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長篇連載】血族 7/1 第一章 灰燼

作者:Cure│2017-07-01 14:39:40│巴幣:16│人氣:638



第一章 灰燼
 
 
 
  說到神州大陸上最令人聞風喪膽的地區,除了西神州之外,就是面積超過一千萬平方公里、橫跨東南兩神州的無日血林了。
 
  即便到現在,東南北三州大大小小的帝國,以及三大超級組織佛門、聖堂、法盟,都沒有停止過對無日血林的探索。
 
  數不盡的人力財力連年投入,就是為了對一個曾為神州歷史上留下最慘痛一頁的種族趕盡殺絕。
 
  血族。
 
  而血族對神州眾族及三大組織,持續了千萬年的戰爭,卻在某一方悄然瓦解的情況下默默結束了。
 
  結束的莫名又突然。
 
 
 
  「該不會……都死光了吧?」精靈聯軍的首腦,阿爾迪多端詳著手中的頭顱,喃喃道。
 
  他手中的頭顱正是血族三將之一,讓聯軍頭痛無比的逆骨的腦袋。
 
  逆骨雖屍首分離,臉上的表情卻是無比滿足,掛著愉悅的笑容,整個就是透露著說不出的詭異。
 
  而阿爾迪多的身旁,其他聯軍的首腦也在這血族城堡的議會堂裡察看起來。
 
  獸族聯軍首腦,羅爾。
 
  七國聯軍首腦,獨濁暗流。
 
  聖堂之主,聖無疆。
 
  佛之主,梵海一乘天。
 
  法盟盟主,西恩。
 
  六個當代強者,表情凝重地在這間屍橫遍野的議會堂看著一顆顆的死人腦袋。
 
  「人族叛徒,厄爾菈……也死了。」獨濁暗流用腳撥開其中一顆腦袋的長髮,正是三將之中唯一的一個女人。
 
  獨濁暗流搖了搖頭,暗嘆一聲造化弄人。
 
  遙想當年,他與厄爾菈在神州大陸的最高學府一同畢業,雖各奔東西但偶有聯絡,然而在畢業五年後卻突然斷了聯繫,厄爾菈人間蒸發,從此杳無音訊,再見面時她已成為了血族三大將之一。而如今,更是不明不白地死去,腦袋還被人給砍了下來。
 
  「厄爾菈,這些年妳到底經歷了什麼?」獨濁暗流神色複雜,陷入了沉思。
 
  其他一方霸主不發一語地繼續看著滿堂橫七豎八的屍體,眉頭緊皺。
 
  這些屍體的共同點,表情不是微笑,就是徹底地滿足,況且沒有任何一具屍體有反抗的跡象,顯然兇手是在前台宣示了什麼之後就突然一路往後殺的。而能夠站在這一幫菁英,乃至三將面前的血族恐怕只有……當代血皇了。
 
  也只有血皇,擁有能夠將三將擊殺的實力。
 
  但,這可能嗎?一個王者突然就毫無理由地屠殺了自己的子民?
 
  要知道,死的可不是只有這一屋子的人,整個血族腹地內,不管男女老幼,全都無一例外被殺死了,連襁褓中的嬰兒都沒放過。
 
  當時聯軍派出的探子一看到這彷彿地獄般的景象當時就傻了,恢復理智後趕忙連滾帶爬地回去通知將領們,這才有了六個強者查看議事堂的情況。
 
  「這些血族屍體上留下的傷痕都是刀傷,就我所知,能夠將血族完全殺死,並且使他們治癒能力無效化的兵器……」法盟最高領導人西恩頗有深意地看向聖堂之主:「只有那把失竊了好幾千年,用天外奇石打造的『殞落星辰』了。」
 
