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四章、LV.3#3|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蜥智(CizaHuang) | 2021-05-17 12:45:05 | 巴幣 10 | 人氣 76

連載中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資料夾簡介
引路人──他們被如此稱呼。 在危難之中,用盡一切的方法救出陷入困境的人們。

企劃:Ciza Huang.作者:祈晴.監修:LPR。
文章列表:第一章、引路人#1
.
上一回:第四章、LV.3#2
.
       她,只不過是個單純的孩子。

       在「那場災難」爆發後,雙親及姐弟依然健在,就算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就算每天活在生死交加的世界,但對於那個世代的人來說,已經算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了吧?

       是的,她相信是相當幸福。
      因為,幸福的背景是「不幸」──

       這個世界上,永遠有比她更不幸的人。

       她如此想著。

       如此過著人生。

       直到那一天的降臨──


       哐啷!

       艾卡手中的飯盤掉落地上,本該是能享受短暫幸福的用餐時間……

       「艾卡……救救我們……」

       印入艾卡眼簾的是眼孔流出黑血的雙親,他們的身體已經腫脹的十分誇張,這是化作「玫瑰」前的必然過程──荊棘化。

       「姊姊?」年幼的弟弟在身後拉扯著已經僵住的艾卡,此時,艾卡才回過神來,立馬將門關上,趕緊抱著弟弟及牽著其他弟妹奔向另個房間。


       「都給我待在這裡!」艾卡兇狠的說道。

       弟妹都被艾卡圖如其來的行為所震懾,甚至哭了起來,但艾卡也管不了這麼多,趕緊關上房門,衝去廚房拿起菜刀,吞了吞口水,緩慢的向父母的房間走去……

       每邁開一個步伐,雙腳便愈加沈重。

       每呼一口氣,背後的影子彷彿傳來陣陣不成段的笑聲。

       笑著,笑著,笑著……笑著她慢慢踏上,沒有光的長廊。


       離開診療室後,我立刻奔向艾卡的房間,艾卡沒在房間,我又跑向組織設施外部,一找到她,立刻牽住她的手,直接拉往我的房間。
      接下來的談話,我不想讓別人聽到。

       「柔伊~竟然那麼主動!」

       值得慶幸的是,艾卡並沒繼續慍著怒氣。

       這下,我一定要好好把我想說的話給說清楚!

       一到房間,艾卡立刻撲向我的床,臉還埋進枕頭裡蹭。

       「嗚……本來想把第一次獻給那位紅髮研究員的,但是……如果是柔伊的話,我……也、可、以、喔?」

       對於現在的我來說,無論她說出多少性騷擾的話,都只是噪音。在此刻,我稍微能體會極古時代的「柳下惠」為什麼能面對女色而不為所動,因為對他來說,不是所有女色,都會為之動心的。

       艾卡佔據了床鋪,如果我也到那邊的話,說不定會被她襲擊。所以就倚靠著牆。

       不過艾卡一看我離這麼遠,看起來並不是這麼高興。

       「離這麼遠?該不會小柔伊還在聲我的氣吧?可是剛剛是小柔伊的不對喔,還是把我當成外人了?真是難過。」

       「外人?艾卡妳真愛說笑,妳不是說過,我們是『最棒的朋友』嗎?」

       「小柔伊的口氣一點都不像是跟朋友說話啊!還枉談用了『最棒』這個詞!」

       真是意外,艾卡也會說出這麼正經的話出來。

       也好,深呼吸,我決定直接說出來。

       「我已經問過米亞了。」

       當我這麼一說,她總算是脫離打打鬧鬧模式,再度轉為政經模式,我又得切身感受到那可怕的視線了……

       「她說了什麼?」
  
     「一些有關於妳的……」

       「關於我的什麼?快點給我說出來,不要搪塞我!」

       艾卡用力一吼後,神色頓時黯淡下來。從我這個角度,還明顯看出艾卡的眼角明顯泛出淚珠。

       老實說,我慌了。

       我沒有想到,艾卡的反應會這麼大,一下子生那麼大的氣,一下子又露出這樣的神情,根本就毫無招架之力。所以就立刻湊向前,拿出手帕替她擦眼淚。

       「喲──上鉤了。」

       「咦、咦──?」

       她突然把我推倒,並且單單用左手就壓住我的雙手,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死命掙扎,但完全沒有用。感覺就像被鐵鉗夾住,一點也掙脫不了。

       清除者跟引路人的基本體能未免差太多了吧!

