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三章、清除者#4|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蜥智(CizaHuang) | 2021-04-12 09:52:00 | 巴幣 112 | 人氣 128

連載中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資料夾簡介
引路人──他們被如此稱呼。 在危難之中,用盡一切的方法救出陷入困境的人們。

企劃:Ciza Huang.作者:祈晴.監修:LPR。
.
.
       原本以為自己的生命將會在此處劃下終點,不知為何,「玫瑰」大軍莫名撤退。

       不過,具體而言我到底是如何撐過去的,我已記不太清楚,其實服下貝羅藥劑沒多久,左耳耳鳴逐漸嚴重,意識也難以維持,視線也隨之模糊,走路都不太穩。

       原以為它們是轉移攻侵另一個可能更具吸引力的目標,可是方圓數里內,淡紫色的天空不再看到那些「熱氣球」的蹤跡。

       危機一解除,身體頓時癱軟,直接臥倒在地上,顧不著形象與否了。畢竟貝羅藥劑的效果可不是賦予超能力,僅僅是將該軀體的一切發揮到最大極限。

       雖然看不清楚,不過從那柔和的聲調可知,朝我這奔來的是萊特。

       萊特不愧是正人君子,將菲多帶到安全處後,又回來與我會合,手上還拎著一套全新的制服。見我雖癱在地上,至少四肢尚在,萊特讚嘆地說道:「真不愧是米茲親自栽培的後輩,看來我們該要好好考慮提早退出第一線了。」

       「這種時候直率地讚美我,比較會有好評喔?」

       「讚美這種事,還是交給米茲會比較好。」

       「米茲前輩大概才不會讚美我,肯定又會套出哪個舊世代的哲學理論來打發我。」

       「看妳這樣說,表示應該沒什麼大概。」

       「……」

       「柔伊?」

       「什麼?萊特,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不,沒事。」

       萊特露出淺淺的微笑,接著伸出了手,將我攙了起來。

       萊特的手很溫暖,雖然是跟異性肢體接觸,但他不會讓我有不快的感覺。跟班杜拉比起來差太多了!

       「不管怎麼說,妳確實是立了大功。」

       如果米茲前輩有萊特一半溫柔的話,那該有多好……

       「危險!」

       我還沒查清楚狀況,萊特卻突然將我一把推開,我看到襯衫的碎片和翻飛的赤紅鮮血。

       「萊特──!」

       雖然這樣想很惡劣,眼見萊特僅是手臂淌血,勉強還是可以站得起來,總覺得許慶幸。

       只是……是「玫瑰」!還有一尊「玫瑰」?不是全都撤走了嗎?怎麼還會有──

       只是我還沒想到該要如何應對這個大危機,「玫瑰」的臉突然歪了一邊,那雙原對準我們的炮口也偏到詭譎的角度去。

       不對,是與軀體分離了?

       一條深藍色的光線,由上而下,劃開了「玫瑰」的軀殼,碰地好幾團肉,就這樣散到地上,不再動彈。

       這到底……?「玫瑰」竟然三兩下就被擊倒?

       「哎喲~真是不小心耶,小柔伊還好嗎?」

       說出那句話的身影,滿身都是「玫瑰」的體液,手握巨大的鐮刀,鐮刀上方鑲有骷髏頭。

       「謝謝……?」

       「真是的,要不是小柔伊先去犯傻拖時間,我也趕不上呢?……小、小柔伊?」

       我揉揉眼,想仔細看清楚那個身影。怎麼搞得,怎麼身體這麼沉重,糟糕,思緒變得好混亂,該不會是藥物的副作用吧?

