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三章、清除者#1|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蜥智(CizaHuang) | 2021-03-22 14:18:03 | 巴幣 1142 | 人氣 170

連載中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資料夾簡介
引路人──他們被如此稱呼。 在危難之中,用盡一切的方法救出陷入困境的人們。

企劃:Ciza Huang.作者:祈晴.監修:LPR。
.
上一回:第二章、日常#6
.
       什麼是「旅行」,其實我並不清楚。

       最多只聽過老一輩的人說過,對將至的旅行忐忑不安,對未來迷茫,但那無限的可能性又讓人嚮往。

       「旅行」的過程中,最讓人享受的反而不是結束,而是「準備的過程」。當一切始動後,偶然回首實際旅行的那刻,那種難以形容的紮實感才是精隨。

       不過能做到這種事的,大概是只有舊世代的「學生」才會有的奢侈煩惱吧?

       罷了,別多去想。

       瞥眼前方不遠處的任務所在建築,閉眼凝神,我必須活用這段零碎時間,複習學得的一切知識,並專心回顧「任務」內容。

       畢竟,將到來的這個「任務」,執行者只有我和前輩,正代表總算受到「組織」的認同,只有我們能夠達成!

       「如果可以這麼想,絕對不是壞事。雖說以實際面來看,也許是其他夥伴都出『任務』了,好用的棋子用罄,才勉強派出『堪用』的。」

       或許是讀取到我的心聲,前輩隨即在我的興頭上潑冷水。

       真是的,就算是謊言也好,多讚美我一點又不會怎麼樣。我搞不好被讚許就能發揮得更好喔?

       呼唉,前輩就是這麼死腦筋,與其跟他彆扭,還不如換個話題:「前輩,為什麼『玫瑰』偏偏在這個時期特別活躍?前些日子不還創下兩、三個禮拜神隱的怪事。」

       「柔伊,妳知道『玫瑰』的行動規律嗎?」

       「LV.1所有攻擊動作、角度全都記在腦海裡。」

       「不,我是說出沒規律。」

       「不清楚,組織的教科書裡都沒說。」

       「對,至今『玫瑰』的特性組織依然找不到規律,基本上我們毫無概念。」

       「……我們跟『玫瑰』周旋這麼久了,竟然連這種事情都無法掌握。」

       想當初進入「組織」,我可是相當充滿憧憬與幻想的。「組織」不管面對何種威脅,都能夠從容的對付,並且找到解決方法。

       雖然這樣說可能對同樣在崗位上盡全力的研究員頗不禮貌,不過最前線的夥伴都已經犧牲這麼大了,對於「玫瑰」的掌握度竟還是如此低落,挺讓我失望的。

       「柔伊,假如妳身經某場戰爭,並獲取到一個死去的戰俘屍骸,這個時候妳能夠從屍骸上問到什麼資訊?」

       「前輩,都已經死了,怎麼可能問出東西呢!而且『玫瑰』不一樣,它們是怪物、怪物,肯定沒有『內心』!」

       「妳怎麼確定『玫瑰』沒有內心?」

       「唔……!」

       「舊世代不是有個實驗,名作『薛丁格的貓』?在科學上,無法被證明為『不存在』的事物,同樣就不能否定『存在』的可能性。我們既然無法證明『玫瑰』並非高智能生物,所以最好提高對它們的戒心喔?」

       前輩又開啟說教模式了,這是對我們這次的任務毫無意義的辯論。前輩似乎也發現了這點,咳了兩聲後,又言歸正傳:「總而言之,作戰依然按照計畫進行,但是……」

       不能放棄隨機應變!」

       聽到我有精神的回應,米茲前輩的眉頭似乎稍稍放鬆。

       「這不是都學會了嗎?固執於老套的計畫,是無法成功的,我們就算事前訂下幾百種計畫,但『現場』卻是活的,無時無刻都在變化。當然無論如何,做好最完全的準備,將傷害減到最低,就是我們的使命。」

       這是在嘲諷著上次我太固執於計畫內容,而導致自己身處危險之中的告誡。對此,我只能回應──不要小看我,我可是日益精進的!

       「艾卡大概多久後會來支援?」

       為了再確定細項,我向前輩詢問。

       在計畫書中,艾卡的部分標示「不定」,在這個「清除者」無法量產的節骨眼,同時發生多場事故,艾卡必須各處奔波。

       「柔伊,這次任務,最好當作艾卡無法支援比較好。」

       停頓了幾秒鐘,前輩直接說出要點。

       「依照執行距離來計算,艾卡難以到達我們這裡的,至少在我們任務完成之前,是這樣。」

       聽到這番話,說不緊張絕對是騙人的,手指都不禁顫抖。

       雖然說在出發前,艾卡曾握住我的雙手,對我再三發出誓言:「小柔伊不用擔心,我一定會趕到妳的身旁!」

       但是在瞬息萬變中,絕對不存在不變的道理。換言之,我們的安全是無法被保證的。但是,內心卻沒有屈服。

       「還真把我們當用後即丟的敢死隊呢……前輩,如果我們能在這種鬼任務生還,評價會不會扶搖直升?」

       「前提是我們完成任務。」

       在這個說出這種話,老實說,還真有點風趣呢。

       「話說前輩……沒問題嗎?」

       「什麼問題?」

       「先前有看到你在診療室……不會是哪裡受傷了吧?」

       「沒事,專心在『任務』上比較重要。」

       「唔,好。」

       此次的任務場地,在於舊世代的世貿大樓。

       建築以目測共有四層,每層高度不高,稍稍用力一跳就能碰觸到天花板,但坪數都很可觀。過去似乎用來做為各種展覽、活動所用,內部應會留下大量展覽用動線板。在以不破壞、不發出聲音為前提,應該會有點像迷宮。

