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何妨吟嘯且徐行──第三章 (射鵰英雄篇) - 4 (金庸穿越同人 for 人氣超過五萬)

空澗飛湍 | 2022-04-28 22:15:02 | 巴幣 1030 | 人氣 136

連載中何妨吟嘯且徐行(金庸同人,長篇)
資料夾簡介
現代人穿越到金庸武俠世界中,改變劇情、避免悲劇,的故事。

愉快!小屋人氣超過五萬 ~
謝謝喜歡、支持筆者分享的朋友們!
放金庸武俠穿越同人 ──《何妨吟嘯且徐行》的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之四 ~

~~~~~~~~~~~~~~~~~~~~~~~~~~~~~~~~~~~~~~~~~~~~~~~~~~~~~~~

前言:

筆者看金庸武俠小說多年,
獲得許多快樂的同時,
也因書中人物的遭遇,累積了深深的怨念 ~

終於,
在讀小說走火入魔之餘,
在一次次為書中悲劇輾轉難眠之後,
我開始寫同人小說《何妨吟嘯且徐行》~
改變一些原著中的故事,安撫自己“受創”的心 XD

同人中的每一個字 ......
或許 ......
都是一柄曾想寄出的刀片!笑 ~

~~~~~~~~~~~~~~~~~~~~~~~~~~~~~~~~~~~~~~~~~~~~~~~~~~~~~~~

第一章《來去無牽掛》在此 ^^

第二章〈遊於是乎始〉在《天龍八部》的世界

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1 在《射鵰英雄傳》的世界,連結在此
人氣超過四萬,放兩段;人氣滿五萬後,放另外兩段。

