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躲藏(106)

Cynthea | 2021-09-21 12:36:59 | 巴幣 2 | 人氣 52


  太陽神蘇利耶好不容易救回了闍訶耶(娑羅妮),帶她回到他的太陽神殿。

  身體虛弱的闍訶耶卻臨近生產,蘇利耶去替她尋來一副不傷母體的墮胎藥,沒想到闍訶耶卻趁機逃走。

  蘇利耶發狂似地上天下地,只為找出她。

  那些日子畫夜再度混亂,又引起了眾神關注,天神為了一個女人瘋狂至此,實在是前所未聞。

  蘇利耶不知是第幾次上門,工匠神陀濕神嘆了口氣,放開手上所有工作,前幾次不論是什麼,已都給蘇利耶砸了稀巴爛。

  「她在哪裡!」蘇利耶一把抓住陀濕多的衣口,威嚇數次也不能從陀濕多嘴裡得到答案。

  「我不知道。」陀濕多堅稱。

  「我不信!我把你這兒都燒了,我看你能把她藏哪兒!」蘇利耶發著狠,施神力使身上的熱度不斷上升。

  陀濕多被掐得難以順氣,只好悶著頭回答:「燒光了也找不到她。」

  「闍訶耶!」蘇利耶對著四周大吼:「妳若再不出現,我立刻殺了妳父親!」

  蘇利耶揮著大刀對著四周張望,他期待著人兒出現,可是他一再失望。

  「她根本不記得我,又怎會來我這兒?」工匠神知道女兒失憶一事,但蘇利耶是抱著一絲希望而來,以為她是因為想起一切,所以才逃離他。

  若不是這個理由……難道連闍訶耶,都那麼討厭他嗎?蘇利耶心底泛著苦處,他早該明白他是被心愛的人所厭惡。

  蘇利耶手鬆開,把刀放下,喃喃自言:「我明明……下定決心,要重來了……為什麼不肯等我……不給我一次機會?」他視線有些模糊,一直到眼淚落下,他才發覺自己正在流淚。

  工匠神頭一次見到剛毅如太陽神的天神落淚,內心有些動容,但他沒說話,眼睜睜瞧著太陽神落寞離去。

  翌日開始,太陽回復以往的東升西落,不知情的人恐以為,太陽神終於醒悟,或是終於找到了他的女人。

==========================================================
  闍訶耶自從上次逃出太陽神殿後,就一直晝伏夜出行動。

  白日她會挖土覆身不動,或是化身為動物躲藏。

  她本就是雲之女神,幻化身體形態本就不難。

  但她畢竟才剛生產完,長時間與太陽神的捉迷藏,讓現在的她體力吃不消。

  這夜裡,她似乎已到極限,不斷扶著樹佇留休息,她數度無力地跪地,站起時也吃力地發抖,因此她沒注意到後方有人靠近。

  那生人拍了一下她肩,令她警戒地立刻回頭,她瞪大眼看著那個陌生人。

  那生人說:「小姐,這麼黑的夜,妳為何一人在這裡?」搭話的是個精壯的青年,看起來是沒有神輝的凡胎。

  闍訶耶稍微看了一下自身,全身泥污與血污,怎麼看都是個可疑的人,若是不好好解釋,自己恐怕會被當成危險人物捉起來。

  「我遇到山匪,拚命躲藏才逃過一劫……」闍訶耶撒了謊。

  「真可憐,現在妳可放心了,這裡不會有山匪,就是有也會被我們捉起來!」青年說。

  闍訶耶演出稍微放心的表情,藉機問:「請問這裡是哪兒?我一路逃竄,沒注意到……」

  「這裡是生主達剎的領域!沒有神、沒有阿修羅跟其他魔,幾乎都是像我們一樣的凡胎……小姐,妳是凡胎嗎?我看妳不像神,也不似阿修羅類?」青年把火把湊近闍訶耶的臉龐觀察,當熱度靠近她的臉時,她再度故作鎮定回答:「我是凡胎與天神的後代,我叫娑……娑闍,我在找我的兒子。」

  「娑闍小姐,我很同情妳的遭遇,現在天太黑了,若妳不介意明日再找妳兒子,請妳與我一同走,我會帶妳到我主人的宮殿裡休息。」青年邀請她。

  闍訶耶上下打量了青年,她問:「你的主人不介意帶個陌生人進屋?」

  「他是個好人,小姐,我所有的族人都知道,生主達剎是個善良且慷慨的人。」青年驕傲地介紹,發自內心地敬重達剎生主。

  於是化名為娑闍的闍訶耶跟著青年走,進入了達剎生主美輪美奐的宮殿裡。

  闍訶耶不會用富麗堂皇形容這兒,宮殿規模高大、規畫整齊畫一、風格雕飾精美卻氣派非凡,還有天花板邊上的各式毗濕奴像,設計者的宗教熱忱可見一般。

  青年好心地將她引去給其他女同伴,讓闍訶耶沐浴更衣、吃點東西,當然闍訶耶漆黑的身軀也引來不少目光。

  「不像陽光曬的,妳怎會黑成這樣?」有個人好奇問。

  「我的血緣中,滲有影子神的血脈,但也是太久以前的事了。」闍訶耶隨口胡謅。

  「黑歸黑了點,不過妳的皮膚摸起來好柔嫩,不愧是神明的後代……不像我們一百歲左右就全身粗皺了……呵呵。」那些圍觀的人開始嬉鬧了起來,闍訶耶只是笑笑,穿上了她們為她備好的衣服,心裡掛念的還是不知所蹤的兒子。

  「好好休息一晚吧,娑闍,妳要找兒子的話,明天再努力吧……妳剛生產完,就這樣亂來,普拉蘇提夫人也不會答應的。她是我們的女主人,對我們都很好。」闍訶耶聽完還是笑笑,優雅地整了整身上的新衣物,發現材質遠遠比不上天界的柔順,但她很喜歡衣物上面的味道,那香味令她精神放鬆,她不禁多嗅了幾下。

  有人注意到她的動作,大約是覺得她可愛,就隨口搭了一句:「那可是普拉(某個女僕)早上才曬的,今天蘇利耶(太陽代稱)心情很好,曬出來的衣物不用抹香都很好聞!」

  啊,原來是他……

  闍訶耶瞬間放下動作,再度對旁人微笑招呼,然後不知何時便昏厥過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