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鬥人 第九十四章 最終測試

作者:夜風196│2018-11-09 11:32:54│贊助:12│人氣:74

  蘭德王國即將迎接近20幾年都沒有來訪過的烏廷帝國使者以及把自己的公主使者團送去將近5年沒有交流的薩馮王國,國內上下都忙翻了。光是公主一行人由魔導一族的修南公爵帶隊前往,還有不少貴族的子弟也隨隊跟去,要給足薩馮王室面子的意圖非常明顯。相對的,國王、王后、王子與劍之一族為首的其他大貴族則留在國內迎接烏廷的使者到來。

  前去薩馮王國的陣容包含五輛豪華馬車,一隊禁衛軍負責車隊的安全。除了人之外,各式的蘭德王國特殊貨品也成為生日獻禮。整批人馬需要花約快一個月的時間才能抵達薩馮位於中央地區的首都。



  在車隊出發大概10幾天後,萊卡特終於結束了他有如地獄一般的學生生活。但也開始了踏入真正地獄的門檻。

  在加斯頓家的校練場,沙瑞娜夫人有點緊張地看著場內沈默對視的兩人。

  萊卡特是第一次看見加斯頓公爵拔出他的佩劍,是一把與雪莉亞跟夏倫所持有的劍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光是劍刃就到他腰部那麼長,加上可以雙手持握,用深紅皮革包覆的劍柄,劍尾的配重物則是雕刻精緻的阿爾卡娜女神頭像。劍柄與劍刃之間並沒有一般刃器該有的十字形護手,而是直接收束成半圓形狀,從劍鋒到劍柄都同寬的厚刃劍,遠看有如揮舞著一片長型的厚重鐵片。

  最引起他注意的是劍刃部分,從血槽上方開始到劍尖,就連肉眼都可以看見上面刻印著跟雪莉亞的劍上類似的文字。

  魔法⋯⋯萊卡特緊盯著加斯頓公爵的一舉一動,他早就已經把伸縮刀拔出來了,面對持劍的劍之一族當主,他可沒有隨便拿把匕首就可以對峙的天真念頭。他渾身的神經繃得比以前都要來得緊,像被龍族給盯上的感覺一樣,讓人不寒而慄。

  加斯頓公爵摒除掉自己對他的私人感情,單單就萊卡特的戰鬥態勢來看,讓他去學院與陌生人進行交流以及學習戰略上的相關事物是完全正確的。儘管自己釋放出的殺氣連在場邊的妻子都受到了影響,而最直接感受到生命威脅的人跟以前不同,沒有再無頭無腦的釋放殺氣試圖與自己抗衡,而是壓抑著,謹慎的判斷對手下一步要怎麼做的想法了,不是無腦攻上去之後靠反射神經隨機應變。

  「終於有在動腦袋了。」加斯頓公爵不禁有點愉悅。

  萊卡特以前雖然也是會觀察對手,再伺機攻擊,但經過每半天就會吐一次的陌生人相處洗禮以及老師恐怖的強塞知識進腦裡之後,他對人類也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尤其是技術高超的對手。人的身體能力、體力、思考以及習慣都會成為回擊時的差異,進而影響自己的攻擊手段。

  以前跟那個毒舌又凶暴的女人對打時,他只有勉強靠著身體能力的優勢對應著對方的劍術,但當時根本佔不了便宜,自己的攻擊模式似乎都被對方給看穿了。當然,現在有點知識在腦裡的他,非常明白問題出在哪裡。

  「上來啊。」加斯頓公爵低吼著,他已經毫無保留的釋放殺氣,壓迫他的對手。

  「嘖!」萊卡特皺緊眉頭,不管怎麼小心的繞著看,這位公爵大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破綻。雖然隨意的拿著大劍,並沒有擺出攻擊的架勢,但無論自己怎麼預判,都只能預見被砍中的淒慘下場。

  「太誇張了⋯⋯」萊卡特一咬牙,壓低了身體直直的朝加斯頓公爵衝過去。

  兩人分別位於約100米長的校練場兩端,但全力衝刺的萊卡特花了不到5秒就來到了公爵的跟前;萊卡特在大劍的攻擊範圍外緊急煞車,揚起手,把剛剛在跑過來的路上時順手抓在手中的沙土往公爵的臉上灑去。他自己則藉由扭動腳踝變換重心把整個身體轉向公爵的側面,他舉著刀跳砍向公爵。

  但公爵的厚刃大劍卻從根本不應該有揮動空間的地方竄了出來,用來欺敵的手段一點用都沒有。

  「哦?」加斯頓公爵露出難得的危險笑容,本來以為自己剛剛這一劍可以把對方的刀子給削斷,但是揮過去後他的刀子卻不在原本的軌跡上,他反而讓自己在空中的身體急速下墜,腳趾一落地的剎那就使力往前蹬,幾乎整個人衝進了自己的懷裡,而且還伸手想要掐住自己的脖子。

  「嗚!」萊卡特後退跳開的速度跟他攻上去的速度一樣,甚至更快。明明自己就快掐到公爵的脖子了,但公爵沒有持劍的左手就像從天俯衝下來的老鷹一樣朝他襲來,剛硬的五爪如果逮到自己肯定必死無疑。