       得以進入內部的入口共有4個。從天空已被數量可觀的「玫瑰」支配,也不難想像內部也已經有「玫瑰」侵入了。

       這次任務就是要在這樣的極限條件中,救出內部仍存活的目標。

       任務分配上,米茲前輩負責吸引外部、低樓層的「玫瑰」的注意力。米茲前輩會將運輸車從地下駛上來,製造大量聲音,吸引制空中的「玫瑰」,待時機成熟,將車子切換成自動駕駛,他也將進入大樓吸引內部的「玫瑰」。

       而我必須趁此空檔,救出「目標」。

       「這種數量,還真是無比的絕望啊。」

       如果是還沒認識米茲前輩前,我一定會這麼認為。

       但現在,我卻覺得「任務」成功是必然的結果。「災難」這種東西,本身就代表各種「可能性」。

       既然情況絕望,那麼「希望」也必然產生。若連完全任務的這點小自信都沒有,乾脆蹲回組織,乖乖處理文書工作就好吧?

       「……成長了呢。」

       前輩突然小聲的說了些什麼,但我沒有聽清楚。

       「前輩,你剛剛說什麼?」

       「沒事,專心執行任務吧。」

       已經離任務場地相當接近,連在入口附近徘徊的四尊「玫瑰」的輪廓,都清晰可見。前輩不經意的露出笑容。

       男孩子果然都很喜歡這種刺激的東西,是我的話可笑不出來。

       「任務開始!」

       當前輩說出這句的同時,我跳滾出運輸車,毫不猶豫地往側門奔去。

       我必須要在盡可能避免跟任何「玫瑰」遭遇的情況下,將那些欲被拯救的「目標」引導到指定路線。潛入內部並不是很困難,但若在引導過程中,與「玫瑰」遭遇的話,該要如何是好?

       當然,就用那個「方法」。

       我突然想起前些日子在與前輩模擬各種情況應如何應對。

       當時的我,提出運用引路人專用道具之一「飛蠅」,這玩意兒雖然只能短暫分散「玫瑰」的注意。不過我若能將它們引致窗口附近,並將「飛蠅」丟出窗外,「玫瑰」或許就會跟著「飛蠅」一湧而出。

       「不可行。」

       但還沒想清楚細部,很快就被一手托腮的前輩反駁。

       「柔伊,如果『飛蠅』失效?又或者,當不到1分鐘的吸引效果一過,『玫瑰』極大可能會掉頭重回建築內,且又因『飛蠅』的效果,原本不在附近的敵人,也會跟著被吸引過來。」

       「那如果改成利用『飛蠅』將鄰近『玫瑰』的注意力都放到我身上,拿自己當誘餌,讓『玫瑰』跟著我一層接著一層往下呢?」

       「如果真要這麼施行,悠閒的走階梯是不可能的,很快就會被追上,要透過電梯。」

       「該不會要抓著鐵繩,一口氣滑下去吧?」

       「就是如此。」

       前輩點了點頭,也在這個時候,我自己發現到這個計畫的盲點:「萬一『玫瑰』從高處往下發射砲彈呢?」

       「凡事都要隨機應變,柔伊,其實同一種道具卻有不同作用。妳知道滅火彈的材質是什麼嗎?」

       「知道。」

       「再來,『玫瑰』發射砲彈的原理,與──」

       前輩還沒說完,我就搶著回答:「我知道了!與迫擊砲的原理相似,換言之,在燃氣不充分的情況下,難以發射砲彈!但是……」

       很顯然,這絕對不是「玫瑰」的弱點。

       從過去的留下的文獻可以知道,目前組織最優秀的隔火器具,似乎叫做「滅火彈」。

       在舊世代裡,為了預防火災等等事故,在建築中會裝設一種貼牆偵測器,偵測不正常的雲煙,以達到防災效果。

       而那種概念延攬至今,被加以改良成為投擲道具,不但感應速度快上幾千倍,只要周遭的溫度超乎標準,就會產生警報。

       換言之,當裝置感應到「玫瑰」將發射子彈,燃火預備之時,道具就會立刻發揮效果。

       但僅憑量產「滅火彈」,是無法阻止它們發射砲彈的,能讓「玫瑰」處於不發射的狀態連幾微秒都不到。

       當我陷入某種苦思時,前輩又加以補充:「但是,讓上膛中的子彈『啞彈』卻不是不可能。」

       「『啞彈』?」

       「玫瑰」連彈率意外地低,目前所知,從蓄氣到發射下一發最快得花上10秒。

       當然,如果「玫瑰」存有複數,再多秒都沒有意義。但對於我們來說,10秒卻是關鍵中的關鍵──

       無法阻止發射,那就遏止發射的動作。

       米茲前輩右手食指伸向我,大拇指舉起,作像開槍的手勢:「以手槍比喻,燃氣可能正要推進子彈,可是當子彈在發射中途干擾,卡在槍管中間,沒有動能推出,也無法卸除,那這把射擊武器注定要退出戰局。」

