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蔚藍檔案同人短篇】致﹡純粹無瑕的妳——

爆走中的楓葉鼠 | 2022-05-09 00:35:49 | 巴幣 1000 | 人氣 83

 
 《聯邦搜查部夏萊—七賢人之庭(大廳)》
 粉色長髮的少女嘴裡雖然被塞著瑞士捲,但意外的沒有很抗拒的模樣。
 看著那樣的她,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甚麼。
 「老師,那這笨蛋今天就托你照顧了。」
 「……妳身體不好竟然還親自送她過來,也太謹慎了吧。」
 雖然多少可以理解為什麼。
 「午物?五無摀物?」
 「妳嘴都被塞著了就安靜點笨蛋。我要回聖三一了,妳要乖一點。」
 少女不知用了甚麼方法,竟然將嘴裡的瑞士捲整個吞了下去。
 「是說,真的不需要我在場嗎?對方可是格赫娜喔!那個格赫娜耶!」
 「正因為是格赫娜妳才更不能在場,誰知道妳會不會突然就和她們打起來?那樣的話這次的會議可就白費了,況且對面出席代表的是那個風紀委員長,她已經是整個格赫娜唯一能溝通的人了,不會有問題的。」
 嘛…日奈也不敢讓萬魔殿來簽臨時和平協議才是啦,畢竟當家的真琴完全靠不住……
 雖然從根本來說簽和平協議這件事本身就是假的。
    日奈和亞子今天其實是受我委託去黑市一趟。
 如果沒出意外,等她們抵達時就會剛好撞見剛襲擊完銀行的白子,並且莫名被捲入其中而和白子一同與前來追捕的黑市銀行保全們發生戰鬥。
 雖然很對不起她們,但這也是為了讓計畫能順利進行,只好日後再向她們道歉、補償了…
 我看回眼前的兩位少女。
 「可是——」
 「沒有可是,我和渚的能力可還沒差勁到需要妳才有辦法對付突發狀況,難道妳連相信我們都做不到?」
 少女低著頭,眼中流露一絲落寞後又恢復元氣。
 「那就拜託妳們啦♪」
 金髮的嬌小少女終於鬆了口氣。「那我先走了。」
 「等等聖亞,我送妳出去吧?」
 「不用麻煩了,護衛就在門口等著呢。」少女指了指門外。
 「好、好吧…那你路上小心。」
 聖亞向我行禮後離開了夏萊。
 
