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μ's: 極地之音 【第二十一章:翠綠色的勇氣(下篇)】

香菇濃湯 | 2018-07-30 21:28:25 | 巴幣 37 | 人氣 274

連載中μ's:極地之音
資料夾簡介
本因結束的旅途,在絕寒的冰封大地上暫時延續,卻多了更多謎團、危機,以及逐漸甦醒的恐懼。 「有些事情,最好被永遠遺忘。」

        從空廓的潔白漫布間辨認出一塊格格不入的黑點並不會花上太久時間。但當發覺那黑點從自己踏著小碎步溜下雪坡為止,始終維持背向位置佇立時,就連簡單的一步也得等到冷風逐漸滑進領口和衣袖,花陽才會記得將陷入雪堆中的腳高高抬起。

 
        前來的路途並沒有預期中順遂:雪褲包裹著的小腿在徹夜後的雪地面前只餘一半,每回踩進積雪中,受擠壓的雪塊總會趁機依附在鞋印間。不過幾步距離,鞋子底部累加的額外重量已經形同大雨後的爛泥黏著,豪不吝嗇地使人舉步維艱。花陽在循著定位器前來的途中數度費心將登山靴底的黏雪抖落;此時膝部愈加灼熱的痠麻感讓她的眉頭間又是一陣擠壓、包覆著渾圓紫瞳的眼瞼漸次瑟縮,褪下光澤的它們像是蒙上了一層灰。

 
        「為什麼會忘記帶護目鏡出來呢……」如枯木般乾澀的眼角像是在附和這段細語。降雪也許暫時退去,自周圍山脈間降下的山風卻無預警捲起雪沙;蔽天灰霧如怒濤般壓迫大地的景象頓時讓花陽胃部一沉:撞上眼球的冰涼顆粒、千篇一律的暗灰迷濛視野逼得她遮額俯首,只睜開些微眼縫。

 
        手中綴滿水痕的螢光屏幕並沒受酷寒影響,浪紋般的亮橘信號波規律擴展著。漆黑畫面裡急遽閃爍的金黃光點在眼皮即將闔上之際燃亮了瞳孔,夥同位於屏幕下半部緩慢遞減的數字,垂靡的眼窩登時昇抬,暫歇的雙腳竄破積雪,依循無形的數位細線指引繼續前進。

 
        厚重大衣下的溼黏膚覺並沒有白費;待寒風止息、雪沙落地後,尚未和自身足跡交疊的雪印才得以顯露,一路延向眼前稍稍隆起的小丘。花陽抬頭望了望仍盤繞在兩旁山峰間的連綿灰霧,逐步加快的腳程將她拉上了坡頂。

 
        接著原本盼望能省下的時間,就這樣耗在無須指引的路程上,幾步外的身影隱藏在寬大的斗篷下,伴隨冽風漸漸嘹亮的厚布拍打聲著實讓花陽的韻息少了些波折,縱然乾涸的咽喉仍在作怪著。得加入更正:除了護目鏡外,剛才離開時也應該多帶一瓶水的。

 
        顯然這份鎮靜也不過只有小口啜的份量:將積攢的唾沫趕進喉頭後,方才裹緊著聲帶的黏稠感又伴隨一陣乾癢溜回來,膨大的堵塞感讓原先醞釀的嗓音變得含糊、破碎。乏力低首間,花陽轉而先踏了幾步雪,吸足飽滿的氣後,伸出食指朝眼前沾上許碎冰的肩膀移去。

 
        視線裡,被徹底掩蓋的後腦無時不蠶食著施加於胳膊上的力道,渾身匯聚的哆嗦讓指頭垂得更加委靡。終於抵達那塊窄小的區塊上時,支撐的前臂也只剩任其自然落下的氣力。
 

        ……撲空了。

 
        也許更貼近於反射動作,方才投入的決心就這樣在快速縮手間被全數退回。幸虧積雪稍微穩住踉蹌的雙腳,花陽才不需花太多時間穩住姿態,那怕她的眼睛仍睜大得幾乎迸出,於渾圓的眼珠中映照出方才在最後一刻挪動左肩,此時稍扭頸部回望著自己的身影。

 
        「……」「……」
 

        包圍兩人的尷尬氣氛顯然變得更濃厚;和只露出單邊的灰瞳交會那刻,便是如鐵般晦暗的冰凝金屬氣息貼上臉頰。似是被這股蔓延開來的寒顫侵蝕,花陽保持雙手畏縮的姿勢,任隨被霧氣染上迷濛眼妝的目色打量自己。

