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鬥人 第九十六章 領主的素養

作者:夜風196│2018-11-16 11:41:18│贊助:8│人氣:64

  「滾進去!臭小子——」野蠻的士兵操著滿嘴的髒話把震驚大於憤怒的萊卡特丟進了賽凡城的地下牢房。

  ⋯⋯居然又回到這種鬼地方。」萊卡特有些恍惚的待在牢房中,這裡的一切,不管是潮濕的環境、帶有噁心的腐臭味以及霉味,還是窄小且骯髒的泥土地板,跟鬥人時期住過的牢房差不了多少。

  ⋯⋯啊!不對不對!我在幹嘛啊!」發了好一會呆,他才猛然回神;粗麻繩綁著他的手腕,那些士兵拉扯他的時候,手腕的內側被麻繩磨破了一大塊,鮮血浸濕了麻繩,吸收不了的血液沿著繩子往地上滴。

  「那些人是怎麼回事呢?」他自言自語著,對於會被村民綁住這件事還是很不理解。

  那些村民的表情很微妙,感激中參雜著害怕,是什麼驅使了那些人不敢救自己的同伴,反而還粗暴的對待介入暴行中的我呢?

  拿著火把的士兵離開後,地牢只剩下無盡的黑暗;萊卡特不小心又在黑暗的寂靜中開始思考著人類奇妙的行為。

  「啊!里艾拉小姐會不會氣炸了啊?」萊卡特突然又想起自己原本是幫矮人小姐去買酒的,結果這下貴得半死的酒也不知道哪裡去了。


  萊卡特開始行動,他熟練的讓手腕脫臼,把手順利的從綁死的麻繩中脫出,雖然這讓手腕的傷口更加的擴大,接著把腳上的繩結也解開。他站起身動動身子,研究起脫逃的可能性。

  「呃啊⋯⋯還有我的劍⋯⋯」萊卡特苦惱地看著自己空空的腰帶;他的伸縮刀被加斯頓公爵給打斷了之後,公爵又隨手塞了一把看起來很貴的劍借他用,「應該不會叫我賠吧?我可不想再賺錢賠加斯頓家了。」一想到可能的鉅額賠款,他就開始頭痛了。

  熟悉的窸窣聲從地底由遠而近傳來,是之前才剛聽過的熟悉聲音。

  喔!小鼴鼠!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萊卡特因為黑暗,其實看不見牢裡的東西。不過至少可以肯定這個牢房下面是泥土地而不是岩層。

  當然他等不到鼴鼠的回應。

  可以幫我通知里艾拉小姐。」萊卡特用矮人語低聲地說:「再給我點時間,等下會去跟她會合。

  窸窣聲再次由近而遠離開了。

  「好!只要一拿到劍,就跑⋯⋯」萊卡特雙手抓住牢房的鐵桿,靠蠻力硬是拉開一個只要把肩膀卸掉就可以鑽過的縫隙。

  萊卡特從地牢回到地面上,沿路都沒有遇到任何士兵,如此薄弱的守備也讓他吃了一驚。他小心翼翼的往外走,這條單一方向的走廊上沒有任何照明,直到前方的地上漏了點光芒,是從門板與地板之間的縫隙漏出來的。

  裡面的士兵們醉得東倒西歪,酒氣沖天,桌上擺了不少錢幣,但是沒有萊卡特借來的劍。

  「啊咧?沒有?」他盡量無聲的翻箱倒櫃尋找,不想賠錢的念頭幾乎佔據了他的腦袋。

  存放武器的倉庫在這裡一個也沒有,反而有好幾個的巨大儲藏室裡庫存了許多原木,幾乎堆疊到天花板的原木上面都生了一層的灰塵。

  直到翻到第九間,完全沒注意到天亮的萊卡特終於被姍姍來遲換班的士兵們再度發現,還是滿腦子尋思著找劍機會的他這次則被用浸了鹽水的麻繩緊緊捆住,送往賽凡城主的跟前。





  「伯爵大人!就是這個傢伙!打傷了我們的人!還逃獄!」兩個身材跟亞當差不多高壯的士兵把萊卡特摔到地上。

  霍爾登伯爵從外表上的皺紋及滿頭的稀疏白髮,判斷年紀超過60歲,但身著與邊境城市格格不入的華麗服飾以及手指上所配戴的諸多寶石戒指,再加上滿身多餘的肥肉,可以知道伯爵的生活很優渥。

  伯爵肥胖下垂的臉透露著不屑與殘酷,上下打量著萊卡特的眼神讓他想起了潘托拉男爵,同樣的暴虐與殘忍。端正地站在伯爵兩側的是全副武裝的持斧戰士,擋在出口的則是超過10名以上的持劍兵士,萊卡特被緊密的圍在中間。