       「米茲……難道沒教過小柔伊,不能侵犯別人的隱私嗎?」

       「艾卡又怎麼知道米茲前輩教我哪些事。」

       艾卡沒有直接回應我的問題,但我能隱約感覺得到,暗助我肩膀的力道,隱約好像有變大了。

       「所以呀~老師教得有沒有認真聽呢?」

       「教我啊……很不巧。雖然米茲前輩每天都會教我一遍,但是我從來不是好學生。」

       我強硬地露出微笑,想因此反轉氣勢局勢。

       「妳問到了什麼?」

       但就算是這樣,還是比不過艾卡,在這瞬間,我確實感受到了清除者更勝引路人壓倒性的魄力。

       但還來不及意識到如何掙脫,我先發覺到的,她不用兩隻手架住我,而是只用一隻手的原因為何──

       艾卡撫摸著我的頭髮,順著髮絲,慢慢地下滑……

       「不回答問題沒關係,反正,我就趁這個機會,好好來蒐集蒐集關於小柔伊的情報。包括小柔伊的味道、小柔伊的胎記還有不能讓別人看到的地方,我全部都會蒐集喲~」

       「真是辛苦呀,要不要乾脆連我喜歡吃什麼、興趣是什麼、喜歡什麼顏色都一起研究呢?」

       「這種事情,用拷問的不就得了。」

       「為防止『玫瑰』可能進化成有智存在,我們『引路人』可是相當擅長被拷問,不管什麼樣的情況,都不可能輕易說出情報的。」

       「那我先來研究看看小柔伊的敏感帶好了,然後把情報賣給這基地裡面的其他男生,感覺好像也很好玩呢~」

       「組織內竟然會有不純的情報在流通,我會幫妳檢舉送交司法組。」

       「咿──嘿!」

       「艾卡!妳──!」

       話還沒說完,艾卡就已經把我的上衣掀了起來,冷空氣直接與皮膚相擁,讓我打個冷顫。

       「所以,小柔伊,妳到底問了什麼?」

       坦露的胸膛令我十分不自在,但根本掙脫不了束縛。

       「艾卡,放開我!」

       「哎喲~小柔伊的皮膚真好,胸型還十分漂亮呢,真像水蜜桃呢~」

       艾卡又開始忽視我的話。

       「住、住手,不可以──」

       「妳看看,指尖不管怎麼壓,都會馬上彈回原樣呢~真是太有彈性了。」

       「啊……不可以啦!唔、唔──」

       「看吧,果然會彈回去。喔、喔?這種一手不能掌握的感覺真好,是溫暖的麵團?還是果凍?對,小柔
伊最喜歡咖啡果凍了,所以都吃到這裡來嗎?我揉我揉,不錯呢不錯呢~」

       「唔唔唔……!」

       「接下來,就不知道味道如何了呢……」

       「不、不可以、絕、絕對不──!」

       「咿嘿!看招。」

       「不咦……?咿嘿啊哈哈哈哈哈不不不!住、住手!」

       「搔癢搔癢搔癢搔癢,怎樣?意外的攻擊對吧!」

       「引路人」都有受過痛覺耐力訓練,但這種對腋下、腰際、肋骨進行的搔癢攻擊未免也太犯規了!

       「所以,小柔伊,妳到底問了什麼?」

       趁著我快虛脫時,強押著我的那隻手,力道又再度變大,看來不先回答她的問題是不會有進展的。

       「我只是……去確認艾卡妳所說過的話而已。」

       被這樣一搔癢,感覺……快虛脫了,連閃避「玫瑰」攻擊都沒這麼累過。

       「我說過~什麼話呢?」

       「妳之前就說過……『職業傭兵、殺手,在和平的世界中,依然是活在灰色地帶的那些人們,被選中的機率可以說非常大。』──這可是連妳都知道的訊息喔?」

       在這個狀態下,說話要花費的力氣比想像中還大,但在這種情況下,可由不得我選擇。

       「嗯~是呀,畢竟這樣『組織』比較省麻煩嘛,『佩斯特』也比較喜歡這種口味。可惜我呀~並不是『組織』從無到有調教出的『人才』,頂多只是經過『整備』而已。」

       「『人才』?」

       「就算身分相同,等級還是有差異,『清除者』如果全都是『組織』從頭到尾調教的人,那效率一定比現在更高就是了。但實際上,從頭到尾接受這類流程的,連三分之一都不到。其餘的,某方面來說也都只是『普通人』罷了。」

