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四章、LV.3#6|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蜥智(CizaHuang) | 2021-06-07 14:49:55 | 巴幣 112 | 人氣 106

連載中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資料夾簡介
引路人──他們被如此稱呼。 在危難之中,用盡一切的方法救出陷入困境的人們。

企劃:Ciza Huang.作者:祈晴.監修:LPR。
文章列表:第一章、引路人#1
.
上一回:第四章、LV.3#5
.
       「我是……大笨蛋?」

       被這樣喊,還真是第一次,但也會成為最後一次。

       那種人,才是最愚蠢的。

       「可笑,是你們太愚蠢了。」

       什麼是我們該做的事情?

       什麼是朋友……

       「不要,不要再想了。」

       那些俗套的內容,早就已經聽膩了,現在只要重複聽到,只會感到更加厭惡,而且越來越厭惡。

       「不,那個柔伊跟他們是一樣的,只會假裝的關心我,最後又一定會背叛我!」

       背叛……沒有其他的例外,沒有其他的可能。

       不管到了哪裡,得到的結論都會是一樣。

       「那種溫室裡的花朵,怎麼可能會懂!」

       莉拉不斷奔跑著,兩手握得越來越緊。

       離上次握著僅是什麼時候?可能已經不得了。


       …「莉拉,妳叫莉拉對吧?」


       隱約,好像想起了過去什麼對話。

       但完整的內容已經記不清楚了,只記得自己好像剛穿上「引路人」米色的制服,並進入一個房間內,已經有好幾位坐在裡面,看到莉拉,全都露出微笑。


       …「莉拉,我們是夥伴喔。」

       …「莉拉,妳的黑色頭髮真好看,用哪種廠牌染色的呢?什麼,現在很少見呢。」

       …「剛進來『組織』?哈,不用擔心,妳的身旁一定有我們在!」

       …「因為……我們是『夥伴』。」

       一連串的字句,只要想到其中一句,全都蜂擁而出。

       …「遇到『玫瑰』的時候,不用怕,牽制住就對了。」

       「夥伴」這麼告誡,這麼叮嚀。

       不斷牽制,好怕,好可怕,但只能不斷逃竄。

       為什麼,為什麼「夥伴」都沒有來?

       就算體力已經瀕臨極限,「夥伴」也沒出現。


       「玫瑰」斷裂了,是「清除者」。

       …「妳在這裡做什麼?」

       …「活著的『引路人』不是都撤退了嗎?」

       …「抱歉莉拉,上一次不是故意的。」

       不對,不是,只是──


       下一次,還是這樣。

       再下一次,依然是這樣。

       再下一次看到「夥伴」,已經剩下手上的留有血跡的通訊裝置。

       …「放心吧!我們這個團隊可跟其他團隊不同!」

       「新夥伴」比出大拇指,露出燦爛的微笑。雖然起先感到不安,但在「新夥伴」圍繞下,漸漸不會了。

       …「好無聊,不會覺得那些都沒有意思嗎?」

       …「妳知道有種遊戲叫做夥伴遊戲嗎?」

       偶然間,側耳聽到他們的談笑,就算心知肚明,就算與他們見面時,他們依然露出平常的微笑,依然張開雙手歡迎。

       「玫瑰」再次暴動,小隊被分派「任務」出擊。

       「新夥伴」以手勢對莉拉做出了指示。他們先往前衝,引了玫瑰的第一波注意力後,莉拉放出閃光彈,勾引第二波。牽制住莽撞的「玫瑰」一分鐘,接著換他們進行第三波,等待「清除者」到來。


       而這指示,莉拉雖有點不安,但還是照做。

       盡全力──照做。

       就算背後、下巴、四肢都被「玫瑰」刻下不可逆的傷害,那些「新夥伴」依然一去不復返。

       為什麼……會得到這樣的結果?

       其實──明明知道一些真相,只是裝作不知道而已?


       …「等等我,等等我……等……」


       那個人是誰,那一些人是什麼?

       名字,早就不記得了,也不用記得是為什麼。

       只記得失去意識之前,好像被某個身穿深藍裝束、帶有深靛色眼睛的「清除者」拎回去。


       經過一段時間修復,能夠回到線上,並且可以開始執行任務時,為什麼,大家望向這裡的視線都不一樣了?

