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何妨吟嘯且徐行──倚天篇第二章 - 3 (金庸穿越同人 for 人氣超過十萬)

空澗飛湍 | 2023-04-13 21:35:03 | 巴幣 2142 | 人氣 332

連載中何妨吟嘯且徐行(金庸同人,長篇)
資料夾簡介
現代人穿越到金庸武俠世界中,改變劇情、避免悲劇,的故事。

小屋人氣超過十萬 ~
謝謝喜歡、支持筆者分享的朋友們!
放金庸武俠穿越同人 ──《何妨吟嘯且徐行》的
倚天篇第二章〈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之三 ~

~~~~~~~~~~~~~~~~~~~~~~~~~~~~~~~~~~~~~~~~~~~~~~~~~~~~~~~

前言:

筆者看金庸武俠小說多年,
獲得許多快樂的同時,
也因書中人物的遭遇,累積了深深的怨念 ~

終於,
在讀小說走火入魔之餘,
在一次次為書中悲劇輾轉難眠之後,
我開始寫同人小說《何妨吟嘯且徐行》~
改變一些原著中的故事,安撫自己“受創”的心 XD

同人中的每一個字 ......
或許 ......
都是一柄曾想寄出的刀片!笑 ~

~~~~~~~~~~~~~~~~~~~~~~~~~~~~~~~~~~~~~~~~~~~~~~~~~~~~~~~

第一章《來去無牽掛》開篇在此 ^^

第二章〈遊於是乎始〉在《天龍八部》的世界

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在《射鵰英雄傳》的世界

第四章〈不啼清淚長啼血〉在《碧血劍》的世界

第五章〈事了拂衣去〉在《雪山飛狐》的世界

接下來,進入故事的主要部份:
《倚天屠龍記》世界,預計一共十二章左右 ~ ^^

倚天篇第一章〈問今是何世〉

倚天篇第二章〈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
共約一萬一千字 (大約一萬一千刀片 ~ XD),分三段放。
人氣超過十萬,多慶祝下!
陸續放出這三段 ~