 
        「那…那個……」總算稍微拉開原本緊閉的上下唇瓣,並沒能連接斷續的字句,反倒是迸裂的炙熱感擴至喉頭。

 
        「呃咳!呃咳!嘔——」

 
        花陽沒有留意自己的膽量癱倒在這陣腫脹感前多久;將嘴唇擦抹乾淨後,她才發覺眼前靜望著自己的女孩不單補足了另一半臉孔、原來窩在斗篷內的手也悄然鑽出。風聲依然徘徊,但花陽已能清楚聽見遞來的保溫瓶裡,隨著輕微晃動躍出的清脆聲響。

 
        ※※※※※※※※※※※※※※※※※※※※※※※※※※※※※※※※※※※※※※※
 

        「唔咕唔咕——」

 
        仰高脖頸的姿勢與鼓成水球的雙頰以少女儀態的標準來看恐怕得不到樂觀的分數;被流入口中的溫熱甘霖牽走了顧慮,花陽在睜眼看見灰暗的瓶底後才回復心神。手忙腳亂地將瓶蓋扭至無法再移動分毫後,她便慌忙彎下身將保溫瓶雙手遞上。

 
        「真的…很不好意思……」

 
       手心間的重量很快便減輕了,雖然花陽垂下的臉和雙手依然沉著;她的眉心肌肉擠塞得隱隱作痛、瞇眼緊縮的視線中只見整面飄著寒氣的雪白。途中似乎出現短暫的電子雜訊和交談聲,不過直到耳邊再度迎來單調的吹拂,自己彎駝的腰桿才被催促著往上挺。

 
        里奈正低頭看著手上舉著的對講機,也許是意識到了輕微點在臉上的目光,那對慵懶的眼珠開始轉動,帶有自然皺褶的眼瞼同時快速眨了兩下,彷彿正俏皮地向花陽打招呼。

 
        「繪里有跟我說妳會來,剛才我有通知她們,說已經見到妳了,不用擔心。」

 
        相較之下,沾在里奈斗篷上的雪幾乎和裝飾無異;正在將對講機掛回腰邊的她口吻仍是一貫的平靜和從容。

 
        「走了這麼長一段路,辛苦妳了。」

 
        見對方的眼皮微微垂下,花陽頓時全身一顫,雙手胡亂揮動,「啊!不…不是這樣的,是我不好…我不該一個人隨便亂跑,還把妳的溫水喝光了……」

 
        「噢,水的部分你不用在意,」在花陽二度彎腰前,里奈的手上已經多了另一個不同尺寸的保溫瓶,搭配這回較低沉的搖晃聲響,兩人間的冰寧氣氛似乎消弭不少,「我帶了蠻多的。」

 
        「嗯……」花陽點頭得有些遲鈍;她忽地舉起手揪緊大衣領口,猛然抬起的臉龐伴隨瞪大的雙眼,「那…那個!我有些事情想請教一下!」

 
        「?」里奈又眨了眨眼,腦袋微微歪斜。

 
        「我想知道……變得更堅強的方法。」也許是胸口逐漸擴散的燜熱,花陽的口氣多添了份浮躁,「就算沒辦法為其他人做些什麼也沒關係!我還是希望…不用總是依賴別人,我希望下一次…下一次的話,能讓自己更勇敢一點就好了!!」

 
        到了語末,花陽的耳邊已在嗡嗡作響,那怕沒有鏡子,刺痛發熱的兩頰也已經向自己反映出無法再收回的話語。胃部那沉重的倉皇感遠比過去站上舞台所經歷的要更加強烈,卻同時也感到格外熟悉……這表示自己已經全力表達出心意了,對吧?無論最後結果如何,自己至少曾經嘗試過,對吧?

