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何妨吟嘯且徐行──倚天篇第四章 - 4 (金庸穿越同人 for 人氣超過十六萬)

空澗飛湍 | 2024-03-21 20:54:03 | 巴幣 1146 | 人氣 509

連載中何妨吟嘯且徐行(金庸同人,長篇)
資料夾簡介
現代人穿越到金庸武俠世界中,改變劇情、避免悲劇,的故事。

小屋人氣超過十六萬 ~
謝謝喜歡、支持筆者分享的朋友們!
放金庸武俠穿越同人 ──《何妨吟嘯且徐行》的
倚天篇第四章〈卻話巴山夜雨時〉之四 ~

~~~~~~~~~~~~~~~~~~~~~~~~~~~~~~~~~~~~~~~~~~~~~~~~~~~~~~~
.
前言:
.
筆者看金庸武俠小說多年,
獲得許多快樂的同時,
也因書中人物的遭遇,累積了深深的怨念 ~
.
終於,
在讀小說走火入魔之餘,
在一次次為書中悲劇輾轉難眠之後,
我開始寫同人小說《何妨吟嘯且徐行》~
改變一些原著中的故事,安撫自己“受創”的心 XD
.
同人中的每一個字 ......
或許 ......
都是一柄曾想寄出的刀片!笑 ~

