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在狂喜中迎來死亡綻放,我的靈魂將會昇華—台獨份子的心境推估

露諾弭 | 2021-10-13 07:00:03 | 巴幣 0 | 人氣 36

首先我們先定義純粹的台獨份子,這類人是追求法理台獨的一票人,也是民進黨台獨黨綱的堅信者。(反正就不是現在檯面上的這批政治人物,我看他們一點都不像。)

他們的訴求是擺脫中華民國,建立台灣共和國。同時把中華民國視為是外來政權,同時非常討厭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而這類人通常有以下特徵。

會講台語,親日反中,有經歷日治時代和國民政府來台的家裡長輩,有民進黨黨員身份或跟民進黨黨員有點親朋好友關係。

在他們心中日本人是他們自己人,中國人是他們敵人。你如果去看《悲慘城市》那部電影到處濃濃的日式建築和日語大概就明白,那時候他們是非常討厭國民政府來台。尤其是那時候的台灣人通常已經跟不少日本人通婚,他們有不少是台日混血兒。

有一個核心思想貫徹其中,台灣人怎麼都不是自己主導命運?日本人來,我們是日本人。中國人來,我們又是中國人。(尤其最近的國台辦馬曉光一說,台灣前途由中國人決定。)

這個台灣島的命運,怎麼從來不是住在上面的台灣人當家作主?

所以有些人可能會講什麼炎黃子孫、中華民族共榮復興。我可以很肯定的說,這招對於正港的台獨份子一點用都沒有用。

因為他們要嘛覺得自己是日本人、要嘛覺得中國人爬到自己頭上,本來在日治時代擁有的地位和特權都被你外省人搶光光。

你講再多國民黨、共產黨那套,他們反而會更生氣。台獨份子自有一套口耳相傳的神奇邏輯能跟你辯。

例如中國歷史都是假的,一個朝代滅亡就已經不是中國。要像日本那樣天皇一代代流傳下來才能叫做代代相傳的國家,你後朝推翻前朝怎麼會是同一個國家?

然後他們的思維會比較偏傳統老日本人,尤其是一種武士道的殉道精神貫徹其中。(至於接觸日本動漫和漫畫的年輕台灣人,通常看到奶子和美女就滿足的愛上日本。)

「所謂的武士道是在死之間探尋」的出現雖已經是江戶時代中期的東西,然而對「吝惜名譽不惜命」,以名譽為首,在戰爭中生存的武士來說,冰潔的死亡亦是美學之一。同一時間一齊綻放,然後同一時間一齊凋散的的櫻花,自然而然就與武士的美學相互重疊結合。成為江戶時代有名象徵性的台詞。「花即櫻樹,人即武士」

他們是不怕死的,死亡只會讓他們更興奮。會讓他們更接近他們心目中的日本大哥哥心境領域。

就像在交配中母螳螂咬掉公螳螂的頭顱,公螳螂並沒有停止交配行為,反而下體更加用力吐出精液,增進物種的繁衍成功率。

搞台獨會不會被武統?他們知道啊。搞台獨會不會死人?他們知道啊。美日可能不會幫到底,台灣未來會生靈塗炭。他們知道啊。

既然都知道,幹麼要做這些事?

因為他們會覺得太美麗了,感受體會精神狀態狂喜中迎來死亡綻放的美感。第一你必須是不怕死,但怕死的沒價值的人才能懂。第二點是對於日本文化中的櫻花體悟,櫻花是在最美麗的狀態下綻放,隨後凋零落土,對日本人來說也一樣。

你們去想像一下二戰末期美國航空母艦軍隊,在面臨日本神風特攻隊的自殺式攻擊下,那種驚恐不安的體會就好。好比中東的恐怖份子,流氓怕瘋子。(流氓還要命,瘋子不要命啊!)

真正的台獨份子是會想去幹這種事情的,開一台飛機裝滿炸藥,衝去撞擊中共的航空母艦。

邱義仁說的太好了,搞台獨真的是一群瘋子。他們從來不管能不能百分之百的台獨成功,而是在享受這個逐步自我毀滅的過程。

咳咳,我來稍微嘗試模擬台獨份子的心境好了:

快點來殺我啊!成全我一生的追求,讓這世界再將混亂汙濁不堪。

你那脆弱不堪的和平秩序,在吾等的崇高理想之中都是可笑至極,赤裸的慾望才是人性的本質。

老共你也別假惺惺裝模作樣,乾脆點今天就來武統台灣,讓我體會死前的快感。

第三次世界大戰序章,就是由中共武統台灣開始,用台灣人的鮮血寫作嶄新的戰爭史吧!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