇鬥劍士阿爾廷斯的波折人生。


  「什麼?誰來找麻煩?」

  我聽見阿爾的大嗓門高聲詢問,於是從一片棕黃色的麥田中直起身子,望向傳來他聲音的方位,順便甩甩發痠的雙手。

  阿爾是村裡的孩子們中最像大人的:結實的身材、強健的體能、老實又成熟、而且很有勇氣,這也難怪站在阿爾前方的那名瘦小男孩會來找他幫忙了。如果為了一點小事老是去煩大人們的話,不免會挨一頓打,但有時候我們真的沒辦法靠自己的力量解決那些「小麻煩」。

  真是感謝上天賜給我們阿爾。我在心中默唸完,蹲回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麥子中,準備趁阿爾暫時離開的這段時間偷懶一下。

  「迪恩!別躲了,快過來。」

  我不覺得我能幫得上忙,但既然阿爾叫我,我只好乖乖地從麥子裡探出頭。

  「你需要什麼?弩弓還是墨汁?」

  「都不需要,話說你別再做那些奇怪的墨汁了。跟我來,我們去見見外地人。」

  「見外地人幹什麼?」我跨越一叢叢麥稈,輕巧地走到阿爾身邊,他還在用笨拙的動作小心地撥開腿間的作物。「難不成有除了腦袋不正常的旅行者和乞丐以外的人來到我們村莊?」

  「一直都有。官員今天來徵稅,據說還有幾個貴族小孩一起跟過來。」

  貴族小孩怎麼會來這種地方?我還沒開口問,那名瘦小的男孩就急急地說:「那幾位小大人一直在大家的田間跑來跑去,作物都快被踩壞了,但我們又不可能吭一聲。」

  「原來如此。」是沒看過麥田於是當成遊樂場在玩啊。「但這已經不是阿爾能解決的了吧。」

  應該說,我們村裡沒一個人能夠處理這種情況。

  「對啊,所以我只是來跟你們說小心一點。」

  「喔。」我轉向阿爾。「那你叫我幹嘛?」

  「我們去看看貴族啊,你不是想找點有趣的事情嗎?」

  「這聽起來不太有趣。」

  「貴族是從大城市來的,你不想聽聽大城市的事情嗎?」

  我看著瘦弱男孩離去的背影,認真思考著。「你覺得他們會想和我們說話?」

  「他們也只是小孩,說個話而已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今天的阿爾真是莫名地積極,該不會是因為我昨天下午說的事情吧。

  「嗯……」我抱著頭。「怎麼說呢……這跟我想的不太一樣啊……」

  「那你自己留在這邊,我回來之前這一片要全部整理好。」

  「算了,我跟你一起去吧。」

  村子裡,大人們忙碌地來來回回搬運小麥,還有蔬菜瓜果與肉蛋乳奶,有些人則負責排在徵稅官面前,對他們鞠躬哈腰,聽他們訓斥動作慢,以及抱怨村子太寒酸、道路崎嶇不平、屋舍臭味沖天。

  我們避開這些長大之後就要輪到我們面對的事情,從屋舍後方悄悄繞路,來到據說有三名貴族小孩正在大肆破壞的農田。

  他們相當顯眼,因為不會有普通人在田地裡蹦蹦跳跳的,還又是摔角、又是鬼抓人。男孩有兩名,跟我和阿爾是差不多的年紀,皮膚白白淨淨,身上穿著層層疊疊、花紋精緻、布料質地優良的貴族服飾,兩個人互相打打鬧鬧,拿麥稈互丟,臉上都帶著笑。

  女孩的臉龐看起來再年幼一、兩歲,她在離兩名男孩稍遠的地方一個人走著,好奇地東摸摸西摸摸,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能散發出一種高貴優雅的氣質,或許是因為她身上那件有許多蕾絲點綴的粉紅色連身裙。

  如果她不是貴族,我心目中的未來老婆就會從伊芙琳改成她了。她的頭髮是一種會發亮的棕色,像是照耀平凡大地的偉大曙光,微捲的模樣就像是一陣風輕輕撫過麥田。當她的眼神偶然轉向我時,我能看見她嘴角的一絲微笑。

