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四章、LV.3#5|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蜥智(CizaHuang) | 2021-05-31 12:31:45 | 巴幣 22 | 人氣 96

連載中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資料夾簡介
引路人──他們被如此稱呼。 在危難之中,用盡一切的方法救出陷入困境的人們。

企劃:Ciza Huang.作者:祈晴.監修:LPR。
文章列表:第一章、引路人#1
.
上一回:第四章、LV.3#4
.
       由於道路坍塌的關係,我和莉菈只能先轉而上三重國小捷運站的地表,從捷運出口離開,再從其他可行的通道進入。

       莉拉走得很快,雖然我的裝備很重,但平常跟著前輩所訓練出來的成果可不是叫假的。

       我知道這是非常冒險的事,還好途中並沒有遭遇「玫瑰」的突襲,不然我們全都完了。

       只是當一進入內部,我頓時聞到不對勁的味道。

       一種肉類物質腐敗在冷凍庫的詭譎味道,雖經過長久的訓練,我們「引路人」並不會因此作噁,但這種危機感還是迫使我將懸浮板準備好,隨時做好作戰準備。

       眼看莉拉好像什麼也沒帶的樣子,我把多帶的備份帶裝備給了莉拉,莉拉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妳在做什麼?」

       「我想這對妳有幫助。」

       「不需要。」

       「依照組織給予的情報來看,三重國小有一群需要拯救的『目標』,至於對象的數量並沒有清楚的情報,換句話說一切只能靠臨場反應。多有一點準備也不會是壞事吧?」

       「那妳為什麼不自己帶?」

       「我要讓妳知道,跟妳同組的可不全都悲劇。」

       「……愚蠢的人。」

       「真糟糕,好像有很多人都會對我這麼說。」

       前輩好像也有跟我說過同樣的話呢,真不知道現在的他還好嗎?

       只是還沒有太多餘裕讓我多想,眼前的畫面,頓時讓我傻在原地──那份光景,堪比阿鼻地獄。


       放眼所見,到處都是凌亂的屍體,彷若被什麼野獸大加蹂躪過。

       暗紅的腸子、已經無法分辨的肉塊、骨頭都外露了──血、肉、骨,全部混合在一起。我感到渾身不太對勁,寒毛直豎,這不太像我所認識的「玫瑰」所為,臨近並無大範圍的爆炸痕跡,且走道及設施並沒有被明顯的破壞,但也決非是人類廝殺所為啊。

       由情況太過於殘忍,所以我趕緊向「組織」傳了緊急支援。「組織」並無向往常即時回應,可能先忙臺北車站那端的事吧?

       深吸一口氣,繼續往前走。

       不斷的走著、走著,完全沒有任何生存者。

       看來,救援已經來不及了。

       「有聲音。」

       但──當我在灰暗世界,決心放棄時,那象徵著「希望」的聲音,突然傳進了右耳,迴盪進腦海裡,刺激了每寸神經。


       聲音相當稀微,如果不仔細聽,還真的無法發現。就在屍體堆當中,一名婦女的懷裡。有著一個微弱的小生命,正在哭泣……

       「小嬰兒?」

       在這個地獄中,竟然還有這樣一個小小生命存活著?

       在這時,我發現到嬰兒身旁的屍體,還殘有些許溫度。

       我對這位母親默默感到敬佩,試圖將一根根硬化的手指給扳開。

       「好大力……緊緊抱住……呢。」

       關節的聲音格搭格搭地響。

       這是「死後僵直」──這麼膚淺的學術原理?

       這名母親,在生前一定也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守護著嬰兒吧?

       「母親請放心,我們是來自『新樂園』的『引路人』,這個嬰兒現在已經安全了……」

       費了好番功夫,總算是抱起了。

       嬌小的身軀……並沒有想像中的重。

       而且好軟,那雙手好小,好像一不小心,就會整個捏碎,眼睛還沒睜開,還沒開始感受這個趨近崩毀的世界。

       小小的心臟,努力跳動著。是男孩,還是女孩呢?

