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雛幼之鷹】(拾柒)螢光粉紅-中 

Lee~ | 2024-02-03 19:00:27 | 巴幣 1168 | 人氣 268


WARNING
 
因字數拿捏失準,「螢光粉紅」篇章在下集發表前先卡一篇中集
本集字數多達
八千多而已啦
緊張喔
比上一集少快六千了啦
 
 
嚇到了吧哈
 
  
 
 
 
  Cinderella
  詼姑娘
 
  
  自動門開,采妤的鞋跟一踩上大理石地磚,那響聲就吸引了大廳裡眾人的注目。尤其一旁候位區裡的男人們,無不為采妤非凡的氣質外貌和成熟的打扮深深著迷,但他們身旁的女伴們對這隻招蜂引蝶的「妖精」卻是嗤之以鼻,而對男人們怒目以對。
 
  這在采妤往候位區尋找珈萱的身影時是有注意到的,但在把候位區裡男人們猥瑣的表情、以及女人們仇視的目光看過一遍後,采妤很快就把頭撇開了。也慶幸珈萱沒在人群裡,她才得以趕緊離開,往她該去的地方找該找的人。
 
  但采妤迷路了。
 
  進到大廳裡不過幾秒鐘,采妤就不知道她該往何處去了?
 
  她的正前方是空著的櫃台、左手邊是候位區、右手邊往販賣部,櫃檯旁還有一扇玻璃自動門,但門外是後院,通往包廂區的入口又是哪裡?候位區裡仍有幾道目光捨不得從自己身上移開,尷尬的采妤只得脹紅著臉、然後佯作熟門熟路之態,打算先從通往後院的自動門開始試試,卻在經過櫃檯時,發現櫃檯後還有個長度與上軀相符的沙龍推門,門裡透出昏黃燈光。
 
  采妤就把這當作通往包廂區的通道,於是性子一急,便無視門前地板上的水漬和門上的告示牌,魯莽地將沙龍推門推開,才終於看見被百葉門板遮住的部分。這裡並不通往包廂區,只是間供候位的客人使用的廁所罷了!一名穿著正裝、並在領口繫上紅色蝴蝶結的男侍,正在對著牆邊的便池小解。在采妤進門後,他也扭過頭看著采妤,兩人無語對視,直至男侍打了個哆嗦……
 
  采妤才開口問道:「請問……包廂在哪裡?」
 
  男侍朝通往後院的自動門處撇頭說:「外面。」說完,男侍下意識往胯部處甩弄……
 
  這裡是「庭院式KTV」,包廂當然在後院!初次造訪的采妤這才明白自己問了個廢話,而低頭退出廁所,尷尬地快步穿出往後院的自動門……
 
 
  
 
 
  還以為來到後院,搜尋範圍便能縮小,孰料「林家花園」後院佔地竟大如學校操場!後院正中央的草皮裝設的像座社區公園,有個池塘居於其中,一頭有座停止轉動的水車,另一頭則矗立一座日式假山。池塘正中央還有座小橋,橋上有對男女扶著護欄,向下俯看池中悠游的錦鯉群。另有幾名紅著臉的年輕男女,乘著醉意圍在草皮另一端的翹翹板和搖搖馬設施玩耍嬉鬧。而采妤要尋找的包廂則分列成幾棟建物,圍繞於綠地四周……
 
  即便將這偌大的後院走了個遍也可能找不到珈萱,采妤仍得這麼做。
 
  出了門後,首先要穿過一條露天廊道,才能抵達飄出異味和歌聲的第一棟包廂區。這露天廊道旁的草皮上有兩組石桌椅,離采妤較遠的那張石桌上,趴臥著一名動也不動的年輕女子。
 
  路過的采妤朝那女子看了一眼,就確定了她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因為這個正呼呼大睡、身旁留有一灘嘔吐物的女子,頂著一頭波浪捲髮,這並不是珈萱的髮型,珈萱也從不燙頭髮。采妤雖鬆了口氣,卻仍猶豫該不該把這女子弄醒?畢竟讓女子單獨臥於此處總教人放不下心。但很快的,不遠處傳來的爭吵聲又將采妤的注意力給拉了去。
 
  拋下石桌上睡著的女子,采妤快步往第一棟包廂前進。這棟樓一共兩層,由一座室外樓梯接通,兩層樓的每一間包廂門,皆沿著L狀的走廊,面朝庭院方向分列。將采妤吸引住的爭吵聲自二樓傳出,聽來人數眾多,且皆是女人的聲音,讓采妤不禁擔憂珈萱是否也涉入其中?
 
