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Feel me》◎他與宿敵

Reinaart 列那 | 2021-10-16 23:33:29 | 巴幣 22 | 人氣 77


※BL
※《合股》續篇
,走段子合集模式,段子與段子彼此有連貫性。
※本篇字數約3000字

◎他與宿敵
   
  將LINE的文字訊息發送出去,大友龍之介收起私人用途的手機放置褲中口袋,心情愉悅地漫步在『NUMBER NINE』三十四樓層、隸屬於月濱海銀行金融總部本部長辦公室。
 
  趁著空間主人尚未歸來,他饒有興致地欣賞裝潢擺設:簡潔俐落、時尚頗具現代感的灰冷色系設計一如擁有者的個人風格。而其中把龍之介目光吸引過去的,是一只和環境稍嫌不搭調的古董巴洛克風鑲金彩繪琺瑯瓷花瓶,上頭插著不易引發過敏的麗格海棠,橙色與黃色的花瓣交織綻放,再以深綠的秋海棠葉陪襯裝飾,給冷硬、充斥數字的金融氛圍增添一點溫馨。
 
  走向前,龍之介細細鑑賞瓷面的歐洲田園仕女彩繪與塗漆,視線漸往上移,端詳了鮮花束一會兒後,自作主張地動手改造花卉與枝葉的配置擺面,把原來勻稱但是呆板的插法打亂、抽走過多的單支花朵,留下恰到好處的分配使得瓶口上的插花更具生機。至於取下的額外麗格海棠,他將它們整成小小一束,並從帶來的黑色禮盒上拆下典雅的寶藍色緞帶,用來繫緊固定,欲將這束和藹可親*的小捧花送給待會第一個隨機遇見的女性。
 
  開門的聲響與腳步聲打斷他持續於空中輕晃把玩捧花,來人正是他等候的對象——大友文貴。文貴一見龍之介站在擺放琺瑯瓷瓶的邊桌前,「——喂,幹什麼把我的花弄得亂七八糟……」直接省去招呼,以訓斥問候許久未見的堂弟,「離那只花瓶遠一點,有任何受損可不是你賠錢了事就能解決的。」
 
  龍之介識相地後退了兩步,遠離琺瑯瓷瓶,不過依舊不打算將插花恢復原狀、或是把手中的海棠花放回瓶內,所幸文貴也僅是口頭責難,對於商學院讀一讀卻讀出花藝興趣的堂弟已是半放棄半成全的放任態度。
 
  「嗨,文貴哥,好久不見。」龍之介轉頭朝他的堂哥淺笑禮貌寒暄,對方仍和記憶中的樣子如出一轍,體格高大結實精壯,只要是工作日髮型便梳理得一絲不苟,講究的三件套手工訂製高級西服,以及品味高雅的領針和口袋巾點綴,唯有不同的是職位與肩上日益增加的重擔責任。
 
  「嗯。」文貴隨性地搭了腔,勉強算是回應,他盯著眼前龍之介的穿著:休閒款式的白色襯衫,上頭印著蕨類植物的黑色圖騰印花,從肩線延伸至長袖半袖處與胸前,彷彿被綠意擁抱,寧靜又充滿生命力的意象倒是很符合龍之介的職業身分——不過這也是唯一能講得出來的名堂,事實上,以龍之介一年的工作量而言,文貴覺得『高等遊民』、『遊手好閒之士』等等稱呼更能精準地形容他。
  
  「之前沒見過呢……有什麼來歷嗎?」龍之介好奇打探,據他所知文貴對收藏古董藝品一向不太感興趣,這只琺瑯瓷瓶更不像是他會喜歡的風格。
 
  「我岳母送的。」
 
  「喔、那確實是……得好好小心收藏呢。」龍之介竊笑著,他知道花瓶對他堂哥的意涵了:那是一位母親祝福女兒和女婿重歸於好的賀禮,更是託付與期望的實體化象徵物。心照不宣的文貴反瞪回去,示意他見好就收。
 
  兩人移步到會客沙發上坐下,開始進入今日主題,亦是龍之介此次拜訪的目的,非純粹是久未相聚的堂兄弟敘舊——其實他隨時都可以來,無論是文貴的本部長辦公室或是位在姬宮町的大友豪邸,即使選擇脫離大友家,但並不是如戲劇般地完全跟家族一刀兩斷。甚至早些年的時候,文貴還經常規勸他回來幫忙家裡事業,時不時和他討論銀行事務企圖喚起他的好勝心與對家族的向心力,儘管後來堂哥也放棄遊說,他與文貴、與大友家不至於形同陌路……只是,他依然覺得這樣子就好了。
 
  維持適度的距離,好像才能知道要怎麼去愛不屬於他的家人。
 
 
  「文貴哥,這是送你的——」龍之介把海棠捧花暫時擺到一旁的沙發椅墊,接著將帶來的伴手禮一個個拿出:首先遞給文貴的是Cohiba雪茄,「然後這是要給千嘉、其他是給亞乃花嫂嫂跟伯父伯母的。」再來是Ladurée馬卡龍、Patrick Roger巧克力,以及兩瓶拉菲(Lafite-Rothschild)葡萄酒裝於各自的高級紙袋內,通通陳列在玻璃材質的會客桌上。
 