       「那艾卡妳……在加入組織前,該不會也是『活在灰色地帶』的殺手之類的人吧?」

       「今天的小柔伊真多話呢~如果只是一般單純的人,『佩斯特』可是不會選擇的,一把厲害的武器,總不可能挑選連自己都拿不動的人當主人吧?」

       「……」

       「不過真可惜呢,我只是個普通人,隨時都有可能被淘汰的那一種呢。」

       艾卡停頓了下,並沒有接話,稍過幾秒,才又像是回過神來:「柔伊,妳的臉怎麼這麼紅呢?該不會被我發現到敏感帶了吧~?」

       她又想逃避話題了,我不會讓她得逞,我繼續說:「艾卡……打從一開始妳就不是妳口中的『普通人』吧?沒有哪個普通人,可以只靠著一把小刀,就可以輕易把團團包圍住妳的數十個人全都切割分解。『組織』想要帶妳回去時,還能輕易破壞靠近妳的運輸車,這樣還自稱是『普通人』的話……對不起,我想不管用什麼角度來看,都說不通吧?」

       「……」

       「然後妳該不會說,現在我這個人格,雖然同樣具有『清除者』的資質,但以個性來說完全不適合執行任務這樣吧。」

       我豁出去了,我都要把米亞跟我說的其中一個情報正面脫出。

       「所以艾卡,妳是知道那個人格的。」

       現在的我,與想與她坦然相對。

       此時,這刻,我只想了解艾卡。

       「夠了!」艾卡一聲大吼。

       「夠了……夠了──」艾卡呢喃著。

       我能感受到艾卡內心的衝突,都反映在被桎梏的雙手上,我敢打賭,之後我的手腕就算沒有斷裂也肯定會有一大片瘀青。

       雙方都沈默不語,艾卡就像是當機般停滯,趁著一時的空隙,我迅速抽出我的手,擺脫束縛。

       但我並沒有脫逃,也沒像先前那樣避得遠遠的,只有靜靜地看著她。

       「一點都不害怕……」

       我原本想依照「引路人」的守則,說那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話安撫艾卡,可是……說出真心話,才能稱做「朋友」對吧?

       「好!是有點害怕……不……是超級害怕……才對……」

       「……小柔伊?」

       「其實艾卡,妳有時候的表情真的超級恐怖的,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回應妳了。」

       「那妳為什麼...還願意與我打鬧聊天呢?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樣害怕我、迴避我呢?」

       艾卡在我的胸膛上畫起了圓圈,使得我的身體再度起了疙瘩,她迴避我的視線,溫柔的凝視在我胸膛畫圈的手指,不!不是溫柔,是充滿悲傷的神情。

       「沒有錯唷,我確實殺過真正的人,而且非常多,多到連我自己都數不完,也包括……這樣的我,其實被唾棄,我也覺得不可惜。」

       「……艾卡。」

       「我呀……可是連家人都是親手殺掉的唷。」

       「這一定,很讓妳感到難受,對吧?」

       「不……我不知道,我已經不知道那時候的我怎麼想了,那時候的爸媽變成了『玫瑰』,然後……然後我也不知道是誰殺的,我嗎?還是『她』出現了幫助我,等我恢復意識時,手上的刀已經全都是血了……」

       淚水在她的眼匡打轉,但她強忍著。

       「我,很可怕,對吧。」

       這時的我,該要說什麼話呢?

       「我,可是貨真價實的殺人魔唷。」

       在這瞬間,我突然有種感覺……


       其實,清除者也是人。

       他們也有脆弱的一面。

       在這時這刻,他們並不是戰場的殺戮鬼,也不是難以捉摸的存在。

       不過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求助無門、欲哭無淚的少女罷了。


       「殺人……這兩個字不過只是『結果』不是嗎?如果考慮到『過程』的話,我完全沒有害怕的感覺,甚至有點……?」

       糟糕了,看到別人掉眼淚,我辭窮了,這個時候我該要說什麼才好……啊啊!不管了,直接這麼說吧!

       「艾卡,所謂的朋友,就是不管對方是什麼樣的人,都會接受。」

       「小柔伊……所以,妳願意成為我的朋友嗎?」

       「當然。」

       如果我不願意了解妳,又為什麼需要去找米亞,又為什麼要把妳帶進房間呢?

