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典型日式傷痛感,動畫《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遺留在某處的人們

陸坡 | 2024-03-04 14:44:49 | 巴幣 56 | 人氣 610

神祕少女X工廠秘密,活在當下的意義

你會對一成不變的事物感到厭倦嗎?或想像的未來好像還是很久的事,但又覺得現在不去做好像就會永遠困在原地。有時候比起已經長大成人接受社會洗禮的大人,青春期的孩子可能或多或少對於自己的未來與現在感到煩躁。

在想跨出一步了解自我新價值,或是否保持安定待在舒適圈,如果認知到一切事情的真相是否還能保持初衷,真相最後是殘酷、還是讓人鬆口氣?

《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是部以青春和科幻色彩為主軸的動畫電影,故事講述日本一地方城鎮製鐵工廠發生爆炸,地方時間突然停止運轉,居民被斷絕對外交通,想找尋復原的方法。少年正宗被女孩睦實帶去了鎮上禁止進入的製鐵廠第五高爐,那裡囚禁著一位奇怪的少女,少女似乎在這是特別的存在,她可能就是城鎮崩壞的主因?




《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是什麼動畫:
「青春X科幻」似乎是日本動畫很具備的元素之一,不管是2006年《涼宮春日的憂鬱》中,一般人阿虛與神秘又任性的美少女春日觸發的一系列非日常生活,引來未來人、宇宙人、超能力者;

又或是像2016年電影《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兩個時間線全然相反的戀愛男女。輕科幻元素可以說從過去就在日本動畫作品中相當普遍且常見。

在近幾年日本輕小說與動漫畫盛行了「異世界」風潮,不管是轉生或穿越,變成人型還是非人物種,甚至比起過去小孩子闖蕩異世界,以世界的邪惡戰鬥,更轉變成過生活、種地、開店面談戀愛等不同面向,可以說滿足現代人的「擁有二次人生」的想法。但當這些日系作品的元素都湊齊在一起會成為什麼的動畫作品?著實會讓人期待。




電影《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是一部集合了青春、科幻、異世界等元素的日式動畫。故事開頭就以主角少年正宗看見鎮上鐵工廠爆炸為開端,之後引發城鎮發生不思議的狀況。

這次的爆炸讓城鎮的對外交通中斷、但水電、食物和生活卻未被斷絕,鎮上的人們一般生活持續著,一切時間彷彿隨著工廠停止般,這讓正宗和鎮上的人們都在思考怎樣破除這樣的窘境。

這時女學生睦實的行徑讓正宗感覺到好奇,睦實也發現正宗在偷偷觀察她,決定帶他偷偷潛入鎮上非相關人士禁止進入的地方-製鐵廠第五高爐。原本以為會有什麼意外發現的正宗,卻只在那邊發現一名女孩。女孩不擅說話、且像孩童一般哭鬧的行為讓正宗感覺困擾,但睦實卻告知他,女孩時間並未和他們一樣停止,隱藏女孩的存在,也許代表著鐵工廠有著他們無法知曉的秘密存在。




《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分析與延伸:
這部作品原作為導演-岡田麿里自寫的作品,剛開始的發想是寫「狼少女」由狼群養大的人類女孩的故事,暫定為:「狼女孩愛麗絲和特雷斯」,但中途導演有了別的想法,加入之前狼少女的設定寫出《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劇本,並且原作和編導動畫兩方同時進行,進而成為現在動畫故事,也可以看到故事闖入鐵工廠的神祕少女,保留了初始狼少女的野性感。

岡田麿里算是2010年後嶄露頭角的動畫導演,成名的作品是以友情與戀愛劇為主題的電視動畫《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的名字》,在ACG圈簡稱《未聞花名》。