  啊啊⋯⋯或許我該乾脆的賠錢才對⋯⋯萊卡特懊悔的埋怨自己深陷找劍的狂熱。

  長達一年以來的金錢問題讓他產生了本不該有的猶豫,這使他落得跟之前一樣的結局,因為自己沒有瞻前顧後而被逮住的下場又再度重演。

  但是這次沒有小丑、沒有嘈雜的看熱鬧觀眾、也沒有鐵銬⋯⋯萊卡特在心中安慰自己,決心等到從這裡脫出之後再好好反省受到金錢擺布的自己。

  他的瞳孔收縮,全身的肌肉收緊,準備殺氣釋放出來的同時就直接跳起來攻擊身邊的士兵。

  「大人!外面有人來拜訪!」傳令兵擠過擋在門口的士兵喊著。

  「現在沒空。」霍爾登伯爵的聲音輕細乾枯,有點刺耳。

  「可是⋯⋯對方很堅持⋯⋯⋯⋯」傳令兵支支吾吾的說著。

  「不好意思,再次打擾了。霍爾登大人。」金髮的少女毫無感情起伏的說著,她輕輕推開傳令兵的身體。門口的士兵們下意識的讓開了一條路讓她通過。

  「呃——」萊卡特的殺意在聽到她聲音的瞬間消失了,他有考慮過她會來,但實際看到還是備感意外。

  「歡迎,怎麼又回來了呢?加斯頓小姐。」霍爾登伯爵皮笑肉不笑的打了招呼,「不是跟公主殿下一起出境了嗎?」

  「剛好有些別的事才留下。然後聽到有個同伴被您羈押住,所以才回頭的。」儘管態度冰冷,雪莉亞還是很有禮貌的說。

  「您的同伴?這個⋯⋯低賤而且⋯⋯冷血的——“人”?」霍爾登伯爵意味深長的盯著萊卡特臉上黑色貼布的位置。

  「他是我的同伴。」她平靜地回答,默默的走到萊卡特的身邊。

  「就算是您的同伴,他可是攻擊了領地的士兵。」霍爾登伯爵右手支著頭,「根據現行的蘭德王國律法,攻擊執法人員可是必須接受處置。」

  他們在欺負女生喔。」萊卡特倒在地上小聲的跟雪莉亞解釋。

  少女的表情沒什麼變化,但她的左手微微的晃動著,一般人並不會注意到這個細節,但萊卡特還是眼明手快的用被綁住的腳輕輕踢了她一下。

  雪莉亞被打斷了勢頭,瞪了他一眼後,輕輕的吐出一口氣,重新看向霍爾登伯爵。

  「呼呵呵呵!感情很好呢,雪莉亞小姐。」看著兩人互動的老伯爵發出讓人不舒服的笑聲說:「真不愧是公爵家,器量真是大呢。光是想起我那可憐的菲利浦我就無法接受這種東西出現在眼前呢。」他被皺紋掩蓋的眼睛露骨的看向萊卡特。