  在采妤小心翼翼的步上臺階時,二樓的吵罵卻突地遽變!本還能依稀聽見女人們的談判內容,如今卻只剩連串的粗話與稀落的哀號,讓穿著高跟鞋的采妤只得勉強自己加緊腳步……
 
  「幹!你他媽……」
 
  發出罵聲的人好似還配合肢體動作,致使呼吸紊亂而吐不出完整字句。
 
  「操……」
 
  「操!」
 
  「幹恁娘!」
 
  還未踏上二樓,采妤的目光便已死盯著傳出聲音的方位,因為這叫罵還和著巴掌聲,只怕是這群人動起手了!
 
  「很痛啊!好痛!」
 
  果然,踏上二樓後的采妤就見到幾名熟齡女子,將一名穿著清涼的年輕女孩逼跪在地,並且對著年輕女孩施暴!
 
  熟齡女子們也因為鞋跟的聲響而停下動作,一齊往采妤所處的方向望去。出手的女人僅有一人,看起來是熟齡女子中年紀最長的。看到一上樓便直盯著自己動手的采妤,她輕推開擋在她和采妤之間的圍觀者,衝著采妤不客氣地問:「妳誰啊?妳來挺這個『狐狸精』的嗎?」她一邊說,一邊指向地上跪坐的女孩。而那女孩的大把頭髮,正被這年長女人拽在掌中!女孩只能苦著臉、抱著頭,像條被牽著的狗,卑微地移動身軀,盡量跟上年長女人恣意擺動的手。
 
  采妤只看那女孩一眼,就能確定她不是珈萱。
 
  女孩身上的衣服雖已因為衝突被扯下,連同無肩帶內衣一併被扯至腹腰間,但采妤還是能粗略還原這衣服的款式。能這麼輕易被扯下的衣服是件黑色露肩洋裝,珈萱沒有這種衣服、采妤也沒送過這種衣服給珈萱。
 
  又何況,這女孩露出的胸並不夠大,珈萱的應該更大一些!
 
  因此采妤也不猶豫,很快向兇悍的女人賠不是:「不好意思我認錯了……」
 
  說完,采妤轉身沿原路快步下樓,卻也加深了采妤心裡的罪惡感。因為在她轉身離開之時,似乎還能隱約聽見女孩正發出微弱呼救,只是采妤不敢再回頭了,只能任憑那女孩在自己離去後,發出更淒厲、痛苦的哀號……
 
  「對不起……」
 
  因為自責的淚水就快禁不住湧出的采妤,還有自己的事得完成!
 
 
 
 
 
  後來的采妤又將第一棟包廂約略繞過,確認過珈萱不在這裡後,才又繼續往第二棟包廂前進。兩棟樓間僅有一條鋪設石磚的小徑,采妤以小徑旁的矮庭園燈作照明,緩步走在小徑上,走到一半時,卻突然感覺到擺動的手臂被人從身後碰了一下。
 
  沒等采妤佇足回頭,撞著的人就已快步越過采妤身邊,然後回正微微轉向閃躲的身軀。雖是一閃而過,采妤卻仍看得清楚,那是個雙手托抱一名疲軟女子的男人,他的神情正莫名沾沾自喜著。方才撞上采妤手臂的,好似就是他懷中那疲軟女子腳上穿著的鞋。女子雖精神不濟,卻還可隱約聽見她嘴裡含糊喃念著「頭好暈」、「不舒服」等的詞句。
 
  男子卻沒任何安撫,只像得手了什麼寶藏似地,洋洋得意地往後院的出口,「林家花園」的後門快步而行。
 
  錯身當下,采妤只一心憤恨那男子無視碰撞的無禮態度,猶豫著是否該叫住他,而眼睜睜看著他越走越遠。直到男子踏出後院,采妤才意識到大事不妙,而讓她有了必須快步趕上的衝動!
 