       不過會這樣稱呼我……外加上深藍色制服、巨鐮造型的「佩斯特」……

       「艾卡?」

       「對喲,就是我喲,放心吧!有我艾卡大小姐在,小柔伊絕對是安全的。」

       艾卡挺起胸膛,看起來對於自己的發言相當滿意,只不過一意識到全身都是體液,相當不開心地甩動兩手:「真是的~不想管了!全身都好黏,『玫瑰』的血怎麼會這麼稠啊?」

       不回應我所說的,對方竟然扯開制服,上衣、下衣,全部都扯開,只留下內衣內褲,接下來該不會──等、等、等!就算多不注意小節,但現場還是有男性啊!不、不對!這樣太寡廉鮮恥了!

       「哎喲~為什麼要把眼睛給遮住?被大姊姊成熟的肉體吸引?嗯……今晚到我房間報到,我會好好教導小柔伊很多事情!」

       「哇啊啊啊啊!」

       艾卡竟然趁著我遮住雙眼時,將我的頭埋入她的胸口,我的臉整個都是「玫瑰」的體液啦!好臭好黏啊──差評!真的太差評了!

       「小柔伊的反應真有趣。」

       對方似乎覺得我很好挑逗,放開緊抱的手後,不知羞恥地兩手插腰,腰稍前傾將整個身體坦露出來,還煽情地晃了兩下。我真想立刻離開這個尷尬現場,可是這個不中用的軀體已經到達極限了。

       只是當艾卡似乎想更進一步我惡作劇時,她的身上突然被披上一件米色的「引路人」制服上衣。

       是萊特。

       「艾卡小姐,繼續這樣做恐怕會造成柔伊更多的困擾,麻煩請停止。很抱歉讓您感到委屈,我只有『引路人』專用,不過多少還是可以湊合著用。如果尺寸不符,運輸車上還有其他尺寸的。」

       萊特……你果然是君子。

       只不過為什麼會隨任務攜帶女性制服呢?罷了,這點小問題不是重點。

       艾卡轉頭看了萊特隱忍疼痛而努力擠出的微笑,又瞥眼他正在滴血的袖口,發出一聲低沉的「啊~」音後,將萊特給的制服給穿好,萊特似乎也將這個動作當作首肯,便暫離開現場了。

       看著她那不悅的神情,我腦中掠過一絲疑惑,並與片段記憶做重疊與分析。

       「妳是艾卡吧?」

       「理所當然,小柔伊是傷到哪裡了嗎?怎麼會問這麼傷感情的問題~」

       「艾卡怎麼會在這裡呢?」

       「碰巧~經過的,因為看到小柔伊嘛,所以優先跑過來唷。」

       「所以,艾卡剛才也在這附近執行任務?」

       該不會那團「玫瑰」正是由艾卡消滅的?我不由得這麼聯想。不過,這並不是現在的重點。

       「差不多唷~」

       雖然視線很模糊,但我還是從艾卡的靴子上瞅到些許世貿大樓近處的塵屑。

       「所以,妳不是那個『殺戮志願』吧?」

       「『殺戮志願』?什麼那個啊?名字也太好笑了吧?是藝名嗎?品味很差喲~」

       音調高了一階,急於否定,這代表什麼呢?

       「艾卡,妳剛剛有去世貿大樓嗎?」

       「咦?那裡是哪裡啊?我怎麼沒聽過呢?」

       「唔──」

       這種粗糙的裝傻模樣,也是因為這個行為,我總算是確定了──

       「妳明明就是『艾卡』沒錯!」

       「小柔伊在說什麼啊?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呢?」

       這種裝傻的技能太弱了,妳的視線都偏右了!

       「所以剛剛那個『殺戮志願』,那個佩戴面具的……其實也不是其他人,是妳沒有錯吧!」

       似乎是發現這樣沒辦法虛晃過去,艾卡對我露出笑靨。

       「嗯~好吧,那個戴面具的,確實是艾卡沒錯,不過嚴格說起來,那個『艾卡』不是艾卡。要說是艾卡本人,好像又有點奇怪,不過身體是艾卡的沒有錯~」

       「是我才想問妳到底在說什麼才對……」

       我突然感到懊悔,應該要聽米茲前輩的勸,多讀些哲學與思想的資料才是。

       「這樣說實在太麻煩了,實際情形嗎~以後再來商量就好喲,小柔伊只要知道,艾卡這個人擁有兩種人格……這樣就夠了。」

       當說完這句話,眼看萊特剛好將運輸車開了過來,她便扛起鐮刀,哼起奇怪的旋律,悠悠哉哉地離去。至於是繼續執行其他「任務」,或是前往哪裡,這就不得而知了。

       只覺得……那個背影不知怎地,有些許落寞?