  「我瞭解您的心情。」雪莉亞低著頭淡淡的說,「請您海量。」

  霍爾登伯爵裂開就像兩條肥美的蛆蟲的雙唇笑著說:「真是難得您會這樣說。算了⋯⋯我們的人似乎也有所冒犯,兩方就這麼打平如何?」

  「非常感謝您。」雪莉亞的頭垂得更低。

  「呼呵呵呵。哪裡,我們這幾家是同仇敵愾的關係。還有很多事需要一起合作呢。」霍爾登伯爵笑著說,但是他渾身散發出讓人不舒服的感覺。

  「⋯⋯」雪莉亞沒有回答,只是跟伯爵行了蘭德王國的貴族禮後,一劍斬開萊卡特身上的麻繩,並以最快的速度衝出了賽凡城。




  儘管出了城門,她還是鐵青著臉快步往前走。

  「喂!喂!」直到一直在後面呼叫的萊卡特扯住她的手,雪莉亞才停下了腳步。

  「幹嘛啦?」她的語氣恢復成平時不耐煩的樣子。

  「欸!他說同仇敵愾」萊卡特感覺到掌中包覆的手非常的冰冷,「⋯⋯他該不會是——」

  雪莉亞的表情明顯是受到了影響,她好不容易開口:「對啦⋯⋯其中一個是他的孫子。」

  以前被雪莉亞宰掉的跟雙胞胎弟弟一起對民女施展暴行的其中一人就是霍爾登伯爵的孫子。

  「那個老混蛋⋯⋯」雪莉亞吐出的話語充滿了敵意,「他明明根本就不在意他的孫子,只是利用孫子的死來取得對他有利的籌碼。」

  「妳怎麼知道他不在意?搞不好哭在心裡。」萊卡特理所當然的問;他已經用路上採的野草敷在手腕傷口上止了血。

  「看他剛剛提到孫子的名字的時候是有很傷心的樣子嗎?」

  ⋯⋯好像沒有。」萊卡特想了想,並不覺得對方有很痛心的樣子,「話說他知道我是鬥人的樣子。」

  「他以前也有養過鬥人,當然知道你是。」雪莉亞的說話的口氣還是在接近憤怒的邊緣。

  「他沒有受到處罰?還可以繼續當伯爵嗎?」萊卡特吃了一驚。

  「當時豢養鬥人的貴族超過總數的六成,怎麼可能一一重罰。」雪莉亞冷冷的說,「除了少數大量豢養鬥人的貴族之外,大部分都是賠款或是捐糧、捐地了事。」

  「怎麼會⋯⋯」萊卡特一臉不能接受的樣子,不管是幾個鬥人,都一樣是人。

  ⋯⋯為了國家的穩定」她不情願地說,「當時也才剛從前國王陛下手裡取得王權⋯⋯要是沒有一定數量的貴族提供支持,軍事武力、糧食還有居住的領地,一般民眾以及被拯救出來的人們會更難過。」

  「有的時候內部的黑暗也得視而不見⋯⋯以前的我還真沒想太多。」雪莉亞自嘲的說,眼神透露著痛苦,「剛剛很抱歉⋯⋯還好你阻止了我。」

  「啊!妳那時真的打算拔劍斬過去?」

  「不⋯⋯只打算抵著老肥豬的喉嚨讓他閉嘴。」雪莉亞淡淡的說,但表情很認真。

  「妳這傢伙⋯⋯

  「如果我不對那種人做出處置⋯⋯我那時只是因為憤怒就⋯⋯」她喃喃地說:「雷爾斯就⋯⋯

  直到現在萊卡特才發現,她扭曲的正義其實不光是由弒親與讓艾洛族老師背負冤罪的龐大罪惡感所轉變而來的。淡漠的個性可能也只是她強逼自己壓抑情緒所造成的結果。

  她嘴裡說著不後悔殺了人,但是內心卻不像表面上說的那麼肯定。她一直不斷的強調著事物的正確性,就像如果對於不義之事視而不見,那當初殺人的舉動只是單純變成她在無法控制情緒之下的憤怒產物——認知到自己當下就只是隻受到情感驅使的殺戮怪物。

  這種扭曲害怕的感覺萊卡特自己也很熟悉。

  失去控制的感覺很可怕⋯⋯


  「妳那樣不也只是因為憤怒才拔的嗎?」萊卡特嘆了口氣。

  ⋯⋯」兇惡的眼神馬上釘在他的身上,但視線馬上移轉,無言的承認萊卡特的話。

  「而且就算妳現在不這樣處理那些人,也不代表以前那幾個人就死得很冤枉。」萊卡特無所謂的擺擺手,「唯一的問題只是妳失去了控制而已。」

  「唯一的問題?」她質疑的聲音拔高到聽起來很恐怖。

  「嗯,妳的心理覺悟並沒有趕上妳的身體行動⋯⋯所以回過神之後才會對自己做的事充滿了後悔。」萊卡特感同身受地說:「如果事先做好了覺悟再動手,就不會有這種問題了。」

  不管是殺了誰⋯⋯這句話萊卡特沒有說出口。

  「或許吧⋯⋯」雪莉亞冷冷的看著萊卡特,最後鬆口承認。

  「喂,有件事我覺得很奇怪。」對於身邊少女的變化一點都沒有注意的萊卡特換了個話題。

  「明明我是為救那些人,為什麼他們反而要把我綁去給對他們施暴的士兵呢?」對於這一點,雖然他並不是說抱著怨恨的心情,但實在是無法理解他們那種行為。

  把前因後果簡單敘述一遍後,萊卡特感受到身邊的少女似乎提升了怒氣值,但一瞬間,那個怒氣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裡離王都很遠,所以領主的話語代表了絕大的權利。」雪莉亞冷靜的說,「領主的私兵在領地裡就是執法人,所以如果領主是個糟糕的東西的話⋯⋯

  從沒人要去搭救那女孩開始,到把自己綁起來交出去,都只是為了保護自身的安全而已。

  萊卡特稍微理解了為何那些人會做出這樣的舉動。與在王都、海德力領地以及奧達荷城所感受到的城市氛圍不同,一個領地的領主素質決定了領民日常生活的一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966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foxy8019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鬥人 第九十五章 賽凡城... 後一篇:鬥人 第九十七章 商隊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愛看黃色書刊的下場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19752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