黃藥師的形象,或可參考
1983 曾江版
2017 苗僑偉版

以下是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 4 ^^

~~~~~~~~~~~~~~~~~~~~~~~~~~~~~~~~~~~~~~~~~~~~~~~~~~~~~~~

暮色將至,林湘慢慢走回,行近試劍亭時,卻見兩個陌生人影,行動快速,向院內奔去。
「今日不速之客可真多。這兩人又是誰?咦,他們是向師父師娘的居處去。師娘不知回去了沒?師娘不會武功,別剛好只有她一人。」

林湘展開輕功,雖然和兩不速之客的距離仍漸拉遠,但,倒沒失了蹤跡,二人確是一路奔向內宅。
「這兩人的功夫只怕比陸師兄要高些。他們若有敵意,我一個人是打不過的。師兄弟們不知在哪?......倒是,這兩人怎麼像是對桃花島的路徑很是熟悉?是精通五行八卦,還是?」

「啊,是黑風雙煞!」林湘腳下微微一重。
便在此時,其中一條人影驀地圈轉,五爪如鈎,抓向林湘咽喉。兩人間本有數丈距離,卻是說到便到。
林湘未及思索,身形一側,一掌拍出,雖勁力尚弱,但方位巧妙,攻敵要害之餘,更阻住了對手的後招。
饒是此敵十年苦練,武學修為遠在林湘之上,仍不禁一驚。

這人輕噫一聲,避過鋒芒,左掌卻劈林湘手肘。
但,林湘趁他一驚之際,已自向後躍開。
另一不速之客,是個女子,此刻已來到她同伴身旁。

林湘暗叫不妙。
她已知眼前二人便是盜走九陰真經下卷的陳玄風和梅超風,兩人不解經文,此時回島上來,想尋上卷。
這事冒了極大風險,若被黃藥師抓到,後果難料。此刻,自己卻窺見了他們的行藏。

見先前攻擊之人腳步一動,林湘急中生智,低聲道:「陳玄風,要不要知道什麼叫攢簇五行?什麼是和合四象?」同時心中暗罵:「梅超風只是想順便來瞧師娘一眼,我湊什麼熱鬧?以後最好每三個月默背原著一遍,省得再出這種毗漏。」
只見陳玄風臉色大變:「攢簇五行、和合四象!你知道?」這正是九陰真經中,他苦思不得其解的道家口訣。

那女子梅超風卻不明何意,望著林湘,道:「蕭疏雅致,澹然清冷,…...適才那招可是落英神劍掌的月下花林?」
林湘眨眨眼:「只怕還使得不太對。」
梅超風低聲向陳玄風曰:「是師弟呀。別動手。」
陳玄風微一猶疑,道:「你快說,這兩句分別何意?」
林湘反問:「你只想知道攢簇五行與和合四象嗎?五氣朝元呢?或者三花聚頂?」

陳玄風暗驚:「這人怎知道我不懂這些功訣?」更思:「他倒懂得?難道師父在這半年間將落英神劍掌和九陰真經都傳給了這新收的小弟子?莫非師父不能離島,因此要令眾師弟來捉我和超風?」想到此,心中一懍,又暗思:「這人此時功力甚淺,但在這短短時間便有此造詣,三五年後,實是勁敵!」
只聽梅超風問道:「師父、師娘都好?」
林湘歛衽答:「勞梅師姊掛懷。師父、師娘好。」

陳玄風抬起頭來,眼中發出異光。
林湘手握劍柄,口中卻笑問:「剛才你那一抓可是九陰白骨爪?」
陳玄風問:「是又怎樣?」
林湘答:「是的話,只怕你對九陰真經有所誤解,九陰真經光明正大,不是陰毒武功,和你剛才使得似乎有些不同。」

陳玄風沉聲道:「別耗時間。快說什麼是攢簇五行。」
林湘笑了一笑曰:「攢簇五行就是......」
陳梅二人忽道:「師娘!」
林湘本要轉頭,卻硬生生忍住,仍舊注視眼前二人。只聽細碎腳步行近,來人身無內力,正是馮衡。

梅超風撲地跪倒,哽咽道:「不肖徒兒梅超風叩見師娘。」
陳玄風愣了一愣,卻也拜了下去:「師娘。」
馮衡嘆了口氣,道:「你們兩個。」
林湘微微側身,見馮衡面上恬淡柔和,毫無威勢,卻自然教人俯首。
她此刻自知陳梅兩人對馮衡不致有任何傷害,但,想到陳玄風適才兇神惡煞的樣子,倒也不放心就此離開,反下意識地站近馮衡一步。

馮衡道:「你們把那經書交出來吧。」
陳玄風神色尷尬,答:「那經書......已經毀了。」
這時,屋內傳來清脆的小女娃聲音:「爹爹抱!」卻是黃藥師到來。
馮衡一怔,她知黃藥師絕饒不了這兩個叛出師門的弟子。忙向二人使個眼色,低聲說:「快走。」