       在運輸車的後座,菲多在裡頭橫躺著,看我坐上副駕駛座,只簡單地皺下眉頭作為招呼,老樣子沒有多說什麼。

       「那個,萊特……前輩那邊……」

       「嗯。我知道,現在就是要跟米茲會合。」

       看著運輸車的儀表上顯現的地圖,是導向分部的路線,這正代表,「任務」確實告一段落了。卸下緊繃的狀態,我整個人都攤在椅背上。左耳越來越疼痛,也讓我的意識越來越不清晰。為了提振精神,以防任何突如的萬一,我強制讓自己的腦袋去思考。

       現階段最能引起自己注意的,莫過於那個老問題了。

       「『清除者』……與……『引路人』……」

       單單一個南征北討的「清除者」,就能輕易扭轉戰局,再多的「引路人」,除了拖延時間外,什麼也做不來。如此一來,「引路人」究竟……究竟還有什麼留存的意義?

       「萊特,或許你說的對,『組織』應該盡快開發對『玫瑰』的量產武器,最好每個人都可以使用『佩斯特』。」

       「柔伊,他們的靈魂跟我們完全是不可比擬的東西吧?而且他們使用『佩斯特』的代價,妳應該明顯感覺到,可沒比我們使用貝羅藥劑還少。」

       萊特這麼安慰我。但那個瞬間,我的心頭湧上一股哀傷。

       「說不定艾卡會比我們更早就離去。」

       如果說,我是願意為隊友的性命捨身的笨蛋,所謂的「引路人」對於上層來說僅是消耗品、棄子,那麼艾卡這類「清除者」就更過分了,他們站在比我們更前方,隨時奉上自己的生命,又為能驅使「佩斯特」獻祭出代價……

       看來我的覺悟,遠遠不夠。

       很快,我們接回了無法行走的米茲前輩,他的狀況,原比我和萊特、菲多總加起來情況更不樂觀,雙腿因過度使用而整個發黑。畢竟我只是引開而已,但前輩卻是要不斷與它們纏鬥,甚至運用了一連串我難以想像的戰術,「擊破」數尊「玫瑰」,澈底打破我對「『引路人』永遠傷不了『玫瑰』」的刻板印象。

       就算慘況如此,他還是露出最專業的微笑,積極的安撫群眾,連剛才一直鬧哭的胖男孩,現在也乖順地坐在原處,雙眼中不再顯露惶恐。

       米茲前輩,果然是我的前輩,沒有誰可以比的上。

       「為了一個任務,犧牲了一台運輸車,不知道上頭會怎麼罵我?」

       「米茲前輩,『組織』可是想要把你跟運輸車一起獻祭,活著回來真是太賺了,怎麼可能罵你呢?」

       「米茲,你能平安回來,就是一大萬幸。」萊特用溫雅的口吻說完後,還用眼神示意剛醒過來的菲多加入話題。不過菲多看起來精神還是不太好,萊特只好代為回應:「菲多的意思是米茲只要在我們的團隊,我們永遠有奮鬥下去的動力。」