       「這就是……我們來這裡的理由吧?」

       胸口湧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悸動,若沒有我們「引路人」前來,這個小嬰兒將會沒入怎麼樣的未來?

       我們……來到這裡,與這孩子相遇──最少、最少,我感受到我們存在的最大價值。

       「我們……可是要好好堅持下去呢!」

       將嬰兒小心地護住,我差點撐不住而流下眼淚來。

       「願造物主引導他們的靈魂……莉拉,我們走吧!」

       莉拉並沒有回應我,逕自繼續往前走,不過瞅了一眼嬰兒的神情,似乎比剛出發的她還舒緩不少。

       再往附近觀看,就沒有其他屍體了,也沒看到其他可能是家人的存在。

       也搞不好,在下一波危險來臨前,都已逃走了也說不定?

       話又說回來,三重國小這裡,會不會過安靜了呢?

       難不成,任務就到這裡告段落?

       既然如此,那我們準備撤──


       「喀。」


       不。

       不對。

       感覺不對。

       腦海突然一陣鳴響,四周的氣場不知為何驟然變化。

       生理因這莫名襲來的氣場下意識做出了反應,呼吸突然變得急促,心跳加快,腿癱軟地半跪下來,但我還是以抑制強硬地驅使這個軀體快點做出備戰反應。

       「這到底……」

       但還來不及構思好接下來的行動方案,前方一側的壁牆突然被某股外力撞碎開來。雖然我以最快的速度往後跳退,身上多處還是被飛石擊傷。

       「怎麼回事──」

       我更小心地護住抱住的嬰兒。

       左耳聽不到嬰兒的哭聲,我知道這個嬰兒一定是哭了,但我的視線無法顧及到。

       我看到了──從那個巨大窟窿裡,探出一個黑色的身影。


       人形的四肢,面容沒有清楚的外觀,僅烙著一道血紅色的逆十字,頭顱兩旁束著一對高挺的犄角。

       腰桿前傾,五指的部分大張,腿彎成ㄑ字形墊著,宛若隨時都會揮撲過來。

       「為什麼……地底裡面會有……?」


       雖然種種特徵都與我腦海的情報全都不相符,但那輪廓所帶來的氣場已讓我深刻感受到──這個二尺高的人形「怪物」,肯定──


       玫……瑰?


       但與其說是「玫瑰」……它帶給人的感覺,更像是「怪物」──

       樂園之所以建在地底下,某方面的原因就在於「玫瑰」追尋不到,但為何會有與我們認知全然不同的習性,以及輪廓,這應是──超越目前人類所知的一切「玫瑰」的更加進化型。

       我,嚥了一口氣。

       以其身形及過往與「玫瑰」交鋒的經驗推斷,「怪物」衝向我這裡,只需要短短3秒。

       從剛才「怪物」可以輕易破壞牆面的威力來看,只要被貼近,肯定必死無疑。

       短短3秒內,就得要做出決定性的行動。

       現階段……該要如何是好?

       快點動,腦袋,面對這樣的狀況,應該怎麼辦才好?

       冷靜,這個時候要冷靜,絕不可自亂陣腳。米茲前輩怎麼教我的?這時候正應要澈底展現。

       深吸一口氣,身體壓低,讓生、心理竭盡所能「回想」起一切所學。

       「記住……妳的身分是什麼?我可是『引路人』……」

       「引路人」的最重要的任務與存在價值是什麼?

       「成為引領迷途者的光。」

       當一複誦米茲前輩所說的話語,總算恢復成應有的冷靜。

       就算遇到這種難以面對的夢魘,至少──要讓這個小嬰兒活下去。這就是現階段最大的任務。

       雖然並不想這麼想,極想只靠自己的力量,但若要讓任務的完成度大幅度提升,或許現階段只有那個方法了。

       只要向艾卡求救,相信她絕對會直接趕來。從現在所在的臺北車站到這裡最快需要15分鐘,撐住這段就夠。

       在她到來之前,就必須要由我和莉拉來撐。

       但這念頭才剛出來,我馬上就後悔了。

       握緊拳頭,發現自己的願景總是停留在「口頭」上時,對自己的失望感油然而生。

       「不,不對。」

       艾卡那裡,現在也在執行「任務」,我可不能因為一點小事就麻煩朋友,朋友可不是這樣麻煩的。


       …「嗄啪哈哈哈哈哈哈!太弱了吧!『引路人』都只有這點能耐嗎?」


       該死,在這個時候,已經聽不到聲音的左耳卻突然響起艾卡……不,應該說是「殺戮志願」的嘲諷。在這時間點回想起,實在是太差評了。

       可別──太小看我了!