       艾卡沉默了。

       這個等待的時間,感覺真久。

       但我相信,艾卡她能夠理解我的,能夠理解我是出自真心想了解她的。

       「……這種結論,不該要是由我自己來說出嗎?」

       不知沉默許久,艾卡才再度開口。

       我也在心裡,悄悄地鬆了口氣。

       不管如何,艾卡總算是願意與我對話了。

       真正坦率的對話。

       「沒錯,我知道『她』的存在,也知道『她』在做什麼,隱隱約約吧?或者說……是我讓『她』去這麼做的,這樣說,或許會更合適。」

       這個時候的我,並沒有直接回應。

       「因為我啊……根本沒辦法升任『清除者』的任務,能夠勝任的,必須要是有殺死人類的覺悟的非平凡人。」

       「怎麼說呢?」

       「權能均分嘛,我專門獵殺男孩子的心!」

       「對不起,當我沒問,我不該認真的。」

       為什麼艾卡老是要在將認真的時候,要說出這些殺風景的話!我感覺有點喪氣。

       「艾卡,不用擔心,有我在。」

       「……」

       「所以,妳也不用再害怕了。」

       「『引路人』不該才是被保護的對象嗎……第一次……有人對我這麼說呢。」

       「我想知道艾卡的一切,這樣,我們才能夠成為真正的朋友,不是嗎?」

       「可是,我真的很可怕喔,我……我連……我連……都是我自己殺死的。」

       「別在責怪自己了,有我在這陪你啊。」

       「包括……我有第二人格這件事?」

       囁嚅一陣,艾卡從胸口掏出一張面具,並攤給我看。

       是那個詭譎的面具。

       看來,艾卡相當清楚兩個人格不同的身分與分野。

       「『我』……這個人格,真的完全不適合擔任『清除者』這個身分……」

       「當我佩戴上這個面具,我就會感覺我無所不能,所有感官都無所拘束,完完全全是另外一個存在。『她』不受我的控制,完全不懂何謂節制,也只有『她』,才能完全掌握『佩斯特』的力量。」

       「就是叫做『殺戮志願』的那個人格對吧?」

       「對,因為我的個性完全不適合作戰,只能依靠『她』。」

       頓了好幾秒,艾卡才繼續說。

       「這個面具……是弟妹送我的。當時他們認為我是英雄,是……他們的英雄。」

       我靜靜聽著,並沒有插話。

       「英雄就該有個帥氣的面具,所以他們不知道在哪裡搞來的面具,就在上面畫畫,你看這邊還有腮紅,很可愛吧!」

       不,我完全搞不懂艾卡弟妹的審美觀,其實多加上去的那幾筆,讓整個面具更加展現出一種詭譎的震懾感。

       「雖然……他們的塗鴉完全跟面具本身的造型不搭嘎,不過,我還是很喜歡,自從成為『清除者』後,就很少再看到他們。」

       「對呀!我也很喜歡!」

       但是,面具本身並不重要,它被賦予的意義與價值,或許更為重要。既然如此,我就不能去否定。

       「小柔伊?」

       「朋友喜歡的,我當然也很喜歡!等之後有放長假,我們在一起去看妳的弟妹。」

       「這樣的我……不,『我們』,妳也把我當成『朋友』嗎?」

       「當然,因為說好了嘛!」

       我對著她,露出了微笑。

       這個微笑,並不帶有任何專業度,完全沒有像米茲前輩那樣無懈可擊,但我覺得,這樣就夠了。

       雖然我隱約感知,艾卡的本性,其實無法應付那些充滿血腥的殺戮生活,在急遽的壓力之下,構築出「殺戮志願」這個性格,替代執行那些殺戮之事。不過到底事實是不是這樣,我想並不需要再去求證。面對「朋友」,不需要鑽牛角尖,更不需要偽裝。

       「艾卡,妳是我的朋友,不管妳是什麼人都一樣。」

       我再次這麼說出。

       「艾卡,我會陪著妳的。」

       當這話一出,艾卡的眼角滾動的淚珠潸然落下。

       或許這次,才是真正的「落淚」,真正地放下一些囚禁住她心靈的枷鎖,走出

       我也不計前嫌,抱住了她。

       「沒事的,沒事的……」

       我溫柔的拍拍她的背,平常鬼靈精怪的艾卡,沒想到也有柔弱的這一面。現在的我,總算了解艾卡是誰。

       就算這是她又一個「陷阱」,我也會甘願落網。

       「對了,艾卡,那個──」

       【Warning──Warning──】


       但──就在我想說出下句話時,組織的通訊器警鈴突然大響。

       我與艾卡同步立刻反射性地查看訊息:

