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新聞學院的戀愛預報 119#買一張機票去波蘭

符晴 | 2024-05-22 20:00:17 | 巴幣 3466 | 人氣 631

連載中正篇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篇越讀會越多糖的故事(๑•̀ㅂ•́)و✧




  很巧合的,熱音社迎新跟和景淵的見面不只是日期,就連時間也完美重疊。
 
  皆是七點始,九點多結束,就差在同時段裡是在做不同的事,恍惚間有種熱血漫畫感,故事裡可不能只看表面寫或畫給人看的東西,其他未露面的角色也在各自前行呢。
 
  在澄賢等人前往系會的當下,諾暐透過社內的保留席和上學期的幾個兄弟們先行入場,坐上了一個能舒適觀賞表演的位置,他本人卻不是很舒適。
 
  實不相瞞,近期沒得去社團的他,就和那兩位也去不了熱舞社的室友天天玩,等系會那位回來後就四人行,餓了便去外面吃消夜,在「勉強」不破壞作息下瘋狂狂歡著——
 
  然後,可能最近吃了不乾淨的,或者太重油重鹹,諾暐直接腸胃炎,今天是他患病後的第二天,臉色還虛浮蒼白,但不想待在宿舍裡休息。
 
  病感上頭的時候,躺在床上反而全是那種不適感,還不如去做些能轉移注意的大小事,雖然他塞了兩大包面紙在口袋裡,現在的他超容易烙賽。
 
  等待開場的間隙,澄賢一行人在系會門口遇見了迎面而來的景淵,目前的天氣已經能穿短袖了,灰色的袖子裡裝著肌肉稜角分明的手臂。
 
  由於景淵曾經在系會換過衣服,所以蠻多人都有幸能一睹底下的風景,是令人垂涎的小麥色板塊,連澄賢都暗自感嘆過,會讓男生自慚形穢的情景。
 
  不過,他是覺得時予的更好,即使他還沒見過時予的啦,相互混熟都秋冬了,澄賢也會下意識躲避人家更衣的場合,起碼給個最基本的禮貌吧。
 
  然而,比起肌肉,澄賢的目光是落在景淵的脖頸上,那個無線的全罩耳機很酷欸!一副劉姥姥在大觀園裡見新玩意兒的樣子,他眼睛都亮了。
 
  還好時予沒看到他的表情,否則又要產生誤會,一票人魚貫湧入系會裡,為眼下空蕩蕩的會議室增添生氣,這裡跟社團不太相似,並無規定幾點就得來的。
 
  因此,普通成員平常就弄完手邊的瑣事,約莫七點半過後才會慢慢來,一部份是除了值班和有事,連幹部們都不常來系會,除非有交代任務,不然就不用太踴躍來刷存在了。
 
  縱然,仍舊會有想當幹部的每天來報到啦,畢竟印象分能刷就刷,有利無弊,至於那其中的一利便是能在景淵面前刷個臉,間接增加上選的機率。
 
  中間隔著一屆,幼苗們跟前任幹部通常不熟,唯一的例外是直屬關係,但誰都會去探聽選幹部的流程啦,知道這學期會隨機請先人們來,出席率超級高。
 
  大概待會人來了,就會在群組裡說景淵有來,通知人趕快來露臉,而在這段空白期裡,五人坐在後方的長桌旁閒聊。
 
  會議室的佈局實則相當大,俯視圖被戲稱說是打零分的下面再畫兩條槓,分別是橢圓桌和兩條長桌,前端是講台和白板,後端還有間小隔間,作為資料室用。
 
  顧名思義,裡頭就放各類會議資料的,以及期末頒獎的獎牌也擺在這,時予那次其實有得獎,他是先衝回這再衝去找澄賢的,為愛狂奔的他現今正看著澄賢依舊對景淵的耳機盯著不放。
 