陳玄風叩了一個頭,拉著梅超風飛奔出林。

林湘望著這兩人離去的背影,微覺悵惘:「陳玄風就快死在郭靖手裡了?梅超風現在還較像從前天真爛漫的梅若華,而不是後來令人聞而喪膽的鐵屍梅超風。」
她讀小說時,對梅超風的感受頗為複雜,雖不認同其捉人練功、濫殺無辜,但又喜其闖歸雲莊時,一句“我單身闖莊,用得著誰陪?”的傲氣;而看到最後在黃藥師與北斗七星陣拼鬥時,梅超風從旁搶出,替黃藥師受了西毒一掌而死,更被其師徒之情深深打動。

「她的故事就要開始了?最後死在西毒歐陽鋒手上?」
林湘看向遠方,目光幽微:「不過,在梅超風來說,那未必不是個好的結束?」
「唉,有太多事,我還不懂得。」
此時,草木蕭蕭,秋風颯颯,天邊盡是餘暉。


光陰似箭,轉眼間,一年半過去,又已是百卉爭妍的煙花時節。
這段時日中,黃藥師已將奇門遁甲和五行精要盡數傳授。同時,以掌上穴道為例,示範了點穴、解穴後,黃藥師令眾弟子各以銅人記下周身穴道,隨即教授蘭花拂穴指。蘭花拂穴指與落英神劍掌頗有相通,熟練之後,兩者參用,威力更增。

玉簫劍法則難了許多,林湘苦練了半年方始學會,而後,又修習了兩月,才有流暢之感。彈指神通似乎更為艱深,她日練夜練,不知擲了多少顆石子,方學成了擲石點穴,後半本精微奧妙的變化,則的確是現下做不到的。
琴述與簫譜林湘亦已學全,平時則仍慣弄一管竹笛。這日,她又獨自倚在清音洞口。桃花繽紛,笛聲悠渺,她正吹著古調“由此去”。

曲罷,清風拂過,幾片花瓣飄下,恰落在林湘衣上。
「明媚鮮豔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林湘喃喃低語。
垂首片刻,她忽直起身,輕輕將花瓣灑還土中,長吁一口氣:「漂泊便漂泊,又何必尋覓!」說完,扭頭離去。鼻子有些酸,但,步履不停。分花穿行間,一絲疑惑又隱隱浮上心頭。

林湘下得山坡,一拐彎,方覺風聲有異,已見斜裡一劍刺來,林湘拔劍一擋,叫道:「武罡風,換別招吧!」
只見武罡風和馮默風從樹後跳出,武罡風笑道:「對掌你不如我,比劍我不如你。」馮默風撫掌:「武師兄,你終於承認了。」
林湘轉換心境,露出一個笑容,問:「今天比什麼?」

武罡風笑答:「你明日就要離開,桃花島上要少一道風景了。我們以武餞別,當然十八般武藝都不可少囉!何況你是我們師兄弟中唯一練成擲石點穴的,不留一手下來怎麼成?」說著,嘆了口氣:「從前,師父說你的資質比我們師兄弟都好,若鑽研一生,只怕能學得他的七成本事。我本來還不服氣。沒想到,你竟然練成了擲石打穴......。」

林湘道:「運氣吧。等等,你說師父說…...師父什麼時候說的?」
馮默風道:「很久以前了。記得,那時我問,何不讓你拜在桃花島門下。師父道,他不知你為何而來,但是知道你不屬於這裡,總有一日要離開。」
林湘一愣:「師父怎麼知道?」心道:「我正是還有三本書要去。」

武罡風奇問:「知道什麼?莫非你是山精樹怪,會一陣風消失?」
林湘肅然曰:「我本是一樹妖,法力介於精與怪之間。某回化作人樣闖入廟裡,被定住身形,要過三年,才能解除法令,回到深山。」
武罡風嘆氣:「沒想到,我劍法是輸給一隻樹妖!」

三人來到試劍亭,卻見陸乘風已等在那。陸乘風道:「林師弟,這個奇門陣,限你一炷香時間破解,破不了,罰酒一杯。」
林湘哀嘆:「不好吧!」
陸乘風點起一香,笑道:「有什麼好不好的?還不快解!」
林湘無奈一笑,桌前坐下,眼望陣圖,開始思索。

「行了,交卷!」林湘轉頭看香,還剩一小截「好險!」
陸乘風笑道:「你又躲過一劫。」
武罡風在亭外嚷嚷:「解完了?曲師兄也到了。還不出來動手!」
陸、林聞言而出,五人輪番比試。晚飯後,又再約鬥,輕功、暗器、拳掌、劍法,直賽到天明。

次日晨時,朝陽映照下,紅花格外鮮豔,綠葉亦更顯蒼翠。
大廳中,眾人皆在。林湘將配劍解下,交還陸乘風,接著向黃藥師夫婦磕了三個頭,道:「林湘拜別師父師娘。」
黃藥師笑了笑道:「以後不能叫師父師娘了。」
林湘恭敬:「是,師父。」
