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四章、LV.3#2|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蜥智(CizaHuang) | 2021-05-10 11:24:04 | 巴幣 24 | 人氣 98

連載中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資料夾簡介
引路人──他們被如此稱呼。 在危難之中,用盡一切的方法救出陷入困境的人們。

企劃:Ciza Huang.作者:祈晴.監修:LPR。
.
上一回:第四章、LV.3#1
.
       一推開診療室的門,不自覺地又先環顧確認米茲前輩是否在。對於自己不自覺的小動作真感到差評……

       「……是柔伊啊,怎麼了嗎?米茲目前不在,也暫時不接受會客。」

       「唔。」

       難不成我的心情全寫在臉上嗎?臉頰時感到一陣火熱。

       而回答我的,這種帶有輕柔優雅氣息的,全分部只有一個人擁有。

       也不管哪種角度來看,米亞果然是大美人一枚。

       「米亞,我有事要問妳。」

       但這時候,氣勢可不能輸下去。

       米亞正坐在辦公桌上,左腿交疊在右腿上,一看到我進來,以左腳尖在辦公劃個半圓,從容地站起身來。

       「嗯?有什麼事情呢?」

       米亞說著,左手托住食指點臉的右手,露出嫣然的微笑。

       而這看似平常的動作……卻把米亞娜胸前的存在物,澈底地強調出來。

       「唔……」

       「怎麼了?我很樂意幫妳。」

       「我輸了……」

       「輸?」

       「不,我什麼沒說!」

       用力甩甩頭,我讓自己冷靜,米茲前輩才不是這麼膚淺的人,而且今天重點是其他事情。

       「米亞妳似乎知道很多『事情』呢?」

       不過,現階段還不能確定米亞是否值得信任,還是先探探看口風好了。只是我還沒說出下句,米亞的眼神似乎閃過一絲警戒。

       「例如……些什麼?」

       「像、像……是有關前輩的往事還有引路人之間的故事。」

       「如果是那種事情的話,可多到說不完喔?」

       「這麼說不就讓人更期待了嗎?」

       「不過……那些都是過去事了,對於現在的米茲,柔伊妳應該比我更加清楚才對?」

       「哪有,我只是一直當米茲前輩的跟班而已,其實什麼都不懂,反而是前輩教我很多事情……」

       「任何人都可以是自己的人生導師。未來的柔伊,也有可能會成為誰的前輩。」

       輕輕呵了一聲,米亞又從容地坐回位子。

       「今天來找我……應該不是要來問有關米茲的情報吧?況且,我跟米茲什麼都沒有,這點可以放心。」

       「真、真的嗎?可是米亞妳不……」

       「什麼,都沒有,喔……?所以純情的小女孩不要想太多囉?」

       「這樣啊……」

       「好了,把妳真正想說的說出來吧。」

       「真正想說?我不是正在說了嗎?」

       「嗯……可是,我並不這麼覺得喔?」

       看來,確實瞞不過米亞呢。

       「關於『艾卡』的事情,想問妳。」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問了。

       「喔……?『清除者』艾卡?」

       「對。」

       「跟她有關的什麼事情嗎?」

       米亞看起來,並沒有打算要迴避或轉移話題,這點讓我稍微鬆了一口氣,不過暫且還是繼續探口風好了。

       「雖然我已經當『引路人』好段時間了,但其實我還是搞不太清楚,『清除者』到底是什麼?」

       「嗯……?」

       瞇細了眼,米亞隨手推了椅子示意我坐下。

       「怎麼突然想了解『清除者呢』?」

       可惡……感覺主導權還是被拿走了。

       可是為讓對話繼續下去,現階段只好順著米亞的意思。

       「因為我想更了解艾卡,以及在她身上,到底背負著怎樣的任務或……」

       「嗯……我懂了,我能理解妳的心情,只是……為什麼會來找我呢?我一點也不懂戰鬥。」

       「因為米亞,妳懂『調整』。」

       「話是這麼說……某方面而言,只要是人群領域,難免都會受到他人的『調整』。這就是所謂社會化不是……?」

       米亞露出深遠的微笑,讓我不得不將視線轉到一旁。

       「嗯……那又為什麼想知道呢?」

       「因為……」

       「畢竟,我有義務要知道,妳是以什麼身分或理由,來向我詢問情報。」

       因為……因為什麼原因?當米亞這麼問出,一時間我還真的想不出原因,我竟然會因為一個簡單的問題,就這樣卡關?