 
        「假如想得到勇氣的話……」里奈低聲吐出答覆,視線往花陽身後的灰濛天色飄去,停頓片刻後才隨著略微瞇起的眼皮重回原位,卻遲遲沒將句子接續下去。

 
        「咕嚕——」花陽嚥了口唾沫,專注於捕捉任何那雙唇瓣隨時可能再度開口的瞬間。

 
        直到里奈舉手握住了連接頸鍊的菱形水晶,微弱的碧綠光芒從指縫間流出。

 
        「這個是……」

 
        推翻一切揣測的景象撫平了原先緊壓著胸口的忐忑,恢復正常韻息的花陽傾身向前望著:躺在里奈手心間的光芒依然有著菱形的輪廓,卻猶如液體般漸漸自主往兩邊流動、延展,直至塑造成了和餐具盒大小相當的形體。在白雪中顯得格外柔和的氣息勾起花陽昔日的感觸;她將臉湊近想一窺那無不令她好奇的光輝,但還沒來得及讓眼睛間的刺痛感安定,那抹光亮已經先一步褪去,遺留下了裹上灰黑色調的扁平長條物。

 
        「我會給你機會的。」

 
        換手將自耀芒而生的後繼物遞上,和緩的口吻依舊,卻反而襯托出雙眉間悄悄歛起的弧度。

 
        這是花陽頭一回感覺到,那對灰瞳間正流露出某種自己不宜探究的話語。

 
        ※※※※※※※※※※※※※※※※※※※※※※※※※※※※※※※※※※※※※※※
 

        「那個…真的要我試試看嗎?」花陽的眉頭和她的兩肩一樣緊繃,前後分開的雙腳在積雪裡晃著,「我從來沒用過劍或刀什麼的,頂多只有以前宣傳活動做的一些裝飾品而已……」

 
        「這倒是無所謂,」雙手放進口袋的里奈站在幾步之外,稍微提高了音量,「照我剛才告訴妳的去試試看就可以。至於剩下的部分,就得由你自己去判斷。」

 
        「好…好的!麻煩妳了!」

 
        花陽快速搖頭自醒,又按耐不住新奇地端詳起手中方才接下的光刃劍柄:由渺小顆粒匯聚而成的紋理材質以低沉的鐵灰色為主體;和最初給予的印象相比,不單是尾端附加了明亮的金黃圓環,位於握把下半段的部分也增添一排透明格子,正規律地齊同閃爍著和變化前同樣溫和的青綠微光。劍柄前端帶來的:雙菱形前後交疊而成的紋路含帶少許結晶般的青綠光粒點綴,和紋路相連接,本該屬於護手的位置只有在握把兩端突起的角型區塊,彎弧的線條進一步向前延伸出兩條均勻對稱的細長尖端;配上以稜角代替的護手構造,這劍柄整體儼然如同添了對小翅膀的黑色肉叉。

 
        然而單純外觀部分還不足以解釋這曾經抹煞生命的存在為何還能讓一個怯懦的女孩如此目不轉睛:自原有者手中接下劍柄的同時,花陽最先對於劍柄的實質重量感到詫異;明顯由金屬構成的物體握起時反而格外輕盈,若非劍柄上那從未被融雪沾染的細緻表面,花陽甚至在當下還誤認為她所拿的不過是形狀怪異的塑膠尺,尤其與之相比,自己過去幾天所用的金屬筷和湯匙在抓握上反而顯得有些費力了。

 
        「準備好了的話就說一聲吧。」

 
        這一句話才讓花陽手忙腳亂地重整姿態,心中來回默念方才里奈所給的指示。

 
        「『等看到光以後,試著回想在這之前妳許過的任何願望,之後睜開眼睛就可以了。』」

 
        不管思考多少次還是疑點重重,但自己已經花掉太多時間了。

 
        「我、我準備好了!」花陽紮穩腳步,兩手一齊握上劍柄。

 
        雙手間先是感覺到一陣抖動,隨後便是自己已經預料到的景象。

 
        「嘰——」不算陌生的青綠光芒畢露,先是填滿位於頂部兩邊分叉尖端圍成的區塊,爾後依循相同的寬度筆直往前延伸,交會成銳利的劍鋒。

 
        這回花陽並沒有因此分神,實際上,光束成型那瞬間,刺目的強光便讓她反射性閉上眼睛。在仍不時有白點徘徊的昏暗視野中,有股溫潤的暖意正從手掌間徐徐擴散至手臂、胳膊,接著恍如溫泉般逐漸蔓延、包覆至各個部位。當驅走一切寒意的熱流在腦中暈染開來,因雙眼刺痛而紊亂的思路也變得更加潔淨。