 目送她離開後,我再次看向身旁的少女。
 「未花,妳剛剛到底怎麼把那麼大一個瑞士捲直接吞下去的?」
 「美麗的少女可是無所不能的喔♪」
 能做到這種事的少女也未免太嚇人了。
 領著未花回到辦公室後,我又再次埋首進文件之中。
 因為凜醬的要求,文書處裡消耗的時間變得更加漫長了,雖然文件也因此變得比較井條有序了一些……
 至於未花,因為對於文書工作特別不拿手,所以只能在辦公室中漫步、四處參觀。
 「吶,老師,這個東西是幹嘛的啊?」
 「是千禧科技學院的工程師部做的肩頸按摩器,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附帶噴水功能。」
 「嘿~聽起來真好玩~」她放下了手上的奇怪機器又開始閒逛起來。
 我的注意力也隨著她的移動而稍稍被分散一些,幸好還至於不影響到工作。
 「老師,這塊白板上寫的是什麼?」
 「是一些各校事件的備註,也算是給我的行程表加上的補充。」
 「寫的真是潦草呢。」
 「畢竟只是給自己看的,能看懂就好啦。」
 少女又開始閒逛尋找新奇的東西。
 她最後停在一個布偶前面。
 「老師,這隻醜醜的雞是什麼呀?」未花一邊詢問著,一邊拿起那個娃娃——用很隨意的方式。
 我抬頭看了一眼,眉頭微皺。
 「牠叫佩羅羅大人,妳應該也從渚那裏聽過這個名子。順邊一提,那是日步美送給為師的禮物,是"限定版"的佩羅羅大人,雖然我是不太在意,但如果被日步美知道這孩子掉了根毛還是哪裡髒了,想必會很傷心吧,要是再被渚知道是妳造成的,恐怕又有瑞士捲要……」
 未花連忙用最恭敬的方式將手上的布偶放了回去。
 可能是逛膩了吧?在那之後她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整個辦公室也因此安靜了一小段時間。
 真的就只是一小段時間……
 沒過多久,我就感覺到有甚麼東西貼上了我的背,白皙的雙手環抱住我,臉靠在我的肩上。
 她並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我的手。
 「……未花,妳這樣我沒辦法工作。」
 「哎~可是老師的動作完全不像受到影響啊?話說回來,老師的手真好看呢,手指細細長長的.皮膚也很白,指甲油的顏色也好漂亮。」
 「畢竟是大人,平時交際應酬不少,所以得注重自己的形象……我還比較羨慕未花妳,就算不化妝也很漂亮,真不愧是大小姐。」
 「可是人家也想像老師一樣給自己化化妝呀、塗塗指甲油什麼的,一定會讓我更好看吧?」
 「妳對自己外貌的自信心真的很令人敬佩,尤其是在其他人面前也能大聲說這一點……」
 「陳述事實不需要遮遮掩掩嘛。」
 感覺體會到渚平時的感受了。
  「妳啊……」我放下筆,拿起椅背上的大衣。「文件也告一段落了,我們出門走走吧。」
 「嗯?老師想跟我約會嗎?也不是不行喔。」
 「兩個女孩子約個鬼會喔……是巡邏啊,巡邏!」
 她貼上來摟住我的手。「對象是老師妳的話,就算是女孩子我也可以喔。」
 妳真的是聖三一的學生嗎……
 我和未花一同離開了辦公室,才剛走出夏萊大門,迎面就跑來一位風紀委員會的學生——格赫娜的那個風紀委員會。
 不妙,先不說未花,在我面前她多少會控制自己,但對方可就不好說了,就算不知道未花的身分,看她身上服裝也至少能知道她聖三一的學生,肯定會起衝突!
 我連忙將手上的外套披在未花身上,讓她站到我身後。
 那位風紀委員會的學生跑到我面前後舉手敬禮。「您就是夏萊的老師吧,我奉行政官的指示前來向您求援!我們遇到了一些問題需要夏萊的協助!」
 亞子讓人來求援?狀況這麼嚴峻嗎?還是說……
 「姑且問一下……妳們不會打算在日奈回去前就把事情解決掉吧?」
 「照行政官的說法,這件事必須要在委員長完全不知情的狀況結束掉,不允許任何意外!」
 
 果然不想驚動到日奈才是重點是吧。
 姑且不管她是因為注意到我真正的目的才想要小報復我,還是真的只是不希望讓日奈多操心學園內的狀況,我虧欠她們都是事實,當作提前彌補吧。
 「我知道了,把現場地址給我,我等等就趕過去。」
 「那就拜託您了。」那名學生將地址交給我後迅速地離開了。
 格赫娜啊……看這地址雖然不是在校內,但還是在格赫娜的轄區裡。
 看來得把未花留在這了。
 「老師不會想把人家丟在這裡吧?」身後的她突然出聲。
 「……我接下來可是要去妳無論生理上還是心理上都無法接受的地方,妳確定要跟過來?」
 「雖然很討厭,但我更不放心讓老師自己一個人去找那群惡魔,我得跟過去保護老師才行!」
 「她們又不是毫無理性的怪獸……好吧好吧。」我走回室內。「妳要跟可以,但我要做保險。我們先回辦公室一趟吧。」
 天使的少女側著頭,疑惑的跟上我。
 