~~~~~~~~~~~~~~~~~~~~~~~~~~~~~~~~~~~~~~~~~~~~~~~~~~~~~~~
.
第一章《來去無牽掛》在此 ^^

第二章〈遊於是乎始〉在《天龍八部》的世界

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在《射鵰英雄傳》的世界

第四章〈不啼清淚長啼血〉在《碧血劍》的世界

第五章〈事了拂衣去〉在《雪山飛狐》的世界
.
接下來,進入故事的主要部份:
《倚天屠龍記》世界,預計一共十二章左右 ~ ^^
.
倚天篇第一章〈問今是何世〉

倚天篇第二章〈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

倚天篇第三章〈是為逍遙〉
.
倚天篇第四章〈卻話巴山夜雨時〉
共約一萬三千字 (大約一萬三千刀片 ~ XD),分四段放。
人氣超過十五萬、十六萬,各放兩段 ~
.
倚天篇第四章〈卻話巴山夜雨時〉- 1 在此
.
以下是倚天篇第四章〈卻話巴山夜雨時〉- 4 ^^

~~~~~~~~~~~~~~~~~~~~~~~~~~~~~~~~~~~~~~~~~~~~~~~~~~~~~~~

「我們不敢走近,隔了一點距離在旁邊看。雖然已經隔了六年,但那時的景像我還記得一清二楚。」
「等浩浩蕩蕩的隊伍聚在橋前,楊左使目光冷冷,掃過眾人,大家突然都安靜了下來。當時我見到楊左使的眼神,只覺利如刀劍,寒似玄冰,不由打了一個冷顫。若不是確確實實知道自己在一線橋旁,我還以為自己是走近了碧水寒潭。」
.
「楊左使淡淡地道:“婚姻是個人的事,與教派無關。陽教主與謝獅王正在閣中觀禮。各位若也是來觀禮,楊某不敢阻擋;若是前來鬧事,這就請回。”那短短的兩句話,語氣平靜,但不知為何,聽起來卻充滿了攝人之威。」
「大夥兒呆在當地,隔了一會,一陣低語,說不得長老先拉走了周顛長老,眾人似乎也自覺無理,慢慢地都散了。那時,彷彿聽到有人咕噥道:“范右使都沒來,我們來幹嘛?”也有人說:“奇怪,今日楊左使怎麼幫起黛綺絲了?”」
.
「楊左使對黛綺絲一直向對其他人一樣冷漠,兩人並無交情,甚至互有惡感;且楊左使與范右使是摯友,黛綺絲要嫁韓千葉,教內兄弟尋事,楊左使卻幫她解圍,我們也是好生納悶。」
「幾日後,聽到一位在石鏡館的姊姊說,范右使起程的兩天前,楊左使來看范右使,陪他喝了一晚的酒。也許,就是范右使請他當天去勸退眾人的。范右使雖然平時面上淡淡,真正出事時,卻會護著黛綺絲。後來,黛綺絲偷進秘道,若沒有范右使和謝獅王,說不定她已經死了。」
.
「林姐姐,你若有興趣,我就再說給你聽。」
「黛綺絲和韓千葉成親三個月後,陽教主和他夫人突然失蹤了。大傢伙兒都覺得很奇怪,陽教主如果有事離開光明頂,應該不會一個人也沒告訴就走;若說被人暗算,以陽教主武功誰能暗算得了他?何況光明頂守衛森嚴,誰能神不知鬼不覺地闖進來?但是,陽教主一直沒出現,大家四處尋找,也毫無訊息。」
.
「教主失蹤後不到一個月,一個深夜裡,我在睡夢中,被呼哨聲吵醒。那是教中有緊急事件召集教眾的警訊。我並未入教,那本來不關我事,但是我也跑出房門。黑暗中,許多人影飛快地往同一個方向移動,我也朝著那方向走。一路上,聽到呼哨聲來自四面,我不禁緊張起來,但是,說實話,也有一點點興奮。我知道,一定有大事發生了!」
.
「我在黑暗中奔跑,不知怎麼絆了一跤,就快跌倒時,忽然一隻大手拉住了我,卻是謝獅王。我第一次這麼近看見謝獅王,只覺得他非常高大,看著他的金髮碧眼,我不禁有些害怕。沒想到謝獅王和藹地笑說:“小妹妹,小心了。”我才真正感覺到,魁梧威猛的謝獅王原來這麼慈祥,之前聽別人這樣說,我還不太相信呢。」
.
「謝獅王帶著我來到眾人集合的地方。那裡已經聚了很多人,還不斷有人過來。謝獅王臉色凝重,前去詢問。原來是黛綺絲竟然偷入密道!」
「林姊姊,那密道是明教聖地,教內嚴規,明教中人除了教主之外,是誰也不許進的。偷入密道在明教是天大的事。」
.
林湘點頭,暗自回憶:「書裡,明教高手人人身受重傷,又有外敵來攻時,楊逍等寧可身死,也不肯入聖地躲避;直到張無忌答應擔任教主,以教主身分傳令破例,才解開僵局。」
只聽陶兒續道:「那回,黛綺絲從密道中出來,正巧被范右使看到,范右使當即上前質問。沒想到黛綺絲翻來覆去只是一句話“要殺就殺”卻不肯說為什麼偷進密道。巡邏弟兄發現兩人爭執,一弄清是什麼事,便發出警訊,召集教眾。」
.
「又過了一會,教中弟兄都來齊了,彭瑩玉長老向大家解釋了因由,眾人聽了都是又驚又怒。大夥兒問黛綺絲進密道做什麼,她還是不肯說,依然是那一句“要殺便殺。”有人懷疑這件事和陽教主失蹤有關。因為黛綺絲的丈夫韓千葉當初上光明頂來,就是為報父仇,想逼死陽教主。但是謝獅王替她擔保,說她絕不會害教主。」
.
「他們討論了半天,我也不太懂。只知道本來說就算念在黛綺絲是教主義女,從寬而論,她若不自盡,也當自斷一臂。但是,范右使和謝法王替她說話,說什麼“念在和總教的關係”“看在碧水寒潭一戰之功”“她一定另有苦衷”等,當然,“她是教主義女”這句話也是提了又提。最後,大家終於決議讓她面壁思過十年。」
.
「這似乎已是寬鬆到極限的決定了,我還聽到有人小聲嘀咕:“如此教規何存?”沒想到,此時,黛綺絲將她美麗無倫的臉一揚,用她清脆悅耳的話聲說:“陽教主不在,誰也管不了我。”並說“我從此脫離明教,再也不是明教中人。”說完,攜著韓千葉的手,身法迅速如風,當即便要離開光明頂。」
.
「大家自然都傻了眼。就在這時,楊左使一聲厲喝:“站住!”挺劍追去,只見白色身影隨著劍上寒芒一晃而過。雖然原本楊左使和黛綺絲兩人站得離了好一段距離,黛綺絲又起步在先,但是,連我“啊!”的一聲都還沒叫出來,楊左使的長劍已快刺到黛綺絲的背心。」
.