       當萊特一說完這句,菲多頭一偏,繼續蒙頭休息。

       不管怎說,在群魔亂舞的環境之中,我們確實都存活下來了,也已往回程的路上。待藥效完全退去,我的意識也瞬間斷電。

       依稀之中,米茲前輩好像跟萊特談論著什麼,但我已經無法再思考,只能讓那些細如蚊聲的私語,自然流入耳內。

       「今天真是場災難。」

       「真難得,米茲竟然會抱怨。」

       「『玫瑰』真像誰刻意放出來的,在我們多處須執行『任務』時,來了這麼一大批。」

       「以結果來說,不算太差吧?」

       「嗯。」

       「要不是某些人沒顧好集合地,使集合地被破壞,『玫瑰』群才不會這樣集中過來,使米茲你……米茲,腳變成那樣,該不會又過度使用道具了?」

       「會聚集過來,依照柔伊給的情報,大概是因為LV.2出現所致。至於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在後輩面前,不努力一點怎麼行。」

       「為什麼不直接說,不想在柔伊面前出糗,會不會比較恰當?」

       「這我就不知道了。」

       「而且,是不是用了『貝羅藥劑』?」

       「……」

       沉默數秒,米茲前輩才淺淺回答一個音:「嗯……」

       「從我進入引路人以來,幾乎沒有人敢使用『貝羅藥劑』──他們寧願救援任務失敗,死於火海,也不願意承受身體的痛苦。」

       「身體的……痛苦嗎?」

       「對於某些人來說,與其在這個世界生存,死亡或許才是救贖吧?」

       「死亡的反義詞就是活著,舊世代又有另派學者認為死生齊一……萊特,你認為活著是為了什麼?」

       「我們的精神象徵──米茲前輩竟然會問我這種問題,真有點小意外呢。」
比起一般「引路人」,米茲的單體能力趨近於超人的級別,也常達到讓眾人難以想像的成果。

       「我可沒有大家眼中那樣優秀喔?」

       「我明白,米茲也是人,你絕對不是機械,也不只是『象徵』──」

       「卡娜莉娜死後,我死命地想繼承她的遺志,我要成為像她一樣傑出的引路人。哈……老實說我當初加入新樂園,只不過是聽說一個老朋友也在這裡,如此簡單的理由。經過這些時間、經過與你們相處的歲月、跟你們相聚、奮鬥,到最後的離別。漸漸的,我也改變了呢。」

       「所以說,為了體驗何為『人生』,所以我們努力活著──這樣有回答到你的問題嗎?」

       「我喜歡這個說法。」

       「米茲,你應該是我們同梯中,最辛苦的一位吧?因為你不僅要為自己負責,還要擔負他人的靈魂。」

       「而屬於我的夢想……就交給『柔伊』對吧?」

       「說這樣的話,還真沒有你的風格呢。」

       「是這樣的嗎?」

       「自己的夢想,永遠只有自己能夠實現。交給他人替自己做事,不過是一種自私的行為喔?」

       「萊特,原來你也有說話很狠的一面。」

       「別這麼說嘛……話又說回來,柔伊剛剛問了一個有趣的問題。」

       「問題?」

       「她似乎在感慨『清除者』明明什麼都能做到,那為什麼還需要『引路人』。」

       「這點小事,偶爾聽聽她發牢騷就好。」

       「米茲?」

       「柔伊啊……卡娜莉亞可是曾經說過她,擁有著一項誰都無法超過的優點,那就是比誰都還要堅定自己的信念。」

       說到這裡,米茲前輩望向我,確定我是否睡著了。

       「對於柔伊來說……說不定『引路人』的重要性還遠大於『清除者』呢,以自己的任務為驕傲。我們會被稱作『引路人』,是因為我們是這些需要被救助的人,心中的明燈。雖然做事總按照規則在走,可是柔伊其實可能比她自己所想的還要衝動,看到誰有難又立刻跳下去,根本不在意原則,搞不好哪天會對著誰大喊『因為,我是引路人!』這類少根筋的台詞。」

       「米茲,你真了解柔伊。」

       「真正了解她的,是卡娜莉亞,我只是──……」


       我是……引路人嗎?

       這句話感覺很不錯呢?

