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十三章 正義的化身

丹雀 | 2020-11-28 00:22:37 | 巴幣 0 | 人氣 57





  A班,戰鬥學院最高階級也是最強的班級代表。

  在這裡的學生都稱他們是為了決鬥而存在的天才。

  如今最弱、最和比賽冠軍沾不上邊的班級,卻破天荒的要和他們一決勝負。

  如果是平時,所有的學生們一定爆氣的要求他們離開這個比賽現場。

  但是看過他們一場又一場的精采比賽後,深知就算是雜牌、邊緣的系列牌,都有它強大的地方。

  決鬥舞台上,主持人意外的沒有站在上頭,只有一名穿著藍色學生制服的少年,左手戴著決鬥盤氣勢非凡的看著舞台的另一端。

  A班與E班的比賽,已經不再需要主持人維持現場與炒熱氣氛了。

  因為台下的觀眾都知道,從古至今都是A班與B班的決賽當作是表演賽,不管B班的實力多強大,面對A班這次元的存在,幾乎沒有反擊的餘地。

  只不過這一次所有的觀眾和那名少年都看向了E班的選手。

  第一位筆試測驗以滿分通過。

  史無前例的額外測驗。

  E班的王牌。

  諸多的事蹟,讓她變成戰鬥學院中不該存在班級的傳奇人物。

  紅色的秀麗長髮與粉紅色的制服相輔相成,堅定不移的雙眼和老練的決鬥者姿態,她邁開包覆著白色過膝長襪的雙腿走向決鬥舞台。

  這一刻終於來臨了。

  所有人屏氣凝神的看著她緩緩地上台。

  直到──

  「哎呀!」

  她不小心踩空階梯,從上面跌到了舞台下方,整個人翻了一圈還差點走光。



  「我叫做夏瑋雄,前些日子我妹受妳關照了。那我們開始吧!」自我介紹之後,對方立刻將一張怪獸卡放到決鬥盤上說道:「從手中召喚『數學家 (ATK/1500)』,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將牌堆一體4星以下怪獸送入墓地。」

  夏瑋雄從牌堆將一張怪獸卡亮出後說:「協調怪獸『光道弓手 費莉斯 (DEF/2000)』從牌堆送入墓地後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將場上的4星協調和3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7星的『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 (ATK/2600)』。」

  「還沒有結束喔,我發動場地魔法卡『正義世界』,每當自己牌堆有牌送入墓地時可以放置一個光計數器,每有一個可以再增加場上『光道』怪獸100分的攻擊力。我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結束時由於「光道主‧大天使 米迦勒」的怪獸效果,牌堆上三張牌送入墓地,並觸發場地卡的效果放置一個光的計數器。

  「果然一開始就召喚出同步怪獸,而且看的出來非常謹慎。」蓓雅看著對方場上的卡片布置方式,佩服的說道。

  「你剛剛說的妹妹是夏婉芸嗎?」

  「是的、沒有錯,當初和妳決鬥後,她整個人都變了,變的更加開朗也經常提起妳的事情。」瑋雄笑笑地說。

  這時台下觀眾席的江玟霖戳了戳米俐的肩膀說:「面、面對這樣地展開,丹楓還可以輕鬆的和對方話家常,看來丹楓非常游刃有餘?」

  「我反而覺得她只是把想問的問題和決鬥的先後順序弄錯了而已。」米俐無奈地答道。

  「抽牌!我召喚『焰聖騎士─奧吉爾 (ATK/1500)』並發動效果將牌堆的裝備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送入墓地。場上有炎屬性戰士族時,從手中特殊召喚『焰聖騎士─里納爾多 (DEF/200)』,此卡用此方法特召時當作協調使用,並且可以把墓地一張裝備卡或炎屬性戰士族加入手中。」

  我將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拿回手中,繼續說道:「將場上的1星協調與4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焰聖騎士將─奧利佛 (ATK/2000)』。」

  「發動覆蓋的反擊陷阱卡『神之通告』,支付1500分生命值,無效同步怪獸的召喚。」

  「糟糕了,丹楓的『不滅的騎士精神』被封印了。」江玟霖緊張地說。

  「這麼一來妳的『不滅的騎士精神』就不能發動了。」對方也跟著如此說道。

  咦?我什麼時候有這種稱號了?