  「我道那把刀被聖堂找了那麼久都找不到,原來是掉在血族的老巢裡啦!」聞言,揹著一把巨錘的獸族首領羅爾豪邁地哈哈大笑。
 
  「哼!」
 
  羅爾覺得好笑,但聖堂之主聖無疆可一點都笑不出來。
 
  殞落星辰,那可是第二代聖堂之主,用天外殞星所鑄的一把神兵,正是有了那把兵器,所有神州大陸的生靈才得以逃離見鬼了的「種族大一統計畫」的魔爪。
 
  第二代聖堂之主用這把刀,加上當時的法盟盟主及佛之主協力,將企圖把整個神州生命轉化為血族的始祖該隱徹底擊殺,破除了可能是神州有史以來最恐怖的一次陰謀。
 
  那慘烈的一役不僅聖堂之主及法盟盟主當場殞落,連一身佛力磅礡的佛之主都被該隱詭異的能量侵蝕佛體,在戰役後不久圓寂。
 
  成功擊殺了該隱後,殞落星辰便成了聖堂的鎮堂之寶,每回出征血族時這把刀總會配戴在歷任聖堂之主的腰間。然而,這件神兵,卻在第六代聖主從聖堂出發,前往與聯軍會合的路上消失了。
 
  殞落星辰不見,第六代聖主及他率領的一幫聖騎士的屍體卻留下了。
 
  第六代聖主跟他的軍隊,突然莫名其妙橫死在前往無日血林的路上,這件事成了神州八大懸案之一,更是聖堂的恥辱、永遠的一個痛!
 
  聖堂用了幾千年都沒探到任何一點有關殞落星辰的蛛絲馬跡,而如今它的蹤跡,卻疑似落在了死對頭血族的手裡,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巨大的諷刺。
 
  「這些混帳嗜血者,第六代聖主被暗殺的事果然跟他們脫不了關係!」聖無疆怒極,體內太陽之力爆走,純淨的能量波動登時將他周遭的血族屍體給震成灰燼。
 
  「聖主息怒,可別毀了這些勇士們的屍體,戰爭不存在正與邪,只是為了彼此的信念而戰。」離聖無疆最近的梵海一乘天一揮袖,將四散的太陽之力化解:「當務之急,還是找到血皇與貴堂聖女的下落。」
 
  聞言,聖無疆心中怒火更盛,這臭禿驢哪壺不開提哪壺,偏偏在這個時候把那件事給抖出來。
 
  在眾強者似笑非笑的目光下,聖無疆淡淡解釋:「那血皇凜膽大包天,沒有成天躲在終日不見陽光的無日血林,反而酷愛到神州大陸上遊歷,那登徒子在見了我堂聖女的容貌後,覬覦美色將其擄走,帶回了無日血林。此次提議提早出征血族的目的之一,也是為了盡快奪回我堂聖女。」
 
  「覬覦聖女美色?我倒是聽說他們兩情相悅啊!」西恩一屁股坐在前台石階上,把玩起了自己價值連城的法杖。
 
  「我很遺憾啊盟主,你的消息來源恐怕是錯的,而且錯得離譜。」聖無疆瞪著西恩,語氣不容質疑。
 
  西恩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哼!聖無疆,就知道你是為了一己之私,什麼『為了拯救神州蒼生,消滅血族刻不容緩』之類的果然都是謊話。」個性率直的精靈首領可沒在給聖堂面子的,直接嗆道:「有時間想藉口出兵,不如更花點心力在你們聖堂的洗腦教育上,連信仰虔誠聖女都會叛逃?可真滑天下之大稽。」
 
  「類似的話我也送你一句,精靈王。」聖無疆冷笑:「有時間諷刺太陽神的信徒,不如趕緊將禍害神州的血精靈餘孽處理乾淨,你這麼拖拖拉拉的,可會讓我們產生不愉快的聯想啊……畢竟,在黑暗時代,你們可是血始祖該隱最忠誠的僕人呢。」
 
  「哈!真是令人吃驚啊聖無疆,你貴為聖堂之主卻連神州的種族學都沒有及格。」阿爾迪多怒極反笑,抽出了掛在腰間的匕首:「但,我不介意用戰鬥的方式告訴你,精靈跟血精靈是完全不同的種族。」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你們終究是一丘之貉。」聖無疆將太陽之力凝聚成一把長劍,指向阿爾迪多。
 