  但僅跨出兩步的采妤馬上就想到,被托抱著的女子應該不是珈萱。因為那個被下藥迷昏的女人,腳上穿著的是一雙亮面膠質涼鞋,曾和珈萱同住過的采妤很清楚,鞋櫃裡屬於珈萱的幾雙鞋中,沒有那種款式的鞋子。
 
  可是她也和剛才遇到的人一樣,也需要有人對她出手救援!
 
  只嘆采妤仍未尋獲珈萱,否則她實在不想袖手旁觀……
 
  倒是這一切種種,讓采妤就像迎來當頭棒喝般地頓悟了……
 
  她轉頭回看庭院中央的小橋。本還在橋上相互依偎、看著池中錦鯉的男女,如今已是涇渭分明地面對面站著,他們激烈的肢體語言說明了他們正為某件事爭執。
 
  而本在庭院另一邊的遊樂設施玩耍的那夥人,其中一名男子正抱著胯下,倒在前後搖晃不止的搖搖馬後方痛苦打滾,似乎他是因為從搖搖馬後方跌落,被慣性搖晃的搖搖馬回擊中襠部才讓他如此痛不欲生,可其餘的人卻也沒上前關切,只圍在一旁顧著訕笑。
 
  至於石桌上呼呼大睡的女子仍是臥於原處,彷彿她已成為石桌的一部分,入不了他人的眼……
 
  社會上需要幫忙的人何其多?但旁人卻礙於各有各事而無法伸出援手。不論這些將被吞噬的人們有多迫切的需要幫助?身為旁觀者,也只能告訴自己……「這與我無關」,就此當個冷眼的人,繼續趕赴往自己的標的。
 
  要有如裕京那般敢於路見不平的膽識實屬難得,采妤也非常明白,所以裕京在她眼裡才得以顯得出眾。但當她親眼目睹社會的冷漠時,卻仍免不了對他人的冷眼旁觀感到一陣膽寒。
 
  也無奈面臨這般處境時的自己竟表現的與常人無異……
 
  同理,待會的采妤不論碰上多大的麻煩,都別指望會有人挺身而出了。
 
  因為這才是「社會」的本來面貌。
 
 
 
 
 
  但沒感嘆太久,采妤便回過了神,因為有個看起來比采妤還年輕的嬌小女孩,正蹲在庭院中央的池塘邊抽答啜泣著。她手裡夾著一根燒著的香菸,吞吐的動作卻生疏的像是剛學會抽菸般,每一口都不見她吸入肺中,而是吸完即吐,吐出的黃霧混雜著焦油,在夜色裡看來更顯濃稠。
 
  女孩身後是一間獨棟大廂房,采妤本想將這裡當成最後的探尋地,但蹲在池塘邊啜泣的女孩楚楚可憐的樣態,卻激起了采妤心裡深處的某種慾求。即便少女無論髮束、妝容或者穿著都不像是珈萱,采妤仍決定上前一探究竟。
 
  或許是「幸運日」的力量安排的巧合,采妤想也沒想到,竟就這樣讓自己瞎矇中了!
 
  因為當女孩無意識地被采妤的鞋跟叩響吸引後,一臉愁容倏地轉為驚懼,她趕緊將手中的香菸隨手往池塘一扔,惹得錦鯉群如著魔般群聚於此,在濺起的水花裡對著菸蒂無情啃咬。或許自知躲不過,她就只是在原地左踱又踏點著,猶豫著該轉身逃跑,還是留下來面對現實?這現實就是,采妤正用著悲憤交織的眼神瞪著女孩一下也沒眨,然後漸漸加速腳上高跟鞋的叩響……
 
  的確,采妤還未走到定位,就已猜出女孩的身分了。
 
  雖是燙了一頭蓬亂的「玉米鬚」髮型,身著露肩露臍的清涼服飾,腳上還踩著雙廉價低跟涼鞋,並在臉上化濃妝。但那雙大眼、圓潤臉蛋和突出的碩乳仍逃不過采妤的法眼。女孩就是幾天前不告而別的乾妹妹—珈萱!
 
