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異世界魔法傳說12

白狐狸 | 2023-09-15 03:31:27 | 巴幣 1000 | 人氣 76

連載中異世界魔法傳說
資料夾簡介
此為異世界極道傳說的同人小說

  「小心!9點鐘方向又有一個!」東門喊聲,兔兔聞聲辨一刀將魔物擊殺。
  「12點鐘弓箭手!躲到我後面!貓貓!你來解決他們!」東門展開次級結界術(次級結界術:能抵禦低等級魔法跟較弱的物理攻擊傷害)
  「(`д´)」貓貓發射了魔法,遠處的魔族弓箭手們被精準擊中。
「到底有玩沒玩啊。」兔兔也開始疲勞了,他們已經打倒無數哥布林、史萊姆等魔物,但還有更多活屍、骷髏士兵一直圍過來。
  「不行了,快,退回地城裡去!」他們立刻打開門衝進地城內,三人都進去後,東門立刻用魔法屏障擋住魔族的撞擊。
  「幹!你的隊友人咧?」兔兔問起。
  「他媽的他們自己駕馬車走了,我愈喊他們還開得愈快!」
  「ヽ(`Д´)ノ」貓貓丟魔法把門封得更牢。
  「快撐不住了!你們兩個!準備應戰!」
  「什麼時候變成尼指揮玲周罵了!?」
  「不然你要自己一個打他們嗎?」
  「遵命!貓貓!準備戰鬥哦!」兔兔突然變乖了。

(此時,莉莉那邊。)
「面對浩瀚的星海~~我們微小的像塵埃~~漂浮在~~一片無奈~~」莉莉正在邊聽音樂邊唱個,幸好歌喉還不錯,卡爾卻在這時醒來了,「喂,別唱了,我聞到敵人。」他用一隻手搖了搖莉莉,剩下的手臂則開始整理觸角,以便聞得更清楚。
  「在哪?」莉莉摘下了耳機,她從身後的袋子裡拿出一把短劍,卡爾也掏出一把弩箭,他突然朝天空射出一箭,一隻小型翼龍喉嚨插著弩箭墜落下來,隨後就是一大群翼龍的攻勢。
  (小型翼龍,即使是小型的翼龍,體長也有一百二十公分,展翅後約兩公尺,為飛行的食肉動物。也被歸類為魔族。)
  一隻翼龍飛撲到莉莉左側,莉莉立刻舉刀將翼龍斬殺。卡爾則對著那些接近的翼龍射箭。
  翼龍攻擊時不斷撞擊馬車。
  「卡爾!優先把帶頭撞馬車的打下來!」
  「遵命。」卡爾聽後立刻射一箭,果真將一隻領頭的微型翼龍給打下來。
  翼龍們看領頭被擊殺後一時散了開來,但很快又聚集起來發起進攻。

  (回到地城)
  「小心陷阱!小心陷阱!」東門喊著,兔兔差一步就要踩到壓力板。
但是魔族踩到了。
  「幹!」三人幾乎一口同聲。(除了貓貓是有點憤怒的可愛貓叫聲。)
  數支帶毒箭矢從走廊左右兩側牆壁射出。雖說也殺死了幾支魔物,但並未拖延多少時間。
  『火舌術』火焰燒再活屍身上,似乎不痛不癢,不過想想也對,活屍根本沒痛覺。
  兔兔則把著火的活屍們踹回魔族群內,這一下也讓點燃那些擠在一起的魔物們。
  但是更多怪物踏過屍體迎面而來。
  「靠!往更深處撤退!」
  「病病人…你的肚子…」兔兔說著,也指了指東門的身體左側。
  「蝦?」他疑惑了片刻,低頭一看才驚覺不妙。
  東門的腹部左側插了一支帶毒的箭。
  他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但隨後又恢復了鬥志。
  不能因為這點傷就放棄,不能現在就倒下。
  他丟出一顆火球試著擋住魔族的進攻。
  他們趕緊前往下一層。