———
 《格赫娜學園自治區—溫泉美食街開發預定地》
 
 啊……我光是看到那個開發預定的看板頭就開始痛了。
 美食加溫泉,簡直就是專門拿來召喚格赫娜最恐怖噩夢的咒文。
 更恐怖的是,美食研和溫泉部竟然還達成共識沒有先打起來!?
 我的天啊……
 「看來狀況會很棘手了.妳等等多忍耐一點,千萬不要摻進去增加混亂!還有小心不要曝露身分了。」
 「我知道的啦,不會給老師添麻煩的。不過——」穿著夏萊制服、戴著面具的少女轉了一圈。「雖說是為了隱藏身分才換上了夏萊的制服,但因為很好看我也就沒什麼不滿了,可是我這麼漂亮的臉蛋也必須遮起來,想想還是覺得很難過呢。」
 「畢竟聖三一綜合學園的三位首領之一、學院的武鬥派領袖、足以和那個正義實現委員長匹敵的妳,出現在格赫娜會引發很多不必要的紛爭,妳也不希望因為這件事又被渚塞瑞士捲關回特製牢房裡對吧?」
 「其實那裡住起來還滿舒服的,除了保養品不太夠、下午茶只有瑞士捲以外沒什麼能挑剔的地方。」
 「……聖亞和渚真的對妳很好,ㄧ個一直駁回你的要求最後卻還是全都讓妳滿足了,一個嘴上說討厭妳這笨蛋卻對渚給妳的偏袒視而不見。」
 「嗯哼,所以我最喜歡她們啦♪啊,不過我也很喜歡老師喔!」
 「那可真是令我高興,看來作為一名老師我還不算失敗……走吧,記得控制好自己,這裡的孩子講話比較直,但她們沒有惡意的。」
 「雖然我不太相信,但既然老師都這麼說了就當作真是如此吧。」
 我和未花走到封鎖線前。
 一旁的風紀委員看來沒有認出我——身上的制服,舉手攔下了我們。
 「前方管制區域,無關人士請勿靠近,這裡很危險!」
 我拿出證件。「我們是聯邦搜查部夏萊的人員,請讓我們過去。」
 那名風紀委員嚇了一跳,向我行舉手禮。「原來是老師!執行官和補給官正在裡面等您抵達,您進去後不久就能看見她們。」
 「我知道了,謝謝。」
 我們越過封鎖後向內部走去。
 
 「格赫娜的學生連夏萊的制服都不認識,真是失禮呢。」
 
 「聖三一的學生也是這樣的,你也沒把握說自己的部下全都認識這套衣服甚至是認識我吧?」
 「怎麼會!我早就讓每個人都記住老師的樣子了,老師才不會在聖三一遇到這種狀況呢。」
 「那我之前去看妳的時候怎麼就被人拿槍指著了?」
 「我那時在監獄~外面的人又不是我的人!」
 