       原來,前輩是這樣看我的……

       那麼前輩,我……

       後面再說的話,我就聽不清楚了……意識完全模糊……


       「菲多,有沒有好一點?」

       「嗯。」

       結束診療並回到住處,萊特搭向菲多的肩膀調侃說道:「難得有可以和米茲搭話的機會,怎麼還是當空氣人。你不是很崇拜米茲?」

       「唔。」

       「或者,你也想學柔伊,稱米茲為『前輩』?」

       聽萊特這麼一說,菲多愣地睜大眼睛。

       同為奉獻靈魂,基本上就無分高低優劣,以輩分去區分能力,貶低後進者,這是相當可恥的。引路人的引路人團隊們彼此的稱呼,絕大部分都是直接叫名字,就算輩分跟經歷相去甚遠,依然。

       但,那個初出茅廬的新人──柔伊,卻稱呼米茲為「前輩」。

       這個現象,並非米茲是什麼「引路人之首」而致,每個「引路人」都有不同的特色,很難去區分誰最為優秀,或是誰為最強──

       究竟是為什麼如此稱呼,這在隊員們之間也是議論紛紛。

       「不,不是。」菲多搖搖頭,沉沉地開口:「剛剛才了解,我崇拜的,是心目中的『米茲』,而非真正的『米茲』──」

       「怎麼說?」

       難得聽到菲多話說,萊特放下原欲整理的「任務」報告,坐下來聆聽。

       「從剛進入『引路人』……對我來說,米茲就是標誌性的存在,是我努力奮鬥的目標,我想成為他那樣的人。」

       「哦……?」

       「但是,我明白了。如果我是米茲的話,現在已經死了……」

       聽到這句話,萊特不解地皺起眉毛,不過一瞥手邊的報告,再回想那個奮不顧身的少女……連狀況都還沒搞清楚,就奮不顧身地宣道由她殿後,萊特好像明白了什麼。

       「如果今天那場『任務』……換作是我和米茲為一組,米茲絕對會選擇自我犧牲,對吧?」

       菲多並沒有否認:「我沒有那份勇氣。就算崇拜,那種覺悟,我根本連邊都沾不到。」

       成為「新樂園」的「引路人」後,菲多日日思索、不斷尋求探索著,要怎麼樣,才能活出「自己」?

       「了解到這個事實後,我反而覺得有點慶幸──我不會是主角。」

       菲多很清楚,對於「新樂園」來說,他不過是過江之鯽的無名小卒。不過是賴於夥伴的堅強實力,才得以苟活。

       「正因為我不是米茲,不是主角,所以……我才可以活出我自己吧?」

       過是作為一個跑龍套的角色,就算不是主角,僅照著平庸、普通的路途前進,依然有機會站上舞台,說出推動劇情的話語。

       只要登上舞台,他不會是任由他人擺弄的存在,而是活出自我的贏家。

       看著自己的搭檔似乎也受到米茲影響,開始對自我生命作省思,萊特露出柔和的笑容:「要不要,去米茲的房間跟他聊聊?」

       對於這個提議,菲多果斷地拒絕:「不行,不可以。我知道……不可能。」

       萊特輕嘆一口氣,再度輕拍夥伴的肩膀:「說的也是,那個可愛的小後輩,搞不好現在正在他的房間裡呢。」
.
.
.
Fb粉專:XHEEP GAMES
.
.
艾卡福利回~

創作回應

艾卡抱抱...\=v=/(話說清除者都有神兵嗎...=w=?
2021-04-12 19:05:12
蜥智(CizaHuang)
佩斯特是專門對付玫瑰的武器喔!有此武器的人才會被稱作清除者。
2021-04-12 19:49:16
oVo巴爾坦星人
看到廣播留言 路過... 一點心意 不成敬意 希望能鼓勵到您
2021-04-13 09:08:12
蜥智(CizaHuang)
感謝鼓勵~
2021-04-13 11:24:11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正因為不是主角所以才能活出自我嘛...
感覺有點哲學阿
2021-04-14 20:10:20
蜥智(CizaHuang)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2021-04-14 20:24: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