  但珈萱驚懼的臉和發顫的腿,看在采妤眼裡實在不忍苛責,尤其妹妹那雙腫脹的眼下,還留著些許見到采妤前就已泛出的淚水,定是方才遭受了委屈!因此采妤雖滿腔怒火,卻什麼也沒說,只是用力地將妹妹拉入懷裡緊抱,以行動表示幾日來的憂心和關愛。
 
  珈萱的手臂卻始終垂著,遲遲沒有回應,讓本該溫馨的姐妹重逢就像是采妤的自作多情。苦等不到回應的采妤這才覺得詭異,而打算出言安慰藉以試探珈萱。珈萱卻先開口說話了……
 
  她渾厚的女嗓冷聲質問道:「妳怎麼會在這裡?」
 
  這語氣讓采妤感到一陣疏離。
 
  珈萱上一次用這般口氣對自己說話是多久前的事了?
 
  不!打從把采妤叫「姐姐」開始,她每次對采妤說話都是熱情洋溢的!她從不曾向采妤表露過這般毫無起伏的聲調。
 
  或許是為了方便說話,又或者是因為珈萱冷淡的態度,總之采妤是把手鬆開了。她深吸口氣,故作鎮定地解釋:「我來帶妳回家的。錢已經有了,我們可以一起去找媽媽了!」
 
  說完話後的采妤卻又發現到,珈萱暴露的衣裝坦露出的上胸和副乳處,滿是一道道泛紅的抓痕!這些抓痕還延伸往被布料遮掩之處,似乎說明了珈萱的雙乳方才受到多麼激烈又噁心的蹂躪!珈萱也注意到采妤有所覺察,便朝自己佈滿抓痕的部位一陣虛掩。但這力道實在比不過采妤心疼地用力撥開,讓駭人的抓痕再次映入采妤眼簾。
 
  珈萱再也忍不住情緒,屈辱的淚水劃過眼影、粉底和雙頰上的腮紅,化為暗灰色的淚珠滾落下來。這令采妤感到一陣心如刀絞!她對著別過頭逃避眼神交會的珈萱厲聲質問:「誰?是誰弄的?」
 
  珈萱沒有出聲,就只是往身後的廂房看了一眼。
 
  這包廂裡都是些什麼人?隔著道牆的采妤實在無從得知。卻也能憑藉包廂裡傳出的方言歌聲和老派唱腔,以及不絕於耳的喧嘩吵雜約略得出答案。因此她明白,在沒有裕京或三河這般人的奧援下,殺進去替妹妹討回公道的想法萬不可行!
 
  但也無妨!因為此刻正是開溜的絕佳時機!於是采妤抓起珈萱的手腕,打算就此一走了之。這一兩天直至剛才發生了哪些事,等上了采妤包下的計程車後有得是機會慢慢說……
 
  珈萱卻將采妤的手用力甩開!
 
  力道之大彷彿昭示了珈萱不論遭受多大委屈都寧願留下的決心!
 
  等不到珈萱說明的采妤在猶疑過後,才向珈萱要了個不肯逃跑的理由。
 
  她刻意繞彎,用關切的方式問:「妳……怎麼了嗎?」
 
  珈萱卻只顧低頭躲避,仍是捨不得打開金口……
 
  於是側身的采妤對珈萱伸出手,等珈萱主動牽上,並持續安撫:「相信姐姐,我們不要再賺這種錢了!」
 
  儘管如此,珈萱仍舊像根木頭似地看著采妤的手。
 
  直到采妤這樣說了以後……
 
  「等等我們一起去把綺綺接回來以後,就什麼事都沒了!」
 
  不知是否是采妤的錯覺?珈萱在聽見「綺綺」之後方才回神。即便站在她面前的采妤也該親如手足,卻是以「綺綺」之名才成功喚回珈萱的魂。采妤只能以兩個妹妹年紀相仿所以感情較好為由,而不願對此多做揣測。也至少珈萱終於說出了她不願離開的理由……
 
  「可是,『暴哥』他……」話說到這便止住了。而珈萱說話同時望向包廂的大眼裡也隱約流露一絲恐懼。恐懼的源頭好似就在這豪華氣派的獨棟包廂裡。
 
  這「哥」字輩的稱呼讓采妤又不禁頭痛不已。心想著為何這些人總是這般唯恐天下不亂?也讓采妤更加堅定逃往外地的決心!她收回伸出的手,轉身直面珈萱,一陣吐納後試著綻出微笑,讓珈萱得以放心交出心中隱憂。
 
  「暴哥怎麼了?很恐怖嗎?」
 
 
 
 
 