 「照妳這說法我還得去怪渚了……算了算了說不過妳,先辦正事。」
 「嗯哼♪」
 
 走過幾個街口後,我們抵達了陣容浩大的臨時指揮所。
 
 伊織一臉焦頭爛額的表情走來走去,不時還抱著頭朝天大叫。
 千夏看起來也沒好到哪去,看來光是處理傷員就夠讓她忙到頭昏眼花了。
 嘛…該說遇到這種狀況也是在所難免嗎。
 「伊織、千夏.情況如何?」
 「「老師!!」」
 那兩人看見我之後如釋重負一般的向我跑來。
 「老師妳可終於來了,在那樣打下去委員長和亞子還沒回來,風紀委員就要全滅了!」
 「畢竟是美食部加溫泉開發部兩團人的聯手戰線,難攻不落也是預料之內……溫泉開發部的姑且不說,晴奈她們的訴求是甚麼?」
 千夏嘆息。「就是完全搞不懂才讓人頭痛……而且她們還綁走了楓香同學。話說回來,老師身後那一位是?」
 我轉頭看了未花一眼,思考要怎麼解釋她的身分。
 但我還沒想好,她就先開口了。
 「我是今天老師的值班學生,叫我粉色秘書小姐就好♪」
 ……這是甚麼隱藏身分的自我介紹方式啊,聽起來不是更可疑了嗎!?
 「唔嗯…看來您有一定的理由不方便說自己的名子呢,但既然是老師帶來的人,應該是相當可靠的人,就請您和老師助我們一臂之力了!」
 「包在我身上吧!看我三兩下就——」
 我連忙將未花拉到一旁。
 「笨蛋!妳想直接一個人車過去嗎!妳的話確實是能做到,但妳就這樣衝進去的話大家就都知道妳是誰啦!」
 「那老師說該怎麼辦嘛,我又不想在這裡待太久。」
 「哎~總之,這邊先交給我處裡。」
 我轉身回來。「先讓我去和她們談判看看,如果真的不行我再考慮強攻。」
 「既然老師都這麼說了……」千夏帶著我們走到現場的掩體後方,將大聲公交到我的手上。
 確認電源打開後我舉起大聲公。
 『啊、啊……嗯哼(清喉嚨),裡面的晴奈啊,能聽到我說話吧?妳先冷靜一點,把妳的要求說一說順便把楓香放出來啊,有問題我們可以好好討論的嘛。』
 似乎是因為聽見了我的聲音,楓香的抗議也藉著大聲公從目標建築物內傳了出來。
 『順便是怎樣啦!順便!』
 短暫的雜音後,晴奈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老師,我們美食研究部的訴求從一而終未曾改變,就是追求美食,綁架楓香同學只是為了達成我等的訴願而已,絕無他意,這也表示她對我等的願望而言不可或缺,我們是不會放人的。』
 哎不是。『妳們到底想幹嘛?』
 『我們的目標?那自然是在這個未來的溫泉街第一個品嘗到豪華的溫泉旅館料理了!最初的旅館宴會料理,老師不覺得這是何其美妙動人、香氣四溢、令人食指大動的浪漫名詞嗎?』 
 所以綁楓香去幫妳們煮飯是吧……
 『……晴奈啊,這裡真的能挖出溫泉?』
 『溫泉開發部的各位都拍胸脯保證一定會出,她們這些專家都這麼說了,那肯定能挖出溫泉不會有錯了。』
 但我記得她們基本就沒幾次真的有挖到溫泉啊……
 不過這樣看來要說服晴奈是有點困難了,這可怎麼辦?
 泉和純子邏輯都不好,比起我晴奈更容易扇動她們;燈里雖然是常識人,但她基本混亂邪惡……
 從溫泉部下手嗎?可是她們全是一群瘋子,不會聽人說話的。
 怎麼辦?再拖下去日奈就要回來了,更別提未花感覺也快失去耐性了。
 只能強攻進去了嗎?但風紀委員會的成員們大多都負傷了,伊織狀況看起來也不好,千夏又得照顧傷員……
 看來只能那樣了。
 「伊織,妳去把還能戰鬥的人員整合起來;千夏妳先帶著傷員撤退,設備器材也都帶走吧,我們這一波就把事情結束掉。」
 「蛤!?老師妳腦子沒問題吧?我們現在的人員連越過溫泉開發部的火線都有困難,到底要怎麼殺進去啊!?」
 「妳們相信我就是了,只要想辦法讓秘書小姐進去就好,其他的我們會解決的…不過記得!她進去之後妳們要立刻離開這裡,畢竟裡面可能連炸彈都埋好了。」
 「那老師您呢?」
 「我會躲遠一點,把距離拉開到還能指揮的最大限度的,妳們別擔心我。」
 「可是……」千夏猶豫的看著我和未花。
 「別可是啦,快吧,妳們也不希望亞子和日奈回來結果發現事情全都還沒解決吧?」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準備撤離工作。」
 伊織抓抓頭。「啊~~知道了知道了,幫妳們開路就好是吧?那就拜託妳們了,我可不希望到時又被亞子扣假期!」
 「我向妳保證。」
 伊織嘆口氣,舉起手。
 「全員就戰鬥位置,我們上!老師,指揮就麻煩妳了。」
 「交給我吧。」
 
 確認風紀委員會的大家和未花都就定位後,我從背包中拿出什亭之匣。
 「阿蘿娜,進入指揮模式。」
 『好的!』
 什亭之匣平板電腦模樣的螢幕上,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現場資訊。
 「A、B小隊請和秘書小姐連攜壓制正門的溫泉開發部成員;C小隊和伊織一起從南門進攻,打亂她們的指揮系統後秘書小姐就會突入進去,那時妳們就可以撤退了。作戰開始!」
 在我的指令下,全員開始對眼前的商業大樓進攻.溫泉開發部的成員們雖然火力各個都很猛烈,但她們比起防禦其實更擅長於攻擊(搞破壞),所以在籠城戰方面並不難突破,比較困難的其實是——
 「狙擊小隊,注意敵方後援的火炎放射兵,優先處裡她們。聽我指令,3、2、1……協同射擊!」
 部屬在後方區域的狙擊小隊同時射擊,通過窗戶將火焰噴射器的燃料罐大量擊穿造成一大片的火海,同時也引起了混亂。
 與此同時,南門的伊織她們也成功攻進了室內,將剩餘的溫泉開發部成員一一擊潰,清空了一樓。
 