       【臺北車站發生大規模的地層崩塌。「清除者」及「引路人」立刻前往集合地點。】


       我愣了一秒,雖然任務緊急,但我還是決定先把我想說的話說完:「總之,現在妳是『清除者』──妳殺的不是人,而是『玫瑰』。就算妳當年殺了無數個人,以妳現在傑出的表現,拯救的人數早就已經可以抵消了。死掉的時候乖乖在『煉獄』洗清罪孽就夠了。」

       「不是只要到天堂報到就好嗎?」

       一抹淚水,艾卡又露出平常淘氣的微笑。

       「做過的事情,就算可以被『抵銷』,但絕對不會被『消除』──總有一天,妳必然得為自己做過的事情負責。」

       「那到時候小柔伊也要陪我喔?」

       「等、等一下,以我的功績,很明顯是直接到天堂吧?」

       「妳有責任要陪伴朋友啊……而且,妳也是我唯一的『朋友』。」

       「不不不,那個理由也太薄弱了吧!更何況,連我都不能到天堂的話,那天堂是不是只有卡娜莉亞一個人?」

       「哎喲~妳也太抬舉自己了……那米茲呢?他就不能到天堂嗎?」

       「不能,我無法接受米茲跟卡娜莉亞兩個人獨處的模樣!」

       「看來我的朋友也會吃醋。」

       「哼哼,以後妳就知道了!」

       我一手插腰,雖然也不知自己在得意什麼。


       就這樣,解開了小小的疑惑,並且獲得了──

       一個可靠的朋友。


       我重新將制服穿好,打理好裝備,立刻奔向指揮中心。

       「對,沒錯,我是殺人魔,徹澈底底的殺人魔。」

       從走道旁的轉角鏡,我隱約聽到艾卡這麼喃喃自語。

       「希望……我能夠靠自己的力量,就幫助到她……」

       也看到艾卡在這個時候,高高舉起那張面具。

       「你們……也給姊姊勇氣吧。」

       而後重重擲下,讓面具散碎。

       「我不再孤單……」

       但我卻不知道這句話代表了什麼,我不會知道,現在的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只覺得,當我們眼角神交會的那瞬間,心頭有種莫名的踏實感。


       「大家看!是誰來了?」

       「嘖!噁心!」

       「聽說啊,她把自己的父母……」

       「真的假的!太糟糕了吧!」

       「為什麼她要這麼做?」

       「也許是為了食物吧!」

       「唉!真的……」


       「姊姊!我肚子好餓!」

       「姊姊!我也是!」

       「姊姊!爸爸媽媽都去哪兒?」


       「幹嘛!這些糧食可不是給你這種殺人魔吃的!滾一邊!」

       「還有臉來要食物……真的是夠了!」

       「妳這殺人魔……」

       「我們這裡不歡迎殺人魔!」


       「姊姊!爸爸媽媽什麼時候才回來?」

       「姊姊!我真的沒力氣再走了……」

       「姊姊!昨天最後一瓶水被小弟喝光了!」

       「姊姊!」


       「哦?又是你?不是說了嘛!我這邊不歡迎你──」

       「呃……妳!」

       「她!!!殺人……血……是血……」

       「快逃啊!」

       「……」


       「哇!姊姊帶好多食物回來喔!」

       「他們人真好!願意給我們這麼多食物。」

       「好久沒有這樣好好吃一頓了!謝謝姊姊!」
.
下一回:第四章、LV.3#4
.
.
Fb粉專:XHEEP GAMES
.
.
最近請朋友畫了艾卡的立繪了,預計下週初見歡!

創作回應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所以才艾卡拿菜刀把即將化為玫瑰的父母給....了嗎(⊃д⊂)
如果是真的想必這應該相當痛苦吧(´._.`)
2021-05-17 20:08:53
蜥智(CizaHuang)
艾卡很痛苦,所以平常裝瘋賣傻是為了逃避,不想認真地審視自己
2021-05-18 09:26:52
沒什麼好表示的...如果對方願意.就會相信...否則說太多也沒用...
艾卡是太放不下了...畢竟...在末世...僅僅只要"為了活著"...就能作出任何事...
2021-05-18 05:25:42
蜥智(CizaHuang)
一直面對這些殘酷的事,無形中壓力會慢慢累積。有時候能有個朋友說說話,即使不能改變什麼,至少心中的壓力能釋放出去
2021-05-18 09:29: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