       「莉拉,我先說好,現在可不允許妳說什麼喪氣話。」

       就算不能保證能成功,但我願意賭賭看運氣。


       以相對位置來看,現階段最有效率的作戰,是我先當誘餌,在「怪物」後頭,有著一個通風口,當我先往左邊俯衝時,「怪物」預計會如「玫瑰」的平時慣性,先往相對較接近的移動者先發動攻勢。

       若當我快要被追上時,莉拉再用強光彈等道具,引起「怪物」注意力,只要短短1秒鐘,就足以讓我回轉過身,將嬰兒拋給莉拉,莉拉只要使勁全力撤退,將唯一倖存者帶回組織就行了。

       接下來,就是我個人的持久戰了。

       我必須用泰坦手套開路。如果依照先前火災經驗來看,就算是這種公共舊式建築,也應該會有那個「房間」的設置才對,「房間」的堅固程度,是具保障的。

       按照「組織」規劃邏輯,循序找出並躲入,雖然被尋獲可能是幾天後的事,只要沒被「怪物」幹掉,就算是我大獲全勝。


       莉拉看我將嬰兒包好,以眼神與作為暗示,我相信莉拉已經很清楚接下來的作戰。

       「莉拉,期待我們一起回去吧──咦──?」


       當我一回頭,莉拉,這時候已經不見了。

       腦中把種種微妙的動作做了結合,我往後方更遠處望去,該不會……莉拉在這個時候,選擇了與認定的方向全然相反的方向?

       奔跑之中,我彷若看到她稍稍回頭……那眼神,以及那輕微張合的唇語,是告知了什麼嗎?


       「比起被他人背叛,我寧可選擇先背叛他人。」

       確實,以生存率和可用度來說,莉拉確實比起我都還要來的優秀。所以這種背叛,是無可奈何的。

       「比起一次又一次被背叛,還不如讓我主動背叛。」

       莉拉……選擇拋棄目標、捨棄『任務』,背棄夥伴嗎?


       「……笨蛋。」

       但這種話語……這種決定……這種──

       「莉拉妳這個大笨蛋!」

       但這個吼聲,似乎沒有傳進她的耳裡。

       任何狩獵者第一個目標都會選擇先轉往逃跑的,當她這麼一做,「怪物」的注意力就會瞬間轉往莉拉,故不能會被瞬殺的危險,無法顧慮太多,我直接往「怪物」衝過去,身體側轉,以肩膀撞去。

       可是「怪物」的大手一揮,我馬上就撞上壁面,眼前閃過一片空白。

       使勁推動自己的身體,左腳用力一蹬壁面,再次撲了過去。但「怪物」連看都不看我一眼,揮出的爪風還是把我震了開來,硬生生再度撞上牆面。


       「唔啊啊──!」

       左小腿被利爪劃到,劇痛快速竄延全身,強烈到幾乎快昏厥過去,血的味道很快就竄入口腔,似乎只要一閉眼,就會瞬間失去意識。

       萬幸嬰兒抱著很緊,沒有受到半點傷害。

       咬緊牙根拼命抵抗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任何一刻我都不能選擇放棄!

       絕對不可以讓這個「怪物」過去,莉拉會有危險的!

