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明日方舟特輯:Lancet-2

白狐狸 | 2022-02-03 12:30:05 | 巴幣 2 | 人氣 218

連載中明日方舟全集
資料夾簡介
明日方舟

  就快要入冬了,這天博士、凱爾希、阿米婭正在商量著事情。
  Lancet-2則來到控制中樞,「博士,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Lancet-2,妳來的正好,正如你所見,我們正要外出給每個羅德島買些補給,所以這段期間內羅德島交給妳管理,妳放心,我也安排了彩虹小隊跟妳一起值班維持安保工作。」
  「我明白了。」Lancet-2來到控制中樞電腦前,伸出一隻機器手臂與電腦連接。(致敬星際大戰的R2D2)
  Сука блядь」隨著吵雜聲,彩虹小隊也一起進入控制中樞,Tachanka搖搖晃晃地撞上Lancet-2,「什麼破爛玩意,草他馬的。」「別介意Lancet-2,他喝多了。」Ash趕忙道歉。
  「沒事的Ash小姐,我只是機器,我沒有感覺。」眾人迅速就位……除了Tachanka …他醉倒在走廊上。
  於是Frost就在Tachanka的左手上塗了鮮奶油。
  Blitz則來到Lancet-2旁邊,「大家都叫妳醫療小車對吧。」「是的。」「我們原本那個世界裡也有機器人,但它們沒有妳這麼智能。」「我想這是誇獎吧,謝謝你。」「我能詢問你一個問題嗎?」「請說吧。」「你有沒有想過你的設計者為什麼要賦予你智慧。」「什麼意思。」「我是說,我們那世界的機器大多不會思考,就算會思考,也只是跟著程序做邏輯推理,但是妳不一樣,有時候和你聊天就像是在跟一個真正的人類交談,妳想過妳為什麼會擁有智慧嗎?」
  「抱歉,但我不曾想過這類問題。」
  「那生命的意義呢?」Ash突然問到,此時談話聲將Tachanka吵醒,他下意識地摸了下頭,結果搞得臉上滿是鮮奶油。
  「生命的意義?」醫療小車似乎不太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Ash將手上的書遞到醫療小車面前,封面寫著《活出生命的意義》。
  「我曾經詢問過凱爾希醫生跟可愛的可露希爾姐姐,但是後來就沒再問過這樣的問題了。」
  「她們當時說什麼?」「我想想…可露希爾小姐當時說我被設計出來的程序就是醫治和消毒,凱爾希醫生則說……」
(幾年前)
  「凱爾希醫生,我有件事想詢問您。」
  「什麼?關於醫療的嗎?」
  「不,我是想詢問,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生命的意義?」
  「我知道,我是機器,我沒有生命。(這段話出自底特律變人)。但我仍然想知道生命的意義。」
  「這個嗎…我想,很抱歉,我沒辦法回答妳,畢竟就連我出生時都沒有人告訴我應該做些什麼,其實不光是妳,絕大多數人都在探尋生命的意義,但遺憾的是,更多人在還沒找到答案之前就先一步走完了人生,或者放棄探尋這個答案,老實說我沒想過有一天會有人問我這樣的問題,更別說是像妳這樣的機器人…別介意。」「沒事的,凱爾希醫生。」「啊,我想起來一段話,它出自一部電影『救了一個人,就等於救了全世界。』妳也同樣生為醫救者,我想這段話多少能回答妳的疑惑。」
(現在)
  一段時間後,博士和凱爾希回到羅德島,醫療小車便離開控制中樞後來到食堂。
  在食堂遇見了嵯峨。
  「嵯峨小姐,我有事情想請教妳。」
  「欸!?會說話的鐵殼!?」
  「呃…我是醫療機器人,代號Lancet-2,妳可以稱呼我醫療小車就好。」
  「醫療小車,原來如此啊,羅德島果然充滿了奇人異士,啊,抱歉,小僧失禮了,請問妳剛剛想詢問什麼?」
  「嵯峨小姐,妳有想過生命的意義嗎?」
  「這個嘛…小僧遊歷炎國各地,見過許多奇聞軼事,不論是遊歷各國的時候,或是在住持身邊學習的時候,小僧都會時不時地想到生命的意義,小僧認為只要能過得心安理得、在任何微小的事物中找到幸福,那活著便是意義。」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醫療小車道了謝後離開了。
  「哇!油炸豆腐!」嵯峨看見有人把一盤油炸豆腐放在她面前桌子上。
  「招待新人的!吃吧!不可以剩下哦!」吽叮囑道。
  「那小僧不客氣了!」