 
        許過的願望……

 
        花陽的思緒才剛閃過某個片段,再度出現的白點已經在吸引她打開眼皮。

 
        披戴髮際和全身的和煦溫度、棲息著慵懶雲朵的碧藍天空、遠景和高度送來的清爽微風、間隔規律又包圍四周的屋頂圍欄,以及……

 
        她們,一共八個、不多不少,抓著毛巾擦拭、提起水瓶啜飲、簇擁身子談天,毫無二致的熟悉風景。

 
        除了自己還佇愣著;熟悉的短袖兜帽和七分褲不單單是顏色和尺寸完美符合的表象,曝曬在外的纖細手臂確實被熾陽的火辣包覆著,衣服下的濕黏感也和大衣帶來的燜熱截然不同。

 
        「啊!花陽親~~~」

 
        就連這嗓音也是毫無二致,自己的心跳可不會騙人。

 
        不過能夠確信的是,這樣平凡而輕鬆的時刻確實是自己到現在依然渴望重溫的。

 
        也許是被那爽朗的笑顏和其他人投來的清澈眼光掩蓋了疑慮,花陽試著別讓自己的嘴角彎得太過生硬,開始朝那群身影邁出步伐。

 
        然後才跨出一步,花陽的動作便僵住了,因為勾起回憶的事物並不單單只有眼前所見。

 
        「吼嗚嗚……」

 
        花陽的瞳孔急遽縮小,源自頭頂的哆嗦不過眨眼間就遍布手腳;她試圖挪動身子想立馬衝向任何一位友人的懷抱,但她們那個個依舊保持原樣的微笑彷彿正強迫自己做出另一個舉動;她們的表情越是友善、自然,花陽越是被身後飄來的寒意綑綁住手腳。

 
        幾乎是被大家的目光逼到再也無法直視,花陽才在劇烈跳動的胸口陪伴下扭動脖子和腰桿。

 
        自己的心跳這回同樣沒有騙人;面對憑空出現的龐大黑影和那對血紅的銳眼,花陽倒抽了口氣,直到腹部內縮到幾乎要與後背相貼才終於呼出。

 
        不過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手掌間散發出溫熱觸感,伴隨在陽光下更加耀眼的青綠光芒。

 
        可惜直到黑狼朝自己撲來前,除了任劍柄從癱軟的手中滑落,花陽只能睜大著眼放聲尖叫。

 
        「呀啊啊啊啊———」

 
        「啪。」

 
        「啊!」最先觸動感官的是從額間散開來的暈眩,接著是團團包圍自己的冰冷感,最後才是清一色灰濛濛的天空,至於剛才所接觸的一切,包括感官,已經如煙般銷聲匿跡了。

 
        「唔……」撐著另一團積雪勉強坐起身,花陽伸手摸了摸黏在額頭上的碎冰,同時也留意到了逐漸清晰的踏雪聲,以及某張熟悉面孔。

 
        看著朝自己伸來的手掌,花陽皺起眉頭,也同樣伸出右手。

 
        「剛剛那些……是真的嗎?」花陽握住自己的左胳膊穩住身子,音量顯得十分微弱。

 
        「不是。」里奈仍是一貫的平鋪直敘,「不過把所有一切都當作真的看待,效果會比較好。」

 
        「……」花陽眼間泛起一陣水霧;她緊咬著下唇、渾身發顫,低垂的頭和腰部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瘦弱,連大衣也顯得有些寬鬆。

 
        「我……」花陽微微開口,音節中混雜的哽咽聲讓她難以接續下去,只能無奈將剩餘的全數拋給眼前的女孩。

 
        這段沉默沒持續多久,忽然遞到眼前的劍柄激起花陽心中的漣漪。

 
        「還想再試試看嗎?」這回里奈的眼神更加專注,緊蹙的眉也一併出現。

 
        「可…可是我……」

 
        「頭一次見到時難免會手忙腳亂的,」里奈舉起劍柄,用手背輕輕擦抹沾在上頭的雪,「它不評論任何人,事實上,它只依人的祈願行動,無論實現的機率高低;誠心相信自己所追求,它就會給予相對的力量,你唯一需要做的,是在面對阻礙時,繼續保有當初的心意。」

 
        「…………」

 
        抬頭盯著再度遞來的劍柄,花陽仍會想起那銳利的牙齒和無慈悲的血紅眼,那怕只是虛像,帶給自己的壓迫感依舊是百分之百。

 
        卻也是凜、穗乃果、繪里,以及其他人都曾經歷過的。

 
        她們當初又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的?