       「因……因為?」

       「呼呵呵……只要回答『我跟她是朋友』就好了,不是這個簡單嗎?」

       「朋友?」

       「柔伊,難道妳沒有把艾卡當作是朋友嗎?」

       「有,想!我想跟她做朋友。」

       真是的,為什麼覺得話題被她帶風向了,我真是太差評了。

       「不過那個瘋癲的艾卡居然也交到朋友,身為她的調整者也十分欣慰。」

       「艾卡,以前沒有朋友嗎?」

       「嗯……具體來說,妳要一個那樣的她意識到『朋友』這件事,本身就是相當困難的,畢竟……無論在哪種面向,『清除者』要面對的孤寂與恐懼,可不是『引路人』能比擬的。」

       「所以,她才會有那種令人不解的行為,或著應該說不正常的行為嗎?」

       當我說到這裡,米亞的左邊眉毛稍稍往上一挑:「喔……怎麼說呢?」

       看著這樣的她,我該不該說實話呢?

       「沒關係,不用勉強,柔伊……放輕鬆,如果不想說也沒有關係,下次有機會的話,再來跟我分享就好了。」

       「……不。」

       我搖了搖頭。

       下次再問,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照米亞的口吻,她確實知道些什麼,而且就這樣把問題一直悶在心裡頭,出任務會不專心的。

       「在上次次任務中,艾卡自稱……她擁有另一個人格。」

       「另一個人格?」

       「對……一個自稱為『殺戮志願』的人格,不管說話、氣勢、動作,都跟艾卡不一樣,雖然感覺比原本的艾卡還強上好幾倍,但我覺得,那樣是不健康的!」

       「不健康?可是我這邊的身體數值都是正常的,全然沒有會影響。而且,清除者的戰鬥方法,本來就具多變性,就算號稱最強的那位,戰鬥方法也不是只有一招一式,他的『佩斯特』還會因戰局不同而改變型態呢。」

       米亞笑咪咪的凝視著我,感覺我的內心都要被她看透般。

       「米亞!妳一定知道些什麼!」

       「……」

       「抱歉!我有點太激動…」

       「我…」

       「我只是想幫助艾卡!」

       「嗯……艾卡真的很有福氣,交到一位這麼關心她的朋友。」

       米亞拿起了煙灰缸中一支快熄的菸,緩緩地吸了一口。雖說菸這種東西百害無一利,可是為什麼米亞的姿勢這麼優雅呢?

       「我很想與妳暢談我所知的所有情報,但組織不會允許我透露太多。」

       可是米亞這句話不正也幾乎等同跟我透漏,組織真的有隱瞞些什麼嗎?

       「所以我們換個方法說吧!先回答有關『清除者』是什麼的這個問題。柔伊,妳覺得……『香菸』這種東西,它的意義是什麼?」

       「上層者利用人們的弱點,用來營利的物品。」

       很早以前,就有人發現這項東西的利益。

       所以大部分的國家乾脆把這些利益放在手中。這也不是說國家哪裡錯了,畢竟如果不是國營的話,也會是任意商人炒作價格,對於人們來說,基本上好無優點可言。

       「嗯……非常好呢,妳的想法很直觀,但這不是我想要的思考,我希望妳可以關注的重點,可以放在香菸本身的性質上。」

       香菸的性質嗎?能夠帶給人們快樂,用量過多很容易得癌症,然後……我思考了一段時間,仍想不出特別之處,只好先亂槍打鳥試試。

       「抽了會短期間感覺到快樂?」

       「非常好,柔伊果然有著對事物敏銳的特質,很快就抓到香菸會帶來的特點,會帶給人們短暫的快樂呢。」

       「唔,我看紙本書上提到,有部分香菸除了菸草外,也會加入大麻之類的成分,提升香菸能帶來的效果。」

       「沒錯,提升了人們追求『快樂』的訴求,那麼……缺點呢?」

       「有害身體健康?」

       「這種有害……是可逆還是不可逆呢?」

       「應該是不可逆的。」

       「非常好,接著……還有沒有呢?」

       「會造成相當不好的病痛?」

       「有點接近了,然後呢?」

       「然後……得癌症?」

       「再來呢?」

       「……死亡?」

       聽到我的回答後,米亞滿意地點頭。

       「沒錯!香菸就是死亡的催化劑,人們為了得到快樂的代價,到了最後,就是枯竭了什麼,然後招致死亡。嗯……我的提示最多只能給到這了。」

       嗄……?就這樣?快樂跟「清除者」有什麼關係?