       …「為什麼,全組只有她還在?」

       …「該不會,跟她同組都會帶有霉運吧?」

       …「真糟糕。」

       …「那些認真的人好可憐,被她拖累。」

       …「她不是有三個孩子嗎?都是莉拉害的。」

       …「跟她在在一起,只會全滅。」


       就算不想注意,不想在意,也沒有辦法阻止那些殘虐的眼神。

       唯有躲進廁所裡面,頓時感覺到安心。

       只能在好久有潮濕的角落角落裡面,緊緊抱住自己。

       「那個柔伊……能夠想像嗎?那種被背叛的心情。」

       當然無法,他們只會玩那種夥伴遊戲。

       可是,柔伊那種眼神……

       「我受夠了!」

       莉菈強迫自己想起痛苦的回憶,好來壓抑自身的愧疚感。

       抵達運輸車,並且啟動,接下來,就回去吧,不管組織說什麼,反正,結果就是這樣了。

       「親愛的大姊姊,妳要去哪呢?」

       只是在這時,前方不遠處傳來了女孩嬌嫩的聲音。

       「……」

       莉菈沈默不語,面向聲音的來源。

       「該不會,還有倖存者?」

       這下,還能帶回一個目標,勉強還可以跟「組織」交代。

       「不對……這種感覺──」

       可是當那個小小的身影越來越靠近,莉拉立刻發覺不對勁,那種氣息……

       「……敵人?」

       「敵人?大姊姊是說我嗎?哇喲,這樣好難過唷,艾莉坦是敵人耶,竟然是敵人耶,為什麼是敵人呢?因為『艾莉坦』諧音是『艾咪』(敵人)嗎?這個名字也不錯呢。」

       「……」

       「大姊姊的好朋友還在那裡跟爸爸的玩具玩耍唷,爸爸的玩具真的很好玩,不一起過去嗎?」

       「她……不是我的朋友。」

       「真的嗎?可是艾莉坦不這麼覺得耶。」

       莉菈隱約在黑暗中看到兩雙水汪汪的大眼正注視著自己。

       像極──兩顆飄浮在空中的晶亮大彈珠。

       「還好有艾莉坦在,艾莉坦不喜歡好朋友跟好朋友吵架,好朋友就該有好朋友的樣子,所以好朋友就是要跟好朋友一起玩唷。」

       「不──」

       「跟我回去吧!」

       莉菈都還沒反應過來,啪一聲,眼前僅剩一片漆黑。

       

       「哎喲~問我為什麼在這裡呀?因為我們是朋友。」

       「都是我的錯,在發現情況有點怪的時候,就應該……」

       「小柔伊不要想太多,臺北車站那裡啊~不過都是一堆有的沒的垃圾而已,無聊得半死,趁沒人注意,我就跑過來囉。」

       「可是擅離職守──」

       「反正,對我來說,一百個『引路人』也換不來一個小柔伊。」

       艾卡自信地這麼說道:「聽說不是有另外一個搭檔嗎?剛剛在運輸車被夏琳一直說壞話的那個?該不會被這個醜八怪搞掉了吧?」

       「她……」

       我話只說到一半,艾卡卻立刻遮住我的嘴。

       艾卡挑起一邊的眉毛,嘴角往上一斜,似乎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那般。

       可是這種事情,就算再來幾千次,我也無法適應。

       「……心臟,跳太大力了,這樣可是無法隱藏情緒的。」

       艾卡冷冷地說,並將目光投注在那個「怪物」身上,「怪物」似乎也正打量著艾卡。

       通常來說,「玫瑰」只會一股腦兒地往前衝,等級較低的常常就直接撞刀了,但這個人形「怪物」踟躕未前,不知是因為還在揣測艾卡的實力,還是在思考該如何進攻。

       但不管哪種可能,看來我的推測沒有錯誤,它確實有了智慧。

       「艾卡,要小心……」

       「小柔伊,妳會不會太神經質了?」

       「不過,這種神經質也不是一件壞事,那個『玫瑰』真的很不對勁。」

       當艾卡想行動,我立刻制止她,她露出困惑的表情。

       「小柔伊,我趕時間喔?」

       將刀刃唰地朝地面揮下,接著將精神凝聚於中,鐮刀上的骷顱頭的右眼發出藍色的光芒,揮舞數圈後,重重用長柄蹬地。

       吭唰一聲,鐮刀閃出了冷豔的光亮。

       拿著巨大鐮刀,給人莫名安心感的「她」──無論看幾次都讓我陶醉。

       「這種型態的『玫瑰』,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舔了一下嘴唇,艾卡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但──那又如何!」

       說出這句話的瞬間,艾卡碰地直衝過去,在對方揮出利爪同時,艾卡斬出橫劈,刀鋒確確實實砍在它的身上,但卻只擊出激烈的花火。艾卡在半空間翻轉一圈,踏踩天花板,又撲了過去,狠狠地再補一刀──不過結果跟方才相同。

       「手感果然不太一樣呢~這種怪裡怪氣的『玫瑰』。」

       艾卡退回原處,查看對方狀況。剛剛攻擊到的地方僅僅留下一道刀痕,並沒有同如過往的「玫瑰」,軀殼立即像豆腐那般碎裂?