(莉莉那邊)
  好家在翼龍們只追了一小段距離,他們很快就脫離了險境,莉莉也重新戴上了耳機。
  卡爾也繼續整理觸角。看起來挺悠閒的。
  「還有多久會到天際城?」
  「照現在的速度,應該清晨的時候就會到了。」
  「那好,我繼續整理觸角,幸好剛剛沒掉什麼東西。」
  「是啊,還好只是小型翼龍,如果是大型的我們就完了。」
  
(地城那邊)
  「小心!」東門突然撲到貓貓面前,一支生鏽的鐵劍就這樣砍在他右肩上,他痛的哀號,但立刻用魔法將貓貓推開,之後轉過身把魔物轟飛。幸運的是,剛剛那一下沒造成太嚴重的傷口。
  貓貓跟兔兔繼續跟怪物們纏鬥。
   東門的魔力(專注力)已經快見底了,他也只能拿劍來應戰。
  「東門!我們來了!」他聽見有人在呼喚自己。抬頭一看,竟是莉莉跟卡爾帶著其他士兵前來營救。
  但很快一支從他身邊掠過的箭矢又將他拉回現實。
  幻覺…毒性發作了嗎‥「你們兩,別離我太…遠…」他的聲音停住了。貓貓不知何時右大腿上也中了一箭。
  而兔兔也在戰鬥時被一把斷劍刺中了腹部,甚至血流如注,兔兔雙腿一軟倒在後面的牆上。
  「居然…連劍都有毒嗎…」
  東門看著走廊左側的火把,便將其拿起。
接著他忍著劇痛將箭矢折斷後拔出,便立刻用火把燒燙傷口,疼痛另他的臉扭曲變形,對死亡的恐懼令他全身顫抖。
『勇氣術!』(勇氣術:給自己或隊友增加勇氣的法術。)
  東門用最後一點魔力為兔兔施展治癒術,這使她的傷口癒合,但毒素還沒排出。
  「快到下一層去,已經,快不行了。」
  貓貓將箭矢拔除後也給自己放了治癒術。他們努力扛起兔兔逃到下一層。
  「病病人…你跟貓貓的毒性也發作了吧,就算只有你們兩個也好,想辦法逃走吧,林周罵可以想辦法給你們開路…」
  「妳現在這樣要怎麼給我們開路,在後面就是最後一間了。」三人已經走到走廊最深處。「與其想著幫我們開路,不如想著如何一起戰鬥到死吧。」
  「ヽ(`Д´)ノ」貓貓也因為兔兔說了喪氣話輕敲了她的頭。
  兔兔嘗試站起來,卻數次腿軟。怪物們就快來了。
  突然,東門腳下一滑,他穩住身子後一看,地上有一灘油,再看天花板,那是一種帶火焰的易碎容器,只要砸到地上的油就會燃起大火。
  「你們聽著,我有個計劃,可是你們不會喜歡的。」東門說完就拿出先前撿到的解毒藥跟抗火藥。
  「你們兩個一人喝一口,我還能靠自己的魔法撐個幾分鐘,等等我會朝天花板那東西扔石塊,他就會掉下來砸到油上燃起大火,用這團火燒死那些魔物能幫我們爭取時間。」
  「那為什麼不直接丟火球就好?」兔兔疑惑問。
  「(。ŏ_ŏ)」貓貓也表示不解。
  「因為這樣我們就沒時間逃了。(不,其實是我沒辦法再放更多魔法了)」但他沒說出口。
  魔物又再次破門而入,他們正逐漸逼近。
  兔兔貓貓兩人也已經喝下了藥水,貓貓也已經把兔兔攙扶起來。
  「現在跑!」東門扔出石塊,石塊砸中了陶瓷容器,那容器也應聲掉落。
  兩人在聽到口令後立刻退到門後。只是他們這時才發現東門並未跟上。

  就在他們絕望之時,東門也迅速竄進門內。大火的確拖住魔族的攻勢。
  但現在大火也成為另一個危機。
  濃煙開始竄進房內,後面的魔族也在開始逼近。
兩個女孩也早已體力透支昏倒過去。
  絕望。
  現在就算再用勇氣術之類的法術也沒用了。
  東門環顧四週,他看見一堵牆。
他隱約覺得牆面正在發光,而且愈是靠近,那光亮就愈發明顯,發光的不是牆,而是牆上的一段文字。
這是一段咒語,一段高速移動的咒語,類似瞬間傳送。
  