       換言之,必須要算出「玫瑰」「扣下板機」的瞬間──將燃氣一口氣滅掉……

       「柔伊,如果成功『啞』到,妳可是有相當充裕的時間能運用。」

       說起來簡單,可是實際要做出來,可是超乎想像的困難。如果時機沒有算準就丟擲,那麼意義趨近於零。

       「卡娜莉亞的字典沒有『不可能』。身為她的女兒,我想應該也不會幫她填上才對。如果幫她亂寫亂畫,她在天之靈肯定會暴怒吧?」

       「別再說了!我做到就是了!」

       被這麼簡單的激將法激到,我想全「組織」只有我吧?

       可是……如果要仔細回想。

       卡娜莉亞聽到這麼「有趣」的挑戰,肯定躍躍欲試吧?

       害怕、恐懼──與興奮感,攪和出的化學反應。

       「對……躍躍欲試。」

       恐懼會使動作僵直,只要有個閃失,很容易潰堤。

       最大的敵人,永遠就是自己。

       這次任務所講求的,就是如此不切實際的東西。

       那種想要挑戰的心,已經無法抵抗它。由我們「引路人」捨命,製造出脫離的路線。

       翻身遁入內部。1樓共有五尊「玫瑰」,目前正處於游移狀態,我先將相對位置傳給米茲前輩。2樓,只有一尊。3樓和前往四樓的階梯加起來,總共三尊。

       數量不多,真是過於理想的數字,讓我不由得感謝「命運」這種不切實際的東西。以最小的動作,順利抵達4樓,並發現躲於動線板堆中的「目標」。

       「目標」暫時沒有發現到我。

       如此隨意,並不是精神勝利法。確實不進入「玫瑰」的視線與製造聲音,將身影隱藏起來,基本上已經算是相當優良的避難場所。

       照組織給予的情報的所知,目標應有6個,現在只剩4個,應該是有兩個勇者想盡辦法脫離,最後卻失敗了。

       ……願造物主引導那兩名死者的靈魂。

       我悄悄靠近他們後方。其中一個小女孩因為我的唐突登場而驚慌失措,還差點大叫,我立刻摀住她的嘴。

       「安靜,什麼聲音都別發。現在要幫助你們脫離這裡。」

       接著,將這些字投影在他們眼前,他們原還有些猶疑,不過相覷之後,還是放下手邊微薄到可憐的玻璃碎片、美工刀等武器。

       我並不想運用組織幾乎刻在我們腦中的話術,因為我深知,帶給他們太多的希望與期待,他們的眼神越是散發起星輝,過於沉重的期待,大多數都會淪為「累贅」。

       「我是『引路人』──你們安全了。」

       聽到我的來歷後,他們紛紛露出安心的表情。

       看到這種表情,似乎會讓人產生飄飄然的感覺。但現在可沒看讓我偷閒。

       接著,我將路線圖顯示給「目標」們看。

       「這個是安全路線,請你們不要奔跑,保持安靜地依照指示移動,絕對不要發出任何聲音,也不要回頭。」

       當做完指示後,我把存有地圖的備份裝置交給看起來可靠的女性。

       「請妳帶領大家。我們會將所有『玫瑰』都引走。」

       接下地圖的女性,表情看來相當錯愕。

       樓下似乎開始有些騷動,現在可不能再拖延了。

       「我不會看錯人的,您是這裡面的管理階層,比起另外三名同伴,更擁有纖細的內心,請務必帶著他們順利離開。離開大樓後,請直接往「C3」出口,那裡會有我們『新樂園』的運輸車接應。」

       說簡潔也不簡潔的交代就結束了。到頭來,我還是運用了些話術啊……

       確定他們開始依照指示行動後,接下來,就是屬於我的戰場了。
.
下週一更新,敬請期待。
.
.
.
.
巴哈新版的UI真是好看呢!總算在三月底完成第二季的內容,辛苦兩位寫手了!
還有這次我有請到蠑螈君畫插圖,如果大家喜歡就多給些GP吧!歡迎到蠑螈君xheepgames的粉專按個讚!
之後會持續在禮拜一更新的!

創作回應

有個想法...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人在"地上"排迴啊...?
2021-03-22 15:58:34
蜥智(CizaHuang)
待在地下會有些惡勢力,類似惡霸、流氓的存在,整天找麻煩,所以有些人會選擇繼續待在地上。
2021-03-22 16:06:25
HAC
畫圖和寫小說也是享受這個過程,雖然完成也是有成就感
2021-03-22 20:32:21
蜥智(CizaHuang)
是啊!感謝留言~
2021-03-22 21:35: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