  在珈萱開始在此的工作時,「暴哥」本還尚未出現,他是最後壓軸登場的重要人物。當被黑潮簇擁著的暴哥一進到包廂,立刻就有人端上用小碟子分裝的檳榔和香菸,恭敬歡迎暴哥的蒞臨。在暴哥往嘴裡送入一粒檳榔和一支菸後,便又有人往暴哥的頸上掛上一條如手指般粗的金鍊,然後眾人鼓譟著,歡迎暴哥的「回歸」。
 
  「我暴哥啦!」
  「什麼『暴』?『暴力』的『暴』啦!」
 
  揹著重傷害和殺人未遂等刑事案件,近幾日意外成功假釋的重刑犯—暴哥,方才在包廂裡乘著酒興下了個無人敢不從的通牒,便是天亮以前,誰也不准擅自離開!
 
  「不然……我是也不介意再揹一條案子啦!」
  說完,暴哥將手中的玻璃杯往包廂裡的電視螢幕用力砸去!或許早習以為常了,暴哥的弟兄們仍能在玻璃碎裂後的一陣死寂很快恢復原本的談笑風生,倒是把一旁的珈萱和同行姐妹們驚出一身冷汗。
 
  是玩笑話嗎?總之在暴哥身旁服侍暴哥、且深得暴哥疼愛的珈萱是信了,因此後來暴哥把珈萱那對突出的性徵當作「禮品」和他的一眾弟兄分享的事,珈萱根本不敢不從!幸好在同屬「金凱蒂」的資深姐妹冒著危險勸說下,才好不容易替珈萱爭取到一根菸的時間到包廂外喘口氣調適心情,也剛好就這樣被采妤撞個正著。
 
 
 
 
 
  如此算來,一根菸的時間早就到了……
 
  但采妤不抽菸,她對一根菸的時間毫無概念。
 
  至少聰慧如她還懂得什麼是空檔?卻也嘆這空檔已被珈萱對包廂內的狀況概述用去大半!讓采妤對將要徹底流逝的絕佳時機更感焦慮。慌而不亂的她再次拉起珈萱的手,她學聰明了,她將珈萱的手腕抓得更牢,也決定不再多問什麼,而是用命令的方式對珈萱喝道:「那個『暴哥』太危險了!快走!」
 
  珈萱的恐懼終究難敵采妤被險惡處境激發的腎上腺素,終讓她被采妤拉開一小步。只是這回阻止姐妹倆逃跑的,卻是包廂門口傳來的一聲喝斥……
 
  「喂!」
 
  在姐妹倆轉身面向聲音來源前,一股寒意便已順著兩人背脊間迅速爬竄,惹得采妤渾身寒毛直豎,也讓珈萱暴露衣著袒露出的部位,變得像是熱水脫毛後的雞皮一般。
 
  慶幸的是兩人轉過身後,才發現叫著他們的男人脖子上並沒掛著金鍊,他不是暴哥,只是暴哥那數不盡的一眾弟兄裡不起眼的其中一個罷了!叫住姊妹倆的男人看起來並不願驚擾到包廂裡的人,他就只是緩步朝二人走來,同時嘴裡這樣哀求:「不要落跑啦!會把我們害死欸!」
 
  珈萱的反應很快,她將臉頰上掛著的暗灰色淚液隨手抹去,接著面色一轉、笑答道:「唉唷我也捨不得走啦!」說完,她回過頭對采妤使了個眼色,旋即勾起男子的手,將男子往包廂門口一帶,一邊輕快地說:「我們進去再喝……」
 
  珈萱用她那花了的妝容綻露的強顏歡笑和不捨的回眸令采妤心痛不已!她再也忍無可忍了!一時衝動下的她箭步上前,抓起珈萱的手臂,將珈萱往自己身後拉開,同時閃身至男子面前,順勢將珈萱擋在身後。
 
  「不可以!」
 
  直到和那一臉錯愕的男子對上眼,采妤方才驚覺自己幹了一件不得了的事!在悲憤的情緒渲染下,受感性指使的采妤根本不曾思考這衝動將迎來什麼後果?
 