 未花也成功進去了。
 我鬆了一口氣…幸好比較棘手的成員似乎不在,晴奈看來也還在樓上沒有下來。
 「辛苦了,伊織。妳們先撤退回去休息吧,順便幫我通知瀨名來救人就好。」
 「要喊到救急醫學部來救人……老師妳是想搞到多誇張啊?」
 「我只是以防萬一而已,至於原因我想妳和千夏事後肯定會知道的。」
 「反正妳有妳的打算,我也不想知道太多……這邊就交給妳們了,風紀委員,撤退!」
 伊織說完就帶著全員離開了。
 我讓阿羅娜掃描了整棟大樓,確認沒有炸彈甚麼的在裡面後,也進了大樓,來到未花身邊。
 那位天使的少女此時已經脫去了外套,面具也在她手上漸漸化成光點飄散在空中。
 「唔~嗯~終於可以伸展身體了,為了隱藏好身分害得我都不敢太大動作,難受死了。」
 「說是這麼說,但還是不可以做得太過火知道嗎?不然我沒辦法和很多人交代的。」
 「知道啦知道啦♪」
 她向前走了兩步,做了個深呼吸。
 神名﹡解放……此身即為聖父之具現,手握審判之大權,滌淨世間萬惡,使其無暇——如神佑樂土。」
 嗯?我聽到了什麼?神名解放?
 「未花同學妳——」
 轟!一股巨大的力量伴隨著光芒充滿了整棟大樓,在光芒消失後上空不斷的飄下純白的羽毛,周遭環境給人的感覺也與剛剛截然不同了。
 我差點暈過去。
 
 「神名!?妳解放神名!?我才剛說完不要做的太過火妳就解放神名!?妳不是來殺人的耶!」
 雖然有預想到她可能會控制不好出手的力道,但用上神名解放是真的超出我的預期了。
 「哎嘿,稍微興奮過頭了♪」
 「哎嘿個鬼啊!這下子我肯定要被罵死了啊!」
 就算是今天可以盡量寵著她,但放縱她到引起第二次伊甸大戰再怎麼說我也會被殺頭的!
 只能盡可能減少傷害了。
 「把槍給我,妳空手上。」
 「哎~~」
 「不給我就跟渚和聖亞說妳亂開神名把格赫娜的學生打了一頓。」
 「好嘛好嘛…雖然可惜不能打個過癮了,但至少還是能揍她們,就算了吧。」
 未花閉著眼,雙手在空中點啊點的舞動著。
 「人員基本都集中在三、四樓,不過似乎正在集結的樣子,但好奇怪呀…五樓的四位和人質就像沒察覺到樓下發生了什麼一樣還在吃吃喝喝呢。」
 吃吃喝喝?這棟樓因為要拆了所以老早就人去樓空了,她們哪來的東西吃吃喝喝的?
 唔嗯……怪怪的。
 「未花,我們的附近有落單的學生嗎?」
 「我找找……有呢,看來是想從逃生梯逃跑,老師從左手邊那個逃生出口走出去應該就能撞見她。」
 我照著未花說的推開逃生出口的門,抬頭剛好看見一名溫泉開發部的學生下樓。
 「同學妳好,我想請教妳一些問題,可以耽誤妳一點時間嗎?」
 「妳是誰啊?推銷員嗎?我還要忙著逃命!沒有時間理妳啦!」
 她話才剛說完,一道未知的衝擊劃過她的臉,在她身後的牆上留下一個大洞,她也因此被劃出了傷口。
 「勸妳說話小心一點、行動配合一點,不然接下來我可不保證會發生什麼。」未花沒有走過來,但她的聲音與攻擊完全沒有受到距離的限制。
 那位學生嚇得腿都軟了跌坐在地上。
 「我們只是想問幾個問題,絕不會為難妳,請放心。我想請問,美食研究部的幾位為什麼都沒有下樓來幫忙,甚至還到了現在都還不見人影?」
 「美、美食研究部?喔~妳說那四個人啊,她們現在應該也還在開心的吃我們特地買來留住她們的炸雞套餐吧,我們打算讓把這次的事件全推到她們頭上。風紀委員後撤了肯定是因為委員長要來了,我們又不傻,當然是趁現在趕快逃跑,讓她們去面對委員長啊!」
 原來如此?
 「謝謝妳的情報,妳可以走了。」我讓開一條路讓她逃跑。
 未花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我旁邊。
 「就這樣放她走好嗎?」
 「沒關係…拋下同伴逃跑的她就算回去了大概也會被她們老大揍吧,還留在這的成員們事後也不會放過她的。」
 「哼,惡魔就是惡魔,只會做一些自私自利的事然後自食惡果。」
 「嘛嘛,她們只是比較自由,不太受常識倫理束縛啦……妳去掃蕩剩餘的溫泉開發部成員吧,我去見美研部的各位一面,她們畢竟也是半個受害者呢。」
 「喔,好吧。」未花變成一道光後直接消失了。
 她解放神名後創造的這個領域真是好用……
 我走到電梯旁,讓阿蘿娜利用權限暫時回復電梯的電力後,抵達五樓。
 一出電梯,就看見她們圍在桌子旁還在開心的吃吃喝喝,甚至看見我了都沒停下動作。
 「啊啦老師,您也來了呀。」
 