  但是加斯頓公爵沒有讓他逃掉,他利用揮動收手的身體旋轉慣性,將右手的劍順勢揮出,並於同時發動了劍上刻印的魔導術式,肉眼清晰可見的青藍雷電以劍刃為媒介,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來不及落地的萊卡特射出,在空中的他當然閃避不及,直接被擊中,連吭都沒吭,面部朝下的倒在地上。

  加斯頓公爵緩緩地走上前,用劍想把他翻過身。

  金屬與金屬的碰撞聲刺耳的在校練場上響起,這是萊卡特第一次與加斯頓公爵劍刃相交。

  「成長了嘛,臭小子。」加斯頓公爵將大劍行雲流水的放回背在背上的劍鞘裡,他露出了恐怖的微笑,「居然這樣還能動。」

  「我、我習、習、習慣了⋯⋯」萊卡特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他的臉直接撞擊地面,臉上流滿鼻血,他全身幾乎都麻痺導致說話有點大舌頭。他的確被雷電魔法給擊中了,但身為鬥人的他,魔法的抗性比一般人高,不會因為如此就無法動彈。他裝死到加斯頓公爵靠近他,才狠狠的揮出刀子,結果這點小聰明對加斯頓公爵還是沒有作用,刀子反而被一擊打斷。



  場邊傳來的喧鬧聲引起了萊卡特的注意。不知何時,校練場外聚集了很多年輕人,看起來與自己的年齡差不多,每個人都看著場內興奮的喧嘩著,對著他交頭接耳,雀躍知情滿意在臉上。雖然之前在學院的時候增加了跟別人交談跟相處的機會,但是這個充滿熱議的氛圍讓他一瞬間腦袋空白了起來,人們興奮又指指點點的態度只讓他感到噁心想吐,他更加的站不住腳,臉色鐵青,一直往後退,想要找個地方躲起來的心情非常強烈。

  「呃?」萊卡特的後背撞到有如一堵牆般厚實的胸膛,回過頭後是一直都還站在場中的加斯頓公爵。

  公爵充滿殺氣的蒼藍眼眸如今沒有一絲危險的氣息,他一把拎起了其實只是勉強站在場上的萊卡特。

  「史格,帶你的學生繼續練習。」加斯頓公爵對同樣站在場邊的劍術指導老師說。

  「是、是的,公爵大人。」




  加斯頓公爵把萊卡特隨手丟到了之前有來過一次的公爵邸客廳沙發上,沙瑞娜夫人也跟在他們後面進來。

  「萊卡特君要去一趟治癒神殿的啦!」沙瑞娜夫人很不滿自己的丈夫把這個怎麼看都是受了重傷的人帶到家裡而不是神殿。

  「這小子不需要啦,我又沒打他。」加斯頓公爵還是會顧慮妻子的不滿,他解釋著。

  「你這不是用魔法打他嗎?太過分了吧!」她對著老公抱怨著,並讓萊卡特躺好在沙發上,「他的臉上都是血!嘴唇也發白!身體也很虛弱還有點發燙!」

  後面又不是因為我打的⋯⋯加斯頓公爵無奈的想,沙瑞娜還不知道那小子以前是鬥人,而他之所以變成現在這樣,應該是因為剛剛那個場景讓他回想起以前的樣子。

  「沒、沒、沒關係的⋯⋯加斯頓夫人⋯⋯」萊卡特強壓下喉嚨中差點翻湧出的酸液,困難的說著話,「我沒沒、沒事,只要⋯⋯休、休息⋯⋯

  沙瑞娜夫人看著躺在沙發上說得很堅決的男生,雖然一副不能接受的樣子,卻沒有再提要去神殿的事,只是開始為他擦拭臉上的血跡。

  「真是的⋯⋯男生都是這樣⋯⋯讓人操心。」沙瑞娜夫人的表情非常的哀傷。

  萊卡特覺得應該是跟雪莉亞的雙胞胎弟弟有關。

  「唔咦!」

  「哎呀!躺好。」沙瑞娜夫人按住慌張想要起身的萊卡特,「不要勉強自己。」

  她讓萊卡特枕在自己的大腿上,這件事讓對方嚇了一大跳。

  「可、可是、可是可是——」

  「你現在算是我的兒子了喔。」沙瑞娜夫人微笑著說,跟蘿蓮的溫柔微笑不一樣,是種讓萊卡特打從心中就想要哭出來的笑容。

  「你說是不是啊,父親?」沙瑞娜夫人突然把矛頭轉向加斯頓公爵,「不管你如何否認,現在萊卡特君、喔不,是萊卡特,他目前就是你的兒子!」

  「沙、沙瑞娜!」加斯頓公爵本來背對著他們的,結果一聽到這句話震驚的回過身,「妳明明也知道!這傢伙——」

  「我當然知道。」沙瑞娜夫人笑著看萊卡特把頭偏過去,試圖隱藏他的激動情緒,「但我真的覺得如果是萊卡特的話⋯⋯也沒什麼問題呢!」

  「哼!」加斯頓公爵恨恨的啐了一口,再度轉過身去不看他們。

  「抱歉喔,萊卡特。那個男人就是這樣,雪莉的姊姊嫁出去的時候也是這樣的,都覺得女兒被搶走了呢。」沙瑞娜夫人掩著嘴輕笑說。

  萊卡特不知道要回什麼,所以只能不安的僵直著身體背對著他們躺在那裡。

  「我並沒有那樣想。」加斯頓公爵忍不住又搭腔了。

  「好好好——」

  「喂!臭小子。」加斯頓公爵放大聲音說。

  「親愛的。」沙瑞娜夫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讓她馳騁沙場多年的丈夫閉上了嘴,「他叫萊・卡・特喔。」

