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四章、Lv.3#8|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蜥智(CizaHuang) | 2021-06-21 10:07:27 | 巴幣 16 | 人氣 78

連載中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資料夾簡介
引路人──他們被如此稱呼。 在危難之中,用盡一切的方法救出陷入困境的人們。

企劃:Ciza Huang.作者:祈晴.監修:LPR。
文章列表:第一章、引路人#1
.
上一回:第四章、Lv.3#7
.
       奔跑,不斷奔跑,現在的我只能選擇這樣做,但我根本無法放心這樣。

       到了艾卡所說的指定位置,在這個地方,停放著艾卡專用的懸浮機車,在側面的盒子裡置著許多裝備,雖多半是「清除者」專用,不過也有一些是「引路人」得以使用的。

       看來,艾卡並沒如我所想的那樣,出任務都是一派輕鬆,還是非常謹慎的。

       我取出還有簡易的急救器材、必要的裝備,還有意外發現的貝羅藥劑,最後將嬰兒放入盒內,將地點設置為組織總部,並確定開始移動後,接著,把自己受傷的腳包紮並取出新的懸浮板──準備回頭幫助艾卡。

       【請、請回覆……!】

       當我正要離去時,懸浮機車的緊急電報系統卻瘋狂冒著紅燈。貌似是夏琳的聲音,斷斷續續的。
  
     該不會是莉拉通報的吧?一想到倒在血泊中的那個身影,我就覺得很不捨。

       我簡短地回應「目前與『未確認的新型玫瑰』對峙中,現在送回唯一倖存的『目標』。」

       接著,按下自動返航,讓嬰兒得以順利平安。

       這下,這個任務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接下來……

       不知為何,耳畔突然迴盪起不久前,米亞對我所說的話。

       有關於……艾卡的第二個「小情報」。


       …「其實,艾卡是很怕孤單的。」


       這種「小情報」……就算不說,我當然知道啊!

       深深吸一口氣,重整氣勢,接著──我回頭,奔向艾卡所在的地方。

       卡娜莉亞是笨蛋。

       米茲前輩是笨蛋。

       艾卡也是笨蛋!

       我怎麼可以丟下朋友不管。

       艾卡,妳不是一個人。

       艾卡,雖然我沒有任何戰鬥能力,但最少、最少,我希望,我們可以一起回去,回到分部。

       下一次,我們一起泡溫泉,再一起去哪裡,再一起──

       「……?」

       只是一回到原本的現場,感覺,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地板,有這麼潮濕嗎?怎麼感覺有點黏膩。

       這種味道,聞起來……是「玫瑰」的體液,可是為什麼這麼腥?

       不對,雖然看不到,但我很清楚那些是人的血?是誰的血滿地都是?

       「大姊姊,其實妳很調皮呢,分數再扣7分。」

       有著什麼飛了出去?

       從我耳旁呼嘯而過,重重掉落到我後頭的地上。

       伴隨著沉重金屬的聲響,那聲音的質量……是金屬?

       那是什麼東西?

       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怯怯地回頭,但當一看到掉在地上的那東西,原本重振的呼吸又隨之冷卻。

       那個掉落的東西,是一把巨大的鐮刀。

       ……「佩斯特」?

       而在連刀刀柄上,還附著一個東西……

       手……?

       深藍色的袖口?

       手臂……?

       艾卡的手……?

       「艾、艾卡……?」

       碰,再一聲巨響。

       又有一個身影被撞飛這裡,那個身影在半空中調整姿勢,迴轉一圈,半跪撐在我的前方。

       「艾、艾卡?回答我,艾卡,這到底……」

       沒有回應,艾卡的呼吸已經相當紊亂了。

       相較於艾卡慘不忍睹的模樣,那個叫做艾莉坦的長髮女孩外表看起來也是一點傷害也沒有。

       不、不妙!

