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娑尼(一)(103)

Cynthea | 2021-09-12 00:19:21 | 巴幣 2 | 人氣 70


  在日落之處,有被太陽神蘇利耶長年關著影之精靈-闍訶耶,還有蘇利耶與闍訶耶生的兒子-娑尼。

  闍訶耶與蘇利耶之間,充滿太多複雜的恩怨,兩人之間的愛恨也深深害了他倆的孩子,這是闍訶耶心中最痛的事。

  闍訶耶望著遠方,看著無邊無盡的一片黑暗,這裡永遠不會明媚,除非蘇利耶到來。

  這個黑暗的牢寵是蘇利耶用來關住她的,而且她永遠逃不出去,因為「暗影」會永遠跟著她,只要一逃,蘇利耶的光也會馬上找到她。

  微風吹亂了她的髮絲,也給帶她一絲涼意,她下意識地環抱自己,不經意地也盯著自己渾圓的肚皮。

  她又懷孕了。

  這孩子也會跟娑尼一樣被困在黑暗的牢寵,而且都是她的錯。

  她苦思逃出去的方法,她想讓她的孩子們擁有自由,自己怎樣都無所謂。

  她苦惱地撫上肚子,逃出去的辦法還沒想到,卻只能被肚裡的小傢伙拖累,等孩子誕下,要怎麼帶著新生兒逃跑也是一個大問題。

  「母親。」娑尼見著闍訶耶想事想得出神,忍不住叫了她一下。

  闍訶耶回頭看了娑尼,現在娑尼已非往日孩童,他是個健壯的少年,而且長相與身形跟蘇利耶可說驚人相似,只是他的皮膚是黝黑的,看來是闍訶耶的暗影神性影響了他。

  「兒子,我沒事,只是吹著風休息一會兒。」闍訶耶從未告訴兒子她的「逃跑計畫」。

  娑尼從不曉得他父母間的塵年往事,在他眼裡看來,父親太陽神就是個暴君,無比殘忍地虐待、關押他們母子。

  娑尼剛出生時,不小心害死了所有見他的人。(事實上是因為他有「死亡之眼」,無意之中使用它的緣故。)

  「我不想再讓他欺凌我們母子,母親。」如今的娑尼再無稚子之氣,他想成為一個男人,守護他珍視的一切。

  「別恨他,兒子,他是你親生父親。」闍訶耶說了好多次,這幾年娑尼看蘇利耶的眼神充滿了恨,她夾在兩人之間非常為難。

  這一切都是因為有人在火上澆油。

  「我只在乎妳,還有烏莎斯。」娑尼還是聽不進去勸,而且他執意跟著烏莎斯修練自己的神力,蘇利耶不是傻子,好幾次他問了闍訶耶娑尼神力的進步的理由,闍訶耶只能編謊言騙過去。

  一點點進步可說是天資加上後天自律的苦修,但娑尼的神力明顯超過一般天神了啊,甚至可與高階神將匹敵,得不到凡胎祭祀之力的娑尼是如何取得力量的呢?

  「烏莎斯教與我遠古修練之術,我不用靠任何祭祀或是苦修許願,母親,我只靠自己,這樣不好嗎?請妳不要總責怪烏莎斯。」

  烏莎斯成為他們母子唯一嫌隙,她是遠古神,遭受陷害而慘死,死後靈魂竟能不滅,強大的執念與她的遺骸附在一起,變成工匠神的復仇工具,工匠神令他的女兒-雲之女神娑羅妮使用在太陽神身上,為他無辜遭太陽神與天帝害死的兒子陀司西拉報仇。

  娑羅妮的行動只成功一半,她曾使太陽神失去一半的光,差點死去,幸好已成為太陽神的蘇利耶,只需要一點神輝也能修復自身;不僅如此,她害得原本的身體也毀壞,她再也恢復不了往日的白皙,全身如黑炭塗抹過的黝黑色,還失去了過去的記憶。

  太陽神給失去記憶的娑羅妮一個新的身分-影之精靈闍訶耶,生來就是服侍太陽神。

  「黑色的賤人。」就算蘇利耶有強大的自癒之力,娑羅妮的行為還是使他身上留下無法消除的疤痕,從此太陽神只以鐵面罩示人。當太陽神從倒影看見自己的傷口時,就會發脾氣,辱罵、毆打甚至性虐闍訶耶(娑羅妮)。

  這一切是從闍訶耶差點「因天帝的惡業均分每一天神」,害得神輝本就虛弱的她差點天人五衰時,才有所改變。那一次,蘇利耶以為會永遠失去她時,他發現他的心好痛,原來自己非常愛她……