       「過去沒有相關的情報,搞不好是因為,看過的人都已經不再這個世界上了。」

       艾卡喃喃這麼說,接著拉開與對方的距離,接著又跨出大步,卯足全力劈過去。

       「非常好!」

       眼見「怪物」似乎因吃了剛才交手的悶虧而選擇閃避,朝後跳退一大距離,艾卡敞開嗓門開懷地大笑。

       但她並沒有選擇直追,而是將鐮刀高舉過頭,接著揮舞數圈,凝聚鐮刀不斷散出的深藍色的霧氣,接著喝一聲,朝天花板揮出霧刃。

       經由凝聚的霧化作高密度的C字形刃風,颯颯地切碎預定目標。當狹道快被碎落的坍石壓滿時,艾卡突然將我一把公主抱了起來,一蹬朝霧刃所開出的洞跳了上去。

       跳上之處,即為剛才無論如何都到達不了的捷運大廳。


       當艾卡方將我放下,在我們另一頭的地板出現塌陷──那個怪物也爬了上來,張開的嘴不斷發出「喀」、「喀」詭譎的喉音。

       「太幸運了,該不會這就是Lv.3?」

       說著,艾卡將鐮刀刀鋒指向「怪物」那方。

       也說出了我遲遲不敢脫口的可能性。

       「就算如此,又怎樣?只要是『玫瑰』,就算外表多麼堅硬,把『核心』摧毀掉還不是一樣。」
由於對付其他雜草時,根本不需要勞心苦力想到這種地步,所以還差點忘了它們有這種特性。

       看來這個不使出全力,就無法往前吧?

       艾卡緩緩闔上眼睛,接著睜了開來。

       當年那個純粹的殺人鬼,早就被訓練出更精熟的步伐。

       「不對,現在可不是殺戮的時刻,最要緊的,是帶小柔伊離開。」

       「……艾卡?」

       「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真想再公主抱一次小柔伊呢,小柔伊整個人軟綿綿~」

       艾卡邊說著,邊將手上的「佩斯特」握得更緊。

       ──玫瑰 Lv.3,它在聽到艾卡的話後,就像是理解話語一般,以它低沉的「喀」聲回應。

       「這是在求饒?還是在宣戰呢?」

       我第一次看到,「玫瑰」會對人類的語言做出反應。

       「哎喲~沒過多久就會變成肉塊的東西,我可沒興趣了解喔?」

       艾卡擺好架式,準備進行下一次攻擊。


       但就在此時──

       我的耳鳴又在喧起,且比方才更加激烈。


       「它那句話的意思是……『就憑妳嗎?』──」

       一道,愉悅的女孩的聲音在這個廢損的廳堂內在迴盪。

       是人類的聲音?而且是小女孩?

       但這個想法,很快就即將來臨的畫面所覆蓋。

       有一個纖細如娃娃的手,正拖著一個一條胳膊,而胳膊上,也正附著一個身體,那個身體沒有任何反應,正無力地被拖著走,在地上畫出一條深紅色的長線。

       從那一頭被鮮血沾溼的黑色頭髮,我認出了──

       「……莉拉?」

       「哇喲,這個隨便跑出去玩耍的大姊姊是這裡的哪位大姊姊所掉落的東西呢?真是不乖巧,玩完的玩具要學會自己收拾呀,爸爸都是這麼教艾利坦的唷。」

       說著,那個纖細的身影把拖著東西丟了過來,啪地一聲,像把沾滿穢物的抹布隨意亂扔到一旁,看來已經完全不感興趣了。我雖然想要趕過去察看莉拉狀況,可是現況完全不允許。下意識的直覺要我停住動作。

       「是這樣嗎?不是這樣嗎?」

       什麼時候,聲音來自背後?那個纖細身影的聲音,什麼時候出現在我的背後?但絕對不能往後轉,不然眼前的「怪物」肯定會「偷襲」。

       「好選擇。要是妳稍微轉……身,『爸爸的玩具』就會立刻殺了妳吧?」

       但我從殘破的壁面上所掛的碎鏡子,也多少能知道,現在在我身後的那個存在,究竟長什麼模樣。


       確實──一如其音,那個發出聲音的存在,確實輪廓是個小女孩,一頭長至腰際的紫藤色的微捲長髮,皮膚白得如紙,兩眼綻著紫藤色,臉上雖然掛著誇張的微笑,但一點也看不出她有著喜悅的心情。身穿則褪色藍吊帶褲,配上完全不合時宜的綿羊造型的外套與拖鞋。