       兩眼已經無神,已經超過極限了。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啊啊啊啊啊──!」

       一口吞下貝羅藥劑,我奔向了那個長髮女孩。

       藥劑讓我每寸肌膚瞬間感受到作用,感官、動作全都發揮到最大。

       我可不能允許他們再繼續這樣傷害艾卡,不能讓艾卡在這個地方就倒下來,於私於公都不可以!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艾莉坦將視線瞅向了我,但看起來似乎看起來相當失望。

       「哇喲,這不是剛剛搬家的大姊姊嗎?為什麼這麼想要快點離開這個世界呢?不能理解,理解不能,真的不能理解,真的理解不能,爸爸可以理解嗎?理解做出來的這個東西為什麼會這樣做嗎?」

       身體突然不能動了。

       奇怪,貝羅藥劑這麼快就沒效果了嗎?

       不對,是因為腳被抓住了,突然之間就被往後拉,臉直接被埋進牆面內。

       「為什麼這麼想要快點離開這個世界呢?不能理解,理解不能,真的不能理解,真的理解不能,爸爸可以理解嗎?理解做出來的這個東西為什麼會這樣做嗎?」


       那個小女孩,好像不斷重複相同的話語,可是我的思緒全攪成一團。

       眼前一片空白。

       感覺好像又被拉了出來,然後又撞進牆面。

       「為什麼,為什麼呢?艾莉坦不懂。」

       一次,一次,又一次。

       我好像被左摔、右摔,然後拋上,又拋下,可是我已經搞不清楚現況了。

       在貝羅藥劑的作用下,雖然軀體得以感受不到痛覺,可是意識全然跟不上。才沒幾下功夫,這個身體就無法再做出任何動作了。

       「艾莉坦還沒玩膩,怎麼可以睡著呢?陪我艾莉坦嘛。那個艾卡,艾莉坦已經玩膩了,不好玩嘛。」

       原來……我們「引路人」,是這麼脆弱,這麼無助,三兩下就毫無價值。

       面對那樣的敵人,別說是反擊,連反應都來不及。

       「大姊姊,剛剛不是很勇敢朝艾莉坦衝過來?可是為什麼這麼快就不好玩了,快點起來嘛。好不好嘛,這樣玩會變得不好然後就真的不好玩唷?」

       見我沒有反應,艾莉坦蹲了下來,露出孩童初次看到葉片上的瓢蟲那般好奇的神色,接著抓住我的左手,左瞧右瞧,然後露出了笑容。

       「大姊姊,鬧鐘響了,該起床囉。」

       接著──把我一根一根手指,緩慢地折斷。

       喀噠,大拇指,喀噠,食指,喀……噠……中指……但這時候的我,已經無法再對外在事物做出反應了。

       似乎是看我真的不會動了,女孩才呼了一口氣,感覺好像玩膩了什麼,露出鄙視的神情。而後一蹦一跳地走向另一處,把艾卡的「佩斯特」撿起來,首先把緊抓在上頭的手給扯下來,接下來開始上下觀察起來。
女孩伸出粉色的舌頭,輕輕舔拭那把鐮刀。

       「不好吃,乾脆把它破壞掉好了。」

       女孩鼓起臉頰,看起來似乎不太開心。

       「真是奇怪,竟然扭不斷。」

       但當她拋出的那一瞬間,艾卡一個箭步衝上去,抓住鐮刀的瞬間,直接給艾莉坦一個頭槌。

       面對這突然發生的狀況,艾莉塔踉蹌地退後幾步,眼睛睜得老大,但很快又笑彎了:「對,沒錯,是的,很好。大姊姊,果然是爸爸的女人,真是不錯呢!」
  
     艾莉坦的目光重新回到艾卡身上,雖然艾卡也以極快的速度反擊回去,但很快又打倒在地。

       「開心。」

       揮出一拳。

       「……住。」

       再一拳。

       「好開心。」

       「……住手。」

       兩拳。

       「艾莉坦好開心。」

       「住手啊……」

       三拳,然後連續好多拳。

       「艾莉坦真得好開心!100分的開心!」

        在那樣的力量下,根本不是對手!

       住手啊──!

       不要再打了!