倚天篇第二章〈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 1 在此

以下是倚天篇第二章〈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 3 ^^

~~~~~~~~~~~~~~~~~~~~~~~~~~~~~~~~~~~~~~~~~~~~~~~~~~~~~~~

隨即兵刃相交之聲不絕於耳,似乎相鬥激烈。
此時船離武當、少林眾人已近了許多,林湘細辨其聲,暗道:
「共有八人。其中兩人各敵三人,想來這兩人就是張松溪和莫聲谷了。」
「嗯,武當的張四、莫七功夫比這幾個少林弟子好,但是他們以二敵六,還聽不出何方會贏。」

過了一會,「喔!張四或莫七其中一位似乎落於下風了。」
「另一人幫他接過一個敵手。現在一人敵四,一人敵二,各自有攻有守。」
又隔了將近一頓飯功夫,八人相鬥的畫面展現在眼前。

兩個使禪杖、兩個使戒刀的和尚正圍攻一使劍男子,旁邊兩個使戒刀的和尚則與另一個使劍之人鬥在一起。以一敵二這人看似才二十左右年紀,以一敵四那人要較之長了幾歲,看似卻也不超過三十,那六個和尚則約莫在二十五到四十五之間不等。
撐船的兩個人見到前方打得激烈,有些遲疑,但老者作個手勢,船又慢慢前行。

只見兩支禪杖舞得呼呼風響,力大招沉,教人絕難近身,把“一寸長一寸強”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
八柄戒刀則緊守“一寸短一寸險”的戰略,矯捷騰挪,招招進逼。
但張莫二人在這樣的夾攻下,竟還是氣定神閒,招式法度絲毫不亂,長劍使得如行雲流水,更又靈活多變。

林湘尋思:「這位以一敵四的應該就是張松溪了,他的功力果然又比莫聲谷深些,劍法也更精熟。這六個和尚想拿下武當二俠,只怕不容易吧!少林寺空見神僧武功自是極高的,但不知圓字輩弟子中有沒有一流的高手?嗯,當然圓真除外。」
又想:「少林和武當皆非浪得虛名,看得出他們對門下弟子的要求甚嚴,這一仗妙招紛呈,卻也精彩。但論出手之快、力道之重、招數之精、應變之巧,卻大不如老者和黃衣人在醉仙樓的一戰了。」

看了一會,林湘開始假想倘若自己在陣中,對方如此攻來,自己該怎樣破解抵擋。
細細思索,發現黃藥師所授的劍法、掌法、指法之中,都有相應妙招可以轉危為安,甚至連消帶打,攻敵之不得不救。

「但是,真正對打時,怎有餘裕讓我慢慢思考?若當真動手,我沒傷時,單打獨鬥,大概可敵得過其中四個和尚,但還不是武當二俠或另外兩個使杖少林僧的對手。」「但,若是要脫身?除了對手是張松溪之外,遇上其餘任一人,就算打不過,靠著輕功保命應該還做得到。」林湘暗想。

此時,張、莫已漸占上風。
使禪杖的兩人見勢頭不好,齊聲呼喝,招式一變,使出二人一起從小練到大的降魔杖法。
此杖法本身威嚴厚重,剛猛無儔,加上二人配合無間,此進彼退,此退彼進,登時扳回劣勢。
張松溪招式也變,劍法輕靈中,又加進了柔勁,在禪杖間穿走,竟是要以柔克剛,而趨退開闔,依舊不失大家風範。

不一會兒,攻張四的一持戒刀僧人在另外三人猛攻時,脫出圈子,雙手齊揮,各有數枚梅花鏢向張四、莫七兩人打到。
張莫二人雖在戰中,但,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如何能被打中。
只見二人一個閃身,一個斜退,便各自避了開去。
打向莫七的四枚梅花鏢,卻向老者和林湘處射到,其中一枚正飛向林湘面門。

林湘這些日子中,心裡最為掛懷的就是如何抵擋突然而來的暗器;時常深夜自思若有暗器射到,該如何接取或閃避。此時,見鏢飛來,不及細想,出手迅速如電,已等在定位,只待鏢到,就要穩穩接住。
突然,心念一動:「若在平時,是可輕鬆接住。但此時我用不出內力,而這鏢來勢頗猛,雖然力道還遠不及那只酒杯,接了,手也非受傷不可。」
要待相避,這時,老者一伸手,將鏢接過。
林湘一看,飛來的四枚飛鏢已都在老者掌心。

莫聲谷見梅花鏢飛向遊船,暗道不好,怕有人被誤傷,側頭來看。
就在他轉頭時,那僧人又是三枚鏢向他打去。
莫聲谷待得發覺,鏢已到近處,急忙回劍來格。

莫聲谷本精於暗器,只聽「噹!」的一聲長響,三鏢齊被打落,但由於應變匆忙,運勁微有不準,他的長劍也被來鏢震斷。
長劍雖斷,但莫聲谷絲毫不慌,只見他拋去斷劍,右手豎在胸前,左掌旁護,卻是綿掌中的一勢“禮敬如來”。

便在此刻,老者右手輕揚,六道金光射出,六個和尚竟同時穴道被封,動彈不得。
只見八把戒刀凝在空中,兩支禪杖也停在二僧手中,彷彿陡然間多了六個帶著驚怒面孔的石雕。
張、莫二位似也愣住了。略隔片刻,張松溪抱拳道:「武當張松溪多謝前輩援手。不敢請教前輩大名?」
