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何妨吟嘯且徐行──第二章 (天龍八部篇) - 4 (金庸穿越同人 for 人氣超過三萬)

空澗飛湍 | 2022-01-15 23:09:41 | 巴幣 1012 | 人氣 157

連載中何妨吟嘯且徐行(金庸同人,長篇)
資料夾簡介
現代人穿越到金庸武俠世界中,改變劇情、避免悲劇,的故事。

Happy!小屋人氣超過三萬 ~
謝謝喜歡、支持筆者分享的朋友們!
放金庸武俠穿越同人 ──《何妨吟嘯且徐行》的第二章〈遊於是乎始〉- 4 ^^

~~~~~~~~~~~~~~~~~~~~~~~~~~~~~~~~~~~~~~~~~~~~~~~~~~~~~~~

前言:

筆者看金庸武俠小說多年,
獲得許多快樂的同時,
也因書中人物的遭遇,累積了深深的怨念 ~

終於,
在讀小說走火入魔之餘,
在一次次為書中悲劇輾轉難眠之後,
我開始寫同人小說《何妨吟嘯且徐行》~
改變一些原著中的故事,安撫自己“受創”的心 XD

同人中的每一個字 ......
或許 ......
都是一柄曾想寄出的刀片!笑 ~

~~~~~~~~~~~~~~~~~~~~~~~~~~~~~~~~~~~~~~~~~~~~~~~~~~~~~~~

第一章《來去無牽掛》在此 ^^

第二章〈遊於是乎始〉在《天龍八部》的世界,
共一萬兩千多字 (一萬兩千多刀片 ~ XD),分四段放。
人氣超過兩萬,放兩段;人氣滿三萬,放另外兩段。

〈遊於是乎始〉- 1 在此

喬峰 (蕭峰)、阿朱的形象,或可參考
82 梁家仁、黃杏秀版
97 黃日華、劉錦玲版
03 胡軍、劉濤版

以下是〈遊於是乎始〉- 4 ^^

~~~~~~~~~~~~~~~~~~~~~~~~~~~~~~~~~~~~~~~~~~~~~~~~~~~~~~~

阿朱細看林湘,沉吟片刻,笑道:「我信你。」
林湘報以一笑,問:「書上都是梵文,是嗎?」
阿朱點頭。

林湘道:「書浸水後,據說會有圖形顯示。只是,藏經閣老僧說,修練少林武功要以慈悲佛法調和戾氣,不然,會傷及自身。又說,先修練少林七十二絕技再練易筋經,是次序錯亂,會走火入魔。蕭兄還請多加留意。」又向阿朱一笑道:「其實,當世會六脈神劍的只有令兄段譽一人而已,而且時靈時不靈。蕭大俠不管練不練易筋經都不會輸給大理段氏,也不會輸給玄慈和慕容博老先生。你不用擔心。」

阿朱奇道:「你說段譽是我哥哥?」
林湘含糊道:「聽說段譽是鎮南王世子。」心道:「其實也不算是。但這就不是我該說的了。」
蕭峰道:「這倒未聽段兄弟提過。我今日竟差點得罪了義弟和阿朱的親身父親,待會定要好好陪禮。」
阿朱笑道:「不知者無罪,何況你今天還救了我爹爹一命,我爹、我娘決不會怪你的。」

就在這時,蕭峰忽道:「段姑娘…阿紫妹子,出來吧!」
只見青石橋下的河中鑽出一個人影,卻是阿紫。阿紫連蹦帶跳地跑向阿朱,道:「剛才你們說你也是段正淳的女兒?那麼你是我姊姊囉!」原來她見三更已近,潛水回來偷聽,剛好聽到阿朱的身份。
阿朱眼中微濕,取出金鎖片,道:「阿紫妹妹,真沒想到我們姊妹有相認的一天。」

阿紫讀了阿朱的索片,笑嘻嘻地道:「跟我的真是一對!」說著,從頸中解下一物,遞給阿朱,又道:「原來你真是我親姊姊。不過,」指了指蕭峰「這人好兇,我可不要他做我姊夫!」
蕭峰、阿朱同時臉上一紅。林湘心中好笑,退開了幾步,一瞥之間,卻見小徑上,朦朧中,一男一女兩個人影正向此處而來。

