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何妨吟嘯且徐行──第二章 (天龍八部篇) - 3 (金庸穿越同人 for 人氣超過三萬)

空澗飛湍 | 2022-01-14 22:56:52 | 巴幣 1014 | 人氣 108

連載中何妨吟嘯且徐行(金庸同人,長篇)
資料夾簡介
現代人穿越到金庸武俠世界中,改變劇情、避免悲劇,的故事。

Happy!小屋人氣超過三萬 ~
謝謝喜歡、支持筆者分享的朋友們!
放金庸武俠穿越同人 ──《何妨吟嘯且徐行》的第二章〈遊於是乎始〉- 3 ~

~~~~~~~~~~~~~~~~~~~~~~~~~~~~~~~~~~~~~~~~~~~~~~~~~~~~~~~

前言:

筆者看金庸武俠小說多年,
獲得許多快樂的同時,
也因書中人物的遭遇,累積了深深的怨念 ~

終於,
在讀小說走火入魔之餘,
在一次次為書中悲劇輾轉難眠之後,
我開始寫同人小說《何妨吟嘯且徐行》~
改變一些原著中的故事,安撫自己“受創”的心 XD

同人中的每一個字 ......
或許 ......
都是一柄曾想寄出的刀片!笑 ~

~~~~~~~~~~~~~~~~~~~~~~~~~~~~~~~~~~~~~~~~~~~~~~~~~~~~~~~

第一章《來去無牽掛》在此 ^^

第二章〈遊於是乎始〉在《天龍八部》的世界,
共一萬兩千多字 (一萬兩千多刀片 ~ XD),分四段放。
人氣超過兩萬,放兩段;人氣滿三萬,放另外兩段。

〈遊於是乎始〉- 1 在此

喬峰 (蕭峰)、阿朱的形象,或可參考
82 梁家仁、黃杏秀版
97 黃日華、劉錦玲版
03 胡軍、劉濤版

以下是〈遊於是乎始〉- 3 ^^

~~~~~~~~~~~~~~~~~~~~~~~~~~~~~~~~~~~~~~~~~~~~~~~~~~~~~~~

想到阿朱此時可能的傷心無奈、左右為難,蕭峰五內如沸。當他三步併作兩步地回到借宿的農家,一推門,阿朱卻已不在。蕭峰一怔,隨即想到:「許是去找段正淳夫婦了。」當即施展輕功,往小鏡湖追去,約莫奔了一盞茶工夫,終於見到一個人影正往前行,定睛一看,赫然便是自己的背影。

蕭峰提氣一躍,來到那人面前,面前之人的形貌確與自己一般無二,蕭峰鬆了口氣,道:「阿朱,果然是你。」
那人一驚,叫了聲:「大哥!」正是阿朱的聲音。
眼見魁梧大漢的口中發出十七、八歲少女的呼聲,蕭峰不由好笑,卻見阿朱眼中又是慌亂,又是酸楚,兩行淚珠墜了下來。蕭峰心中一痛,上前摟住阿朱,替她擦了淚,道:「別哭,有什麼為難,和大哥說就是了。」

沒想到阿朱聽了這話更是泣不成聲,淚水啪啪啪地直落。蕭峰稍微摟緊了些。阿朱哽咽道:「殺了…...殺了你親生爹娘...…義父義母…...受業恩師的大…...大惡人,…...竟然便是...…便是我的爹爹…...」
蕭峰道:「不,不是段正淳…...。]
阿朱嗚咽道:「不會錯的。我肩上也有個段字,那是我娘刺的記認,還有那個金鎖牌,上面嵌了我娘的名字,我今天在竹屋後聽到……」

蕭峰又替她拭了拭淚,道:「我不是說段王爺不是你爹爹。我是說我爹娘、義父義母和恩師不是段王爺殺的。」
阿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段...…我爹爹不是帶頭大哥,不是那個大惡人?」
蕭峰道:「我恩師和義父母不是段正淳殺的,那掌力不可能是他所發。我爹娘,…...現在想來,十有八九,也不會是段正淳所害。真兇應該另有其人。」

阿朱驚喜交集,顫聲道:「大哥,你不是哄我吧?」
蕭峰道:「大哥自然不騙你。」接著簡述了木橋邊林湘的言語。
阿朱大喜,心中萬分慶幸,低聲道:「僥天之幸,我還以為不能和你去塞外放馬牧羊了呢。」