老者淡淡一笑道:「我並非有意助你,何必言謝。你我非同道中人,還是別知姓名的好。二位請了。」

林湘心中奇怪,明明只有四枚鏢,何以卻有六道金光?一看地上,原來有兩枚鏢各被折成了兩段。
這時,幾個僧人高聲怒罵,老者毫不理會,逕自淺斟而飲。
不須臾,船已轉過一個彎,武當與少林諸人又已被樹林遮住。

約莫一柱香功夫後,只聽樹後傳來圓音暴躁師弟的聲音:「張松溪,你幹什麼?」
莫聲谷道:「我四哥好心要替你們解穴,你何以這等無禮?」
張松溪道:「眾位,抱歉,此種點穴手法恕在下解不開。待敝派尋到敝師弟張翠山,定當讓他說明事情原委,那時自會給貴派一個交代。屆時,也希望貴派能交出傷我俞三哥的兇手。今日暫且作別。」
船已走遠,林湘笑道:「你跟張松溪說“我並非有意助你,何必言謝。”那前輩是有意幫我了?林湘在此多謝。」說著,深深一揖。
老者笑答:「我教訓那幾個少林弟子,不完全是幫你,也有別的緣故。」
林湘好奇問道:「什麼緣故?」
老者道:「教訓他們胡說八道、出言無禮。」

林湘覺得奇怪,心想:「但是,你又說你不是幫武當派出頭?」話題一轉,問道:「你覺得龍門鏢局之人是否是張翠山殺的?」
老者道:「我沒見過張翠山,但,想來未必是他。喬裝冒牌的人多了,今日聽他們的談話,倒不如先去問那託鏢之人。」

林湘暗道:「厲害!」忽想考這老者一考,又問:「但,託鏢之人卻不知是誰?」
老者道:「之前傳聞俞岱嚴得到屠龍刀,後來屠龍刀卻落在天鷹教手上。八成他們是交過手的。俞岱嚴應曾敗在天鷹教手裡,從天鷹教查起吧!準有線索的。」
林湘心中叫好,再問:「你覺得俞岱嚴的關節是被誰折斷的呢?」

老者微一沉吟,道:「莫聲谷說那人用的是少林大力金剛指。張三丰應該還不至於看走眼。但是,少林派雖然貪圖那什麼屠龍刀,應該還不至於明目張膽、厚著臉皮幹這種事,除了…倒是,西域另有一少林分支,出手狠毒。只是,張三丰向在中原,未必知道那些人。」

林湘姆指一豎,還好硬生生將「你答對了!」四個字吞進肚中,只說出:「妙啊!」
她問:「你會想給他們提個醒嗎?比如說解決龍門鏢局的疑案。」
老者毫不在意地道:「若他們連這都弄不清,我何必去管他們閒事?」


不知不覺中,從出發至今,已是半月有餘,這段日子裡,老者幾回按簫為吟,林湘自靜靜欣賞。
初時,老者彷彿心有牽掛,以曲遣憂。
但當兩三日後,再聞簫語,卻似主意已定,便不再掛懷;此後,隨興之所致,時以風景入曲,曲中或詠江流,或晤明月,似是與山水閒聊、同天地對話,又像是自己的獨語。

這一日,林湘臨風而坐,正聆簫韻,「嘎–嘎–嘎-」幾隻大雁飛過,飛向遠方。
林湘心道:「大雁飛去,去至天邊。感覺是如此遼闊!但,有時似乎又帶點滄桑,又或許不是滄桑,是孤獨。」
但,她此刻凝眸,凝眸處,不是天上大雁,卻是老者深澈的眼神,暗想:「顧凱之若在此,只怕要說“手持長簫,易;目送歸鴻,難。”吧!」

「心隨雁遠。雁影終將隱於天際,心則去往何方?」
隨著簫聲起迴低昂,林湘聽得癡了,一曲終了,兀自出神。
半晌,林湘遙望遠方,神思不屬地問了一句:「前輩,是什麼事讓你多年抱憾?能說給我聽嗎?」

老者一呆,「什麼?」語聲微帶訝異。
林湘回神,意識到自己說話造次了,正想亂以他語,只聽老者微笑道:「你還沒解開我今早佈的陣,對吧!」林相應了聲是,取了陣圖。
要待思索破陣之法,卻說什麼也無法集中心思,腦中盡縈繞著適才所聞的簫語餘韻,裊裊不絕。

林湘呆呆坐著,不知過了多久,忽聞得風過兩岸樹葉的颯颯之聲。
夜幕已然低垂,一抬頭,只見皓月當空;極目四望,銀輝遍地,河面上,唯有這孤舟。

接下來的近十個日子裡,白雲依舊,簫曲無蹤。
林湘自不再問及老者的往事,兩人或聊名山大川、門派軼事,或論奇門數術、音律樂理,天南地北,談得愉悅,頗覺光陰易逝。

西行已久,人煙漸稀;偶爾遇人,聽其語言,觀其服飾,已非漢族男女,亦不是蒙古人士。
這兩日,愈近河源,水面愈窄,看來很快便不宜船行。
而林湘此時胸口鬱氣已減,每日傷勢的發作也漸緩和,雖仍手足乏力,行動已較之前容易得多。

一日黎明,天剛微亮,溪流清淺,鳥鳴樹梢。
老者令撐船的兩人靠了岸,繫了船。
老者道:「你們可以走了。」
兩人異口同聲,伸出手道:「解藥?」
二人的話還沒說完,兩顆深色小丸已飛進他們嘴裡,兩人苦著臉,皺著眉,想必這藥丸的滋味不好。

老者道:「解藥,你們剛吃的就是。」
兩人半信半疑道:「這就是解藥?」
老者冷笑道:「若我不肯給解藥,你們能怎樣?難道我還須要騙你?」
兩人互望一眼,拔腿就跑。

「兩個蒙古兵。」老者看著兩人的背影道。
林湘點頭,沉吟:「看來前輩真的是與元朝為敵的。」
