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Feel me》◎他與學徒

Reinaart 列那 | 2021-10-12 00:29:47 | 巴幣 24 | 人氣 95


※BL
※《合股》續篇
,走段子合集模式,段子與段子彼此有連貫性。
※本篇字數約4000字

◎他與學徒
  
  離中午休息時段已過去十五分鐘,福田優斗這才收心關閉了氣象新聞分頁。颱風行徑速度加快了,預測會從太平洋下方垂直往上掃過本州,尤其是首當其衝的關東地方影響最劇,今天一早位於神奈川縣的濱崎市便開始感受到了風雨,大雨一陣一陣地狂傾,不至於連下整天,雨勢卻有逐漸增強的趨勢,因此,說不期待放假是騙人的。
 
  雖然福田從未曾朋友或是認識的人裡聽聞他們放過颱風假,不過他任職的可是間奇怪的公司——“奇怪”並非指負面,而是他很難去界定歸類所屬流派,偏美式企業文化卻有著傳統日式管理制度。另外最奇怪的莫過於公司的負責人甲斐社長,福田很難把“社長”一詞和甲斐先生連結在一起,他真的沒有看過有哪個公司社長的出勤時數堪比職場菜鳥:每天最早到辦公室負責開大門,比誰都還要勤奮認真,不准員工加班、自己卻經常待到六七點最後才依依不捨地下班,甚至連帶領新進員工也是甲斐社長親自教導。無論怎麼看,甲斐先生都更像是對工作孜孜不倦、資深一點的前輩同事(後來知曉社長的實際年齡更是嚇了一跳)。
 
  如果這是間個人工作室倒還合理,但它坐落於濱崎市中心重要代表地標的摩天商辦大樓『NUMBER NINE』內,規模不算大,相較於同業算是小公司,人數含老闆以及資歷最淺的他總數也才不過十位。喔,還有一位社長的合夥人,福田常常忘記算上此人,據說是社長多年朋友的大友先生,一位總是面帶微笑、友善親切的Metrosexual(都會型男)。年紀似乎也不大,只長自己幾歲,本業據說是做花藝設計的,固定每周會來公司一到兩次,來時都會抱著一大束花,負責美化辦公環境,以及帶下午茶、點心招待大家,所以很受員工們的歡迎,福田也很喜歡他。大友先生還和擁有這棟建築物所有權的銀行財團家族同姓氏呢,福田曾半開玩笑地調侃過此事,而對方也笑笑回應僅是巧合。
 
  再次於心中默念:『快宣布明天放假吧』後,福田拍拍臉頰、呼了一口氣,努力將精神回到下午的工作上。先從檢察有無新進郵件開始,剛開啟outlook視窗瞬間,那黏著沉甸甸的煩悶感又重返胸腔,大腦不受控制地回憶起:不久前他又捅了個大樓子、差點造成公司信譽危機,而這回替他收拾爛攤子、擦屁股的還是社長。
 
  上週五,Friday Night,前輩們都準時打卡離開了,他也打算下班、檢查事項清單時才發現自己出了嚴重紕漏,一件已簽約成立的委託件竟被壓在堆疊的檔案夾下沒派送出去!完完全全被他遺忘在桌子兩個星期之久。儘管入職半年多了,不過由於出錯率太過頻繁,至今他仍無法獨立負責專案,只能做前端的分派業務與一般筆譯。而這份被福田遺漏的案件是一份英翻日需求的期刊論文,雖然內容不算太多,可是涉及到醫學的專業領域,按照作業流程應該是要轉給負責專案執行的前輩,再由前輩跟進案子,外發給與公司合作的專業領域譯者——然後,簽約交件的日期是周六中午十二點前,前輩們又都跑光了,即使下跪拜託前輩回來救援,但要在剩餘時間裡聯繫醫學領域的翻譯老師並完成譯稿實在是天方夜譚……
 
  正當在福田坐在位置上抱著頭考慮是不是該從十四樓的辦公室窗戶跳下去時,社長走來敲了敲桌子,並用著一臉“我可不想付你加班費”的嚴肅神情示意他快點回去——再然後,氣得怒不可遏、破口大罵了數十分鐘的甲斐先生最後放下雙肩後背的黑色筆電背包,拉了附近的椅子坐在福田旁邊,兩人一起硬幹,通宵翻譯製稿至隔日清晨。
 