  「這樣的話,我發動魔法卡『二重召喚』這回合我還能再通常召喚一次,我召喚『光神機 櫻火 (ATK/2400)』,這張卡不用解放就能夠進行召喚,但是回合結束後會送入墓地。接著發動裝備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再發動效果將牌堆的『焰聖騎士─奧利佛 (ATK/DEF 1000/1500)』加入手中,之後這張卡送入墓地。」

  「『二重召喚』?我怎麼沒有印象丹楓有使用過這張牌?」米俐回憶著以前的記憶。

  「有的,她有使用過。」蓓雅篤定的點頭,開心的說:「在我們第一次玩實體牌的時候,她曾經使用過。」

  「從手中發動『焰聖騎士─奧利佛』的怪獸效果,將手牌的『焰聖騎士─莫吉斯』送入墓地,當作1星的協調怪獸特殊召喚。這時再發動『焰聖騎士─莫吉斯』的怪獸效果將墓地的炎屬性戰士族怪獸或『聖劍』卡片共三張送回牌堆,之後抽一張牌。」

  「莫非?」

  「沒有錯,我將墓地的同步怪獸『焰聖騎士將─奧利佛』、『焰聖騎士─里納爾多』和『焰聖騎士─奧吉爾』返回牌組。再將場上的1星協調與6星怪獸調星同步召喚7星的『七劍戰士 (ATK/2300)』。」

  「果然沒這麼簡單就封印住『不滅的騎士精神』。」

  看來我的「焰聖騎士將─奧利佛」已經有了新的名詞。

  我無奈地說:「發動墓地『焰聖騎士─莫吉斯』的效果當作裝備卡給『七劍戰士』裝備,這時發動怪獸效果給予對方800分的傷害,接著再把裝備卡送入墓地,選擇對方場上一體正面表示的怪獸破壞。」

  「當『光道主‧大天使 米迦勒』被破壞送入墓地時,可以將墓地的『光道』怪獸送回牌堆,我將『光道弓手 費莉斯』和『光道精靈 夏爾』送回牌堆,恢復600分的生命值。」

  「我用『七劍戰士 (ATK/2300)』直接攻擊玩家。」

  「發動陷阱卡『吸收盾』無效對方的怪獸攻擊,並且該怪獸的攻擊力恢復我方生命值。」

  「好厲害,明明是丹楓佔了優勢,但是現在卻又變成勢均力敵。」米俐看著眼前的戰況,感嘆的說。

  「主階二,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夏瑋雄 生命值8600分/手牌1蓋牌0‖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1 蓋牌1
  「輪到我了,抽牌!」夏瑋雄將手中的魔法卡亮出後說道:「發動『光之援軍』將牌堆三張牌送入墓地,把牌堆一張4星以下『光道』怪獸加入手中。」

  對方將牌堆上三張牌送入墓地後說:「發動『光道獸 沃爾夫 (ATK/2100)』的怪獸效果,這張卡從牌堆送入墓地時,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召喚『光道祭司珍妮絲 (ATK/300)』,將兩體4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光道聖女 密涅瓦 (ATK/2000)』。」

  「同步怪獸之後是超量怪獸嗎?」方証岳看對方輕鬆地就將超量怪獸召喚到場上,有點擔心丹楓的狀況。

  「但是那體超量怪獸攻擊力就算加上場地卡的效果,也只有2200分而已,除非他還有其他打算。」戰況分析師蓓雅如此說道。

  「發動『光道聖女 密涅瓦』的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翻開牌堆上三張牌,其中有『光道』卡片時,每有一張就可以抽幾張牌。」夏瑋雄翻開牌堆上的三張牌分別是「光道戰士加洛斯」、「光道精靈夏爾」和魔法卡「光道細劍」,所以可以抽取三張牌。

  但是在抽牌之前,他並未將裝備魔法卡放入墓地而是說:「這張『光道細劍』從牌堆送入墓地時,可以直接裝備在場上的光道怪獸上,並且攻擊力提高700分。」

  「戰鬥階段,『光道聖女 密涅瓦 (ATK/3000)』攻擊『七劍戰士 (ATK/23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破壞對方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怪獸。」

  「『光道聖女 密涅瓦』被對方破壞時,將牌堆上三張牌送入墓地,其中每有『光道』的卡片就破壞場上一張卡片,結束這回合。。」

  就算沒有攻擊成功,還是將對方場上的怪獸全部清除。

  這就是A班與B班的差異了。

  「抽牌!」我看著手中的牌,露出了苦笑,難道這就是天意嗎?