       「沒關係,也不用急著現在就想出來。」

       米亞看我一臉疑惑,便以溫柔的口吻安慰。

       「說起來,柔伊妳都不會對艾卡感到害怕嗎?」

       「不會,我覺得艾卡並不是壞人!而且,如果是『卡娜莉亞』也一定會這麼做的!」

       當我自豪的說完,米亞左手邊的器材突然震動,然後一個帶著璀璨毛色的鳥飛了出來。

       「啊……妳怎麼叫了『它』的名字呢?」

       最後,有著亮黃色毛絲的鳥兒,最後停在了米亞悠然伸出地的指尖上。

       「……那是,機械?」

       乍看是動物,但實際觀察後,除了羽毛跟真的一樣,其他部分卻是有著明顯的機械輪廓。

       「這可是,來自魔法學院的鴿子唷?」

       「不不不,那很明顯是『金絲雀』……金絲……卡娜莉亞?」

       等等,我好像發現到了什麼,難怪當我提到她的名字,那隻鳥兒突然振開雙翼,開始在房間內盤回飛繞。

       「被妳發現這個文字遊戲了嗎?」

       「金絲雀的學名……就是『卡娜莉亞』……這真是……」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我一直都知道這件事情,只是缺乏一個契機把這兩者含意銜接上。

       那隻金絲雀飛了一陣子後,停在了一個注滿綠色液態的培養槽上方,裡頭裝著裝著一把巨大的鐮刀,看那外型,便知道那一定是艾卡的。不同於平常,鐮刀上頭的骷顱頭,眼窩並沒有發出陰邃的光暈。

       「這是艾卡的『佩斯特』,我剛才在對它做些校正工作。」

       艾卡的──「佩斯特」?

       米亞的意思,該不會是……

       我腦中好像有著什麼訊息聯結了。
      「佩斯特」?人類殺戮「玫瑰」唯一有效的兵器。

       假設「玫瑰」是「香菸」,清除者使用「佩斯特」清除「玫瑰」,就像抽菸那樣,抽越多,殺越多,清除者就會越快樂?

       不對!快樂的不是「清除者」,而是全體人類!

       米亞用香菸所做的比喻,是這個意思嗎?

       「米亞!妳說的香菸指的就是『佩斯特』對吧,為了消滅玫瑰,所以──!」
話還沒說完,米亞的食指輕壓在我的嘴唇前,溫柔地要我別把後面的話說出。

       「無可奉告。」

       「唔……」

       看來這條情報線,到此為止了。

       眼看我露出失望的表情,米亞又是嫣然一笑。

       「柔伊,以後可要多跟米茲學學,如何更有效率套得必要的情報喔。」

       「是……我會更努力跟前輩學習的。」

       「……很好,這樣很好呢……既然這樣,作為鼓勵妳的獎勵,雖然清除者與『佩斯特』是組織的機密,不過,如果是成為『清除者』之前的事,這就暫且不是機密囉?」

       「艾卡的過去?」

       「呼呵呵……柔伊妳的表情還真瞞不了心情呢。」

       「唔……」

       我的反應真的太大了,這點一定要改,實在是太糟糕了。

       說著,米亞轉過身操作裝置,叫出了一條情報,讓頭寫滿有關艾卡在當上清除者前的種種數據,看到她所殺戮過的人數……我不禁倒抽一口氣。

       「在過去的她啊……該怎麼說呢,或許跟天生就是這個世界格格不入吧?」

       頓了幾秒,米亞又徐徐說著:「很幸運的是在前政府垮臺時,艾卡全家在亂世中都順利逃過一截,之後也一直生活在一起。」

       「這樣不是很好嗎?感覺很幸福。」

       「越是幸福……失去時反差更大喔。很可惜,她因為某種原因,這樣幸福的生活就這樣成為泡影了。」

       「咦……」

       「艾卡有沒有跟妳說過什麼暗示性的關鍵詞過?」

       「她有說過,活在灰色地帶的人比較容易被『佩斯特』選中。」

       「灰色啊……某部分來說也是正確的呢。」

       撫撫那隻機械金絲雀,米亞露出若有所思的微笑。

       「接受命運、被撫養、再接下來的人生,或許才是她真正的苦難。」

       「苦難……?」

       「不過這樣的她,某方面來說已經是種……怪物也說不定?」

       「只有『玫瑰』才叫做怪物。」

       對於米亞所說,我相當不認同。

       「嗯……怪物嘛,妳說得沒錯,『新樂園』就是這麼教我們的。它們不是人。它們只是怪物、我們的敵人──」

       雖說這句話確實來自於組織帶給我們的不變教條,可是不知為什麼,這樣說感覺很奇怪,哪裡相當奇怪……

       「畢竟,艾卡可是有殺過人的。」

       「執行清除者的任務,跟『殺人』有什麼關係性?」

       「沒有特定關係,但同時也有某方面的關係。」

       「因為,『玫瑰』是由『人類』變化而來的?該不會,妳的意思是殺玫瑰等於『殺人』吧?」

       「柔伊,妳說得很好呢。嗯……往這方面想,也是很好呢。」

       「可是,就算『玫瑰』是人類變化而來,但基本上已經不能被稱作是人類了。」

       關於這點,任何組織內的人都可以理解。

       「就算能理解這種概念,普通人很難理解對吧?對你們來說『玫瑰』就是純粹的『怪物』,畢竟他們做出的『惡』早就超出人的範圍了。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輕易做到。」