  想到出錯不斷,盡給前輩與公司增添麻煩的自己,福田感到萬分沮喪失落。他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也有自知之明確實粗心大意不夠謹慎,更試過更種調整方式,就是不見效果。原以為曾經在澳洲打工度假半年的經歷會在這間翻譯公司大放異彩,然而實際卻是完全派不上用場,即便勇於開口說英文、不懼怕跟外國人士交談,社長依然覺得他的專業程度與台風有待加強。長期下來的挫折感使得福田幾度動起辭職的念頭,但是考慮到若出社會就職的第一份工作待不到三年,會給人經不起磨練的負面印象,履歷也不光彩;再者,家人和朋友們聽聞他所處的職場環境後,紛紛認為這是一間良心事業公司,每當他跟隨網路流行用語自嘲為『社畜』時,總會惹來身在水深火熱地獄職場的真社畜友人白眼。
 
  薪資待遇不錯、氛圍良好、沒有性格差勁的前輩同事、不用加班、更不是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有免費的零食櫃享用、大友先生也常常請客,聚餐的餐廳價位約莫等於他一周的餐費——話說回來,大友先生好像真的挺有錢的啊,可以邊參展邊在歐洲旅行了一個月,而他得一到五都關在辦公室裡掙錢……難怪年紀輕輕便能和社長合夥開公司——提起社長,果然最無法割捨、離開感到最為惋惜的人事物就是甲斐社長了……
 
  甲斐先生真的待他不薄,雖然人很嚴格,生起氣來也非常可怕,不過一直很用心地在教導、關照自己,和工作業務以外的領域如果是有涉略的亦是毫不吝嗇地給予指導,傳達正確觀念。上週五出的大包換做是別間公司早要他滾蛋了,誰還會像甲斐先生一樣,不是命令他自己想辦法生出譯稿來、而是親自跳下來協助完成,解決問題。甚至隔天早上交案後,他們還一起到附近的SUKIYA吃早餐…………福田覺得他這輩子的工作運可能都用在遇見社長上了,但是值得。
  如果可以,他真想一直待在這間公司啊。
 
 
  內線電話突然響起,心臟彷彿衝破肋骨般地劇烈震顫,他愣了半秒才接起。
 
  『福田君,請來一下。』是甲斐社長。簡潔明瞭地傳達完隨即掛斷。
 
  福田顫顫巍巍地走到屬於社長辦公室的隔間,內心拽著滿滿的不安與疑惑,他站在玻璃門前深呼吸一循環,象徵性得敲了敲門後,推門進入直直走向甲斐先生的辦公桌,停佇在一個適當距離的定點。
 
  「甲斐先生,請問找我有什麼事?」他盡力保持平常,但心臟仍無可避免地狂跳。社長今天反常地快中午才來公司,是被什麼事情延誤了嗎……難不成是在思考要什麼時候解雇他才洽當、思索個半天所以太晚出門了?!福田在心底祈禱可千萬不要是這個發展啊……
 
  或許是長久以來的潛移默化,比起“社長”一詞,更習慣被禮貌地稱呼名諱的甲斐三敘,語氣平常得開口:「嗯……福田君,你們年輕人應該都很會使用智慧型手機吧?……你知道LINE要怎麼把人拉進黑名單嗎?」三敘坐在他的位置上,眼睛直盯著左手掌上的手機螢幕,右手食指持續滑動頁面,不放棄地試圖解開難題。
 
  暗自大大鬆一口氣的福田垮下繃緊的軀幹,自然得移動到三敘身旁,「咦?是碰到什麼麻煩了嗎?」靠近稍探出頭,跟著將視線落於手機上。對於甲斐先生叫他進辦公室的原因感到些許訝異卻又見怪不怪,早就聽前輩們說過社長是個不太適應科技發展潮流的原始人,明明年紀不大、還長著一張年輕人的臉。
 
  三敘明顯猶豫了一下,然後按出跟某個人的對話訊息,示意給福田道:「我要拉黑這個人……是說這個帳號,」他貌似有些忸怩,「一直傳些無聊圖片來,煩死了,我不想再接收到訊息。」
 
  既然社長不介意,那他也明目張膽得仔細看了螢幕內容:一個頭像是隻頭戴花環的微笑黃金獵犬照片、暱稱為『RYU』的帳號,從上午開始就不停得傳各種角度、在海裡、在沿岸、不同姿態等等的海象動物圖片,除此外沒有附其它文字訊息,意義不明地持續騷擾著甲斐先生。
 
