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明日方舟日9

白狐狸 | 2021-05-23 15:29:24 | 巴幣 2 | 人氣 218

連載中明日方舟全集
資料夾簡介
明日方舟

明日方舟日常:送葬人
赫拉格:我們將差遣你,單槍匹馬迎戰自地獄湧出的無盡邪惡,迎戰由人類而生的各樣惡毒,開膛剖肚,至死方休。
  星熊:撐不住了!
  紅豆:我聽見他們的聲音了,完了…
  陳:立刻撤退!
  安賽爾:所有人都被牠們殺了!
  陳:牠們簡直無處不在!
  玫蘭莎:這裡是2170278
  史都華德:傷亡人數高達數十億…
  星熊:牠們闖進來了!!
此時的地球已經是一片狼藉,甚至能在太空就看見地表上的倒五茫星。遠山:姊妹們,我們現在務必祈禱,祈禱他正在看著一切。普羅旺斯:如果有人還在外頭,如果你聽見我的聲音…堡壘中,送葬人看著一片狼藉的地球,開始作戰準備。Lancet-2:正在嘗試獲得地獄祭司的訊號。使都華德:…地球近六成面積已被入侵者吞噬…送葬人聽著廣播拿起霰彈槍和彈藥。
Lancet-2:鎖定地獄祭司的訊號,但訊號很快就會消失。
遠山:因為牠們只懼怕他,而不是人類或他的大軍,牠們畏懼野獸的印記!
安賽爾:還有人活著嗎!?
傳送通道迅速升起,並且啟動。
安賽爾:來人啊…救救我們!
送葬人將霰彈槍上膛
送葬人
捅穿地獄
傳送門帶他來到一座城堡內,曾經在此周圍生活的居民們已經變成無腦只會跟隨飢餓本能的殭屍,送葬人也並不驚訝,這是地獄常見的手段,第一波攻擊一定會先腐化一部份的人類讓他們變成殭屍,有武器的軍人、警察手上的槍械也會與他們的手臂融合,而槍械內的子彈也會變成地獄能量。
只要往他們身上開槍,他們也會被打暈,這個時候就能透過近戰把他們擊殺,這樣也能節省彈藥。
「Ko↗~Ko↘~Da↗~Yo↘~」這就是殭屍的叫聲嗎,真是可怕的怪物啊,送葬人果斷開槍後一拳打在『殭屍』臉上。
「卡!卡
!」博士跟醫護人員跑上前來,飾演殭屍的克洛絲就這樣躺在地上,直到被末藥攙扶起來。
  「我叫你點到為止啊!點到為止啊!」
  「對不起,看見殭屍就忍不住了。」
  克洛絲的右眼已經瘀青,但無奈現場沒有其他人可以頂替,只能克洛絲戴上南瓜頭罩繼續拍攝。
 
  送葬人一路上過關斬將,將遭遇到的惡魔、殭屍全部擊殺,獅蠍則扮演機械蜘蛛,朝著送葬人開火,但是論火力仍然輸給了送葬人,送葬人將霰彈槍塞進獅蠍嘴裡並開火。
  「卡!卡!卡!」醫護人員再次出來幫獅蠍療傷,幸好這就只是一把模型槍,就算扣下板機也不會打出任何東西,但是送葬人對獅蠍使出的掃堂腿可是紮紮實實的,差點讓獅蠍下輩子只能坐輪椅拄枴杖了。
  「我叫你點到為止啊!!」
  「對不起,我看見蜘蛛就忍不住了,不過你們剛剛有把那一下掃堂腿給拍下來嗎,那一下可猛了,我猜一定能進十大動作片之一啊!」
  「也許你會進十大動作片之一,但人家差點進醫院啊!而且對方甚至不是蜘蛛啊!」
 
  送葬人一腳踹爆門,「你!」博士大吼,送葬人衝上去扼住他的脖子。
  “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只是演戲”博士在心裡不停的大喊。
  我的靈魂仍受到保護!」
  送葬人想伸手找道具,回頭卻看見右眼瘀青的克洛絲拿著這場戲要用的道具,一臉不爽地對他比了中指,她旁邊的獅蠍還把尾巴的毒刺伸到負責拍攝的麥哲倫脖子後面威脅他們繼續拍攝,獅蠍手上舉著一塊牌子寫著:揍他
 
  博士感受到握住他脖子的手開始用力便開始掙扎;「不,不!你能不能…能不能就把我當成你陳年已久的老屁把我給放了吧。」送葬人沒當一回事,並且將博士暴打了一頓,多少滿足了克洛絲和獅蠍的心頭之快。
 
 
  赫莫拉姆其
 
  早上六點半,星期日,天氣:半情不陰
  賽雷婭正在廚房做早餐,舉著平底鍋煎蛋和培根,伊芙利特也在一旁幫忙,   「伊芙利特,幫我拿罐糖。」
  伊芙利特隨即拿起一個罐子交給賽雷婭,「謝啦,我快做好早餐了,幫我擺盤子吧。」
  伊芙利特答應後端著盤子走向餐桌開始擺盤,就在要擺上第一個盤子時差點讓其他盤子都接著滑落,幸好赫莫及時出手接住盤子。
 