  「什麼不可以?妳是誰啊?」
 
  男子發出質問之後,采妤的眼珠子不自主地快速轉了幾圈,這才靈機一動……
 
  想起揹在肩上的黑色提包裡,有個應能化解這場危機的道具……
 
  就是剛才從阿鬼那裡接過的「金凱蒂」名片!她看也沒看,流利的從提包裡的暗袋掏出那張黑色名片來,舉在近得足以遮住男子視線的距離。待男子往後閃身,想讓視線聚焦在名片上時,采妤已將名片收回包裡了。
 
  因為對金凱蒂的職務分配一竅不通,所以采妤也只能隨口胡謅:「我是金凱蒂的……領班!」
 
  金凱蒂可有這職務?誰知道呢?
 
  可喜的是與采妤對峙的男子對此也不甚了解。面對一身超齡裝扮的采妤,他根本找不著足以戳穿采妤謊言的破綻,只能雙手抱胸、略顯不耐地問:「所以?」
 
  「小姐的妝都哭花了……」采妤側過身,往顫抖著、一臉不知所措的珈萱望去,隨即又說:「我要帶她回去補妝!」
 
  男子稍作遲疑後,便又回應道:「你們女生不是都有帶化妝包……」
 
  「她沒帶到!」
 
  「跟其他小姐借啊!」
 
  「很噁心欸!」采妤厲聲回懟:「化妝品哪有人在借用啊?你們男生就是這樣……」
 
  男子被這話反擊的一陣暈眩。
 
  見男子神情呆滯,采妤便抓準時機、自信地乘勝追擊:「都是你們太粗魯了才嚇哭她!下次不要再這樣了!還要讓我多跑一趟很麻煩欸……」
 
  常言道:漂亮的女人總是很會騙人。
 
  慶幸采妤還算得上漂亮。
 
  此番對質實在令男子莫可奈何,只得乖乖妥協。但男子的輩分尚不足以做主珈萱的去留,他只一臉木然地說:「等我一下,我去問……」隨後便轉身走回包廂裡。
 
  在他走進包廂後沒多久,包廂裡的歌聲和樂聲就停了,接著喧嘩聲也停了,偌大的獨棟包廂頃刻間靜了下來,方才的吵雜熱鬧彷如夢幻泡影,像是一場姐妹倆同時經歷的幻聽。珈萱握著采妤的手瑟瑟發抖,兩眼乾瞪著包廂,還巴望著包廂主人的應允。倒是沒親眼見識過暴哥的采妤還算清醒,趁著男子進入包廂之際,她已悄悄地將腳上那雙礙事的高跟鞋脫了下來,拎在手上。
 
  細砂將采妤輕踩上地板的腳掌紮得隱隱刺痛,讓采妤咬牙輕吸了口氣,然後神情略顯痛苦的她轉頭看著呆愣的珈萱這樣問:「妳還要等喔?」
 
  這問句像是過了幾秒後才入珈萱耳裡、才讓珈萱如驚醒般的疑惑道:「什麼等?」
 
  在采妤的應話將出口之際,安靜的包廂裡首先傳出玻璃碎裂的巨響!像是廂房裡的易碎設施全被人給狠狠砸了一遍,接著便是連串不堪入耳的罵聲及地鳴般懾人的腳步聲!好似千軍萬馬將要自三尺寬的包廂門口蜂擁而出!這番騷動將包廂外的姐妹倆嚇得倒抽口氣,也讓采妤不再遲疑,將本就該說出口的話用更為強烈的語氣說出……
 
  「跑啊!等什麼!」
 
  接著便拉起珈萱的手,直切入庭院裡的草皮,往林家花園大廳的自動門拔腿狂奔!穿著涼鞋的珈萱只能以怪異的跑姿勉強跟上采妤的腳步。
 
  在姐妹倆邁開步伐後,身後的包廂便傳來成年男性的叫嚷和破口大罵,有人從包廂裡追了出來,而且還不只一、二人!因為酒杯、酒瓶和凳子這一類雜物,正如雨水般斜角疾掠過姐妹倆身邊。或許是正逢「幸運日」,采妤很是慶幸這一切沒對她倆造成傷害。
 
  兩人卻也沒敢回頭,就只是死命的跑,因為罵聲沒有間斷過,而且似乎越趨逼近!在兩人穿過池塘上的小橋時,本在橋上爭執的男女驚恐的看著姐妹倆的身後並慌得退下橋,這是給兩姐妹讓位?還是姐妹倆身後追趕的人實在太多而不得不為?
 