 「晴奈…樓下的所有人都快被揍飛了喔。」
 「這樣啊,那可真是遺憾,看來這次只能以失敗收場了呢。」晴奈拿起紙巾擦手。「不過,老師為什麼特地跑來告訴我們這件事?」
 「因為日奈可能要回來了,溫泉開發部的想要讓妳們幫她們拖住日奈。」
 「蛤!?溫泉開發部的那些渾蛋!」純子捲起袖子作勢要到樓下輸贏,被我拉住了。
 「冷靜一點,已經有人在處理她們了,妳現在下去會被捲進去的。」
 「哎!?喔、喔……」
 純子回到了座位上繼續吃炸雞喝可樂。
 「所以呢?你們打算什麼時候逃跑?再拖下去日奈真的要回來了喔。」
 「是呢…那就收拾一下準備逃跑吧,泉、燈里,把東西收一收吧,純子也是別光顧著喝了。」
 她們四個人快速的收拾好之後走到窗邊。
 「那麼老師,楓香同學就麻煩您送回學校餐廳了,我們先走一步,後會有期!」
 那四個人就這麼直接踢破窗戶往下一跳,嚇得我趕快跑到窗邊,才知道原來下面正好就是被她們改裝過後的車子。
 「那妳們倒是把車子還給人家楓香啊……」
 我探口氣,將楓香解綁,確認她身上沒有其他外傷後扶她站起來。
 她也沒什麼表情,情緒非常平穩。
 習慣到沒有任何起伏了,真是令人悲傷的故事……
 「楓香,和我一起等一下吧,樓下應該也快處裡完了。」
 「好的…不過,老師究竟是找了誰來幫忙?樓下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是風紀委員她們呢。」
 「這個嘛……」粉色的長髮此時剛好從光芒中顯現,少女拍掉身上的灰塵,漫步走來。
 楓香的表情在我今天見她以來第一次產生了變化。
 她或許沒見過她,但關於她的外觀和傳說肯定還是有聽過的才是,畢竟也是一介部長呢,所以在這個瞬間應該也已經知道面前的少女是誰了。
 「希望楓香妳能保密,別把今天的事說出去。」
 「……我知道了。」
 