  文貴打開禮盒上蓋、試聞雪茄香氣,感到滿意後他瞥了禮品數,「……就這樣?一之海跟昴月的呢?」一貫的自大與理所當然口吻。
 
  龍之介微愣,「他們還只是嬰兒,我能給未滿周歲的小寶寶買什麼呀?」
 
  「這就是你愚蠢的展現,龍之介。不用腦又不用心。」文貴冷哼道。
 
  他感到些許怨懟和無奈,「……我不能接受你這樣批評我,二伯跟駿那邊,我是以戶為單位送的,就只有對你們是個別每個人都送伴手禮。」
 
  「呵,這是應該的。你可是在我家白吃白住了六年。」文貴得意的挑眉咧嘴笑回。
 
  果然他與大友文貴永遠不對盤。龍之介心底嘀咕著,便不再回嘴。就讓這個一把年紀了、三個孩子的父親了、性格完全沒變的幼稚中年男人逞一下威風吧。
 
  一名男性職員敲了敲門進來,手抱著幾份公文檔案夾。文貴用眼神示意對方將公文放置辦公桌上後便離開了。
 
  文貴延續閒話家常,貌似還不想太快回去工作,「……對了、你不是八月才會回來嗎,那邊提早結——」眼角餘光瞄到左腕的Apple Watch錶面顯示的日期,「——喔、我知道了。」語畢,他不屑地瞅著眼前這個信奉愛情至上主義、無可救藥的戀愛腦白癡。
 
  龍之介絲毫無一點心虛或者難為情,反到更加開心:「你知道?……想不到文貴哥居然記得。」心底有些欽佩起文貴優異的記憶力了。欽佩程度約莫等同米粒大小。
 
  「他跟我就只差兩天,想不記得都難。」文貴邊在腦海回憶過往,邊打趣回應。想想跟那傢伙孽緣不斷還真有趣啊,同所大學、同社團、同樣來自濱崎市,甚至連生日都如此接近,不過——「你倒是從來沒幫你堂哥我慶祝過啊。真感人的兄弟情。」一針見血地反手嘲諷胳膊總是向外彎的堂弟。
 
  「哈哈,這種事由最親密的人來就足夠了吧,我可不想奪走嫂嫂跟千嘉的生活樂趣。」
 
  「哼、你呀……改跟他姓算了,正好可以把你從家史簿上除名。」
 
  「嗯……以我們的“位置”來說,應該是他跟我姓呦。」龍之介故作若有所思的模樣,捏著下巴一臉平靜地說出下流玩笑。
 
  停頓半晌,明白意涵的文貴爆出髒話:「操!你害我想像了!」然後作勢要揍對方地前仰後合哈哈大笑著。龍之介也一同加入笑聲中。
 
  高漲的情緒逐漸平復,文貴也不顧往日的同窗之情,更加踹一腳大洩對方底:「回去叫那傢伙給我收斂點。真沒看過這麼厚臉皮的男人……每次都跑上來我們的吸菸區佔位,這就算了……還老挑我在的時候去、和我借菸。」抱怨歸抱怨,文貴倒也不是真的反感生氣,他只是沒轍世界上竟然會有如此扯淡之人……龍之介也是,一個一個盡是他不能理解的人類……也許,這就是龍之介和家族漸行漸遠的原因吧,更或許,打從一開始,這孩子就不屬於大友家。
 
  聞言,龍之介雙眼微瞋,不過很快恢復成平常悠哉溫和的微笑,「啊、是這樣啊……我再好好跟他。文貴哥,謝謝你告訴我。」他重拾起一旁的麗格海棠花束,自得自樂地賞玩。
 
  以身為二十年金融人的靈敏直覺,文貴似乎察覺了龍之介平淡語氣底下的波瀾,以及那個厚顏無恥抽著他的菸、連打火機也跟他借的男人,向他埋怨被逼著戒菸的痛苦的影像畫面頓時飛進腦海——看來不是波瀾,會是海嘯呢。
 
  他對即將發生在堂弟跟他同性伴侶間的海嘯大浪不感興趣,比較在乎現實生活中,預測將在明天登陸的颱風。很遺憾,即使氣象廳已宣布颱風威力為中度颱風,但是銀行從基層行員到內部職員依然是要正常上班的。為了避免明日可能會出現的突發情況導致延誤進度,因此,他現在最好回去工作了。文貴和龍之介互換下眼神,後者便心領神會地也表明告辭意圖。
 
  文貴回到他的辦公桌,著手準備進入工作。撐在桌上的雙手抵著下頷,目送著龍之介欲離開的身影,叮嚀似的緩緩開口:「——龍之介,別忘了下個月家族聚餐。回來前先把你那邋遢的頭打理整齊。還有——」他停頓了會,「帶甲斐一起來。」
 
  「Got it.」龍之介愜意地答腔,保持背向他的姿勢、左手晃了晃捧花算是揮手。
 
  門被輕巧地關上。
 
  「……臭小子,連跟你哥補句生日快樂也沒有。」文貴對空嘖了聲,然後低頭審閱起待批的公文。
 

  -TBC-


*1:麗格海棠花的花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