  「艾雅法拉小姐,請問你想過生命的意義嗎?」
  「我想過聲明的意義?什麼意思?」
  「不是,是生命的意義。」
  「生什麼的意義?生孩子嘛…這個我年紀還小不太能理解,不過凱爾希老師教過我們,首先男女之間─」
  「艾雅法拉小姐!是生命的意義!生命的意義!」
  「妳說什麼的意義?」
  「艾雅法拉!吃飯囉!」遠處傳來刻俄柏的呼喊聲。
  「來了!」艾雅法拉就這樣頭也不回的跑掉了。
  Lancet-2!拜託讓我看看妳的內部結構吧!就一下!一下下就…」森蚺發現今天的醫療小車竟然毫不反抗。
  「森蚺小姐…」雖然是機器人,但仍然可以感受到醫療小車語調上有明顯的低落。
  「欸!?妳還好嗎?是我弄疼妳了嗎?還是妳哪裡不舒服…不對…妳是機器人…妳哪裡故障了嗎?」森蚺看起來十分焦急。
  「如果我讓你看我的內部構造…妳就能找到生命的意義嗎?」
  「欸!?沒那麼嚴重啦…我…我保證今天都不會想拆解妳!不對!未來三個月都不會!」
  「原來如此…妳是在尋找生命的意義啊。」森蚺跟醫療小車依偎在一起。
  「是的,很抱歉讓妳操心了。」
  「不會啦…其實…知道妳沒有故障之後我還蠻高興的…」
  「嗯?為什麼?我以為森蚺小姐一心只想拆解我。」
  「怎麼可能嘛!Lancet-2也是我的朋友啊。」
  「森蚺小姐想過生命的意義嗎?」
  「這個嘛…其實我加入羅德島以前要嘛是在製造巨大的醜東西,要嘛是在跟其他族人打架,對我跟嘉維爾而言,生命的意義可能就是在不停的打打殺殺吧。」
  「原來生命的意義也可以這麼殘暴嗎?我好像…愈來愈搞不懂了。」
  「對不起,我好像幫了倒忙。」
  「沒關係,森蚺小姐,我再去問問其他人好了。」
  “我是一個機器人,理論上,我不會有情感、可是,今天我卻開始尋找生命的意義,雖然到現在為止,我得到的答案各有不同,我已經快搞不清楚了,再問最後一個人吧…最後一個人,說不定我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克洛絲,你的技術真好欸。」普羅旺斯稱讚地說。
  「嘿嘿,謝謝誇獎。」
  「妳該不會還跟其他人做過吧。」
  「被發現了呢…」
  「那有哪些人啊?」
  「我想想…小初雪、德克薩斯、小崖心、跟銀灰。」
  「還挺多人的啊,怪不得你技術這麼好。」
  「熟能生巧嘛。」克洛絲放下滿是紫色狼毛的梳子,「怎麼樣?舒服多了吧?」
  「嗯!比博士弄得還更舒服,他每次都梳得特別大力,呼…冬天一到尾巴上的雜毛就會長出來悶悶的。」
  兩人互相對視,彼此的距離也愈來愈近,就在嘴唇即將觸碰的那一刻,「克洛絲小姐、普羅旺斯小姐,我有問題想請教你們。」
  「嗯?醫療小車?有什麼事嗎?」克洛絲問道。
  「啊!」普羅旺斯看了下手機的時間,「抱歉,我很想幫忙,但是我和凱爾希醫生有約了,得先走了。」普羅旺斯說著便親了下克洛絲的臉頰。
  「克洛絲小姐,妳覺得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欸?這就是你想問的問題嗎?」
  「對不起,如果妳不想回答的話我也沒關係。」
  「不會哦~我很樂意回答~只不過我的答案,你可能不太能接受就是了。」
  「請妳說說妳的觀點吧。」
  「我覺得啊~生命並沒有意義。」
  「咦?沒有意義?」醫療小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聽見的答案。
  「妳想想看,有人說生命的意義就是信仰,但是那些人的人生終究只剩下信仰了,假如最後他們什麼也沒得到;既沒有天堂也沒有地獄,那又有什麼意義呢。也有人說是為了戰鬥,但是戰爭是如此殘酷,妳也看得見那個大螢幕的紀念牆吧,假如我們讓那些烈士的犧牲白費了,我們的人生有意義嗎?」
  「。。。似乎沒有。」
  「我猜也有人說生命的意義是財富或是食物,但死後什麼都帶不走;整個人生所追求的財富和美食,一旦死亡就什麼都沒了。」
  「夠了…」
  「就連追求生命的意義也是一件無意義的行為,妳永遠找不到答案。」
  「夠了……」醫療小車的語氣似乎很沮喪。
  「。。。」克洛絲沒再繼續說下去。
  「結果到頭來………我只是一台做著無意義行為的機器…」
  Lancet-2,妳能做一件有意義的事。」
  「是什麼?」
  「就是反駁我的觀點。」克洛絲的語氣非常堅定。
  「反駁妳的觀點…怎麼做…」
  「這個嗎…」克洛絲正在思考如何回答,「妳活下去就能找到答案啦~」克洛絲給出回應的同時,那語氣跟態度回到了平常的樣子,和方才做回應的時候簡直判若兩人。「我去睡午覺啦~」克洛絲一跳一跳得回到房間裡,但那是普羅旺斯的房間。
  「哀呀,妳們聊完了嗎?」普羅旺斯回到房間門口。
  「是的…可是…克洛絲小姐她…」
  「哦,她在我房間裡面是嗎?沒事啦~我允許她進去的。」
  「普羅旺斯小姐…」
  「嗯?什麼事嗎?」
  「她剛剛說生命沒有意義,並且舉了諸多例子。」
  「她造成妳的困擾了嗎?非常抱歉,我會好好唸唸她的。」
  「不,克洛絲小姐沒有造成困擾,我只是在好奇,她剛剛舉了很多例子的時候;都是不加猶豫的說出來,但是唯獨愛情她沒有當作例子。」
  「嗯?」
  「妳們在交往嗎?」醫療小車簡單推理後得出解答。
  「咦?交往,不…進展沒那麼快啦。
  「那就是說,克洛絲小姐對妳的感情是暗戀。」
  「欸…好吧…妳說對了,我們確實在交往,但妳怎麼知道的。」
  「因為,如果愛情對她來說也是一件沒意義的事情的話,她一定會提及,而且愛情是最容易讓人覺得沒有意義的東西之一,因此,她一定會將它提及,但她卻沒有,也就是說,她並不認為愛情毫無意義,如果是這樣,她就不會跟妳如此親密。」
  「妳會告訴博士或凱爾希她們嗎?」
  「我想就算我說出去他們也不會介意的。」
  『嗶嗶嗶—』醫療小車身上傳來訊號聲,「接收訊號,是博士。」
– ....... .. ...  – – –.– – –... .. – –. –.. .– –.––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