  「學長你這台耳機好酷哦。」
 
  在時予眼裡,那就一台平凡無奇的耳機,白色流線型的,看不出哪裡酷,偏偏澄賢就很喜歡似的,連伊傑跟二洋都這樣。
 
  二洋認得出那台耳機的品牌,知曉是高檔貨,伊傑則是想借來瞧瞧,四張嘴說個沒完沒了,而當澄賢問到音質如何,景淵順勢將其遞到他眼前。
 
  「你要聽聽看嗎?」
 
  能嗎?此話一出,時予頓時覺察到危機,澄賢明顯就想試試,他連忙看向伊傑跟二洋,想看他倆能否給點暗示,豈知那倆也一臉躍躍欲試的模樣,還想搞輪流。
 
  我真的服了。他內心吐槽,說好要來幫忙的,兩個沒用的傢伙!然則,澄賢並未拿過耳機,反倒指了指伊傑,把順位先讓了出去。
 
  「學長你先借他們聽好了,我等等再看。」
 
  礙於澄賢和他是背對狀態,看不著男孩的神情,只見景淵就先把耳機給了伊傑,而他轉過來面向自己,要把遺漏在對話外的男友給圈進來。
 
  「你也要聽看看嗎?」
 
  澄賢詢問著,時予在思索兩秒後搖了搖頭,他對耳機半點都不好奇,你們要聽就聽吧,他心中這麼想,誰料澄賢接下來又湊近了他——
 
  「那我可以借來聽嗎?」
 
  聞言,時予挑起眉,聽澄賢自顧自小聲解釋,先來問你一下,怕你會在意啦,光聽這懂得避嫌的字句,時予的心情馬上就撥雲轉晴了。
 
  總歸不像筆或課本,耳機算是貼身的私人物品,同儕之間要借尚可,可像澄賢這種正宮是忌諱男性的,他是認為有問無患,無關小不小心眼。
 
  動動嘴皮子而已,又不麻煩,如果時予會不爽,那他就算了,省得事後被秋後算帳,恪守男德典範,有你有我。
 
  最終,時予點了點頭,借耳機老實說也沒什麼,癥結點就在那是景淵的,看在澄賢會先過問他的感受,代表尊重他的觀感,他也就不拂了澄賢的面子了。
 
  徵得同意後,澄賢從二洋那接過耳機,換他戴上,首先感覺是意外的貼耳,耳機若是太小會有被夾感,而這耳機兩邊的材質倒做得很蓬鬆舒服。
 
  戴完,澄賢隨便在景淵一同遞來的手機裡找了首歌來放,歌一放他驚呆了,連旋律裡的「動次動次」都超清楚,彷彿原汁原味的聽到了歌的原貌。
 
  況且這降噪是怎麼回事?一放歌完全就聽不見外界的聲音了,連人的說話聲都是,本身的發聲也近似被消失,他的嘴巴張成O字型,瞧著眾人對他指指點點,錯過了景淵足以掀起腥風血雨的讚美。
 
  「哦,他戴起來好可愛哦。」
 
  指著澄賢戴耳機的樣貌,景淵衷心地稱讚著,言語間掃了一眼伊傑二洋,兩人卻僅是訕笑,方才沒察覺時予的眼色,如今則不敢附和,用呵呵哈哈帶過,豈料景淵還要多重複一次。
 
  「真可愛~」
 
  別講了別講了,學長你會被殺掉的。瞄向宛如有殺氣發出的時予,再瞄向猶如在看自家弟弟般充滿喜愛的景淵,這蠻像……綠茶狗血文的。
 
  原配跟第三者明爭暗鬥,奈何當事人全然不知情,要追責也追不到他,你看澄賢,顧著沉浸在他自個兒的世界裡,顯得景淵像手段超高的綠茶。
 
  「對了,你跟時予之後會去比院內的籃球賽嗎?」
 
  重心還放在澄賢身上,一時對景淵急轉的話鋒有些猝不及防,伊傑抬起頭,嗯了聲作思考以後,給出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會吧,要是有人找。」沒人就去和二洋那些人組電競隊了,他cue二洋時連大拇指也指著人,「而且我跟他今晚來,也是要處理這件事。」
 