 
        如果她們再次遇上危險,自己能有更多選擇嗎?

 
        只有一種方法能知道了。

 
        「……麻煩妳了。」花陽鬆開抓著胳膊的手,再次接下了通往這些問題解答的門鑰。

 
        雖然第一回的體驗沒得到什麼資訊,卻也給後續的嚐試充足的心理準備。

 
        第二次,在風光明媚的盛夏海灘,清涼泳裝配上武器的組合十分突兀,但她發現只有在決定應戰時,光刃才會出現,黑狼也才會發動攻勢。

 
        第三次,在翠綠的學校草坪上,黑狼在準備登上舞台前現身的那刻讓她恐慌不已,但她發現抱持的心意若是堅定,光刃的斬擊便會增強些許,卻也會抖動的劍柄難以掌握。

 
        第四次,在車水馬龍的商店街,擁擠的人群和換上萬聖節服裝的自己和大家讓她有點擔心波及旁人,但她發現除了自己,任何人都看不見黑狼,也只會像幽靈般被其穿過。

 
        第五次,在夜空下璀璨的大樓屋頂,強烈的風與狹窄的空間讓自己的動作綁手綁腳,但她發現虛幻中的黑狼實則是里奈丟來讓自己清醒的雪球,它們也和黑狼一樣快、狠、準。
 
 
        「哈——呼……哈——呼……」

 
        總覺得少了些什麼,花陽十分確定每回都有認真許願,但自己的動作依舊無法跟上黑狼,到頭來只是讓自己又挨了另一記雪球。她抹掉剩餘留在兩上和髮際間的冰粒,站起身握起劍柄:到第二次休息為止絕對已經超過原本承諾的半小時,自己的機會所剩不多了。

 
        「妳的那些祈願……」里奈突如其來的開口打斷了正準備啟動光刃的花陽,「妳覺得只要能像以前一樣在旁邊看著她們、陪著她們就足夠了?」

 
        「嗯……是這樣沒錯…但這樣好像還是不夠……」

 
        「妳之前…也曾經有過機會吧?可以不再只是陪襯,而是真正的全場焦點,就像妳所崇拜的那些偶像們一樣。」

 
        「這……」垂下手的花陽再次跳入了記憶漩渦;這回光刃似乎讀懂了她的想法,在手心間慢慢等待著。

 
        有哪位站上舞台的女孩偶像不渴望在觀眾席裡看到代表自己的光芒呢?

