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0-2 復仇之火

劍城君 | 2022-01-08 23:04:19 | 巴幣 1120 | 人氣 200

停更《劍之魂-中二的我不了解愛情》
資料夾簡介
訓練畫功中,暫時休刊~ 「縱滔滔川河止於海,泉源溪水亦涓涓不息~」

第0話 復仇之火

劍城的夢境中……
   紫鳶喪心病狂的對著眾人喊道:「毀滅吧!世界!」他手持一把會燃燒的刀子在劍城家中肆虐地揮砍。
   
  「渾蛋——!仗著人多,就欺負我們……可惡……」劍城流下冷汗,不敢輕舉妄動。他只能緊握著桃木劍,護在妹妹的身前,對峙著以紫鳶為首的8個人……
  是8個身穿黑衣,右臂刺上火鳥紋身的幫派分子。他們各個手持烈炎刀,將劍城的家內燒的滿是濃煙與炙火。這大火燒的如此之旺,以至於家中的物品都難逃被焚毀的命運……
  就在此時,他父親的遺照將要受到火勢波及……
  
  「哥哥!快!看照片!」芸拉著劍城的衣角激動的說著。
   年僅7歲的芸似乎感到非常害怕而依偎在劍城的身後,但當她注意到照片時,卻激動不已,不斷的呼喊著哥哥。
  「哥哥快看!」
   劍城拍了拍芸的肩膀,要她多冷靜,並仔細的跟她分析:「芸,冷靜點,那照片怕是救不回來了……但老爸的數位照片多的是,用不著為了這一張照片就如此緊張,那些東西以後再印出來就好了。而且啊……如同老媽說的,老爸為九天流派犧牲、奉獻,如此熱愛武學的他,他的靈魂會永遠留存於九天心法中。因此啊……身為九天流派的傳人,只要我們還揮舞著手中的劍,不忘九天心法的意旨,老爸的精神便永遠與我們同在……」
   
  「說什麼呢!那可是爸爸啊!你怎麼忍心看到爸爸被燒掉呢?」劍城還沒說完,就被芸激動的話語打斷……現在的她,眼中只有爸爸的遺照,無法冷靜下來聽她哥哥說話。
  
  「小芸……」劍城看著芸認真的表情,一時之間不曉得該如何回應。
  
  「糟了!來不及了!」芸看著火勢漸漸靠近照片,便激動的向那處衝了去。
  
   劍城見此連忙叫住她:「芸!別過去!」
   
  「那可是我們的爸爸!」芸沒有停下來,顧自的向前跑……
  
  「問題不是那個……不要到壞人那裡!那照片對妳而言有那麼重要嗎?」劍城沒能叫住芸,只能看著她往那處跑去,然而,危機正潛伏在一旁……
  「芸……小心啊……」
   劍城知道紫鳶就站在那附近,所以不敢輕舉妄動,但芸卻渾然不覺,正步入危險之中……
   
   糟了!怎麼辦?這樣下去,芸不知道會被敵人怎麼樣,像他們這種壞蛋,一定是殺人不長眼的……想想辦法啊……我一定要將芸給救回來!
   
   劍城望著自己的桃木劍,又看向紫鳶及其他的7位敵人……
   
   看來是要戰鬥了嗎?劍城……你準備好了嗎?
  「呼……」劍城緊張的喘口氣,他的手隨著心中的畏懼而顫抖。
  
   這會是我第一次跟壞人戰鬥吧……
   唉……今天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媽媽不在家的一天,就發生這樣的事……
  「呼……」
   好緊張……我是不是怕了……怕戰鬥會敗給他們……
   如果媽媽在家的話,敵人大概一下就被打退了吧……如果是老爸的話,他們恐怕連站進來的機會都沒有……
   劍城回憶起老爸那英雄般的身姿。
   雖然如今他不在了……
   但是他所傳給我的九天心法,我半點都沒有忘記,儘管有一些招式還不太熟悉,但我一直都有在練習……
   從小……
   我每天都努力的完成老爸的要求,甚至是和他實戰切磋……
   長久訓練下來,我應該已具備足夠的戰鬥能力了……
   對……
   要戰鬥的話,我是不會輸的……
   那我到底在怕什麼呢?
   我難道不能成為守護家人的英雄嗎?
   不能再逃避了……
   我已經失去爸爸了……
   我不想再失去家人!
   
   劍城看著芸的背影離他遠去,一股熱血從心頭湧出。他鼓起勇氣,眼中燃起了充滿鬥志的火光。
   對!
   我不能退縮!
   我得像老爸那樣,像個英雄,守護好這個家!
   
  「呼……」
   老爸……你聽好了……
   守護家人的責任、九天流派的意志……
   通通由我來繼承!
   
   劍城深呼吸,吞了一口水。
  「呼……」
  
   我得保護我的妹妹!
   
   劍城不再顫抖,目光堅定的正視著敵人。
   上吧!
   進入戰鬥模式!
   
