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明日方舟8

白狐狸 | 2021-04-13 20:56:24 | 巴幣 12 | 人氣 172

連載中明日方舟全集
資料夾簡介
明日方舟
最新進度 明日方舟8

(雙狼特輯)
 
  休息時間終於到了,德克薩斯吃了根克力棒,最近在凱爾希的建議下開始戒菸,她嘆了口氣,這口感果然比不上菸。
  「呦,這不是德狗子嗎?」博士手裡拿著咖啡靠近,「俺聽說妳跟拉狗子在一起啦?」
  「嗯。」德克薩斯冷淡地回應,並且又將一根巧克力棒送到嘴邊。
  「我比較好奇妳們是怎麼在一起的,妳之前不是一直嫌她很煩的嘛?」
  「這個嘛…是這樣的…」德克薩斯開始回憶當時的情況。
 
  (一周前)
  「德克薩斯,下班時間了啊,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啊。」拉普蘭德跟往常一樣臉上掛著笑容。
  德克薩斯本想拒絕,但想想明天休假自己也餓了。
  「好啊。」
  「哈哈哈,沒關係啦,我們明天也可以一起…」她突然一楞,「妳剛剛說…」
  「走吧,我們去吃消夜吧。」德克薩斯微微一笑,這可讓拉普蘭德高興到快跳起來。
 
  (羅德島員工餐廳)
  「妳好,今天想要點些什麼?」深夜的廚房內只剩下角峰和訊使還在顧著。
  「我想要一碗大碗滷肉飯。」德克薩斯點了餐。
  「我要一碗貢丸湯,幫我加五顆貢丸!」拉普蘭德要求餐點客製化。
  「好。」角峰寫完了菜單便開始做菜。
 
  拉普蘭德看著眼前的貢丸湯,「德克薩斯!我們來打個賭吧!」
  「打賭?賭什麼?」德克薩斯好奇地看了一眼。
  「如果我能一口氣吃完這碗貢丸湯,德克薩斯妳就跟我約會吧!」
  「那如果妳做不到呢?」
  「如果我做不到,我三天不來煩妳!」
  「雖然也才三天…不過好吧,說定了。」
  拉普蘭德一聲乎乾啦!就舉起碗公將貢丸湯一飲而盡,不到三秒就只剩下一個空碗。
  拉普蘭德打了聲飽嗝,並且看向德克薩斯,露出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德克薩斯做得到嘛?」說完後立即倒在桌上,還差點把碗都撞碎,德克薩斯一看不妙,剛要大喊訊使已經按下了緊急按鈕,不過一分鐘就有人衝進員工餐廳,「發生什麼事了!?」
  「她噎到了!」
  「德克薩斯做得到嗎……」拉普蘭德吃力地擠出這些字來。
  「她到底是怎麼在噎到的時候說話的啊!?」
 
 
  德克薩斯跟了上去,“應該不會有事吧…”
  「醫生,她沒事吧?」
  「嗯…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不過仍然在昏迷中,妳好好陪她吧,可能隨時都會醒來。」
  德克薩斯走進病房,看見躺在病床上的拉普蘭德,德克薩斯百感交集。
  「傻狗…妳總是這麼煩人,竟然就被這麼點小事情打倒了嘛…有種妳現在就醒來啊,我消夜還沒吃完呢…有種妳現在就醒來跟我去約會啊!」
  「好啊!」拉普蘭德突然從床上坐起來。
  「啊!」德克薩斯嚇了一跳並且釋放出劍雨把拉普蘭德的衣服、袖子、褲管都釘在床上。
  「德克薩斯…妳冷靜點。」
  「妳不是昏迷了嗎?」
  「其實我在被推進手術室的途中就把貢丸吞下去了,他們本來想把我扔在走廊上,但是我跟他們談好演了下戲想嚇妳一跳。」
  德克薩斯聽完看向門口的赫莫。
  「這是我們僅剩的樂趣。」赫莫端著咖啡離開了。
  「哈哈哈,德克薩斯你剛剛的表情真的很有趣啊,你是在擔心我嗎,你竟然會替我擔心啊─」
  德克薩斯突然撲進拉普蘭德懷裡,「欸?…德克薩斯?妳…好啦,我沒事啦,我不會再這樣嚇妳了啦。」
  德克薩斯用雙手環繞著拉普蘭德的脖子。
  拉普蘭德還沉浸在被德克薩斯擁抱的喜悅感時,突然覺得脖子一緊。
  「德…德克薩斯…做得到嗎…」
  「去死!」德克薩斯死死抓住拉普蘭德的脖子。
  「做得到嗎………」
  「去死啊啊啊啊啊!!」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德克薩斯結束了回憶。
  「俺理解了。」博士拿出一罐理智液準備喝下,突然就被打了一下後腦杓,導致理智液全灑在地上。
  「你是誰啊!為什麼接近我的德克薩斯。
」拉普蘭德大聲喝斥著。
  「冷靜點妳他媽的傻狗!」博士也回敬了她一個手刀。
  「哦,原來是非酋懶狗菜逼八啊!」
  「妳再罵?!」博士看起來非常不爽。
  「嗨,德克薩斯,妳今天休假啊?」普羅旺斯向德克薩斯打招呼,「我正要去人事部上班呢。」
  「妳是誰!為什麼接近我的德克薩斯!」
  「妳吼那麼大聲幹什麼嗎。」普羅旺斯好像被嚇到了。
  「冷靜點,傻狗。」德克薩斯又給拉普蘭德一次手刀。
  「哦,原來是超級毛茸茸的紫色大尾巴啊!記得別靠近我的德克薩斯哦!」
  「我的綽號怎麼還比我的名字長了…」
  「凱爾希說她應該會這樣幾天甚至幾周,不過會好轉的。」德克薩斯按著拉普蘭德的頭向博士和普羅旺斯道歉。
 