  「我召喚『櫻之宮莓香 (ATK/1800)』,接著將墓地的4星怪獸『焰聖騎士─莫吉斯』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DEF/200)』,此卡的等級變成和除外怪獸相同。將場上兩體4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59 背反之料理人 (ATK/2300)』。」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一直沒說過話的吳玖栖,終於忍不住脫口而出。

  「戰鬥階段,『No.59 背反之料理人 (ATK/2300)』直接攻擊玩家。」

  這一次對方沒有任何抵擋的意思,直接受到了傷害。

  「主階二,我將墓地的『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除外,結束這回合。」
  夏瑋雄 生命值6300分/手牌4蓋牌0‖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0
  「抽牌!」夏瑋雄笑笑地說:「妳是打算我出什麼妳就跟著出什麼嗎?」

  「沒有、沒有,只是剛好而已。」我趕緊撇清。

  「如果是真的,那這樣妳應該就模仿不來了。」對方從手牌將一張怪獸卡放到決鬥盤說道:「當墓地有4種以上『光道』怪獸才能發動,特殊召喚『裁決之龍 (ATK/3000)』,這張卡的效果是每次支付1000分生命值,破壞場上除此卡以外的所有卡片。」

  「不會吧!這效果也太可怕了。」江玟霖想起那時被丹楓的「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一次就把自己場上的怪獸全部破壞的場景,當時她還差點哭了出來。

  「戰鬥階段,『裁決之龍 (ATK/3000)』攻擊『No.59 背反之料理人 (ATK/2300)』。階段二,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這時由於「裁決之龍」的怪獸效果,牌堆上四張牌送入墓地。

  「抽牌!」我看著手中的牌尷尬了下,無奈的說:「將墓地的裝備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神威鳳凰劍聖‧基亞‧弗里德 (ATK/3000)』。」

  這下有理說不清了。

  「戰鬥階段,『神威鳳凰劍聖‧基亞‧弗里德 (ATK/3000)』攻擊時,可以將場上一體正面表示的怪獸當作裝備卡使用,並提高500分的攻擊力。」
  夏瑋雄 生命值6300分/手牌2蓋牌2‖丹楓 生命值7300分/手牌0蓋牌0
  「別開玩笑了,同步、超量就算了,連特殊召喚高等怪獸也可以?」像是被逼瘋了夏瑋雄如此說道:「那這樣的話妳辦的到嗎?」

  「我召喚『光道召喚師 露米娜 (ATK/1000)』並發動怪獸效果,將手中一張卡捨棄,特殊召喚墓地的『光道暗殺者萊登 (ATK/1700)』。」

  「連鎖發動『神威鳳凰劍聖‧基亞‧弗里德』的怪獸效果,將一張裝備卡送入墓地,無效怪獸發動的效果。」

  「我連鎖妳的連鎖,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突破技能』選擇對方一體表側表示的怪獸,直到回合結束為止怪獸的效果不能發動。」

  夏瑋雄繼續將場上的另一張蓋卡翻開:「發動永續陷阱卡『閃光的幻象』,將墓地的『光道天使 基路伯 (ATK/2300)』特殊召喚,接著把場上三體相同屬性不同種族的怪獸連結召喚Link3 『光道宰制者 基里奧斯 (ATK/2400)』。」

  「不愧是A班,同步、超量和連結怪獸都出來了。」

  「『光道宰制者 基里奧斯』連結召喚成功時,可以選牌堆一張牌送入墓地,我將『光道少女 密涅瓦』送入墓地,再發動怪獸效果,這張卡從牌堆送入墓地時,再從牌堆將一張牌送入墓地,之後發動『光道宰制者基里奧斯』的效果,有牌堆的卡送入墓地時,再將牌堆上三張牌送入墓地。」

  經過多次的牌堆送入墓地效果後,場地卡『正義世界』所搭載的光之計數器已經擁有8顆了。

  「戰鬥階段,『光道宰制者 基里奧斯 (ATK/3200)』攻擊『神威鳳凰劍聖‧基亞‧弗里德 (ATK/3000)』,主要階段二,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這時發動墓地『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 (DEF/200)』的效果將此卡與『神威鳳凰劍聖‧基亞‧弗里德 (ATK/3000)』特殊召喚。」

  「發動反擊陷阱卡『光之逐放』,將場上的『光道宰制者 基里奧斯』解放發動,怪獸的特殊召喚無效化。」

  「這樣的話,我發動魔法卡『貪欲之壺』將墓地5體怪獸送回牌堆,之後抽兩張牌。接著召喚『焰聖騎士─奧吉爾 (ATK/1500)』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將牌堆的『焰聖騎士─羅蘭』送入墓地。當場上有炎屬性戰士族時,從手中特殊召喚『焰聖騎士─里納爾多 (DEF/200)』,接著將場上兩體戰士族進行連結召喚Link2『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 (ATK/1600)』。」

  「真的連Link怪獸都召喚出來了……」

  「『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連結召喚成功時,將牌堆的『光子斬者(ATK/DEF 2100/0)』加入手中,接著將牌堆的裝備卡送入墓地,依照送入墓地數量的相同等級一體戰士族怪獸特殊召喚。」

