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高牆\

離析 | 2024-04-22 15:46:58 | 巴幣 2 | 人氣 50

或許是因為無法跨越 讓人不禁思索另一邊到底有什麼 卻也忽略了歷史的痕跡 在那高聳入雲的高牆上 嫣紅如血的明月之前 那是純粹的黑暗 抹去一切痕跡 沉睡 直到下一個慾探索真相的人 高牆不是保護 而是無盡的黑暗......
冷冽的風劃破樹葉 一輪明月掛在空中 發出層層光暈 漸漸往另一邊緩緩移動 在沒入地平線以下後 明亮的太陽接替月亮 將大地烤的炙熱 陽光照亮了一堵高牆 灰冷的配色散落出冷清的氣息 其高度直衝天際 將天空劃分成兩個區塊 礙於高度的問題 完完全全看不到另一邊 由於高牆位於東方 導致這裡的日照時間只有短短九小時不到 高牆一體成形 完全看不到拼接的痕跡 同樣 不只高度 寬度也無邊無際 整體表面十分光滑 導致幾乎無法攀爬 但 雲川和他的朋友就不這麼想......
剛日出 雲川立馬從家裡竄出 嘴上叼著一片土司 他的頭髮隨風飄盪 在太陽的照射下透出淡藍色的光彩 眼睛微微上吊 瞳孔是如海水般的湛藍 膚色粉白  臉上稚氣未退 「喂!」他猛然回頭 一名女子站在家門口 約莫四十出頭 正是雲川的母親 「快回來吃早餐!」她說道 「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啦!不用擔心!」雲川回復 語畢 他便朝向樹林奔去 層層的樹林環繞著村子 枝葉濃密 不時會有刺眼的陽光從中穿出 好在樹蔭很多 才能讓人們在底下避暑 不然炎熱的陽光早就把他們曬成人乾了 他穿出蔥蔥的樹林 此處沒有任何樹 就連雜草都無法發現 雖說沒有濃濃的樹蔭 但眼前這個龐然大物還是提供了很好的陰影 供他們散散熱 雖說高牆整體光滑 但並非無計可施 牆上有時會出現像法陣般的紋路 彼此交錯 形成十分壯觀的景象 底部有一圈圓形的圖案 越往外擴散 形狀就越來越不規則 從一開始如同漣漪般的大小圓型 到最後奔放的多邊形 及長度無法估計 一直延伸到天邊的閃電狀刻痕 都是可提供雲川等乳臭未乾的小孩攀爬的  往上看 隱隱看見幾個人影 雲川向上大聲呼叫 「喂!我來啦!」 其中一個人回頭 摘下擋在眼前的護目鏡 露出火紅般的眼睛 張嘴就喊「哈!看到沒 我打破紀錄了拉 哈哈!」他指著腳下的記號說 「足足比你高一大截!!」他用著炫耀般的語氣說 「好好好 耀陽你最棒了」 雲川回 「我等下馬上讓你佩服的五體投地」他用地上的石灰粉抹了抹手 「?」他看到不遠處的地板 上面靜靜地躺著一張紙 雲川走向它 打開 上面用詭異的字跡寫著幾句話「今日之時 血月升起 以神明之手開啟 以鮮血供奉 虛與實轉換 現實幻滅 虛假取代了記憶 你 還是你嗎?」 雲川疑惑的看著上面的字 疑惑在心裡孳生 但很快便沒有多想 轉頭便將紙丟進一旁的草叢 他看向以往攀爬的刻痕 不知何時 上面多出 一個手掌大小的掌紋型印記 雲川試著用手觸碰 此時!甚麼事都沒有發生 雲川想「嘖嘖嘖 我啥時變哪麼敏感的 這種事都信」正當他走向高牆時 天空暗了下來 不知何時 空中早已沒有太陽的蹤跡 取而代之的 是殷紅如血的月亮 將天空染的一片鮮紅 雲川看向以往十分熟悉的高牆 不知道為什麽 高牆好像沒有以往那麼高大 隱約可以看到頂端 在那牆以上 有一個黑影 背對著血紅的月亮 看起來格外陰森 他縱然一躍 在空中緩緩降落 在到耀陽身前時 耀陽的頭緩緩向後轉 脖子一片紫紅 就好像有人正在擰著他的脖子般 耀陽臉上寫滿驚恐 用盡全力吐出兩個字「快..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