只聽一個聲音道:「段正淳赴約來遲,還望恕罪。」
蕭峰朗聲答道:「不敢。深夜滋擾,蕭峰已然不安。」
不一時,兩人已到近處。阿紫奔了過去,叫道:「爹爹、媽媽,阿朱就是我的親姊姊呀!」

來人正是段正淳和阮星竹。卻是阮星竹日間見蕭峰嚴詞斥責段正淳的“棄養孩兒,又四處拈花惹草”,放心不下,堅持和段正淳同來赴約。此時,聽阿紫如此說,不由心神激盪。蕭峰和阿朱亦已迎上,阿朱取出信物,和阮星竹抱頭痛哭。

林湘不願多聞他們的家務事,早已悄悄退到遠處。待隱約聽見蕭峰和段正淳幾句對話,似已澄清了誤會,便要尋機打個手勢,向蕭峰告辭。不料肩頭忽又被人一拍,一回頭,又是阿紫。
阿紫道:「好哇!原來你耍我,這個故事才是你來的原因吧!」
林湘道:「胡一刀的故事也是啊。」

阿紫問道:「我不相信。你倒說說胡一刀的故事和你來這裡有什麼關係。」「還有,胡一刀和苗人鳳到底誰贏誰輸?後來怎樣?」
林湘笑了一笑,道:「我來這…就是為了找故事的後面劇情。」
阿紫奇道:「找故事的後面劇情?」
林湘道:「對,我也不知,所以,到這來找。」當然,她說的“這”,其實是這個書裡時空。

阿紫問道:「那你又如何知道我爹不是當年的帶頭大哥?」
林湘道:「我來之前,一位查老先生告訴我的。」
阿紫側頭想了想,道:「我和你一起去找故事!」
林湘忙道:「不行,不行。你不能去。」頓了一頓,又道:「別人的故事有什麼好玩,你自己的故事比較重要。你最好多留意,星宿派摘星子已經帶同門來抓你了。如果摘星子失利,丁春秋會親自出馬。」

阿紫一驚,道:「我師父…。」
這時,見阿朱與段正淳、阮星竹過來,阿紫當即住口。
阿朱道:「就是這位林公子告訴蕭大哥真兇是誰。」遂替大家引見。段正淳見到林湘,臉露讚嘆之意,與阮星竹一起致謝。林湘雖不喜段正淳為人,但,瞧在阿朱面上,也客氣還禮。

眾人方又說了兩句,大雨忽傾沱而下。林湘見眾人中只有阮星竹攜了一把傘,另,阿紫穿著水靠,便將手裡紙傘遞給阿朱,自己套上雨衣。
阿紫奇道:「這是什麼?」
林湘笑道:「家鄉特製的簑衣。」又問蕭、朱道:「不知兩位明日是否方便一見?」

蕭峰點頭道:「自然。還要和林兄喝幾碗烈酒。」又問「林兄在何處落腳?」
林湘問道:「不知哪裡能夠投宿?」
阿朱道:「林公子不如和我們一起到農家借宿,那離這兒不過七里路。」林湘道:「如此甚好。多謝了。」阿朱則向段正淳、阮星竹道:「女兒還有東西放在農家,明日再來拜見爹娘。」

阮星竹拉著阿朱的手道:「早點來,媽煮你小時候最喜歡的甜藕。」
阿朱眼眶一紅,道:「謝謝媽。」
段正淳道:「還請蕭兄、林兄明日來舍下小酌,段正淳略備薄酒相敬。」
蕭峰謝過,道「必來叨擾伯父。」
林湘道:「段王爺相召原不該辭。只是在下明晨便得動身。若日後再見,當再拜望。」

段正淳若有憾色,又同阮星竹又依依不捨地看了阿朱幾眼,才帶著阿紫回去。
林湘和蕭、朱來到農家。主人早已安睡,阿朱下廚熱了飯菜,雖然簡單,卻甚是鮮美。蕭峰取空碗,倒了茶,道:「帶頭大哥果然不是段伯父。蕭某以茶代酒,多謝林兄指點迷津。」
阿朱也以茶相敬,道:「今日阿朱能和父母相認,多虧了林公子。」
林湘忙道:「兩位自該福壽綿長。林湘不過是剛好路過,多言了幾句,有什麼功勞。」

林湘學蕭峰的樣子仰頭喝了一大口茶,微覺有些可惜,沒能看到大英雄喝酒的豪情,卻也慶幸:「還好是茶,我才敢這樣喝。」
阿朱喝茶則文雅秀氣的緊,見兩人拿茶當酒灌,不免有些好笑。
林湘問:「兩位有什麼打算嗎?」