  忽然,兩人眉頭一跳,同時向後滑開一小段距離。
 
  一聲巨響,聖無疆與阿爾迪多之間突然爆出了一個大洞,石屑紛飛。
 
  大洞的始作俑者,羅爾,將巨錘扛在肩上,喝道:「你們都夠了吧!現在不是起內鬨的時候,還是趕緊讓手下尋找血皇跟聖堂聖女的蹤影,人類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吧?生要見人死要見屍,至少我們得釐清血皇屠殺子民的原因,不然,神州從今天起恐怕就多了第九大懸案了。」
 
  阿爾迪多靜靜地震去身上石屑木屑,重新將匕首插回腰間。
 
  聖無疆也散去手中以太陽之力凝聚的能量劍。
 
  雖惱怒於對方的無禮,但兩人也明白羅爾所說的是事實。
 
  於是六人各自散去,指派手下的士兵徹夜搜索無日血林。
 
  不久,隸屬聖堂的聖騎士們就在血族城堡高塔的一個房間裡,發現聖女帶著安詳笑容的屍體,身上無明顯外傷,好像服了毒似的。
 
  至於血皇,就像人間蒸發了,聯軍在血林內整整搜了七天七夜什麼蛛絲馬跡都沒找到。
 
  羅爾一語成讖。血族一夜覆滅,長達千年的戰爭莫名結束,而這也的確成了神州大陸第九個不解之謎。
 
 
 
  醒了。
 
  沐睜開眼睛,卻沒有聞到房間裡那股熟悉的汶蘭花香,取而代之的,是濃厚到近乎刺鼻的血腥味。
 
  他不禁下意識地跳了起來,抽出懷裡那把母親送給自己的匕首。
 
  「別慌張,孩子。」冰冷的像是永恆冬雪的聲音。
 
  聲音的主人靠在一株巨木旁,神色淡漠。
 
  聽到這聲音,沐一喜:「父親大人!」
 
  他連忙向父親行了個血族對王者的致敬禮。
 
  沐眼前這名銀髮及腰,俊美到媲美精靈的男人,便是偉大的血皇了。
 
  「坐吧。」血皇閉上眼睛,聲音依舊冷酷。
 
  「是!」沐聽話地席地而坐。
 
  而血皇在示意沐坐下後,就沒再睜眼,也沒再說話了。
 
  沐看著閉目養神的父親,心中泛起一絲不安。
 
  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血族不是正在與聯軍對戰嗎?為何父親身上地血腥味這麼重呢?而且……那些血的味道為什麼都是族人的呢?
 
  最令人奇怪的……沐悄悄瞄了父親身旁一眼。
 
  那裡插著一把刀柄雪白,刀身純銀的兵器。
 
  即便隔著一段距離,沐都能感覺到從那把刀散發出的森森寒氣。最令他不能忽視的,那把刀的刀柄上,刻著一個神州大陸上最廣為人知的圖案之一。
 
  九個金色的三角形,勻稱地圍繞著一個金色的圓。
 
  就算從未踏出過無日血林,沐也知道那是代表著聖堂的標誌。
 
  那把刀從外型到給人的感覺,都跟書裡所說的那把聖堂消失了千年之久的殞落星辰幾乎一模一樣。
 
  為何那把專門斬殺血族的神兵會在這裡?而刀身上未乾涸的血漬更是證明那把刀才剛砍過人……或者說血族!
 