       不,不要──

       艾莉坦,看我這裡,快點看我啊!為什麼──連看都不看我,我在這裡啊!

       但艾莉坦只再瞅了我一眼,就繼續揮出拳頭打向艾卡。

       那樣一瞬間的眼神,就像是……

       就像是──?

       像是踩過路邊的小碎石,絲毫不會在意、不會注意。

       毫無──價值。


       「好了,接下來,就是要唱晚安之歌喲,艾莉坦不想繼續玩了,那就──」

       【嗶嗶嗶──】

       正在此時,女孩毛茸茸的外套傳來一陣鈴聲。

       「哇喲,應該是爸爸!」

       女孩開心的拿出一個東西。

       怪……那種鈴聲,不是組織才會使用的嗎?她怎麼會有……?她跟組織有關係?

       「嗯……喔……他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接著,她的表情竟出現了一抹焦躁。

       「唷……艾莉坦是好寶寶,艾莉坦不玩了,現在就回去!」

       說著,艾莉坦原地踱步起來。

       「對了!爸爸,艾卡好像不是媽媽呢!」

       語句之中,似乎對玩不盡興這點感到不太開心。

       「嗯……好!掰掰。」

       但當如晶亮大彈珠的兩眼轉了幾圈,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從胸口的取出一個「赤紅色的圓形玻璃球」。

       「雖然有點浪費,可是誰叫爸爸不讓艾莉坦玩的。」

       接著又取出一枚注入器,向玻璃球注入了紅色液體。

       接著,隨意將玻璃球往地上扔。

       劈一聲,玻璃球噴出赤色的液體,急速擴散到四周,不過數秒,包括滿地的Lv.3體液和屍骸,接隨之往中心收束,且不斷匯聚成型。
  
     「爸爸叫艾莉坦回家了,快樂的時間總是過的特別快……好討厭唷。各位大姊姊。下次要一起玩得更開心唷!」

       說完最後的這句話,艾莉坦開心地揮揮手,便一蹦一跳地離開現場。

       僅剩那詭譎的物體不斷蠕動、成長,構築輪廓。

       ──最後成了一尊全新的Lv.3。

       五指緩緩撐了開來,嘴巴也大張了開來,伸出充滿唾液的長舌,唾液都滴到了地上,舌尖轉了兩圈,頓時裂了開來,從裡頭,又伸出一個頭顱出來,頭顱張出來的嘴,全是銳牙。

       這個Lv.3雖才剛成形,但展現出來的氣場,比起第一尊還要高上不知多少。

       就算貝羅藥劑正在發揮作用,但這個重傷的身體根本發揮不了任何作用。

       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弱……

       「『引路人』……果然是棄子,只有資格當棄子啊……」

       誰可以告訴我……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告訴我,我該怎麼去做?