老者等二兵走遠,確定已聽不到此處說話時,向林湘道:「你怎麼不問我要帶你去哪養傷?」

林湘答道:「如果你肯說,自然就會說;不然,問也沒用。你總不會賣我。」同時心中頗感好奇,也覺愉快,暗想:「終於要告訴我了嗎?」
老者道:「我帶你去的地方可未必會是好地方,」一頓,接著道:「我現在要帶你到明教光明頂。」

林湘眼睛一亮,喜道:「你是說明教總壇光明頂嗎?」
老者道:「不錯。」心中有些奇怪,武林人士多認為明教中人是無惡不作的魔頭,聽到“光明頂”三個字,總是膽戰心驚,避之唯恐不及。她聽到要去明教總壇光明頂,不僅沒有大驚失色,怎麼反而很是高興?

老者嘴角微揚,道:「你不怕邪魔外道嗎?」
林湘不假思索地答曰:「所謂明教的邪魔外道比起許多自稱名門正派的好太多了!」
同時,念頭快速轉過:「這前輩是明教中人?看他行事,感覺也像。他是明教的誰?明教裡有這個人嗎?還是,是明教中人的至交好友?」
忽然,小說裡的幾句話浮現腦中:「…扮作一個老年書生,四處漫遊,倒也逍遙自在。…」
林湘脫口而出:「莫非,…你就是明教光明右使范遙?!」筆湍飛澗空

~ 本章完 ~
敬請期待下一章^^

創作回應

中國武學傳承
天啊!原來是范遙!精采!
2023-04-13 23:03:49
空澗飛湍

哈哈,謝謝![e35]
編寫的這段,有原著根據喔 ~ [e34]
2023-04-15 11:29:08
空澗飛湍

《倚天屠龍記》原著中真的有這句
「…扮作一個老年書生,四處漫遊,倒也逍遙自在。…」XDD
2023-04-15 11:30:10
省世三爺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感謝飛湍的提醒,
三爺的禮貌性訂閱其實已經不多,
但對眼睛不好的三爺好像還是太多了
被一堆通知搞得眼花撩亂,
連重要通知都遺漏了,ㄟ害
或許也該來處理一下才行[e23]

感謝飛湍的鼓勵,但其實三爺有一個疑問......
飛湍說「三爺之前發想的王子故事很有意思耶」
三爺其實很心虛......有嗎?有這件事嗎?
可否請記憶力非凡的飛湍提示一下~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11/69c5d4a50ded729b59d002646bd4de88.PNG
2023-04-15 10:28:00
空澗飛湍

三爺之前在文章下的回應區編寫,
王子跑去看燕赤霞練劍、搶場子XD
趕著去喝女王和燕赤霞的喜酒,
還遇到了寧采臣、聶小倩,打攪他們的好事[e35]
最後,借寧采臣之口催文 ......[e38]
2023-04-15 11:33:25
空澗飛湍

找到了,在這兩篇的回應[e34]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80133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82621
2023-04-15 11:48:32
省世三爺

哈~寫得真的很讚耶!
現在連簡單的童話也寫不出來的三爺非常肯定.....
當時應該是又被奪舍了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302/c3231d8ad436e0c30658ca241e4a0f20.PNG
真的完全不知道那是怎麼寫出來的?
哈哈哈


2023-04-16 09:45:14
空澗飛湍

是呀!超讚的[e35]
難道三爺的意思是,
我想像牛頓怎麼解物理題目,
三爺則是請某文豪附身來寫小說嗎?[e38]
2023-04-16 23:39:00
省世三爺

哈,真的是完全不一樣......
飛湍是可自控的想像但三爺是沒辦法自主的啦,
何時來何時去完全不可控,事後也完全沒印象,
真的比較像被附身?奪舍?[e36] [e35]
2023-04-17 10:05:15
空澗飛湍

「不知何處來兮何所終」?
似乎三爺有時會靈光乍現、神來一筆,是嗎?[e34]
2023-04-18 03:33:09
省世三爺

「不知何處來兮何所終」
☝這詩詞太深奧,三爺get不到 [e20]
「靈光乍現、神來一筆」
☝哈!這形容有Fu喔,應該是種感覺 [e12] [e19]
2023-04-18 14:22:08
空澗飛湍

「不知何處來兮何所終」
出自金庸《倚天屠龍記》中小昭唱的歌,據說翻譯自《魯拜集》。^^
期待三爺:神來無數筆![e35]
2023-04-19 02:56:1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