  好多好多的疑問閃過沐的腦袋,但礙於父親平常的威嚴,他沒有開口。
 
  「你似乎認得那把刀。」血皇睜開眼睛。
 
  「是……殞落星辰?」沐也沒有百分之百的肯定。
 
  「沒錯。看來你一天到晚泡在血堡書庫裡,不愛修練的傳聞倒是不假。」血皇難得地露出溫柔笑容。
 
  沐臉一紅:「是母親大人或厄爾菈小姐跟您說的嗎?」
 
  「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血皇搖搖頭,話鋒一轉:「我這些年都把自己關在內殿,一步也未曾踏出,將照顧你們母子的事委託給厄爾菈,你……會恨我嗎?」
 
  語畢,血皇湛藍的瞳孔一瞬間轉為血紅,觀察著沐的身體。
 
  「一點也不!父親大人!您是血族存在以來,唯一一個實力逼近於始祖的偉大血皇!您的所作所為一定是有意義的,您會那麼做肯定是在為母親大人與我著想!」沐看著血皇,臉上滿是崇拜。
 
  即便是把血堡書庫裡上萬的藏書都閱讀了兩遍、對神州英雄人物都瞭若指掌的沐,心中最為佩服崇拜的人,還是自己的父親,血皇,凜。
 
  攤開血族的歷史,沒有任何一個血族,能夠同時凝聚能量、修練氣、使用魔法,就算是曾經統一四州的血始祖該隱也不能。
 
  血族在擁有全神州最強大肉體的光鮮亮麗下,是一個極難凝聚能量、煉氣、被元素所排斥,甚至沐日即死的悲哀種族。
 
  但凜辦到了,不僅三項全能,還將三種完全不同的修練之道融合,形成了一個體制外的詭異東西,凜將其稱之為懾心焰。
 
  硬要將懾心焰歸類的話,或許比較接近所謂的護體罡氣,即便是在凜無意識的情況下,這股白色火焰也會自動從他體內竄出,防禦一切危險。
 
  憑藉著恐怖的懾心焰及血族優越的肉體,凜被稱為最強的血皇,被族人所崇敬著。
 
  沐相信,只要父親大人願意,他甚至可以達成血始祖的願望,完成種族大一統計畫……
 
  「你……是認真的呢……」沐的血液波動已經向凜宣示了忠誠。
 
  被自己的孩子信任著、崇拜著,凜沒有感到一絲欣喜,只有悲哀。
 
  他深深的瞭解到,血族的詛咒並沒有因為時間而消退,反倒與日俱增,而這很大的原因之一就是對純種血脈的狂熱崇拜。
 
  凜嘆了一口氣,淒然道:「為什麼……為什麼你們一個個就那麼信任我……三將也好長老也好阿彌日也好……為什麼啊……」
 
  「明明……明明我什麼都做不到!解不開詛咒!找不到命運之子!救不了血族!更救不了整個神州!但你們每個人,都用愚蠢到近乎可笑的表情看著我,相信我會把聖堂、佛門、法盟給消滅,然後去實行那低能的種族大一統計畫!」
 
  凜近乎瘋狂地吼道:「你們什麼也不懂,只會盲目相信,從來不去思考行動背後的動機,以及真正該看重之事……不,就算知道了也可能會不當一回事……聖堂跟佛門那兩個自私的蠢貨,真以為命運顛覆集團什麼都會處理?也只有西恩那傢伙還有點危機意識罷了……」
 
  「我……根本不值得被追隨……不值得被崇拜……到頭來,我還是只能用那最後的辦法來解決問題……保護不了你……也保護不了阿彌日……」
 
  血皇忽然看著自己不知所措的孩子,用殘酷的語氣緩緩道:「阿彌日死了,而且是我讓她死的。」
 
  「咦……咦?」沐怔住。
 
  「我讓她服毒自殺,然後把全部的族人殺光了。」凜又補充道:「而且,沒有絲毫的猶豫。」
 
  「這樣,你還能說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你們好嗎?」凜感受著四周微微上升的溫度,明白時候將至了……
 
  「母親……族人……這不可能……」沐雙眼噙著淚水。儘管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事實,但他還是不相信,或者說,不願相信。
 
  沐想說服自己父親是不得已的,但……有什麼樣的苦衷,是足以讓父親殺死族人,又殺死母親的?
 