  蘇利耶為心愛之人取回甘露,後來闍訶耶懷了娑尼,娑尼的誕生意外害死太多人,蘇利耶想殺了那個不祥之子,闍訶耶卻用生命護著兒子,這使得兩人的關係又降至冰點。

  不得已,闍訶耶吩咐兒子,只要看見太陽神最好躲得遠遠的,故父子倆也甚少相見。

  某次意外蘇利耶再見兒子時,他發現兒子身上的力量增進不少,有些不對勁。

  闍訶耶瞞住烏莎斯的一切,因為烏莎斯一直想殺蘇利耶,若是讓娑尼成為烏莎斯的劍,娑尼必會沒命的。

  闍訶耶認為他在保護兒子,烏莎斯一直在利用他們母子,當闍訶耶清醒些後,抗拒了烏莎斯,不過娑尼卻十分相信這個古神,原先緊張的父子關係,也因為這古神的從中挑畔變得更不容易。

  娑尼告訴闍訶耶:「妳信不信我已有能力保護妳,母親。總有一日,我會帶妳逃離這裡,到其他地方去。」

  「我相信,兒子。好了,別再說了。」闍訶耶撫上兒子的臉頰,她明白兒子的決心,也知道都是烏莎斯在聳恿他的。

  「母親為何傷神?妳難道在想那個人嗎?」娑尼略懂男女之事,烏莎斯曾告訴過她,情感是很複雜的事,常常是愛恨交織的。

  娑尼過去以為母親對太陽神只有怕、只有恨,但從她這幾年的行為來看,娑尼不得不相信烏莎斯說的沒錯,母親竟然不如他所想像地那麼恨太陽神。

  娑尼突然生氣起來,他嘶吼:「為什麼!他明明這麼狠!為什麼妳就是不肯與我站在一塊兒!母親,難道妳願意永遠待在這兒嗎?永遠只有這小小的世界!」

  「兒子……」闍訶耶被忽然抓狂的兒子嚇了一跳,她沒料到娑尼的反應竟會這麼大?!

  娑尼卻一把撇開闍訶耶的手,反抓住她的雙肩,用嚴厲的語氣質問她:「我已經想通了,母親!我就問妳一句,若是我要去殺了他,妳會不會阻止我?嗯?還是妳會反過來殺了我?說啊!」

  「烏莎斯!」闍訶耶沒回答娑尼的問題,她反而大聲叫了古神的名字。

  然後,下一瞬間,闍訶耶猛然醒來,原來剛剛是做夢。

  而且是烏莎斯令她做的夢。

  冷汗直冒的闍訶耶趕緊跑到河邊飲水、洗臉,用衣巾擦去臉上水珠。她仍對惡夢心有餘悸、驚魂未定,她怕動了胎氣,趕緊強迫自己定下心神。

  她想到方才夢裡娑尼惡狠的樣子,簡直不敢相信那是她的寶貝兒子,這是個預示,也許她該阻止烏莎斯與娑尼再繼續交流下去了。

  但她已試了好多年,每次勸說無果,她又不能找人商量,只能看娑尼越陷越深。

  還有一個險招,也許能說動娑尼,卻可能引發另一場風暴……本來她是想誕下這胎後才用的,如今看來是刻不容緩。

  闍訶耶下定決心,從河邊起身去找娑尼。

  「母親,妳找我?」還是那與蘇利耶過去相似的臉龐(毀容前),只是蘇利耶不會露出這麼輕朗的表情。

  「你還在修練?」闍訶耶是在樹林裡發現他的,娑尼只要照著烏莎斯所授之法修練,就會在這片樹林中。

  「我也沒別的事可做。」娑尼苦笑著,日落之處只有闍訶耶、他,還有烏莎斯而己。

  「兒子,你聽我說,你別再跟烏莎斯說話了好不好?」闍訶耶直接講明。

  「為什麼?」娑尼的臉馬上垮下來,相當不滿。

  「她太危險了,娑尼,她不是真心想幫你的,她只是恨你父親,想利用你罷了……別再跟她……」闍訶耶話還沒說完,馬上感覺到氣氛不對,還有娑尼臉上的表情,變得相當狠絕,簡直跟她剛才夢到的一模一樣。

  娑尼撇開了母親的手,用很冰冷的態度回答她:「還真給烏莎斯給料中,妳一過來就會叫我離開她……母親,我就問妳一句,若是我真去殺了太陽神,妳會殺了我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