蕭峰一驚:「難道,你本打算離我而去嗎?」

阿朱垂下頭,小聲道:「我原打算喬裝成你的樣子,去向我爹爹說青石橋之約作罷,再冒充我爹爹赴約,讓你一掌打...…我原盼以我一死,能化解其中恩怨...…。還好大錯並未鑄成。」
蕭峰身子一顫,想到可能發生的慘禍,不由不寒而慄,大聲道:「若失手打死了你,難道我能獨活嗎?我一個人活在這世上又有什麼意思!」

阿朱怔住,她與蕭峰兩情相悅,但,雖自己一片癡心,生死以之,卻不知蕭峰對自己的愛意也如是之深。淚眼模糊中,凝望著蕭峰,叫了聲:「大哥。」
兩人四目交投,柔情無限,霎時間,明白了彼此的心意。蕭峰忽道:「你,你是為了我。是不是?」

阿朱嘆道:「我想,若你殺了大理鎮南王,他們段家就成了你的死敵。若其中有人會六脈神劍...…」頓了一頓,又道:「阿朱錯啦!有什麼危難艱苦我們都該一同抵受的。阿朱不該自己走了,拋下你一個人在世上。是我不好。」
蕭峰心中大動,虎目含淚道:「阿朱,答應我,以後千萬不能再做這種事。」阿朱點頭,兩人執手相望,一時之間,一切盡在不言中。

過了半晌,阿朱忽俏皮一笑,道:「那帶頭大哥可能是少林方丈玄慈。看來我偷少林易筋經真是有先見之明。卻不知那大惡人是誰?」
蕭峰道:「嗯,我們快回去問問,別讓人久等了。」
阿朱道:「待我先回復本來面目,不然,威風凜凜的蕭大俠滿臉眼淚鼻涕可不好看。」
蕭峰笑道:「你臉上的軟泥早被哭掉了。不然,蕭峰今天可哭得像個三歲孩子了。」

阿朱不好意思地一笑,道:「你等我一下。」到樹後快速卸去喬裝,出來時已換回女子服飾。
兩人攜手同歸,蕭峰低頭看向身旁俏生生的小阿朱,心頭一片溫馨,思及差點發生之事,只覺此刻猶如置身天堂。

不多時,二人已回到木橋畔。林湘正坐於橋上出神,見蕭、朱來到,即起而相迎。
蕭峰引見道:「這是阿朱。這位是林湘林公子。」兩人見禮。
林湘見阿朱約十七八歲年紀,俏麗可人,似才哭過,此刻卻已笑逐顏開。又見蕭峰比阿朱高了二三十公分,心中奇怪:「她扮蕭峰怎麼扮得像?真是神奇的易容術。」

蕭峰道:「多謝林兄相告,蕭某才未鑄成大錯。還望日後有機會能稍作答謝。」
林湘道:「不敢。一句言語而已,蕭兄別放在心上。」
蕭峰道:「我二人心中尚有事不明,想要請教。」

林湘見蕭、朱神態親暱,更彷彿有劫後餘生的慶幸,心想:「他們都知道了吧?只是,這幾句話還是得問問。」一笑,道:「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接著,斂去笑容,又道:「林湘唐突。也有幾個問題想請問,失禮之處還望莫怪。」

蕭峰、阿朱微感詫異,蕭峰道:「自當坦言。」
阿朱則頑皮一笑道:「我們也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林湘道:「敢問阿朱姑娘,原本是否打算喬裝成段正淳讓蕭大俠打死在青石橋?」
阿朱驚異,答:「是。但是,你怎麼知道?」

林湘作個鬼臉,道:「查老先生說的。」又問:「你不惜一死的原因,不是因為段王爺是你親生父親,而是為了蕭大俠,對吧?」
阿朱點點頭。蕭峰伸手握住阿朱的小手,兩人都感一片溫暖,但,自然也少不了驚奇。

林湘問:「如果,造成當年燕門關慘案的是真正養育過你的人,譬如說:姑蘇慕容博...…。如果慕容博是處心積慮造成整件事的罪魁禍首,你應該不會幫他吧?不會還要送掉自己的命吧?」她問到擔心處,忘了模仿古時說話,但,還好也沒出現什麼現代詞彙。

阿朱一怔,道:「慕容老爺早已過世了。」
林湘道:「只是說如果。請假想一下吧!」
阿朱道:「我今天才知道…」神色忸怩,看了蕭峰一眼,面泛紅暈,低聲道:「才知道我在蕭大哥心中如此重要。無論如何,阿朱決不會再自輕。」語聲雖小,卻是堅定。