在劇本創作上有豐富的資歷,《花開物語》、《甲賀忍法帖》、《機動戰士鋼彈-鐵血孤兒》等動畫劇本都有所參與,但因為作品通常伴隨著悲劇色彩,故也在動畫粉絲中人稱會讓人胃痛的劇作家之一,此外也有幾部作品編劇被人表示不知所云,其中又以2016年《迷家》為最迷惑劇本的代表。





比起電視動畫劇本的大起大落,岡田麿里首次導演的原創電影動畫《道別的早晨就用約定之花點綴吧》以奇幻背景為色彩的傳說故事展現美麗的哀愁,和人與人彼此約束中堅定的關係,收穫不少好評。雖然也有不少人感覺是在強說愁與羈絆太過刻意,但在親子之間的情感表達無遺有導演的自我認知,這點風格也延續到《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這部電影上,但比起前作,這部2023年的電影似乎收歛不少人物情感。

在製作《道別的早晨就用約定之花點綴吧》時,岡田導演就有表示過:「如果把一種過於堅定情感關係的故事背景搬到現代日本,不免會讓一些人投射自我,感到排斥與厭惡。」

這邊的確發生在《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電影動畫中。動畫中一些青年對於困境的情感表達,日本橫濱國立大學人文科學教授菅川明子是這樣評論:「這部電影展現出生活如今日本年輕族群,對於跨出安逸改變現狀的膽怯。」可看出岡田想傳達的想法。





《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值得一看嗎:
從《未聞花名》開始.我對於岡田導演原創作品的看法通常是「包裝精美的日式疼痛文學」,跟中國《小時代》、《夏至未至》那種郭氏疼痛的強說愁不同,岡田麿里的疼痛專注於通俗青少年對於想突破安逸但又不敢的矛盾情感,與日本當代社會現狀其實很類似,以直接的例子來看韓國在國際大放異彩的偶像文化,其實是日本很早幾年發展軌跡的改良,但日本直到近期一些藝人、職人與公司才想通要與國際接軌,在這之前不斷矛盾於國際市場與本土舒適圈。

故整體而言與其說青少年的日式傷痛感,不如說岡田麿里本身就以過來人的經驗來敘述日本社會整體對於突破困境,那種想要但又不敢去作的矛盾感。不只停留在青少年,如成名作《未聞花名》所有人長大後因過去一段創傷停止成長,而回顧正視傷疤後,展現出成長。

在《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中也可以看到雖然即便主軸以青少年為主,但大人對於突破困境與保持現狀也分成不同的派系與想法,故岡田麿里的日式疼痛感不止於少年少女的懵懂,她同時也告知有些人就算強大後或成年依舊什麼都不懂。




《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的確很有岡田導演一貫的風格,但我覺得這部作品比起長達快兩小時的電影動畫,比較適合用電視動畫說清楚,在電影裡其實打著成長、走出舒適圈的名號,並未解釋所有事件的發生和原因,可以說整體小鎮的秘密和謎是很開放式的,並不存在絕對。電影花太多時間在敘述正宗與睦實兩人的感情事,對與神秘的女孩五實的鋪墊反倒有些唐突,我認為這是因為電影的時間長無法顧及到對所有人的敘事,而導致前後節奏相當不一致的狀況。

整體而言,《愛麗絲與特蕾絲的虛幻工廠》這部作品有著岡田麿里的原創風格,但是同時也要能接受岡田麿里的敘事模式會較為緩慢且迂迴,但以理念下的呈現其實可以理解,但是在當代快節奏的說故事模式來看,岡田麿里較為緩慢很多,必須要多費一點時間去感受。

但這部動畫一些場景和角色畫面都滿漂亮的,並且在工廠還有種廢墟與破碎的後現代美感,作為享受畫面帶來的美感與愁悵傷感的小鎮故事來說,這種日式傷痛美感算是被岡田麿里詮釋到位。






更多動漫畫電影書籍資訊請參照個人網站
可以點選網站內廣告給予作者小小的支持
利用LikeCoin點讚贊助讓創作者繼續寫作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