  「德克薩斯,早安。」
  「早安啊。」
  「妳是誰為什─」拉普蘭德一看到打招呼的人就震住了。
  「紅,只是想去吃早餐。」
  「啊啊…請,請…」果然只有紅能克制拉普蘭德。
 
 
(紀念牆)
  羅德島博士辦公室前的走廊上,有一面紀念牆,以紀念那些未感染者、羅德島奮戰後犧牲的人們。
  「博士,你確定嗎?」阿米婭帶著擔憂詢問著。
  「是的,我做好決定了。」博士語氣十分堅定。
  「我知道了,這就處理。」
  「他們不應該在這裡。」
 
  亞葉這天正好有事要到博士的辦公室,但正在路上時卻發現有東西不見了。
  「疑?奇怪…疑!?」終於發現不對勁後,亞葉立刻衝進博士辦公室。
  辦公室裡的杜賓跟博士都嚇了一跳。
  「亞葉小姐?」杜賓還想詢問怎麼回事,沒想到亞葉直衝到博士面前。
  「紀念牆呢!?」
  「我拆掉了。」
  「為什麼?」
  「我認為那不是他們應該待的地方。」
  「你只是想忘記他們吧,想忘記那些為了你、為了羅德島、為了感染者們犧牲的烈士…你只是想忘記…不,說不定你根本就不記得他們。」
  「亞葉小姐,請妳冷靜點。」杜賓想勸住亞葉。
  「不用多說了,我辭職。」亞葉脫下名牌。
  「亞葉…」
  「閉嘴!我不幹了!你根本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裡!我為什麼要為了你去送死!安托……安托也是…憑什麼我們要為了你這種人去送死!」亞葉將名牌扔到博士臉上,隨後離開辦公室甩上門。
 
  亞葉回到寢室收拾東西,抱著一整個紙箱的私人物品準備要離開。
  “這種地方…這種地方…我一秒都不想在待下去!”
  “碰”「啊,對不起…」亞葉回過神時已經跟人發生了碰撞,手上的東西倒是沒掉下來,不過對方已經跌倒了。
  「亞葉姐姐…」鈴蘭站了起來,亞葉也檢查了下她有沒有受傷。
  「對不起,小麗薩。」
  「我沒事,亞葉姊姊,不過妳這些東西是什麼?」
  「這個嗎…其實…我要離開羅德島了…」
  「咦?」鈴蘭驚訝的看著亞葉,「可是…為什麼?」
  「嗯…小麗薩現在可能聽不懂…也許將來妳就明白了,妳以後要好好聽凱爾希的話,好嗎?」
  「亞葉姐姐,就是凱爾希醫生把我們都叫過來大廳的。」
  「把妳們叫來大廳?為什麼?」
  「因為那個。」鈴蘭伸出由手指向一個方向。
  「那個?什麼…那…個…」映入眼簾的景象讓亞葉雙眼泛淚。
  那是一面更大、更加精美的紀念牆,每個羅德島曾經的幹員都在這面全新的紀念牆上。
  亞葉雙腿一軟跪下來…「安托…嗚…妳這隻傻貓,居然到現在還喜歡惹我哭嗎…」
  「沒有人應該被遺忘,那不是他們應該待的地方,這裡才是,羅德島不會拋下任何人,當然也包括妳,羅德島依然需要妳。」博士蹲下來將名牌還給亞葉。
  「對不起…我剛剛…對不起…」亞葉埋進博士的懷裡哭泣。
 
 
  「亞葉,我聽博士說了,妳沒事吧。」凱爾希遞上一杯咖啡給亞葉。
  「嗯,我已經好很多了,謝謝妳關心,老師。」亞葉接下了咖啡。
  「那就好。」凱爾希像是疼愛女兒一樣的伸手摸摸亞葉的頭。
  亞葉的臉有些泛紅,這樣被凱爾希關心的機會真的不多呢。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
2021-04-13 22:46:40
白狐狸
哪裡哪裡 德克薩斯做得到嗎
2021-04-13 23:15:06
白煌羽
德狗在你後面很火有
2021-04-14 00:40: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