       「……」

       「可是,如果要繼續往前,就得繼續這麼做,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對吧?」

       曾聽說,某些曾經有人目睹過『玫瑰』的某個部位,偶時會排出未被消化完全的人類軀體殘骸,大肉球本體上的面孔,還會發出猙獰的怪叫──讓人深刻感受到,吞針咽刺的痛。

       米亞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雖然還是滿掛微笑,但總覺得……米亞,一定將很多重要情報隱瞞著。

       而這句話,不用多說,必然是隱瞞了什麼。看來艾卡的身上,肯定發生過很多我所不知道的故事。

       其實不用多說,會留在「組織」裡的人,每個成員必然都有一段故事。每個人都不需要在為他們腦捕任何哀傷過往的設定……

       看我沒反應,米亞又莞爾一笑。

       「柔伊妳是否有想過,如果說某一天,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命運』要求妳拿著武器去殺未知且『最親近』的存在,妳能夠接受?」

       「最親近……」

       我倒抽了一口氣。

       「不會吧……」

       「事實就是這麼殘酷,她的養父及養母在收養她不久後,不幸荊棘化,當下僅僅15歲的艾卡為了保護其他幼小的弟妹,趁著養父養母還未成完全蛻變成『玫瑰』之前,親手將自己的恩人清除於世……」

       那些漫畫中的主人公,被神秘武器選上,被神賦予了使命去拯救世界,去殺掉那些可惡的惡魔──
但萬一那些惡魔自己最親的人呢?

       「故事……還沒有結束。」

       米亞緩緩的又吸了口菸,而我則是屏息呼吸仔細聆聽。

       「家中失去了兩大經濟支柱,而艾卡又被周遭的人妖魔化,成了殺人魔的代名詞,糧食的配給也因此拿不到,為了讓剩下的一家人活下去,她就做了最壞的決定。」

       聽到這裡,我的冷汗直流,雖然之前就常聽說過這些非有人性所為之事,但當此事就發生在自身周圍時,還是令人感到錯愕,可惡!錯的明明不是艾卡啊!是這個世界!

       「妳有看過艾卡的面具?」

       「面具?」

       糟糕!剛太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了!沒有聽清楚米亞說了什麼。

       「我想啊……那是艾卡為了逃避那醜陋的自己吧……」

       米亞悠悠地說道。

       「不!我覺得那不醜陋,醜陋的是這世界!」

       「……」

       「抱歉!不小心說太大聲了。我剛又……太激動了……」

       「柔伊還真是……可愛呢。我相信,艾卡能交到妳這朋友他一定很開心呢!」

       我腦中浮現出剛才艾卡生氣捶桌的畫面,我苦笑道:「哈哈哈!希望如此。米亞,謝謝妳。」

       「不會。我很高興妳願意與我分享心情。」

       「那就先這樣!」

       丟下這句話,我轉身往艾卡房間所在處奔去。

       得到米亞的幫助,我決定要往前跨一步。我怎可以被那種三流威嚇就嚇著了。

       現在,就去找她好好講清楚!

       當我開始邁開步伐奔跑時,米亞好像對著那隻機械金絲雀說著什麼話,但聽得不使很清楚。

       「看來,有人確實繼承妳了呢……」

       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並不知道,現在沒有心思多想,現在的我,只想快點見到艾卡。
.
下一回:第四章、LV.3#3
.
.
Fb粉專:XHEEP GAMES

創作回應

這回好認真...0.0(怎麼說呢...我不是什麼聖人...我很自私...我只想和身邊的人好好活著...
當不殺就得死時...我想我是會殺的......同理...遇到需要保存自身時...我會捨棄它人...
但是當有比自身更重要的存在時...我想我也會把自身放在"可捨棄"的範圍...
2021-05-10 12:51:09
蜥智(CizaHuang)
該走入比較認真的劇情了!
2021-05-10 13:28:46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艾卡感覺好可憐(;´༎ຶД༎ຶ`)
2021-05-10 20:18:18
蜥智(CizaHuang)
是啊
2021-05-10 20:29: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