  東門注視那段咒語,那段咒語就這樣浮現在他腦海內,儘管這是連莉莉都不曾教過他的異世界文字。
他發現自己似乎學會了這段咒語。那些魔物遲早會破門而入,只能將最後的希望寄託於這段魔法了。

  他走到兔兔貓貓身旁並且將她們抱住,「聽好,我會使用一段魔法,但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妳們一定要抓緊我。」


(此時,莉莉那邊。)
莉莉和卡爾駕著馬車,清晨時分,她們終於來到了天際城的白漫。
  「稍等,請出示文件。」衛兵上前要求通行證。
  莉莉早有準備,讓衛兵轉頭過去後,只聽見衣物摩擦聲,隨後取出了信封。
  「不就拿個信封嗎?何必搞那麼大正丈。」衛兵接過信封後打開來檢閱,「你們幾個人?」
  「三個。」
  「妳當我不會算數嗎?你們幾個人?」
  「我說了三個啊,怎麼了?」
  「所以你們第三個人士在麻布袋裡嗎??」
  「怎麼可能?都在座位上…欸?」莉莉回過神來,才發現馬車上就只有自己跟卡爾兩人。
  東門人呢?
  「卡爾,準備好武器,我們回去地下城!」
  「你們有人困在地下城嗎?」方才的門衛詢問她。
  「沒錯,我們要回去找人。」
  「那你們會需要幫手,弟兄們!快來」四位士兵聽聞跑到那個門衛面前,「這位女士有同伴困在地下城了,她們需要人手。」
  「知道了!」一位裝備精良明顯是隊長的士兵回應道,「快去備馬!」
  此時,莉莉突然回頭,就像聽到東門在呼喚她一樣。
  正當眾人準備出發時,一聲巨響伴隨一道氣浪出現。

(地城)
東門嘗試唸誦咒語,他想像著目的地天際城,他看見了白漫的城門口,他看見了莉莉。
緊接著他們都感覺到自己被某種力量包覆著,隨後這股力量讓他們像風一樣迅速移動,他們穿過了魔族群,穿過了每一層地下城,飛到天空俯瞰大地,隨後他們迅速飛向天際城並且降落在城門口。

在昏迷的前一刻,東門看見莉莉迅速朝他跑來,之後眼前一黑,什麼也不記得了。

「你終於醒了,我是醫生,你已經昏迷整整一天了。」醫生端來麵包跟牛奶,「吃下這些才有體力,你都不知道當時你的女朋友看你中毒的時候多緊張。」
  「女朋友?」
  「對啊,那隻蟲人聽說你中毒快死的時候緊張到暈倒。」
「你他媽那隻蟲人是公的,而且再怎麼想對象也得是人類吧?」
  「可是那位女僕說你跟他是天生一對啊。」
  「肏你媽的莉莉…另外兩個女孩呢?」
  「她們的情況比你好一些,今天早晨就康復出院了,還要我轉交給你這個?」醫生交給東門一個物品。
  那是一枚有病徽章,玫瑰金的有病徽章,是病病人們的最高榮譽。
  「既然你醒了,我等等幫你做個檢查,確定你沒事後就能出院了。」
  「謝謝。」東門只是敷衍地回應了醫生,他的注意力全都在那枚徽章上,已經好多年沒看到了。

「那,貓貓,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玩啊?」兔兔跟貓貓穿過了一道門,她們來到艾魯的空間。
  「真沒想到你們居然還活著。」艾魯看起來有點驚訝。
  「我們可是差點掛掉了欸!超刺激的說!對不對貓貓!?」
  「(ノ>ω<)ノ」
  「那我們走囉!阿對了!這是給尼的伴手禮!」兔兔丟了個東西給艾魯。
  「這是什麼?」艾魯接過來一瞧,是一隻蟬的殼。
  「好好珍惜哦!」兔兔她們說完就離開了。


  「垃圾。」艾魯說著,卻將禪的殼放在桌上而不是丟進垃圾桶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