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皇之璽,虹之禧》-其之十六 蒲陶(上)

月星兒(九喵) | 2024-05-15 20:01:04 | 巴幣 26 | 人氣 203

連載中♂♂《皇之璽,虹之禧》
資料夾簡介
蛇靈為了兌現承諾的願望,接管皇帝的人生,卻這樣遇上了跟祂命中注定的一介凡人。

  百花宴已過,宴席圓滿結束。

  御書房內福德公公站在角落,姜璧桬整理著滿山的奏章,順便點紅標註。

  花宴過後連著幾日,哀帝面上如常,人卻感覺悶著什麼抑鬱的情緒,讓以往的森然雪景少了傲骨多了惆悵。一開始姜璧桬還看了一眼福德公公,福德公公眼神示意皇上無事,姜璧桬在福德公公身旁跟前跟後,兩人已有一定默契,不用言語就可溝通,當然還是沒有福德解讀哀帝那般熟練。

  早上白瓈才來過,跟姜璧桬有說有笑,白瓈還去市集買了幾袋小食,讓姜璧桬忙餘嘴纏的時候吃,姜璧桬正忙著,待白瓈離開後,分給了福德公公跟未央宮當差的侍從,至於哀帝就……皇帝的吃食有嚴格規定,哀帝大器的說自己不需要,只是眉眼不動的看大家分零食。

  哀帝今日批章的力道格外的重,墨跡勻出了一點勾,然後盯著眼前奏章看了許久,最後把姜璧桬不該看的奏章遞過去。

  「皇上,您這份……微臣不方便看。」上面蓋了特別的印,極富機密,姜璧桬說完繼續埋頭整理眼前的小山。

  「喔!」哀帝說完將奏章收了回去,丟到了御案不遠處。

  哀帝放下了奏章,撐直身體,倒在椅靠上慵懶,一手扶額,陷入思考。

  「福德。」

  「奴才在。」

  「今日,朕誰皆不見。誰亦不可放。」哀帝這句話說的不輕不巧,大概是怨上了。

  「是。」

  待福德公公語畢,御書房陷入了安靜。

  從哀帝那邊過來姜璧桬手上的奏章繁多且雜,哀帝把職權幾乎攬在手上,這才導致他事情多到處理不完,雖然都還算不上大事,卻都是姜璧桬一人處理,姜璧桬不知道他做的工作已經越過了許多人的職權。

  忽然的……

  埋頭在奏章的姜璧桬有種從頭到腳起聳意的毛骨悚然,背後視線像俯瞰獵物般的襲來,散發一口咬在脖頸上的致命氣息。姜璧桬抬頭往自己背後一看,只有哀帝正以輕鬆的姿勢翻看著書,剛剛的聳意彷彿是自己的錯覺。

  思量再三,姜璧桬沒什麼可顧慮,覺得哀帝應該也不會對自己怎麼樣,所幸還是開口了。

  「皇上,您近來心情不好嗎?」

  「嗯?」哀帝從手上的書回過神,跟姜璧桬對上了眼。

  「汝以為……吾心情欠佳?」哀帝現在已經不在意自稱了。

  「微臣看皇上這幾日悶著,才斗膽一問,若有誤……微臣謝罪,微臣僭越了。」姜璧桬看著面前沒有表情的哀帝,或許自己真是想多了。

  哀帝看著姜璧桬若有所思,撈了在櫃上的蜜餞罐,遞到姜璧桬面前。

  「汝喜蜜餞?」

  「還好。」

  「喜市集小食?」

  「那也還好。」

  「何食為汝喜之?」哀帝微微的皺眉,雖然不明顯。

  「微臣認為人餓了就要吃,並沒有特別喜歡的食物。」姜璧桬實話實說。

  「福德,蒲陶尚有?」哀帝皺眉喚了福德。

  「皇上,還有著呢!奴才去取?」

  「嗯。」哀帝坐回原位拎了奏章繼續批。

  過了片刻,福德捧了一個陶盆進來,裡面裝著黑黑的東西。那蒲陶,一串一顆顆珠黑泛紫的果子,果子上薄薄的白粉,遠看烏漆墨黑,認不出來是什麼東西。

  哀帝把那個陶盆放到姜璧桬面前,指了指。

  「姜璧桬,試試。」

  「試試?」姜璧桬遲疑的看著那串黑忽黑忽的東西,懷疑這是食物嗎?

  姜璧桬試了一顆放到嘴裡,果皮厚實,酸澀的不是太好吃。他困惑的看著哀帝,哀帝看起來好像在捉弄他。

  「皇上,恕微臣直言,您這個果子不是太好吃啊?」

  「唉……」哀帝像獻寶似的大聲嘆息,佯裝姜璧桬這個外行人不懂吃。

  哀帝把蒲陶的皮剝開,碧綠的果仁飽滿多汁,他拎著果仁抬手讓姜璧桬靠近。

  「皇上……您九五至尊,微臣自己來吧。」

  「手痠。」哀帝不理姜璧桬,手就這麼懸著。

  「……」

  姜璧桬默默的張嘴,默默的吃了那顆蒲陶。蒲陶多汁甜美,還帶著微微的酸,清爽不膩,胸口盈滿了不知何意的悸動。

  「記好。」哀帝食指點著姜璧桬的鼻子,意思是他這皇帝就只伺候過姜璧桬一個。

  那食指有意無意的掃過嘴唇,柔軟又濕潤,下巴微微的被抬起,倒是有些遲疑的不願收手了。

  「咳咳,皇上……今日是……」福德小心的出了聲,讓哀帝回神。

  「朕知。」哀帝收回了手,恢復平時淡然的表情。

  今日是前往明光宮的日子,他哀帝斷不會忘。

  「姜璧桬,今日便先散值歸家。」哀帝盯著奏章,頭也沒抬的趕人。

  「可這堆……」

  「歸家。」哀帝語氣更重了一些。彷彿剛剛的遲疑從來沒發生過。

  「……」姜璧桬起身行禮,就要離開御書房。

  「姜璧桬,此物朕賜予汝。拎走。」哀帝敲著陶盆,示意姜璧桬整盆端走。

  「謝皇上……」姜璧桬行禮就走,捧著那個陶盆。

  待姜璧桬離開,御書房就剩哀帝跟福德兩人,哀帝坐姿端正,奏章早已丟回案上,他表情不動,眼神不知道聚焦在哪,福德跪了下去。

  「皇上,奴才罪該萬死。」

  「汝何錯之有?」哀帝的聲音慵懶,一點傲氣也沒有。

  「那姜璧桬……奴才只是……」福德本意只是要提醒哀帝小心周圍的人。

  「汝無錯,吾之錯。深宮怨院,幾何為真?幾何為假?幾何有情人?幾何無情闕。莫道錯有,若天若地,隨緣而已。」

  如他哀帝,隨緣而已。






----------
哀帝:福德,近日蜜餞短少許多?(看著自己的蜜餞罐思索著)(看向福德)
福德:皇上,要不奴才找人來抓耗子?

又是哀帝:
每個月前往明光宮打卡,被當砧板上的豬肉,寶寶心理苦。

----------
已下轉自維基百科:
漢武帝時期著名的大探險家張騫出使西域時(公元前138——前119年)從大宛帶來了歐亞種葡萄及釀酒師。葡萄在中國古代曾被叫作「蒲陶」、「蒲萄」、「蒲桃」、「葡桃」等。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葡萄與蜜餞,睡前看都餓了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02/07.png
2024-05-15 22:47:58
月星兒(九喵)
都是小點心,貴貴的小點心
2024-05-16 19:36:4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