       在這個時候,艾卡卻又在一次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艾……卡?」

       「小柔伊,妳知道嗎?『引路人』可不是棄子。」

       僅存那隻手,緊緊握著「帕斯塔」。

       「『清除者』……才是廢子,清掃這個世界髒汙的存在,如果髒汙沒了,『清除者』當……然沒有存在的價值。」

       「艾卡──」

       我想喊出聲來,可是聲音卻卡在喉嚨裡。

       不可能,現在這種狀態去戰肯定無法──

       絕望的認命,我們也沒有其他選擇了。

       艾卡在說完這句話後,安心露出微笑。

       「好像,沒有任何遺憾了。」

       說著。

       「謝謝妳,小柔伊。」

       艾卡說著。

       「過去的我,總是認為只要在面具後面就夠,全都靠『殺戮志願』就夠,但其實,這樣是錯的。」

       但我卻……

       「我,還是我。」

       一句話也回應不了。

       「就算是她,依然是我。」

       艾卡將僅剩的那隻手伸起,並將小拇指、無名指、中指對向怪物。

       「現在的我……不對……不是我,是我們──」

       艾卡全身都受了重傷,尤其是失去右手的臂膀鮮血直流,但在下一刻,她已經緊握鐮刀,在怪物的面前。

       高速地迴旋過身,並再重重劈斬下去──

       怪物伸出利爪揮斬下去,狠狠切開艾卡的胸膛,沾血的慘白肋骨都能清晰可見。但艾卡卻沒有退去,反而兩眼睜的更大,露出更燦爛的笑容。

       「「柔伊,謝謝妳相信我們!」」

       揮刀,揮刀,揮刀,揮刀,揮刀,揮刀,揮刀──

       「「我們──無所不能!」」

       每揮出一刀,就有一道紅色的弧線噴濺出來,每一個動作,都讓我感覺到艾卡的靈魂在急速消逝。但她的動作卻越來越快、越來越強。

       就算比起先前更強的Lv.3,也無法招架,就算招招使出得以致命的攻擊,眼前這個「清除者」卻毫不退
卻,鐮刀上骷髏頭的眼睛綻出更大的光亮。

       再如此氣勢下,反而是Lv.3混亂了,「喀」地發出長吼,雙爪盡上全力掄了下去,全刺入那個脆弱的軀殼裡,但對方的刀鋒亦抵在胸口上。

       「『佩斯特』──要,就全拿吧──!」

       但,但是,但就是算是這樣──!

       「我把我全數的靈魂都奉獻上,我把我的一切都傾盡上去,但至少在這一刻,讓我任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Lv.3胸口的外甲──應聲碎裂。

       象徵「玫瑰」最脆弱的核心同時露出,只剩下最後一擊,只要再往內刺,「玫瑰」就將──

       原本,該是如此,但艾卡的動作卻停滯下來。

       意識……她,艾卡已經耗盡了……

       「怪物」發出痛苦的聲音,不斷地掙扎。

       但還是差一步,就差那麼一點點,只要再一次,再一點──

       「艾卡──!」

       以身體最後的力量,我撲摔到艾卡的前方,用牙齒緊緊咬住鐮刀長柄,但當我一碰觸到「佩斯特」,全身頓時像觸電那般無力,似乎只要一個恍神,我就會立刻失去意識。

       但我還是撐住,絕對要撐住,無論如何都要撐住!

       「唔喔啊啊啊啊啊啊──」

       「佩斯特」,總是選擇人。

       選擇適任者,選擇灰色地帶的人,像我這種充滿「幸福」的人,肯定是直接被淘汰。

       向我這種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必定是毫無價值。

       但是,就算是這樣──

       …「柔伊,看著我,妳的身分是什麼?」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耳畔又迴盪起米茲前輩的話語呢?

       …「引路人最重要的任務與存在價值是什麼?」

       …「無論如何,都不要忘了我們的身分。」

       我們……「引路人」。

       「引路人」的存在,是為了什麼呢?

       …「成為引領迷途者的光。」


       米茲……前輩,卡娜莉亞,現在的我,是不是一位稱職的「引路人」呢?

       啪。

       眼前,被一大片鮮紅所覆蓋。

       似乎有著什麼被刺穿,但我已經無法辨識了。

       視線也已經變得太模糊了,但勉勉強強,可以看到在我面前,並不是那個怪物,取而代之,似乎挺立了一個深紫色髮絲的身影。

       也因這個身影的出現,這原該充滿血腥的環境,卻飄散出一股……淡淡的花香……?

       儘管歡呼吧,跪著朝拜吧,弱者們。

       是……男生的聲音?

       一個……略帶稚氣的男生的聲音?

       那個聲音,是屬於誰的呢?

       世紀末最強的救世主到來啦!」


       後頭,似乎有著誰說話的聲音,當那個聲音一出現,我想回過頭還看是誰,只記得是……一切……一切……眼前只剩下一整片的緋紅……

       像極佈滿玫瑰的……玫瑰園。
.
下週一更新,敬請期待。
.
.
Fb粉專:XHEEP GAMES

創作回應

另一個清除者...?
2021-06-21 17:56:09
蜥智(CizaHuang)
沒錯!
2021-06-21 18:03: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