  ⋯⋯」換加斯頓公爵面色鐵青的瞪著自己的妻子,然後他把視線挪到萊卡特身上,「萊⋯⋯萊卡特。」

  萊卡特不禁想笑,但看到公爵那跟雪莉亞沒兩樣的恐怖眼神,他下意識的收起了笑容立正站好。

  「是?」

  加斯頓公爵丟了一份用絲線綁好的紙卷,是一份薩馮王國入境許可證。

  「等你可以走之後,馬上去追上車隊。」公爵不耐煩的說。

  「嗯?」萊卡特沒有聽說自己也要跟著一起去這件事。

  「不是跟著去薩馮慶生宴。」加斯頓公爵接著說,「而是跟雪莉她們去茵萊爾曼山脈。」

  「誒?為何?」他本來還在想接下來的行動要怎樣,卻被突然塞了一項任務進來。

  「你還敢問為何嗎?既然你們目前是那種關係。」加斯頓公爵強調了“目前“兩個字,「那你就得拼死保護她。」

  萊卡特沒有回答,只是愣愣的看著公爵,就連沙瑞娜夫人也無言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加斯頓公爵頓了頓,自己又補了一句:「雖然那孩子基本上是不用擔心會被怎樣⋯⋯就以防萬一,你懂嗎?臭小——萊卡特!」

  「以防萬一?這種機會應該是趨近於零吧⋯⋯」萊卡特坐起身來,面露為難的表情說:「我是想要去烏廷帝國的⋯⋯

  「就算要去也不是你一個人去就可以了事的!」公爵很不耐煩的瞪了他一眼,「反正你們目標一致,兩個一起比較有利。」

  儘管口氣很兇,萊卡特還是瞭解了公爵大人要表達的意思。雖然跟自己的料想有點偏差,但是他站起來,面向依然背對自己的公爵。

  「我知道了,加斯頓大人。」他乾脆地回答。

  如果那傢伙一起去的話,的確是比較有利的,至少如果有衝突發生的話,還能有所作為。

  「萊卡特~」沙瑞娜夫人的手搭上了萊卡特的肩膀,露出溫度很低的笑容。

  「嗚哦?」萊卡特發現一個長久以來就誤會著的事,那個傢伙的危險笑容並不是遺傳自父親的。

  「不是說你現在是我們的兒子了嗎?」夫人的笑容充滿壓力。

  「咦咦!!誒呃⋯⋯那個⋯⋯、父、父⋯⋯父親?」他很不確定的唸出他從來都沒有叫過的稱謂。

  沙瑞娜夫人笑咪咪的指著自己。

  「呃哇!母⋯⋯母、母母⋯⋯母親⋯⋯

  「萊卡特,就算你跟雪莉最後沒有怎麼樣⋯⋯還是可以當我的孩子喔。」沙瑞娜夫人一把抱住萊卡特,並溫柔地撫摸他的頭。

  這種感覺萊卡特並沒有感受過,跟同輩的家人給的愛不同,是一種有如大海般包容的愛,明明被根本沒見過幾次面的加斯頓夫人抱住,應該會產生不舒服感,但是這次什麼都沒有,反而內心暖暖的有股安心的感覺。他的鼻子被漸漸湧出的鼻水填充,喉嚨哽咽的很難過,雙眼發燙。他咬緊牙關,總感覺要是一不小心,嗚咽聲就會跑出來了。

  萊卡特匆忙的與加斯頓公爵夫婦道別後,飛快的逃跑了。



  「妳真這麼打算?」雷克特問著目送著萊卡特倉皇逃走的背影,紅了眼眶的妻子。

  「當然。」沙瑞娜笑了笑,「我問過林肯了。」

  「什麼?」雷克特吃了一驚,「妳問了什麼?」

  「雖然林肯一直不願意跟我說明白⋯⋯不過我還是知道了,那孩子以前是鬥人呢。」沙瑞娜看著自己的丈夫,「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在黑暗中生活⋯⋯所以就算雪莉跟他沒有結婚,我也想要好好對待他⋯⋯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只有一點點⋯⋯

  「妳明知道他是鬥人還——」雷克特皺緊眉頭,並不理解妻子的邏輯。

  沙瑞娜露出悲傷的微笑點點頭說:「就是因為看了他,我才決定這麼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92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foxy8019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鬥人 第九十三章 公主與... 後一篇:鬥人 第九十五章 賽凡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kahana大家
那些青春的殘影啊(´-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