  談話間提到的「比賽」,是新聞學院裡下學期蠻重要的一環,由系會主辦的一系列有獎競賽,包含足球、籃球、羽球、桌球、電競等,包羅萬象。
 
  每間學院實際上都有相同的賽事,差別在是系內比或跟同院的比,新聞學院內就兩系,那便乾脆一起比了,省事,人數上也才不被說像小朋友齊打交。
 
  此事主要由身為活動幹部的伊傑二洋操辦,器材為輔,以是,撇除澄賢之外的三人是來辦正事,而非也跟著約前任幹部來觀察新人的。
 
  基於器材搭檔說會晚點到,就待人來再討論,反正不急,而既然說到這話題上了,景淵就也繼續說了下去,論起昔日往事。
 
  「上次沒跟你和時予比到,蠻可惜的,假如這次你們有參加,也許有機會碰到。」
 
  前一年,自然也有舉辦競賽的,體能項因為會請體育老師來坐鎮,系會內部同樣能自由參與,景淵就和他的死黨們報了一隊。
 
  時予跟伊傑當時也參賽了,跟班上的胡亂湊組,終歸是大一還不知天高地厚,隨意地找隊友便想湊一份熱鬧,上賽場說當試水溫……
 
  當然,這類臨時隊伍幾乎是一盤散沙,臨陣磨槍的默契不夠,遇到個會合作的就立刻被打趴了,那時新生大抵都在八強左右敗北。
 
  而景淵隊當初在樹狀圖是位於另一側,要冠軍賽才遇得到,但早在此前就被前頭的妖魔鬼怪給蠶食當經驗值了,連渣都不剩,終是無緣在球場上相聚。
 
  再者,哪怕先遇上了,估計也妥妥被打爆,依照結局來看,面對上一屆籃球賽的冠軍,想必又會成為刀下亡魂吧。
 
  「——哈哈,看情況囉。」於是,伊傑對此就訕訕的,一方面想著要比OK啊,有組到隊又有對到再說,一方面在想冠軍想虐菜……?
 
  就……想法很複雜。總之,後續又多聊了一會,聊何時開始比,按照慣例,是會斟酌當年端午節是幾月幾號,和期中考的第九周隔了多久,以此來做規劃。
 
  這區間可想而知是賽期,大部分是四周左右,剛考完是最無後顧之憂的時期,比完還銜接放假去好好放鬆,讓戰到最後的選手們得以調整回平時上課的模式。
 
  聊到差不多該停頓的斷點後,器材搭檔恰好來到,後面還跟了不少熟面孔,六人便隨即去各司其職,景淵澄賢去找學弟妹,伊傑二洋時予去和器材搭檔分配工作。
 
  前兩者負責發文宣傳和在過程中更新一切相關資訊,後兩者就盡快去借場地、借球、約老師,免得被別院捷足先登,影響大家的行程安排。
 
  資料室裡面有電腦跟印表機,要給系辦審核的紙本都在這用,包括傳給老師的邀請信件,先寄信才不需當無頭蒼蠅,去了遠死人的辦公室還倒楣沒找到人或被婉拒。
 
  於此期間,景淵也和小苗子們聊了天,澄賢把人都請來坐一塊,進行了一場「跨世代」的小談,盡量以輕鬆為主,減少像是被當場面試的壓迫感。
 
  名義上說監督,自是也得讓前任幹部去跟人接觸,光用看的是靠讀心或相面嗎?
 
  既是公關,景淵口條必定有水準,看他是和人說得有說有笑的,澄賢就安心了,一路講講到手機響起,是景淵和先前提及的某位人士約好的信號,打電話表示對方要來系會這找他跟澄賢了。
 
  這時的時予還在資料室裡,無暇顧及澄賢和景淵的離去,卡在定下正式開賽的時程,直到他發現時,八點剛過四十分。
 
  走出來才見人都走了,澄賢去哪了呢?是說,時予在資料室待著的途中,一直有聽見外部傳來細碎的音樂聲,是有誰在附近放歌還跳舞嗎?
 