眾人不禁莞爾,馮衡更是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林湘尷尬地偷偷吐了下舌頭。

馮衡向黃藥師道:「今兒風和日麗,可要去灣畔走走?」
「也好。」
一行人來到海邊,黃藥師向林湘道:「你武功和奇門之術都有底子了。由此苦練,日後定當有成。」
林湘心中一喜,她知要得黃藥師認可實是件極難之事。
黃藥師白她一眼,道:「你也別高興得太早。日後是多久之後,還要看你自己,保不定是三十年或五十年。」

林湘笑著搔搔頭,略一沉吟,忽問:「聽說全真教有個北斗七星陣頗為厲害,是他們的鎮教之寶,這是真的嗎?」
黃藥師道:「喔,這我倒不知。不過,量丘處機他們幾個也創不出來。若有的話,想是王重陽留下的。」
林湘道:「是王重陽留下的。」
黃藥師微微挑眉:「有機會倒想見識見識。」
林湘嘻嘻一笑,道:「不過,如果在歐陽鋒面前和全真七子打,只怕歐陽鋒會想尋機暗算。」

黃藥師眼中露出一絲狐疑,林湘避了開去,取出一信,交給馮衡,道:「這是蓉兒的十五歲生日禮物,能否請師娘屆時交給她。」
馮衡有些訝異,但,微微一笑,道:「好。」將信收入懷中,又從曲靈風手上接過一個包袱,道:「可惜你沒學醫藥,無常丹和九花玉露丸不能傳你。這裡是些金創藥,兩三冊子,一包鋼針,和兩個面具。」

林湘道:「多謝師娘。」
馮衡笑道:「你還是改不了口。」
林湘尷尬一笑,心中想起另一回事:「我該不該說襄陽城最後終是守不住的,提醒黃蓉將來及早抽身?不過,難道郭靖、黃蓉會不知嗎?黃藥師也一定清楚那時局勢。但,郭靖願意殉城,黃蓉願意殉夫。又有什麼辦法?」

黃藥師問:「你可是還有話說?」
林湘遲疑了一下,道:「有個多年來的疑問…...人總有一死,就如花的開謝。要怎樣,才能在閉上眼時,感到此生無憾?」
黃藥師微微一笑,道:「這就要由你自己回答了。」

林湘沉默片刻,點了點頭。
武罡風道:「風起了。」
林湘道:「師父、師娘、眾位師兄,我走了。」
馮衡道:「等等。」從陸乘風手中接過林湘慣使的長劍,道:「所謂“仗劍行千里”,行走江湖,還是帶劍的好。」將劍交給林湘。

「師娘!」
馮衡道:「保重。別了。」
林湘道:「師娘,您也珍重。眾位,別了。」
「再會。」

林湘環視眾人,念及此後再不復見,不免傷感。她咬了咬牙,一揖到地,轉身踏上小船。繩索一解,小舟慢慢遠去。
岸邊,眾人回轉。
武罡風搔了搔頭,道:「林師弟送周伯通和我們師兄弟的都是一壺梨花酒,送蓉兒師妹的卻是一封信,倒也奇怪。不知信上說得是什麼?」
曲靈風笑道:「十三年後你就會知道了。」

小舟上,林湘正想著信的內容:“到張家口去一趟吧!或許會遇見影響你一生的人喔。另,記得同令尊令堂說一聲。”
「郭大俠,黃幫主,我只能做到這樣了。雖然桃花島的故事改了,你們可仍然要有緣千里來相會呀!」

她笑了一笑,往後一仰,望向碧空流雲,任小舟隨著波濤起伏。
對無盡蒼穹,又是一笑淡淡:「也許......」
「流浪,是我的使命?」

創作回應

緬因吉
空澗大……你看了幾遍金庸老師的小說呀……?
2022-04-28 22:38:35
空澗飛湍

天龍八部、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倚天屠龍記、笑傲江湖
這幾部非常多遍 ~ ^^
2022-04-28 22:47:31
緬因吉
難怪可以寫如此同人,雖然我只讀過一遍,還是能感覺角色的韻猶存。(按讚)
2022-04-28 22:52:17
空澗飛湍
謝謝讚美!能寫出金庸武俠中這些角色的味道是我的榮幸 ~ [e34]
2022-04-28 22:55:27
疤疤
恭喜人氣破五萬汪~繼續跟大家分享好作品~
2022-04-30 14:15:18
空澗飛湍
謝謝疤疤大大 ~ 汪 ~ 汪
2022-04-30 17:11:2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