  當日早上七點,吃完早餐後。
  「煎蛋火侯差了兩秒鐘,培根焦度不夠,就連柳橙汁都不是現榨的,因此處罰你中午負責做午餐。」赫默得意洋洋的用餐巾擦拭嘴巴,賽雷婭儘管生氣但仍然往肚子裡吞。
 
  當日中午,天氣:已放晴
  賽雷婭在廚房做午餐,赫默就在一旁指導,「現在要撒鹽。」
  賽雷婭立刻抓起鹽罐撒鹽,「多一點、多一點、你灑太多了!女人!」
  賽雷婭緊張得直冒冷汗,「告訴我,這是什麼?」赫默手上拿著一盤炒蛋,蛋已經焦了一大半。
  「這是…炒蛋。」賽雷婭回答得戰戰兢兢。
  「錯!這是狗屎!」赫默將那盤炒蛋砸到地上,盤子也跟著破碎一地。
  「對!這是狗屎!」伊芙利特跟著拿起一個盤子砸破。
  「你被禁足了!」赫默大吼著。
  「可…可是我…」
  「沒什麼可是!回你的房間去!」伊芙利特在赫默的吼聲下回到房間去,表情寫滿了委屈和不情願。
  
 
  當日晚上6:20天氣:晴
  赫默敲了敲門,但是房內沒有人回應,「伊芙利特,我要開門囉。」赫默說完進入房內,手上還端著一盤義大利麵,「抱歉今天中午對妳大吼,我帶了義大利麵,怕妳肚子餓。」赫默看見伊芙利特的枕頭已經濕了一片,這讓赫默相當心疼,「吃吧,我跟賽雷婭一起做的,我們會在餐桌那等妳。」她輕輕摸了摸伊芙利特的頭髮安慰她。
  「我不喜歡妳們吵架,我討厭這樣。」伊芙利特說著,但依舊躺在床上背對著赫默。
  「我…唉…對不起,寶貝,我不是故意要跟賽雷婭吵架的,只是一時不小心控制不住情緒,但是對不起,我沒辦法保證我們以後不會再吵架。」赫默將義大利麵放在床頭櫃上,並且躺上伊芙利特的床,將她摟在懷裡。
  「那妳可以保證不會離開我嗎。」她的話語中滿是哭腔。
  「我保證,我們都不會離開妳。」說著在伊芙利特額頭親了一下。
 
  當晚伊芙利特跟著赫默走出房間,原來赫默跟賽雷婭不只做了義大利麵,沙拉、玉米湯、炒沙蟲腿等,都是伊芙利特愛吃的菜。
 
 
  晚餐過後,她們又陪伊芙利特看她最喜歡的動畫電影,最後洗完澡,梅爾跟麥哲倫正好值完班回來,她們在浴室裡焦伊芙利特如何用肥照水吹泡泡,玩的不亦樂乎,最後赫默跟賽雷婭帶她上床睡覺,赫默親吻她的額頭,賽雷婭放了一盤餅乾跟牛奶在床頭櫃,好像擔心她會半夜肚子餓醒來吃東西。
  「我愛妳,奧利維亞。」臥室內,賽雷婭輕輕的將赫默摟進懷裡。
  「我都說了別這樣叫我…」赫默語氣雖然憤怒,但臉上的喜悅始終藏不住。
  「為什麼?這個名字明明很美,就和妳一樣。」
  「妳什麼時候這麼會說話了,難不成是白面梟跟梅爾教妳的?」
  「我只是想對妳說我有多愛妳。」
  「笨蛋,就算現在承認是她們教妳的我也不會生氣。」
  「其實是麥哲倫教我的。」
  「傻瓜。」
 
 
 
  信

  「阿米婭…那個…這個,請妳收下。」迷迭香遞出一封信,但阿米婭接過後還沒問清楚,迷迭香就跑走了。
  “這…是給博士的嗎?”
  阿米婭回到房間裡,博士已經下班回到房間,他喝著咖啡看著報紙,看著頭條《恐怖主義來襲,民眾恐慌逃竄》,「希希,最近好像有很多恐怖主義出現啊,妳覺得會不會是整合運動那幫人。」
  「我不認為是整合運動所為,這些恐怖分子的規模似乎比整合更大更精良,根據我們得到的情報來看整合運動不應該有這麼大的規模,甚至不向我們接觸過的任何恐怖主義。」
  「博士,凱爾希醫生,我回來了,迷迭香給我一封信,我覺得應該是要轉交給博士的。」
  「是嗎?我看看。」博士拆開信後一邊閱讀一邊喝咖啡,但是讀到一半差點把嘴裡的咖啡噴到信上,「那個,阿米婭,這信士給妳的才對。」
  「诶?可是……這是情書啊!」那純白的信封用愛心貼紙封住信,信上還有淡淡的香水味。
  「我…我沒有談戀愛的經驗啊…」阿米婭用雙手護在胸前,感覺有些不安。
 
 
 
 
 
 
下一集:給阿米婭的情書

創作回應

白煌羽
喔喔
2021-05-23 19:27:52
白狐狸
耶耶!
2021-05-23 19:32:5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