  大學裡忽然有一團人在空地練舞是不足為奇的,他就沒太留意,是看澄賢人沒在現場,正好大伙也想去上個廁所,就順道去外頭兜一圈。
 
  結果一開門,那股從右側來的音樂聲就更清晰了,那裡是學院內的半廢棄通道,留存著教室和樓梯的影子,但大半都被打掉或填平了。
 
  故而,現下就履行著名為通道的義務,卻蠻少人會經過的,並且,往日的樓梯沒有全滅,留著最底部那一層大平台和地板區隔,莫名就成了練舞用的場所。
 
  系會要做秀、抑是啥得跳舞的演出,多半都選擇在這練,周遭也具備飲水機跟廁所的組合,聽著熟悉的人聲從那傳出,還夾雜著女生的清亮聲線。
 
  「1 and 2 and 3 and 4,567——8。」
 
  話裡混入拍手聲,吸引時予和旁人走近去看,就見一位中長直髮的女生在指揮澄賢做動作,景淵和另一位短髮內捲的女生則在一旁看,疑似是真在練舞。
 
  好巧不巧,澄賢順著擺pose的那一刻,時予一眾現身在他的前方,把本應放心對空氣放的電放到人臉上去了……
 
  天曉得,對視那瞬間澄賢有多尷尬,是得買一張機票去波蘭的程度了。



119.END



【作者後記】

諾暐腸胃炎事件超常發生
大學真的是大家大魚大肉
隔天就馬上生病XDD

時予跟景淵都快撕起來了
澄賢還不知道

於是最後給他來了個大社死現場
有人不知道買張去波蘭機票的梗嗎
簡單說就是尷尬到不行
這可以自行去搜尋看看哦

如果看完文還想問人設CP問題的請到->提問箱


【巴哈限定-鳥鳥專欄趴兔!】


大鵬展翅!
勇氣啾啾.雷比歐薩最近開始有揮翅膀的行動
看來要學飛了?
目前這個禮拜已經沒看到成鳥
看來只履行著餵食義務了
偷偷說我查了一下性別分別
勇氣啾啾.雷比歐薩是母鳥

沒想到這次可以看到這裡
真的很神奇欸
上一次兩隻平安出生結果馬上被帶走
這次一隻死掉了卻可以幾乎看到最後
觀察日記果然很好看

創作回應

巨木(近心)
以前大學吃到飽到處有,還很便宜,常常都會和朋友們去吃,現在年紀有了,看到吃到飽反而會有點抗拒,就算是聚餐,也可能拿幾樣,坐著聊一下,時間就過了,完全不會再去想回本這種事(遠目)
.
.
有沒有考慮放攝影機,拍攝牠飛出去的瞬間XD
2024-05-23 09:18:19
符晴
我都是吃自己想吃的(以前確實也有想辦法狂吃的念頭)
現在都是自己高興就好XD
我沒有攝影機啦~
2024-05-25 20:00:12
『。』
骯,大學真的是我腸胃炎最常發作的時期,真的沒在好好吃東西的 哈哈
勇氣啾啾.雷比歐薩要學飛啦,這一飛就要飛到波蘭囉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290/04.png
2024-05-23 09:55:16
符晴
我沒腸胃炎過,但我肚子也蠻常出問題
我那時候超級容易腸躁QQ
2024-05-25 20:00:13
Lee~
我也挺想去波蘭看看的
聽老一輩常講到波瀾壯闊
感覺那裡風景就很壯闊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91/20.png
2024-05-24 10:47:55
符晴
好好笑XD
怎麼感覺是則很神奇的留言
2024-05-25 20:00:14
冬飄桂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兩攻爭奪的大場面終於要來了嗎(並沒有)
2024-05-25 00:37:34
符晴
時予基本上是壓著景淵打啊~
依澄賢的本性也不屑玩三角關係的
2024-05-25 20:00:17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697/03.png
2024-05-25 11:28:29
符晴
謝謝句點~
2024-05-25 20:00:1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