  「哈、這是機器人假帳號嗎?還是真人啊……」他覺得莫名好笑。
 
  「呵呵、不知道呢……」
 
  「可能是真人吧,世上就有這麼無聊的人。」止不住笑意的福田逕自下了定論,用眼神徵詢過許可後,他直接點擊螢幕操作,邊說明邊示範著LINE的封鎖功能。然後就在關閉訊息回到好友列表畫面時,『RYU』恰好又發送了一則文字訊息,以APP推播通知的方式彈出,福田一時習慣順手點開——
 
  小海象的屁屁好點了嗎♡♡♡
  昨晚射超多次的 啊~大
  現在蛋蛋好痛喔(ᗒᗣᗕ)՞
  可是想到你 雞雞又硬硬
 
  猝不及防蹦出在眼前的色情鹹濕訊息讓福田當場石化,愣了好幾秒才恢復神智,他用眼角餘光偷瞄了身旁的社長,訊息接收者本人更是一臉鐵青黑著臉。
 
  「……呃、這個……我不認識這個變態……」三敘的音量越來越小。
 
  「喔……這種都會裝得一副很熟的樣子啦……」福田也尷尬得不得了。
 
  這是被性騷擾了吧,還是被男同志性騷擾……不過也不會過於匪夷所思啦,畢竟甲斐先生是混血兒,臉長得滿好看的,單身未婚,據他所知又沒有女朋友,因此容易讓人誤會。福田懷疑起社長究竟平時是出入哪些場所,才會被“那個族群”盯上,進而得知他的聯繫方式、加了LINE……但是現在網路如此發達,個資、隱私曝光的風險也愈高,尤其像是甲斐先生這種會把辦公室WIFI密碼設定成12345678,資訊危機意識低落的中老年人(論科技應用能力程度),肯定是在哪裡不小心外洩個資吧。
 
  「噁耶,快把這個噁心變態的臭GAY封鎖!眼不見為淨……」福田作勢謾罵著一邊操作手機,努力化解尷尬的氛圍。他又望了三敘一眼,對方仍處於非常彆扭、不自在的樣子。果然對性格一本正經的甲斐先生來說刺激太大了嗎。
 
  「……謝了。」待福田操作結束後,三敘淡淡得答謝,嘗試讓一切恢復平常。他關閉手機螢幕、放到一旁,把視線移回面前的筆記型電腦,「那、沒事了……你回去做事吧。」指令下達完畢,他也開啟專案系統,欲確認正在執行中的所有專案進度狀況——「嗯?還站在這做什麼?」稚氣未脫、學生氣息濃厚的傻小子依舊杵在他的辦公桌旁。
 
  果然應該還是要再鄭重謝罪一次,他心想。「那個、上週五的事……」提到上次釀成的危機大錯,福田說話變得吞吞吐吐:「我真的感到萬分抱歉……當然也很感謝社長,要不是甲斐先生您幫忙——」
 
 「——這是我的公司,而你只是個員工。要是搞砸了客戶罵的是公司、賠錢的也是公司。你說我能不幫嗎?」三敘截斷他的話,賠罪與道謝的言辭已經聽煩了。
 
  「說、說的也是哦……」
 
  三敘瞟了一眼福田,那不知所措、愣頭愣腦的呆樣像極了被叫起來罰站的中學生。他在心底輕嘆一口氣。
 
  「福田君,別再想了。你在這邊糾結半天也不會改變任何事實,不如回去你的座位上,把手上所有的事情確認、檢查一遍。都沒問題後,去跟進新的案子吧。」
 
  儘管社長的語氣一如既往的冷淡,用詞也不溫柔,聽在福田的耳裡卻是鼓舞人心的打氣台詞。
 
  彷彿打了一劑強心針,他咧嘴展開笑容,「嗯、好!……謝謝甲斐先生!」鞠躬再次道謝後,福田抬頭挺胸準備返回接續奮鬥。拉開門,要踏離辦公室之前,他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轉頭補充一句:「放心吧,社長。我不會告訴別人您被男同志性騷擾的事的!」
 
  「……給我回去做你的事!」三敘惱羞成怒地低吼,只可惜威嚴被隔絕在恰巧關上的玻璃門內無法傳遞出去。
 
 
  -TBC-



想試試看這種呈現方式~預計共會有6篇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