 讓未花重新整裝後,我們一同陪著楓香下樓,走出來時剛好瀨名也到了。
 瀨名開著車來到我們旁邊,拉下車窗。
 「老師,新鮮的屍——傷患在哪?」
 我指著大樓。「全都在裡面了,但我覺得妳一台車應該載不完。」
 「部里的其他成員很快就會開著救護車抵達了,請放心。老師接下來要去格赫娜吧?要順便載老師一程嗎?」
 我看了看錶,發現時間其實不早了。
 「妳送楓香回去就好,我們還有一些事要去其他地方,就不去格赫娜了。」
 「我知道了,老師請路上小心。」
 瀨名將車子停在一旁,下車給楓香做檢查後,安排她在一旁等待。
 我也帶著未花,快步離開了那裡。
 一頭霧水的她牽著我的手,疑惑的看著我。
 「老師我們接著要去哪啊?」
 「去聖三一。」我露出了一個神祕的笑容。
———
 《聖三一綜合學園——茶話會大殿》
 
 我們花了一小段時間才終於抵達聖三一的學園,格赫娜和這裡的距離總是在實際往返時才會讓人意識到其實不短…嘛,畢竟兩方交惡。
 雖說比預定來的晚一點,但整體而言時間應該還是夠的,幸好我有提前把東西帶著,不然再跑回夏萊拿可能就真的太晚了。
 我和未花來到了茶話會的殿堂大門前,輕輕將大門推開。
 
 「「未花!生日快樂!!」」
 
 從門口到長桌前方站著滿滿兩排的人,一起拉開拉炮。
 「哎?哎??」當事人不知道為什麼一臉狀況外的模樣。
 「為什麼那個表情?妳這笨蛋不會忘記今天是妳生日吧?」聖亞一臉不可置信。
 「我、我當然記得呀!我是因為以為妳們忘了,沒想到妳們竟然還記得才感到驚訝的!不要把人家當笨蛋!」
 「呵呵,未花在狡辯時總是很明顯呢。」
 渚將桌上的蛋糕點上蠟燭。「快來許願吧,未花,再晚一點蛋糕就要變成難以消耗的深夜卡洛里了喔。」
 「我知道啦!」
 未花開心的跑上前,雙手合十的在蛋糕前面許願。
 我和渚她們也拿出了要送給她的生日禮物與賀卡,在她許完願後放到她懷裡。
 「謝謝妳們!果然妳們對我最好啦!不過……今天不是和格赫娜的風紀委員長簽協議嗎?怎麼還有空布置、準備這些呢?」
 「啊,那個啊…因為比預料的還早結束,所以我們就抓緊時間布置會場了,還算做的不錯吧?」
 「嘿~趕工都能布置到這麼漂亮,妳們好厲害……」未花環顧四週,似乎相當滿意與開心。
 我們三個也同時鬆了口氣,幸好沒曝露。
 渚推著未花,將她推到自己平時坐的椅子旁。「今天未花才是主角,雖然時間沒剩多少了,但這個茶會主持的位置依然還屬於未花,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嘿嘿…感覺都害羞起來了。」
 「妳竟然也有害羞的時候啊,真是令我吃驚。」
 「聖亞醬~~!人家今天生日耶!妳還欺負我!」
 「好啦好啦,不鬧妳了。」聖亞和渚說完將椅子移到未花旁邊,一起坐上了位置。
 渚牽起未花的左手。「未花,雖然在伊甸那時我們之間有著許多紛爭,但妳依然是我最親愛的青梅竹馬,希望以後妳也能陪我一起一直走下去。」
 聖亞牽起了未花的右手。「未花,對於妳對我做過的事情,我不會忘記,但如今的我,已經能夠理解妳的困惑與掙扎,所以我原諒妳;因為在妳傷害我的同時我也同時傷害了妳,然而我卻直到最後才意識到這個事實,所以希望妳也能原諒我,因為我們通往互相理解的道路,才剛剛開始。」
 我走到未花後面,將雙手搭在她的肩上。「未花,我雖然與妳認識的時間還沒有很長,但我會一直都是你的同伴,所以以後如果有煩惱,就來找我聊聊吧,畢竟做為老師,幫助學生解決煩惱就是最大的職責啊。」
 「但老師是所有學生的同伴吧?人家想要老師只作為我的同伴哪~~」
 未花壞壞的笑了起來。
 「妳先問過妳旁邊那兩個再說吧。」
 渚和聖亞一同捏起了未花的臉,三個人就這麼打鬧起來。
 
 真是年輕又充滿夢想的畫面啊………
 
<END>






twitter @Sera_2126老師
 
未花,生日快樂!(雖然晚了一天OTL)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