「黛綺絲手才握到劍柄,自不及抽劍回架,當此時刻,甚至連向旁躲閃的餘裕也無。但她也真硬氣,就是不肯停步。眼看她就要傷在楊左使劍下,在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又是一道白影一晃,擋在劍前,凝立不動,卻是范右使!」
.
「范右使站的位置離黛綺絲較近,此時竟出來擋下了楊左使這一劍。我這時終於叫了出來,以為這一劍要穿胸而過了,但是,還好,劍尖恰停在范右使胸前,相差不過一吋。那時,他們剛好就在我面前沒多遠,我整個看得呆了。」
「楊左使收劍,凝視了范右使半晌,嘆口氣,低聲道:“兄弟,這是教規。”范右使沉默良久,終於,極緩極緩地說:“若再發現他們不軌,我不會再容情。”」
.
林湘聽得也不禁呆住,此時室內無語,唯聞窗外點滴雨聲。林湘定一定神,尋思:「之前看書時,覺得奇怪,黛綺絲偷進秘道後,不服處分,一句“破門出教”便離了光明頂,明教中其他人怎麼會就這樣讓她走,原來有這一段故事。」
又想:「原著中,後來韓千葉疑似被范遙所殺,是否韓黛二人後來又偷進聖地被范遙發現?但是,范遙對黛綺絲還是下不了手。」「不過,聽說新版的倚天屠龍記已經替范遙洗去嫌疑,改寫韓千葉是被一西域番僧下毒。嗯,還是非范遙殺的比較好。」
.
耳聽陶兒問:「林姊姊,你在想什麼?」
林湘答:「沒什麼,」略一思索,覺得有些奇怪,問道:「關於楊左使追擊,黛綺絲不及閃避擋架的細節,你怎麼會這麼清楚?」
她知道以陶兒的武功根底應看不出這些間不容髮的毫釐之差。
.
陶兒笑道:「這細節是後來眾人散去後,我問謝獅王,問到為何黛綺絲不閃不架時,謝獅王解釋的。我又問何以黛綺絲要破門出教,謝獅王出神一會兒,卻只說:“你住哪?我送妳回去吧!”」
林湘點頭,心道:「這就是了。而黛綺絲脫離明教卻是為了再進聖地尋找乾坤大挪移。」又問:「當時其他人有什麼反應嗎?」
.
陶兒道:「可能是因為四大法王有金蘭之情,鷹王,謝獅王和韋蝠王沒有攔阻黛綺絲下山。但教中其他弟兄,包括五散人、五行旗等,有不少人追去。不過,他們的輕功不如黛綺絲與韓千葉,都無功而返。」
「追的人陸續回來了,走了黛綺絲,此時,他們把矛頭指向楊左使。教主不在時,光明左使就是明教最高執法,他們怪楊左使沒拿下黛綺絲。楊左使冷然看著大家,還沒說話,范右使已站了出來。只聽范右使朗聲道:“楊左使本會拿下黛綺絲,是范遙擋了他的劍。我妨礙楊左使執法,有什麼罪責,由我承擔。”」
.
「我站得近,見到夜裡的寒風飄起了范右使的長髮;火光照在他英俊的臉上,蒼白,但是堅決。」
「這時,楊左使踏上一步,神情卻平靜的像無風的潭水,瞧不出喜怒哀樂,並用他一貫淡淡的語調說:“畢竟,我還是讓黛綺絲走了,責任在我。”」
.
「眾人見他二人如此,一時無語。此時,謝法王出來緩頰,他說:“范右使已經承諾,若再發現韓黛二人有何不軌,他不會容情。何況這次若不是范右使看到,大家根本不會知道黛綺絲進入聖地。”謝法王又說:“陽教主一向寬容大度,若陽教主在此,或許也會對黛綺絲網開一面,更不會加罪楊左使和范右使。”」
.
「謝法王在教中位望既高,且為人不只豪邁重義,更謙讓寬厚,人緣向來極好。有他出來這麼一說,又提起陽教主,大家也知陽教主的確“向來是寬容大度”,這件事終於平息。」
.
夜已深,雨已止,陶兒一如往常般笑嘻嘻地道別。
林湘卻覺心中沉甸甸的,不知如何,似隱隱酸楚,難以入眠。
獨對青燈,憶起之前提到密道時,范遙眼中閃過的一抹黯然,林湘心道:「黛綺絲犯明教嚴規,又不顧范遙和謝遜的再三替她說情,破門出教,與韓千葉離去。范遙不知有多難受。他當時臉色蒼白,想必是為此吧!」她知范遙一直是氣定神閒、冷靜深遂的模樣
.
又想到書中提及,多年之後,范遙見著貌似黛綺絲的小昭時,剎那間的恍惚失神。
「范遙對黛綺絲是一生不能忘情吧?」
「啵」的一聲,燈滅了。
.
林湘信步而出,於清冷山月下,抱膝石上。
任清風拂面,徑露沾衣,竟似渾然不覺。
長溝流月,時光冉冉,雲霧、星辰一如昨夜,她卻呆坐中宵。
.
「情根若種,即便明知無果,原來也難脫身。」
「天機可以洩漏,人意卻無從改變。我可以告訴范遙我所知的情報,但不能改寫他的落寞。就像即便能在“飛狐外傳”裡救下程靈素,也只有看她一世傷懷。」
又回思一回范遙和黛綺絲的往事,林湘暗嘆:「“熱情熱心換冷淡冷漠,任多少深情獨向寂寞。”」不覺拾起短笛,依“塵緣”之律吹出。
.
一遍遍地,清緩緩地笛音,倒也略抒惆悵。
當旋律又一次走到“明月小樓,孤獨無人訴情衷,人間有我殘夢未醒”時,數十丈外,多了一個人影,無聲無息,凝立當地;一襲白衣映著皎皎月光,風裡微揚。
那人恰巧從外歸來,此時靜靜聽著曲子,只覺猶如一聲聲的輕嘆,一句句的惋惜,卻又彷彿低訴著自己深埋多年的心事。筆湍飛澗空
.
~ 待續 ~
.

創作回應

中國武學傳承
飛湍補述的故事,好真實,好淒美!
2024-03-21 21:35:52
空澗飛湍
謝謝喜歡,根據原著中的線索編撰的 [e41]
2024-03-23 17:45:14
中國武學傳承
用《塵緣》詮釋范遙這段感情,真是匠心獨具,佩服!
2024-03-21 21:38:10
空澗飛湍

謝謝!《塵緣》是很好聽的一首歌,據說本來是《八月桂花香》的主題曲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6RylL6R_Qg
2024-03-23 17:53:26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03/09.png
2024-03-23 16:18:32
空澗飛湍
謝謝你的支持與贊助!^^
2024-03-23 17:53:5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