 
        花陽曾經有過機會的,當鏡中映照出披上潔白婚紗的自己那刻,她甚至懷疑起自己的眼睛。
 

        懷疑自己為何到了這刻才重新看見自己想成為μ's一份子的那份初衷。

 
        或許就和那時候一樣,她直到看見鏡像後才明白讓自己想繼續堅持、繼續站起來的價值。

 
        「我準備好了。」花陽望向里奈,眼神裡原先瀰漫的混濁消散,重拾光輝的紫瞳晶瑩而透亮。在里奈回以點頭時,溫和的光芒已經包裹住了自己。

 
        包刮自己一身整齊的西裝在內,眼中所及盡是無邊際的漆黑;唯一連黑暗也無法染指的,是沐浴在鎂光燈下的雪白身影。

 
        「那麼各位,請好好看著…最可愛動人的我們!!」

 
        白光消散,隨之接續的是自漆黑中升起,寬闊、昇騰、輝煌燦爛的黃色光海。

 
        沒錯,自己不單單是這團體中的一份子,同時也是最親近、最忠實的粉絲。由真實肉眼所捕捉到的色彩,是比電子螢幕所呈現要更加鮮明、更耀眼、更刻骨銘心的。

 
        而當花陽能和其他人同等站上舞台,享有能如此貼近那些閃亮身影的絕對特權,她是何等驕傲;她有如畫板上的綠葉,縱使不被傳唱歌頌,卻能在永世典藏的色彩中相伴於絢麗芬芳。

 
        在震耳歡呼聲以及轉為黃綠相間的光海簇擁中,花陽在被如此雪亮奪目的身姿勾起手臂同時也看見了,看見那正位於走道尾端的圓形舞台,靜靜等待自己的牠。

 
        『真的很抱歉,里奈醬……再等我一下就好。』

 
        雖然刻意放慢了腳步,仍不免到了歌曲的關鍵處;此時的花陽竭力忍住淚水,她緊握對方和其一身白紗同樣潔白的手,點頭同時也不忘給予對方背後輕輕一推。

 
        踏出去的凜不過踱了幾步後仍存有遲疑地回望著自己,花陽這時知道,是時候結束了。

 
        青綠光芒自舉起的右手間綻放,花陽趁著這最後短短幾秒的空隙對著凜再度點頭,這次,自己的眼神是帶著溫和的眷顧;而當光刃成型,凜連同身後的聚光燈和黃綠光海向自己獻上無與倫比的璀璨微笑時,花陽是最後一次點頭了,這次,自己的眼神是帶著激昂的熾焰。

 
        花陽逕自越過凜向前疾跑,眼前的牠也同時向自己猛力衝刺。

 
        從最觸手可及的距離,盡情擁抱那即便闔起雙眼,仍會為之流淚、眷戀、傾心的瀲灩之明。

 
        這是她的動力。

 
        她的驕傲。

 
        她的祈願。

 
        在黑狼跳撲的前一刻,花陽將光刃高舉至左肩,腰際往後竭力扭至幾乎發麻;當牠四角騰空躍起,她的雙手也急速下降,伴隨光束劃出的彎型軌跡朝右上方放力揮去。

 
        這一揮,是幾乎撕裂虎口和腋窩的不遺餘力

 
        「啪刷——」濺散的大片冰晶圍繞,飄下的雪花中無不映照出不再迷惘的身影。

 
        那怕機率渺茫,花陽始終願意相信並等待再度見到那些閃耀身影的那一天,而正是這份不願輕易屈服信念與祈願,讓她得以無所畏懼。

 
        ※※※※※※※※※※※※※※※※※※※※※※※※※※※※※※※※※※※※※※※
 
        「恭喜妳。」里奈走近對著正抱膝喘氣的少女說道。

 
        「哈…真的…很謝謝⋯哈……」

 
        花陽勉強將頭抬起,然而眼前的景象卻讓她準備歸還劍柄的手停頓了。

 
        里奈握拳的右手再度散發青綠色光芒,相較微弱的亮度讓花陽得已清楚看見青綠光芒沿著彎曲紋路由里奈全身凝聚至右手上。待一切重回原色調,里奈睜開雙眼,鬆開的右手已經多了個鑲有小塊菱形水晶的黑皮革手環。

 
        「里奈醬……這個是?」

 
        疑惑的同時,花陽也藉由歸還劍柄的動作得到了這新奇的手環;將手環觸及手臂那刻,上頭的菱形水晶甚至透出了和里奈頸鍊上水晶類似,如同青草般的翠綠色。

 
        記得自己必須繼續向前邁進的原因吧。」里奈輕開口道,「那能引導你走得更遠。」

 
        思緒尚未從幻境和後續所見的畫面處理中回復,花陽這時才急忙鞠躬:「啊……好、好的!還有…我還是想再說一次…真的很謝謝你,里奈醬!」

 
        「嗯…喔,對了,既然妳都已經來了,」里奈往身後一座小丘走去,途中轉身朝花陽說道,「過來吧,有個東西妳最好看看。」

 
        兩人一同登上了小丘,面前的平原又是一片雪霧飛揚。

 
        「往正前方看一下吧。」里奈遞上望遠鏡,花陽有些猶豫,但還是緩緩接下。

 
        「……咦?那個是?」

 
        放大的視野裡隱約能見到遠處山壁下有個醒目寬大的洞口,花陽放下望遠鏡,手心開始冒汗。


        「那是我們等等要去的地方,穿過那裡,應該就能抵達下個基地了。」

 
        不知是否純屬錯覺,花陽留意到里奈頭上位於毛帽外的褐色頭髮,其顏色似乎有些轉淡,但還沒來得及詢問,對方已經早一步開口。

 
        「先回去吧,」里奈丟來的目光顯然看出了自己眉目下的疑慮,「我們已經遲到蠻久了。」
 
        

創作回應

黑白郎君 劍無行
終於更了0.0
2018-07-31 08:14:41
香菇濃湯
這章差點寫到自己快要往生了[e18]
2018-07-31 12:34:44
西木野狼影
加油
2018-07-31 15:32:00
香菇濃湯
謝謝大大,會繼續全力以赴的^_^
2018-07-31 15:36:0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