  我將牌堆中剩餘的4張牌送入墓地並說道:「我特殊召喚『焰聖騎士─莫吉斯 (ATK/1500)』,戰鬥階段,『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 (ATK/1600)』和『焰聖騎士─莫吉斯 (ATK/1500)』直接攻擊玩家。」

  結束階段,「焰聖騎士─羅蘭」的效果發動,從牌堆將「櫻之宮莓香」加入手中。
  夏瑋雄 生命值3200分/手牌0蓋牌0‖丹楓 生命值7100分/手牌2蓋牌0
  「抽牌!」夏瑋雄愣了一下,然後說道:「沒想到在最後抽到這張牌。」

  這一句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開始好奇他到底抽到了什麼牌。

  「我發動魔法卡『死者甦醒』,將『裁決之龍 (ATK/3000)』特殊召喚並發動效果,支付1000分生命值,將除此卡以外的卡片破壞。」

  場地卡「正義世界」被卡片效果破壞時,移除兩個光計數器代替破壞,所以還有6顆光之計數器。

  「戰鬥階段,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這時由於『裁決之龍』的怪獸效果,牌堆上四張牌送入墓地。」

  所有人都看著夏瑋雄場上的王牌怪獸,沒有一回一次的限制,只要生命值足夠,就能不停的使用怪獸效果。

  面對這樣的怪獸,丹楓又要如何應對?

  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看著這最後的一戰。

  「輪到我了,抽牌!」這一回輪到丹楓愣住了。

  「怎麼了?」米俐脫口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莫非也抽到了『死者甦醒』?」江玟霖也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特殊召喚手中的『光子斬者 (ATK/2100)』,接著召喚『櫻之宮莓香 (ATK/1800)』。」

  當所有人都認為她要進行超量召喚時,她卻從手中發動了魔法卡。

  「米俐,是我看錯嗎?」

  「玟霖,妳沒有看錯。」

  「所以那真的是?」

  「融合!」

  在場的所有觀眾包含決鬥場上的夏瑋雄全部大叫了起來。

  同步、超量、連結和上級怪獸都應用自如,現在連融合都辦到了。

  「我將場上炎屬性的『櫻之宮莓香』和光屬性的『光子斬者』融合召喚『鋼鐵魔導騎士─基爾提基亞‧弗里德 (ATK/2700)』。戰鬥階段,這張卡攻擊怪獸時,將墓地一張魔法卡除外,攻擊力上升守備力一半的數值,所以攻擊力變成3500分,攻擊『裁決之龍 (ATK/3000)』。」

  「夏瑋雄的生命值剩下1700,看來要賭下一回的抽牌了!」不知道是何人可能太興奮而在觀眾席上脫口而出。

  不過這一句話卻引來E班全體師生的共鳴。

  「不,已經沒有下一回合了。」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他們都知道丹楓會在這回合結束這場決鬥。

  「『鋼鐵魔導騎士─基爾提基亞‧弗里德』如果只使用場上的怪獸作為融合素材,在一次戰鬥階段中可以進行兩次攻擊,所以直接攻擊玩家!」
  夏瑋雄 生命值0分/手牌0蓋牌0‖丹楓 生命值4100分/手牌0蓋牌0
  「A班的夏瑋雄選手生命值歸0,所以第一場比賽由E班的林丹楓獲得一勝!」主持人費斯特回到了舞台中央,見證兩名選手互相握手後,才繼續說道:「好的,接下來的比賽開始前,我們先暫時休息十分鐘!」
  剛從決鬥台下來,就聽到如雷的掌聲,班上的同學全都興致高昂地奔跑過來。

  「丹楓恭喜妳打贏了A班!」蓓雅握住我的雙手,開心的說道。

  「恭喜妳!」之後就是班上同學輪流的表示祝賀。

  不過之後兩場比賽,米俐和江玟霖很快就輸給了對方,所以這一次的「班際對抗賽」再度由A班獲得了冠軍。

  所有人都準備回到戰鬥學院時,我趕緊問向米俐,之前就想問的事情:「你知道『銀色制服』是哪個班級嗎?」

  「銀色制服?我們學院沒有這種顏色的制服喔,妳會不會是看成別家學院的制服了?」米俐很快的回覆我,然後像是想起什麼又說道:「不過我們學院除了班級的制服外,確實還有紫色的制服。」

  「紫色的制服?」

  「對呀,妳看那邊。」米俐邊說邊指向舞台正和主持人說話的學生。

  我往舞台的方向望去,確實有一名紅紫色頭髮的少年穿著紫色的學院制服。

  「那是學生會的人,只有他們的制服是紫色的,因為他們是這學院最強的代表,因為只有五個人,所以大家都稱呼他們為──聖伍。」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