阿朱轉頭看蕭峰,蕭峰出神片刻,微微一嘆,道:「先設法找到家父吧。」

林湘暗自歉疚:「若我在蕭遠山殺喬三槐夫婦和玄苦前就來,或許這三人也可以不用死…。」但,心中卻也知此事極難。「蕭峰、阿朱連路奔馳,蕭遠山還是在他們趕到前殺了徐長老和單正…。唉,過去的事,就不想了。」開口道:「蕭兄,求你一事成不成?」
蕭峰道:「若有能盡力處,定當效勞。」

林湘道:「求你不管是宋遼兩國相爭,或其他任何原因,無論如何,不可自殺。」
蕭峰奇道:「好端端地,我為什麼要自殺?」
林湘道:「我不是說現在。我是說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自尋短見,…起碼,要顧及阿朱姑娘。」
蕭峰目光柔和看向阿朱,道:「我還要和阿朱一起在塞外打獵牧羊呢!自然不會輕生。」

林湘道:「那麼,你是答應囉!」
蕭峰點頭道:「我答允了。」
林湘道:「耶!好極了!阿朱作證。」
蕭峰問道:「還有什麼蕭某能效勞的?」

林湘道:「還能求別的事嗎?那,能請蕭大俠教我一點功夫嗎?」
蕭峰思索片刻,道:「林兄骨骼清奇,本是練武的大好材料,但體質較偏陰柔,蕭峰所練則是陽剛為主的拳掌,只怕不適合林兄修習。」
林湘笑道:「那就罷了。」

三人飯畢。阿朱本要將空房讓給林湘,林湘堅持不肯,只趴在飯桌小憩,蕭峰、阿朱亦各去歇息,不提。
次日,林湘醒轉,見雨尚未停,但雷鳴已止。蕭峰、阿朱和農家老媽媽都已起身。林湘向主人道了擾,一起用過早飯,便向蕭、朱告辭。

林湘道:「林湘有幾句夢話,不吐不快。胡說八道之處,兩位還請見諒。遼國皇帝耶律洪基,會在不肯聽話的武功高手的酒、菜裡下毒。兩位若遇到耶律洪基千萬小心。阿紫能從嘴裡吐毒針,有些難防。但,她偷了丁春秋練化功大法用的神木王鼎,星宿派弟子正來抓她,之後丁春秋可能也會來。」

阿朱驚道:「星宿老怪丁春秋?」
林湘道:「正是。」又道:「令尊、令堂在明年西夏公主招親後有一劫。鳳凰驛紅沙灘萬不可去。但,應劫是在慕容復手上。」
蕭峰、阿朱對望一眼,阿朱小聲道:「你是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嗎?」
林湘道:「作夢夢的。也不知是真是假。」心想:「下回要想個好點的藉口。」抱拳道:「就此別過了。」

蕭峰取出一本書來,交給林湘,道:「易筋經浸水後真的有圖顯出。看起來雖修練進境較慢,但內容實博大精深;又不同於大多少林武技的剛猛,卻是溫和固本的。林兄若要練武,以此為上。」
林湘一呆:「這可不敢當。」
阿朱道:「不用客氣。這是我們的一點謝意。何況,那些圖蕭大哥看過就懂了。這冊子於我們已是無用。」

林湘心道:「書上說蕭峰不管什麼武功一學即會,一會即精。果然是真的。」想了一下原著裡後來易筋經的用處。笑道:「那就多謝了。兩位日後如果見到一個頭戴鐵罩之人,那可能是聚賢莊游坦之。…但是,大概不會有鐵丑了吧!阿紫可能都不去遼國了。」
阿朱問道:「又是作夢夢到的嗎?」
林湘聳肩一笑,三人拱手作別。

林湘走出幾步,阿朱忽喊道:「林姊姊再會!」
林湘一愣,隨即想到:「阿朱是易容高手,她大概早就看出來了吧!」回頭揮了揮手,走進雨中。
她慢慢走到小木橋,聽著雨聲,沉思片刻,再拿出時空儀,鑑入:世界–射鵰英雄傳,地點 - 黃藥師、馮衡旁,時間–黃藥師和周伯通比石彈時。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