       當這個長髮女孩一開始說話,那個怪物便腰微前傾,雙手下垂,一動也不動,像是聽候著誰的指令。

       「艾莉坦覺得好奇怪唷?爸爸感覺好像不是想這樣想。」

       「只要是敵人,一律都破壞!」

       只是我還在想這被兩面夾擊的危機該如何應對時,艾卡率先有了動作,大幅度迴身撲向那個長髮女孩。

       然當艾卡的「佩斯特」快砍中了時,艾卡卻一個重心不穩,向左傾倒,雖即時借勢向左一跳,不過大好的突擊機會也因此失去。

       那個自稱為「艾莉坦」的長髮女孩似乎被這突如動作嚇了一大跳,但很快又露出疑惑的神情,左歪一下腦袋,又歪一下腦袋,看起來好像相當不解:「大姊姊,為什麼要用這個奇怪的東西敲艾莉坦呢?」

       「……」

       「怎麼感覺大姊姊……身上有媽媽的味道?」

       「……」

       「啊!難道說……」

       長髮女孩的手在毛茸茸的外套裡摸索。

       「對,對,乖小孩都要寫家庭聯絡簿,爸爸有交代過艾莉坦,就是……讓艾莉坦看看。」

       長髮女孩拿出一小張碎紙,視線在艾卡及碎紙來回掃視,玻璃珠的眼球不斷打轉。

       「運氣真好!可以遇到大姊姊……哇喲……大姊姊就是爸爸的女人。」

       「這是什麼玩笑!能夠開玩笑的,只有──我!」

       只有一瞬間,艾卡壓低身體,進行反擊,原本那樣的速度,「玫瑰」是達不到的,也絕對不可能跟上的。

       可是──那個長髮女孩的眼球卻以不規則的方式反轉。

       但艾卡首先目標不是長髮女孩,而是佇在原地的「怪物」。「怪物」的頭顱被鐮刀勾到,被狠狠甩到遠方,石牆因此塌陷。

       這是一瞬的空隙,然而,長髮女孩卻仍不為所動,輕易閃過艾卡奮力揮出的幾次攻勢。
眼見錯失良機,艾卡只能選擇再次拉開距離,仔細觀察。

       「不過呀,雖然爸爸的女人稱艾莉坦是敵人,因為是女人是爸爸的,爸爸的話艾莉坦要聽,所以我也可以稱女人為敵人對不對,感覺很親暱呢。」

       完全沒有邏輯可言,如果講出這句話的是普通人類,我肯定會大聲這麼吐槽,可是當我親眼看到長髮女孩以無視物理法則,瞬間移動到艾卡的面前,我只想大聲呼喊、發出聲響或將「飛蠅」開啟到最大,引起敵人的注意力。

       「妳好啊……艾莉坦的敵人……艾莉坦該自我介紹嗎?嗯?什麼?大姊姊說當然需要?真是的?勇者這種東西好像有不報出名字就不會打仗的壞習慣呢……」

       未等長髮女孩說完話,艾卡欲再次進行追擊,但對方只是「緩緩抬起腳」,然後「緩緩踢向劈砍來的鐮刀」──如此簡單的動作,卻將艾卡陷入跟「怪物」一樣的命運,重重撞進遠方的牆中。

       艾卡原欲重新站起來,卻在下一刻被艾利坦重新踹回牆內。

       那是……什麼速度?


       「噗噗,這樣犯規唷。就像是『魔法少女』不管怎麼樣都要先變身一樣……只是在報出名字或是它們變身的當下,為什麼敵人不趁機攻擊呢?為什麼?倒底是為什麼?明明那時候攻擊就可以解決所有事情了──不過呀,這應該就是一種『浪漫』吧?艾莉坦懂,艾莉坦明白。」

       名為「艾莉坦」的長髮女孩就像是機關槍那樣,一說起話來就停不了了。

       「不不不,不要覺得艾莉坦很奇怪。艾莉坦都是為了大姊姊著想?大姊姊想想,如果等一下就要死了,現在就會成為大姊姊最後的台詞喔?最後的對話當然要有趣一點!是艾莉坦的話,聽著艾莉坦遺言的人,艾莉坦一定希望她對艾莉坦灌一大堆心靈雞湯,像是『死才是明日的希望!』或是『死亡是生涯的完成』這類的話喔?嗯……這句好像是爸爸說的?可是來自誰呀?艾莉坦不記得。」