  「九天心法•凌波微步!」
  
   極為輕巧的步伐使得移動時沒發出任何聲響,腳尖落點處泛起了波紋,彷彿行走在水面上。雖看似柔弱,但如過江之清風,整個身體輕飄飄的在江面上快速的飛馳。
   然而,為時已晚,正當芸要握住遺照的木製相框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已來到芸的身後,手握著烈火,一臉不悅的揮舞著刀子。
   紫鳶低沉的說:「幾個臭小子,敢無視本大爺的存在!」
   劍城見此頓時慌了……
   
   糟了!……都是我……我剛剛猶豫太久了!
   小心啊!芸!
   
   劍城奮力向前跳躍,伸出右手想拉住妹妹的手臂。
   隨著他的起跳,「噗通!」一聲響起,江面不再寧靜,他在空中伸直了手,盼望能抓住妹妹。
   這會是一個不科學的跳躍,在空中的這一瞬間,悲劇即將發生……
   
  「芸——!」劍城望著妹妹的背影呼喊。
   只見紫鳶抬起手裡的刀……
  「別礙事,閃開!」
  「啊——!」隨著刀落,鮮血噴出,芸慘叫一聲。
   她還來不及將照片從架上拿下來,就遭受到了殘忍的斬擊……
   紫鳶用烈炎刀硬生生的將芸的左臂給砍了下來。
   
  「芸——!」劍城瞋目大吼。他伸出的手抓了一把空,只能在空中眼睜睜的看著妹妹的手臂爆出鮮血。
   
   芸因疼痛跌坐在地,蓋住頻頻失血的傷口說著:「哥哥……我好痛……好痛……」
   
   另一方面,紫鳶確實是個大壞蛋,即使做出如此殘忍的行為,竟得意的舔了舔刀上的血,還病態的說著:「啊——好甜啊!」
   似乎是十分享受……
   
  「渾蛋——!」劍城憤怒不已,在空中對著紫鳶怒吼。
  
   話說……
   這個跳躍也太久了,真的是太不科學了……天底下竟有人能在空中維持那麼久,也許是劍城懂得使用輕功吧……
   這其實沒有什麼稀奇的,世界上甚至還有人能飛……
   然而,劍城可沒心情理會他的動作科不科學,心裡頭的怒火正鼓催著他揮舞著手中的劍……
   
   我要為妹妹報仇!
   
   落地瞬間,劍城順勢鞍馬步,轉腰側身,並收起右手,改握在左手拿著的木劍上。
   心裡念道……
   
   雙手揮劍,無不斷之物……
  「九天心法•削鐵如泥!」
  
   將全身之力灌注於劍鋒上,一個不容忽視的斬擊從木劍呼嘯而出。
   
   紫鳶詫異道:「哎呦?」接著舉起沾滿血液的烈炎刀進行格擋。
   
   一瞬間,刀劍碰撞聲鏗鏘作響,鮮血灑落於空中,染紅了劍城的桃木劍。
   
  「喝呦!」紫鳶使把勁,將劍城擊退。
  
   可惡……竟敢傷害我的妹妹……
   這個壞蛋……不可原諒!
   
   經過短暫的交鋒,紫鳶對於劍城的實力深感驚訝:「這是冰之魂嗎?小小年紀竟深諳九天劍意。小子!你師父是誰?」
   
   劍城怒回:「什麼冰之魂的?干你什麼事!我師父就是我老爸!我告訴你,我老爸可是超人,我正是超人的兒子,我絕對會把你們都砍爆!」
   
  「你爸?」
   紫鳶看了眼架上的照片,笑道:「呵呵,原來如此。」
   
   劍城不耐煩的怒吼著:「笑什麼!」
   
   紫鳶笑著說:「那日,我們一伙血洗九天道館,你所說的超人老爸大概就是在那裡死的吧……」
   
  「什麼!老爸是被你們給……」劍城憤怒的失去理智,以為殺父仇人就在自己面前。
  
  「呼……渾蛋!」劍城盛怒,臉上爆出青筋。過度緊張與憤怒使得他呼吸不順,喘著氣看著那把血淋淋的刀。
  
   老爸,原來是被這些人殺的……
   這個渾蛋,竟把我的家人一個個的給……
   
   當他想到此處,芸摀著傷口,虛弱的說著:「哥哥……照片……拜託了……」說著說著便因失血過多而暈倒在地。
   
  「芸——!」劍城見此激動的眼框都濕了,撕破喉嚨呼喊著妹妹。
   接著他將恨意集中在紫鳶身上,對著他怒吼:「我要殺了你!」
   
   紫鳶鄙視的回應:「殺?哼!你行嗎?」
   
  「渾蛋——!」劍城再次灌注全身之力於劍鋒,向紫鳶揮去。
  
   紫鳶加大了烈炎刀的火力,使得刀鋒燒的通紅,熱的將血液蒸乾,散發著血霧般的蒸氣。接著隨手一揮,將劍城擊退至數米遠。
   
  「小子,該不會是想打贏我吧……真是痴心妄想!」
  「我就是要殺了你!」
  「哼!氣息都亂了……怎麼可能打的贏我。小子……你太年輕了!」
  
   氣息都亂了……
   因為這一句話,劍城停頓下來。
   
   好耳熟的一句話……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