  姐妹的遭遇也讓他們成為林家花園後院裡的焦點,卻正如采妤理出的感悟那般,並沒有人敢對姐妹倆伸出援手。剛才還在遊樂設施玩耍的那夥人,他們就只是站在那裡,觀望著兩個弱女子在面臨大軍追殺時的落魄之貌。他們甚至連通報警電話都不願意幫忙撥出,他們是真的忙嗎?還是只是為了自保?
 
  倒是那個趴在石桌上睡著的女子醒了過來,但她也僅只是看著,然後朝嘴邊殘餘的嘔吐物用手抹了抹,再換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睡……
 
  不論如何,他們都沒有對錯,因為這才是社會的本來面貌……
 
  趁著正好有群客人穿出自動門進入後院,姐妹倆的步伐得以不作停歇,領頭的采妤忍痛撞開客人身旁的縫隙,順利地一腳踩進大廳裡冰冷的大理石地磚上。這次吸引候位區裡客人注目的,已不再是采妤的外表和氣質,而是慌亂的采妤一手拎著高跟鞋、另一手拉著乾妹妹的狼狽模樣。
 
  也因為急於穿過大廳、衝出另一扇通往室外的自動門,讓采妤赤著的腳正好踩上廁所門前的水漬,於是一個腳滑,就這樣在大廳裡的眾目睽睽下跌了個四腳朝天,那片水漬也將采妤的白色修身長褲汙了一大片……
 
  同時,大廳的廣播響起……
 
  時值午夜十二點,廣播的內容是林家花園庭院式KTV針對未成年者發出的驅離宣導。但身為宣導對象的采妤想著的卻不是自己未成年者的身分,而是自己那宛若童話故事裡的公主般的境遇伴隨而來的恐懼……
 
 
 
 
 
  如同失去魔法庇護的灰姑娘,采妤的「幸運日」也將隨著午夜鐘聲響起就此告終……
 
  接下來等著采妤的會是怎樣的命運?
 
  還是她將要目睹什麼不堪的真相?
 
  不論會是什麼,或許只要她把兩個妹妹找回來了,幸與不幸都將不再重要了。或許吧……
 
 
 
 
 
  但是珈萱……為什麼明明在逃亡,她卻只顧在一旁喘氣,冷眼瞪著倒地的采妤?采妤可是為了她才有如斯下場的啊!為什麼妹妹看起來卻事不關己的,彷彿這場逃亡只是采妤的一廂情願?
 
  但在這緊要關頭,還是先別怪妹妹了吧!應該只是因為妹妹年紀小、不懂事……
 
  現下可是生死交關,采妤只能強壓怒火,忍著臀部的瘀痛站起身來,趁著身後的自動門正好關上將追兵暫時隔絕之際,她得重新打起精神!赤腳的她再次拉起妹妹的手,往另一扇自動門繼續奔跑,終於成功的穿出大廳,逃出這棟「住滿吃人巨獸的古堡」,呼吸到「林家花園」外頭的新鮮空氣……
 
  幸好方才包下的計程車也像是童話故事裡的南瓜馬車般忠心耿耿的守在原位,因此采妤只要拉開車門,將妹妹推進後座,再跟著一屁股坐進去,並且在車門關上以前就厲聲吩咐司機趕快開車,終倖免於難、成功的自險境中脫身!
 
  計程車司機也沒愧對自許的「車行最快車手」頭銜。他放下手剎車、將排檔桿流利地推至D檔位,然後重踩油門,拋下才剛追出大廳的大批人馬、衝出雨點般落下的酒杯和酒瓶揚長而去……
 
 
  
 
 
    ─────────────────────
 
 
  後記:
  先說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
  申請特約作家成功,可以開贊助啦!!!
  雖然贊助功能開放很久了,但因為過去的作品曾多次使用版權音樂烘托氣氛,所以那時候還沒有申請成為特約作家的想法,直到最近新增了可以選擇是否開啟贊助的選項才讓我決定不再猶豫,打算開始利用自己的心血賺取一點微薄收入。
  然後在星期五的早上,我收到了第一筆贊助:
  
  其實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啦
  喜的部分不用說,看到自己的創作終於能變現了誰不開心?但憂的就是……
  我還以為舊文收不到贊助欸!
  如果要回過頭去關舊文的贊助功能要關個幾十篇。幾十篇還好我是不怕累啦,但是你們可能要忍耐一下,因為通知欄會被我的舊文洗版。
  