       艾卡對於這連珠炮所說,基本上沒有聽進去半個字,只有抓穩時機翻身拉出距離。

       艾莉坦則雙手往旁一開,看似毫無戰鬥的準備。

       「來吧,女人,跟艾莉坦相親相愛吧!」

       「我才……不要呢!與其跟妳這種貧乳,我寧願回去大揉特揉小柔伊的!」

       艾卡大吼一聲,以鐮刀橫劈向艾利坦,當刀鋒快勾住那幼小的軀體,艾卡卻突然一個踉蹌砍歪,雖然即時揮出數道深藍色的霧刃,不過艾莉坦依然處在原地,絲毫沒有影響。
那幾道霧刃被「怪物」即時抵擋,軀殼上隨之多出數道傷痕。但就算如此,艾莉坦似乎仍不為所動,依然興高采烈地說著。

       「大姊姊知道艾莉坦為什麼要這麼多話嗎?通常啊……這種劇情,都是主人公帥氣的以『話嘮』這個技能拖延時間呢!尤其是那些頭腦很好的主角們,當大反派覺得那就是他們最後的遺言時──竟、竟然是拖時間的戰術!這麼讚嘆完就掛點了。不覺得很奇怪嗎?為什麼魔王要專心聽著勇者的廢話,然後勇者可以安心的說那麼多廢話,艾莉坦怎麼想都想不透。」

       女孩擺出困惑的眼神後,似乎是感覺有點無奈,又好像暫時想不到下一句話該說什麼,只好一派悠閒地拍拍「怪物」的肩膀,然後從口袋拿出一瓶注射器,緊接著向玫瑰的胸口插去,將注射器內的黃色液體注入「怪物」體內。

       下一刻,「怪物」所受到傷皆瞬即復原。

       也因看到這怪異的畫面,艾卡趕緊退到我的前方。

       「哇喲,對了,感覺還是要說一下比較好唷,艾莉坦很乖,不會做不好的事,模範生是艾利坦,剛剛艾莉坦來到這裡的路上,有好多屍體呢,可是那些都不是艾莉坦做的唷,艾莉坦只喜歡吃爸爸給艾莉坦的,而是這個爸爸的新玩具搞的,爸爸的新玩具特別喜歡吃人類的心臟,很貪吃對不對?真受不了它對吧?」

       聽了這麼說話,老實說,不用艾卡說出來,就算說出來,也不會丟臉──那個長髮女孩,全然已超乎一切預期的危險範圍了。

       「……小柔伊,等下我會把懸浮機車停放的位置傳給妳,妳先帶那個嬰兒回去,我隨後跟上。」

       「艾卡……?」

       「畢竟,『引路人』的任務,是把仍殘存的『目標』帶回去對吧?空手回去就太對不起我囉。」

       「不行,我不──」

       我重整姿態,就算有一絲不安,但一看到艾卡側臉那銳利的神情,我理解到了,現階段的我只會成為她的累贅。

       「艾卡,答應我,一定要平安無事。」

       「我回去之後,一定要請我吃咖啡果凍喲~」

       回過頭,艾卡對我露出了平時那淘氣的笑靨。

       「要給妳多少個都沒有問題。」

       「順便讓我揉妳的胸部一千下。」

       「一萬下都沒關係。」

       聽到我這麼說,艾卡真的笑開了。

       這個微笑……就算我身為女人,也覺得好可愛。

       但現在這個危機時刻,可由不得我們如此閒談。

       那個艾莉坦似乎對於艾卡的決定沒意見,隨意聳聳肩,並沒有阻止我抱著嬰兒撤離現場。

       艾卡一定不會有事的。

       艾卡一定不會有事的!

       對,如果有造物主能聆聽我說,那請保佑艾卡平安無事。

       我在心裡不斷默念祈禱。
.
下一回:第四章、LV.3#7
.
.
Fb粉專:XHEEP GAMES

創作回應

艾莉坦...很詭異呢...感覺開始有序章的神話感了...
2021-06-08 00:17:42
蜥智(CizaHuang)
感動!居然得序章內容,當初在構思的時候,很怕讀者間隔太久而被遺忘
2021-06-08 01:05:20
其實...一開始會追就是因為序章的神話末世感...還想說之後故事一直很生化...=w=a
2021-06-08 01:13:49
蜥智(CizaHuang)
原來如此
2021-06-08 01:25:5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