蕭峰知阿朱其實是在對他承諾,心中感動,同時,又尋思:「這少年問這幾句話是何緣故?」
林湘鬆了一口氣,道:「太好了。」又道:「多謝,在下沒別的問題了。兩位有話只管相詢。」
蕭、朱對望一眼。蕭峰問道:「林兄曾說殺我義父母喬三槐老夫婦和恩師玄苦大師的並非帶頭大哥,不知卻是何人?」

林湘凝眉,道:「蕭兄,令尊蕭遠山蕭老英雄可能尚在人世。」
蕭峰驚喜:「我爹爹尚在人世?」
林湘道:「據我所知是這樣。但令尊心傷令堂之死,性格和從前有點不太一樣。」
蕭峰問道:「你可知家父今在何處?」
林湘道:「令尊曾在少林周遭待了三十年,但,我不確定他現在何方。」

蕭峰沉默片刻,忽問道:「你言下之意,莫非這些人是我爹所殺?」
林湘道:「也許我所知有誤。蕭兄最好再加查證。」
蕭峰見林湘神情真誠,又若帶些許遺憾,但,絕不似謊言欺人。又問:「丐幫徐長老、趙錢孫、譚婆、單家…」
林湘道:「趙錢孫和智光大師當年曾參與燕門關之役。而徐長老、譚婆和單正不肯說出帶頭大哥是誰,令尊也許對他們有點意見。」

阿朱插口道:「林公子,當初假傳訊息之人是誰,還望見告。」
林湘歉然道:「慕容博為了興復燕國,想挑起兵禍爭鬥,因此捏造了契丹武士要奪少林秘笈的消息。之後,為怕令慕容家成為眾矢之的,遂佯稱病死,讓玄慈以為他是內咎而死,反替他保全身後之名…。」

阿朱怔住,她知慕容氏素有重建燕國之志,「但,這如何可能?慕容老爺是慕容公子親手下葬的。」「若真是假死,下葬後再從墓地出來也不是難事。」「難道,慕容老爺真是挑起整件事的罪魁禍首?」「難道,大哥的仇人不是我的親生爹爹,卻是養我十年的姑蘇慕容家?」一時心緒如麻。抬頭向蕭峰望去,蕭峰也正瞧來。兩人目光相觸,阿朱心中一定:「無論有什麼事,我都和大哥一起面對。」

又聽林湘續道:「蕭老英雄和慕容老先生這些年來強自修練少林武技,都已留下隱疾。雖然兩人間有深仇,但,他們的內傷,可能要他們放下仇恨,互相化解。少林藏經閣有位老神僧可以相助。」
蕭峰問:「什麼隱疾?」

林湘答:「好像蕭老先生陽氣太盛,梁門、太乙兩穴會隱隱疼痛,關元穴麻木不仁。慕容老先生陰氣太盛,陽白、風府、廉泉一天三次,如萬針鑽刺。」心道:「記這個本來是想,如果遇到蕭遠山、慕容博可以嚇住他們的,沒想到用在這了。」她其實倒不認為蕭遠山的內傷只有這一種治癒方法,只是怕蕭峰、阿朱為難,因此才說了原著裡恩怨盡釋的結局。

蕭峰問:「不知這位神僧法號?」
林湘答:「這我也不知道。只知那神僧是位執事僧,在藏經閣已待了四十多年,武功很高,應該不會認錯。」
阿朱問:「這些事,林公子是如何得知?也是查老先生說的嗎?」
林湘道:「不錯。」

蕭峰問道:「敢問查老先生名諱?居於何方?蕭峰好前去拜見。」
林湘笑道:「查老先生姓查名良鏞,好像…...好像住在香港吧!」
阿朱奇道:「香港?」
林湘道:「香港在廣東南邊。不過勸你們別去,去到那也找不到他。」
阿朱嘆道:「高人神龍見首不見尾!」

蕭峰沉吟片刻,道:「多謝林兄直言解惑,蕭某感激不盡。今日已晚,不如明日一起喝上一杯,如何?」
林湘笑道:「恭敬不如從命。但,林湘適才所言也是聽來,兩位還是再加求證為好。」想起一事,又問道:「易筋經是否在兩位手上?」

阿朱詫異萬分,蕭峰也面露訝色,但,隨即坦然道:「是在蕭某手中。」阿朱小聲問蕭峰:「世上真有鬼神嗎?」蕭峰搖頭,心道:「世上有無鬼神卻是難說,但,眼前之人是個活人。」

林湘雖聽不清阿朱所問,但也猜到一二,尋思:「我說的話太奇怪了一點。到射鵰時,一定要正常些。但在這裡已經問的就問完吧!」幾分尷尬,幾分無奈地一笑,舉手作立誓狀,道:「我保證我不是妖怪。」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