  以下我想趁此機會向所有好友和訂閱者預告,我將在創作者發文的離峰時段—也就是星期一上午,把使用版權音樂的舊文全數關閉贊助功能。這裡先跟有看到的以及沒看到的大家說聲抱歉……我將要打擾你們了😏😏
  再來說回這部作品吧!其實上一集就該說這件事了,那就是故事裡的「H縣」在經過朋友建議後,從【螢光粉紅】開始,被我更名為更順口的「花瀾縣」or「花瀾市」了。采妤的學校也更名為「花瀾高商」,之後的集數裡也會將裕京的學校「G國中」更名為「吉野國中」。
  但是【(捌)蛇蠍美人】這一集提到的TC市卻讓我很頭痛,後續篇章有可能還會提及這個城市,那它的名字該叫什麼?
  拋磚引玉一下,我想到的有「中港市」、「綠柳川市」之類的(綠柳川超鬧🤪),歡迎住在TC市的朋友們提供寶貴意見,我會斟酌參考。
  然後這一集雖然涉及童話故事情節,正好契合巴哈最近舉辦的小說活動,但這篇並不是活動文,我也沒打算參加。
  最後,感謝各位的閱讀。
  敬請期待螢光粉紅三部曲的最終章—【(拾柒)螢光粉紅—下】
  最後的最後,簡短介紹一下警語裡那張圖裡的男人,他是PNC Pony Chen AKA 陳老師,多年前曾幹過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在幫圖掛濾鏡的時候,我發現這個濾鏡名稱有夠靠北所以就用了……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通常這類型的人很討厭被唱反調,采妤的行為多半逃不了追殺,除非逃到國外或是有足夠大勢力的人保護下,或是自己大到能鎮住壞人( ´・ω・`)
2024-02-05 01:28:42
Lee~
助人本來就盡力而為,不是每個人都有那種可以挺身而出的本事,把劇情當作是一個十七歲少女初次目睹社會黑暗時的心聲看看就好[e6] 也至少你比多數人好太多了,大多數的人是連一句鼓勵的話都吝嗇給予的。

采妤有個很罩的乾爹-三河,就看她懂不懂得怎麼運用這個資源囉
2024-02-06 11:43:29
符晴
恭喜開贊助!話說我也是每一篇都很多字,因為要卡字數就會覺得很不對味!(雖然不是每篇都這樣)
看到暴哥我就想到那個(咖哩什麼飯的)(X
2024-02-06 20:59:45
Lee~
我也比較習慣一口氣說完想要表達的故事,希望讀者可以體會我們的用心良苦啊……

如果包廂裡是咖哩飯那個暴哥事情應該就簡單多了[e6]
2024-02-06 23:08:13
水墨靜
因為序章的關係,墨靜每次看到采妤冒險都心懷恐懼。知曉死亡卻無法預測何時來臨,使得每次閱讀到事件發生,都會觸發不小的心理壓力[e31] 。
2024-02-13 16:58:39
Lee~
這可以當作是我想帶給讀者們的其中一種閱讀樂趣嗎哈哈哈[e6]
2024-02-15 18:31:20
JOJO♥
拜讀完Lee大大的文章囉~

閱讀了三次,每一次的感覺都不太一樣,個人覺得很有趣的敘事,是後面章節關於計程車的描寫,用童話故事的南瓜馬車來描寫當下的狀態,加上連續動作,閱讀起來有一種有趣又驚奇的感覺。

有點好奇後面的劇情,會不會有意想不到的反轉呢。
2024-03-04 11:53:41
Lee~
算是用童話故事情節和前半部較沉重的氣氛營造衝突對比
而且寫完後有發現計程車的顏色跟南瓜也蠻像的 [e6]

下一集角色的情緒轉折非常多,處理起來比較困難,還在精雕細琢當中
就敬請期待啦~
2024-03-05 12:14:31
M•三尾喵·噗噗·Anita
恭喜Lee大大~(。・ω・。)ノ成為特約聽起來好厲害👍🏻,這集看的血脈張張,采妤真的好勇敢,希望她跟妹妹能平安
2024-04-01 12:26:07
Lee~
還好啦就聽起來很厲害[e6]
血脈張張的用法好可愛哈哈
2024-04-05 13:37: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