       「快點看我這裡!」

       我大喊一聲,並擲出「飛蠅」。

       所幸──這個人形怪物骨子裡確實是「玫瑰」無誤,在道具的效果之下,「怪物」終於沒有繼續朝莉拉的方向望去,轉而對向我。

       身體壓低,兩爪後伸,大步大步跨了過來。

       當怪物這麼一轉換「目標」,與莉拉的距離就更遠了,再過不久的將來,莉拉就能抵達運輸車所在地,平安抵達基地。

       雖然覺得有些遺憾,我衷心地祝福她,安全了。

       好了……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呢?


       雖然也有帶短刀、切鋸這類道具,但到底對這個進化後的「怪物」到底剩下多少效果呢?

       當下,什麼都不需要再多想,左蹬,右跳,我必須要不斷擾亂「玫瑰」的判斷,只需要抓到機會,讓這個嬰兒有存活的機會就夠了!

       如果是LV.1的「玫瑰」,對於四維空間的判斷比想像中還要慢,「引路人」最基本的能力之一,就是能在四維的任何一面奔跑,只要有著得以踏穩的實面,我們就能像彈簧球多方跳奔!

       只要有機會繞到後頭,還會有「反擊」的機會,米茲前輩就曾利用這點,讓「玫瑰」誤射到夥伴。
可是這個「怪物」不管我怎麼移動,頭顱上的血紅逆十字都能精準地對向我,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又像是在嘲謔著什麼。沒有積極對我進行攻擊,也沒有猴急得像Lv.1欲將我作為獵物吃掉,渾然判若兩種不同的存在。

       當我好不容易逮到機會,超出可能的攻擊範圍之外,乍似愣在原地的「怪物」又突然加速,雖然閃過致命的攻勢,但揮出的氣壓依然將我重重拍揮到地上。

       ……這個「怪物」的強度,明顯強過過往所有概念。

       碰一聲,背部似乎受相當強烈的衝擊。

       為了保護嬰兒,所以我不能以標準的緩衝姿勢失足,跌到地上的感覺原來如此的疼痛?看來訓練都是有意義的。眼見「怪物」的動作幅度變大,代表它可能開始浮躁了。只要一浮躁,機會就來了。

       躲過下一波攻勢同時,我逮到機會架開懸浮板,奮力朝前衝刺。

       但這樣還不夠,不足以突破現況!雖然我所用的懸浮板早因數度摔撞而出現損害,也已發出了哀鳴,但我還是將效能提升到最高,死命拉開距離。

       可憐的道具,就麻煩你們陪主人任性到最後一刻吧。


       在一次又一次交鋒中,我已經知道這個「怪物」每個關節最大的動作幅度。而這就是我的致勝關鍵──能夠存活下來,就是我的勝利!

       在兩方快要正面接觸到的瞬間,將懸浮板馬力加到最大──將身體壓到最底,奮力扭轉身體,在「怪物」的注意力轉到撞上壁面而散碎毀壞的懸浮板的瞬間,我從「怪物」的手臂下竄過,再大力踏上,奔向全然相反的另一側去,成功了──繞到怪物後頭!

       接下來,只要再往另一個反方向,逆隱至對方可能的視覺死角,接下來就能暫時遁去,找到「房間」並躲入,「任務」就算是……


       「咦──?」

       我是不是,看錯了什麼。

       那個人形玫瑰的頭顱,竟能轉超過200度,那詭異的頭顱,竟可以扭轉到背後──?
       「可惡啊──!」

       太過愚蠢的是我,怎麼可以把生物的概念套用在「怪物」身上。

       我放棄原可脫逃的路線,轉往另一方向奔去。那怪物並沒有直接追上來,只跟我保持一定距離。它到底在打什麼主意?我還有存活的機會嗎?