  退一萬步好了,就算有那樣的苦衷,難道母親、族人的性命,就那麼輕易能被取代、交換嗎?
 
  沐咬著牙,眼淚終於落下。
 
  對於沐的不諒解,凜一點也不意外,他抬頭,繼續道:「沒有在血堡殺死你,除了是想跟自己兒子相處最後一段時間外,也是為了送你一份禮物。」
 
  「這裡臨近無日血林外圍,樹木遠遠沒有核心區域那樣高大,換句話說,這邊的枝葉已經無法遮掩整個天空了。」凜望著逐漸明亮起來的天空,露出一絲嚮往:「就讓我們一起瞧瞧,聖堂那群蠢貨所崇拜的太陽吧。」
 
  「不要啊!父親大人!」沐慘叫,想退往樹蔭下方,卻發現一道由白色火焰組成的繩索早已將他雙腿牢牢捆住。
 
  懾心焰一點也不炙熱,只有刺骨的冷──如同此刻血皇臉上的表情!
 
  陽光灑落的太過突然。
 
  那金色、溫暖大地的日光,穿過樹葉縫隙完完全全將兩名血族籠罩在內。
 
  被神州眾族視為生命之源的太陽,卻是血族最致命的毒藥!
 
  「嗚!」凜低吟,面露痛苦。
 
  日光侵蝕肉體的痛苦,連有史以來最天才的血皇都難以忍受。
 
  而困住沐的火焰繩索,早就隨著凜因痛苦而逐漸渙散的意志消失了。
 
  不過沐卻沒有移動身子前去陰影處,應該說,根本沒必要這麼做。
 
  沐愣愣地看著肉體一點一滴化為灰燼的父親,再低頭看看自己毫髮無傷的身體。
 
  兩隻白皙的手掌,因陽光的反射熠熠生輝。
 
  沒有崩解。
 
  「哈哈……父親……我……」沐微微舉起雙手,悲哀地笑。
 
  凜連吃驚的大吼都發不出,他的肉體在太陽侵蝕下已失去四分之三,其中就包括他的嘴巴。
 
  他萬萬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竟是只存在於血族幻想中的日行者。
 
  這殘酷的玩笑,令凜絕望地流下眼淚。
 
  連將血族從神州上徹底抹去的這個辦法也失敗了……那我至今為止做的……到底算什麼?
 
  終於,血皇在陽光下徹底化為灰燼。只有一滴淚珠,輕輕落地,滲入土裡。
 













  新坑新坑新坑
  奇幻奇幻奇幻
  好看好看好看(?)

  不要擔心,操邪弄惡一樣周更,大概禮拜五或禮拜六晚上更
  我超愛寫奇幻的超愛的真的!
  尤其是戰鬥
  所以操邪弄惡寫到林宇珊戰鬥的時候真的超過癮的啦
  這篇也要追喔
  還蠻好看的(自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76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白夜
來追拉

07-01 14:45

Cure
感恩~07-01 21:01
Grand Chase到此一遊
我認輸QQ...寫得很好...嗚嗚QQ

07-01 15:04

Cure
幹嘛認輸啊QQ07-01 21:01
月の辰
噢齁~是血族作家朋友呢~

07-01 20:47

Cure
是喜歡血族的朋友呢~07-01 21:01
Grand Chase到此一遊
我晚上會做惡夢xd((error~~

07-01 21:20

Cure
為何!(驚)07-01 21:25
Grand Chase到此一遊
開玩笑啦xd,己訂閱 我就看完再想像。

07-01 21:30

Cure
虛構的別怕[e13]07-01 22:26
少一根豆芽
你真可愛

07-02 04:42

Cure
[e17]07-02 18:02
下著雨的夜晚最美
好看 決定追了

07-08 10: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kg412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校園犯罪... 後一篇:寫作趣事分享(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09335511大家
喜歡小說的各位可以到我的小屋看看《生平記述完結後的異世界自由人生》和《仙野縣的嶋上晴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