  「別猶豫了,走吧。」

  阿爾拉著我往兩名貴族男孩走去,我卻完全看著與前進方向相反的地方。

  「尊貴的大人們,您們好。」

  不愧是阿爾,居然能用春風般溫和的語氣與舉止朝兩位貴族男孩打招呼。

  「你是誰?想幹什麼?」

  「我是這裡的居民,名叫阿爾雷德,誠摯歡迎兩位大人的到來。由於我自出生以來沒有離開過家鄉,資質駑鈍,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能和兩位大人請教請教關於大城市的知識?」

  這段話,我聽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我鐵定沒有辦法像阿爾那樣說話。不過,我並不知道貴族男孩的回應,因為在阿爾朝男孩們攀談的同時,我已經一步一步朝著那名女孩走了過去。

  「妳好。」我對她說。

  她轉頭,朝我嫣然一笑。「你是誰?未經許可擅自和我說話的下等人,可是會被判處死刑的。」

  ……哎呀?

  所謂的貴族還真是相當有個性耶。

  我立刻打消了所有想娶她當老婆的念頭,原地蹲下身,從田地裡抓出一隻綠色的刀蟲,捧在手掌中央。

  「你好。」我對著刀蟲說。「好久不見,小綠。你最近都不來我的田裡玩了,我好寂寞。」

  女孩在我頭上呵呵笑著,連笑聲聽起來都是那麼地美麗動人。

  「我允許你維持現在的姿勢向我報上名字。」

  我心頭一凜。刀蟲從我手心跳出。我緊張地抬起頭,望進女孩桃紅色的眼瞳中。

  單膝跪地,我就像個忠誠的騎士,仰望自己偉大的主人,承蒙她的光芒照耀,讓我能夠說出我那微不足道的小小名號。

  「我叫做迪恩。」

  「迪恩。」她伸出一指,輕柔緩慢地點上我的額頭,再慢慢下滑到鼻子、雙唇。「你還有什麼有趣的事情能夠娛樂我嗎?」

  「這個……」

  阿爾怎麼會妄想讓貴族白白告訴我們大城市的事情。首先我們得要娛樂他們才行呢。

  慌亂之下,我也沒怎麼思考,把手伸進口袋裡亂掏一番,接著一如往常地在手中玩起那些細小的零件。結果,或許是上天眷顧,我今天的運氣不錯,用這些破東西做出了一隻前臂可動式的縮小版刀蟲。我讓那隻木頭刀蟲站在我的手心。

  「這是小綠的分身。」

  「哇,你的手還真是巧。」

  女孩從我手中拿起迷你刀蟲。下一秒,迷你刀蟲就結束了它新誕的生命。女孩將刀蟲握在拳心,隨著劈哩啪啦的聲音,關節處全毀,細木棒也全都斷成三截。她翻過手掌,把我作品的殘骸隨意灑在地上。

  「只可惜,它太脆弱了。」

  這個嘛,因為是木頭做的。

  但我發不出聲音,喉頭似乎卡著什麼。太陽確實仍高掛在天上,但我的背後卻猶如有骨寒風吹過,打從骨髓深處發起一波波顫慄。

  女孩的手指又在我的下巴附近游移。

  「希望你不會和它一樣脆弱。」

  我則希望我不會像木頭刀蟲一樣在一秒之內被捏碎。

  就在我的脖子越來越痠,腦袋側邊則流下汗珠時,解救我的聲音到來了。

  「喂,該走了。」

  其中一名貴族男孩前來招呼女孩,接著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轉身快步離開。

  女孩收回手,朝我露出甜美的笑容。「我是卡蘿。下次再見了,迪恩。」

  她順著男孩踩扁的小麥痕跡離開。我維持單膝跪地的姿勢,目送這奇怪的三人的背影,直到阿爾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唉,失敗了。你剛才在幹嘛啊,迪恩?想認識大城市的明明是你吧。」

  「我在跟小綠玩。」

  「誰是小綠?」

  「一隻刀蟲。它的分身剛剛誕生了,又死了。」

  「在胡言亂語什麼啊。他們也走了,看來已經沒事了,我們回去工作吧。」

  照理來說,我應該要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忘掉。

  但不知為何,我是真心相信貴族女孩所說的那句話。我相信我們會再見面。

  或許這就是我迎來往後悲慘命運的最大因素。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
2022-05-05 21:05:53
Sinon乄詩音
感恩戴德\OwO/
2022-05-05 21:39: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