       別放棄。不行,不可以,如果連最後這「任務」都失敗的話,我到底還可以──

       只是我才想嘗試讓自己提振點精神,我仍然停下了腳步,並不是我耗盡力氣,而是擋在我面前的是牆,就是那條塌方的道路。

       「明明就差一點!」

       就算現在緊急運用泰坦手套搬運,也根本來不及。

       我垂著那堵坍方的亂石,多麼希望就這麼被我垂出一條道路。

       我將效果開到最大的「飛蠅」丟向我的另一條叉路,想就此脫離,可是「怪物」只往那個方向歪了下頭,不屑地發出「喀」一聲,很快又追上我。

       難不成這個「怪物」已經可以分辨真人跟「飛蠅」了?但我來不及細細去思考,利爪已再度揮了過來,為了保護嬰兒,我以側身迴避。但背後還是被餘波劃到,背包被破壞了,不知摔飛到哪個陰幽的窟窿去。

       不過也趁怪物的注意力被飛出的背包吸引的瞬間,緊咬牙根,繼續將距離拉開,奔上捷運車站大廳。

       只要空間拉大,能夠發揮的空間就會更多!

       可是我根本無法擺脫多久,不遠處傳來垃圾桶被踢飛的聲音,它比想像中更快追上我!從距離來看,該不會它就擋在上大廳的通道吧?

       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只好轉往更近的狹道奔去。

       但身體才剛做出這個行動,頓時就感到後悔。

       狹道的盡頭,竟是坍方。沒有其他通道可以再轉往移動。

       我背對著塌方處,從它緩緩跨著大步的腳步聲判斷,離我只剩最後3公尺。

       「哇哇哇──!」

       當我開始思考下一步該如何是好時,懷中的嬰兒再度哭了起來。

       也因這陣哭聲,讓我突然很想取笑自己。

       我懂了,中計了。

       被米茲前輩說中了,「玫瑰」果然會進化,而且還成為了有智的存在……

       那個「怪物」並不是隨意漫走,而是有意識地誘引我移動方向。

       依照它的體能與破壞力,其實招招都能輕易把我撕個粉碎,但它選擇慢慢行走、擦邊傷害,目的就在於將我逼入死路,享受狩獵的樂趣……

       在這個時候,我第一時間竟還是想著,如果這個揣測屬實,這將是相當寶貴的情報,我該怎麼傳回「組織」呢?

       「怪物」越來越靠近了,那張開的嘴緩緩發出「喀、喀、喀」的喉音,大概是在取笑我吧?

       真的……是太差評了。


       道具丟失,裝備損壞,已經沒有招式了。

       我只能閉上眼,緊抱著嬰兒,向不知位於何處的造物主祈禱。

       祈禱……我會祈禱什麼呢?

       或許,是希望這個孩子,可以順利長大,可以好好地在地面上好好自在──


       但在這個時候,身後的亂石開始震動了起來,就像什麼野獸將要衝了出來,我趕緊躲向角落。

       轟一聲,所有障礙物被坍方另一頭不知名的力量撞了開來,速度之猛烈,連「怪物」也不得不停下腳步。

       當我來不及察覺狀況,開通的坍方另一端衝來一道光影,閃出一道深藍色弧刃,直直地劈在閃避不及的「怪物」身上。

       這是,這「怪物」首次退後。

       能發出威力威力如此強大的攻擊,該不會是……

       「這種出場時機很剛好,對吧~?小柔伊。」

       全身裝配清一色深藍軍服,腳穿帶有赭紅線紋的深色長靴,綁於左側的馬尾隨風飄搖,右手所持的長柄鐮刀柄端吭地一敲地,柄首所鑲的骷顱頭隨之散出光亮。

       「艾卡!」

       心頭有著什麼湧現,難以言喻,難以克制,但我還是抿住嘴忍住。盡可能露出微笑。

       「可是妳不是在臺北車站嗎?為什麼會在……」

       「因為有人太想我了,我如果不出現的話就太對不起了。」

       「艾……」

       「哎喲~小柔伊,那個是什麼奇妙的東西呀?」

       「我也不清楚……」

       「好啦,廢話不用太多~醜八怪,接下來就由我來陪你玩吧!」
.
下一回:第四章、LV.3#6
.
.
Fb粉專:XHEEP GAMES

創作回應

本回最大想法...原來我家附近(三重國小)這麼危險...wwwwww
2021-05-31 14:56:55
蜥智(CizaHuang)
哈哈哈好巧,現實沒有玫瑰Lv.3,但疫情進入Lv.3了,怕!
2021-05-31 15:33: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