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95:陰與陽 歸來章 8

JessicaJLi | 2024-01-22 00:20:51 | 巴幣 0 | 人氣 92

「帝子。」
     「啊!是你啊!先生,我有聽說你已經回來了。」
       忠並沒有走賀金小徑,而是走佐園的覽生小道。和祐園的風格截然不同的佐園,有著各種奇珍異獸,沿路會看到一隻公獅和一隻母獅,接著是一隻母豹,本來是有另外一隻公的,但兩年前死了,再繼續往前會有獼猴家族,好幾隻紅毛猩猩,接著就是長頸鹿及斑馬,附近是黑熊區以及鳥園,鳥園以藍鵲的數量最多,這些動物都是住在非常巨大的玻璃屋裡,是極為透明的玻璃,裡面的氣候等生存條件,全都與原生地一模一樣,每天有侍景官照顧。這裡的植物不是稀有的種類,就是由侍景官修剪成奇形怪狀,或者是把樹幹養成稀奇古怪的形狀,這兒還有一間「石在屋」,專門收藏外型奇怪的石頭,而沿路上也擺了一些雕塑品,都是名家的作品,像是朱嶺的功夫系列,也有的是從國外買來的,因此佐園常常被暱稱為「奇園」。
       忠走到鳥園時,剛好碰到帝子在這兒賞鳥,便走上前去問安。
     「您還不過去嗎?宴會應該已經開始了喔!」忠站在帝子旁邊,看著一隻啄木鳥在啄樹幹,他今天穿著西裝,只有穿背心,打藍色的領帶。
     「你不也還在這邊嗎?」帝子只有穿明黃色的襯衫,搭配藍色的領帶,他的左手握住右手,好像要擋住什麼。
     「我什麼時候到都行,但您不行吧?想必大位有特別通知您,對吧?」
     「我根本就不想去,我也只是去那邊吃飯而已,為什麼要叫我去呢?我可以自己去餐廳吃就好了啊!」帝子的左手緊緊地握著右手。
     「您是帝子,是第一順位繼承人,多多出席公眾場合總是好的,其他員使又不像是我待過秘員處,平常他們接觸的通常只有大帝,您應該不希望屆時您登基後,他們和您有隔閡吧?」忠望著帝子,盡量不去看著帝子左臉上那引人注目的大塊紅色胎記。
     「隔閡?會嗎?我一出現就是全場的焦點啊!都不用打鎂光燈,大家就會注意到我了!」
     「您不要這樣想,沒有人會在意的。」
     「哈哈哈!不要這樣想?你看看這個,」帝子指著臉上的那塊胎記,「不會有人注意?我自己都很注意了,不會有人注意?」
      帝子舉起右手,說:「胎記就算了,哪個國家的第一順位繼承人是個殘廢?」
      忠看著帝子的右手,沒有手掌,生下來就失蹤的右掌。
    「但是您比其他的繼承人都還要厲害呀!您看看您,在學時期是多麼厲害,每次總測,都是第一名,總測的項目那麼多,文學、政治、武功,您哪個輸給別人?」忠說。
    「那又如何?你那個時候又不是不知道,他們背地裡都在說我什麼,不是針對我的臉,就是在嘲笑我的手!就算我回國了,他們那些個『臣子』每次看我的眼神,好像都在說:『這個殘廢,憑什麼當帝子?』,為什麼?每次都要逼我,逼我去那種場合,接受那種折磨?」帝子道,表情猙獰。
       忠心想:「又開始了!」「帝子,您真的不必在意這些,等您登基,您要是真聽到了,是可以處理的,這樣看誰敢說您的壞話。」忠微笑著。
     「我現在就是帝子了!帝子比他們任何人都還要尊貴,他們應該時時刻刻尊敬我,」帝子突然笑了:「先生,」帝子把手放在忠的肩膀上:「你看看你,你就做得很好,你從那個時候當我和音舒的大兵開始,你就對我們很好,他們應該學學你啊!我跟你說,你真的是唯一對我好的人了,父親從以前就只把我當帝子看,母親,我都快忘了她是誰了,我答應你,我登基之後,我一定對你好,比其他臣子都還要好!」帝子的眼睛直直地望著忠,忠覺得他的精神好像更差了。
      「帝子,所以您現在要去樂燕廳了嗎?」忠小心翼翼地問,生怕帝子突然發狂。
      「你怎麼就是聽不懂呢?我不想去!來吧!反正你也不想去,不如去明書房。」
      「怎麼就是聽不懂?聽不懂的是你吧!」忠心想。「帝子,這真的不行,您就這麼想被大帝訓話嗎?」
      「啊反正已經習慣了,沒差啦!」帝子揮揮手,又轉過身,盯著玻璃另一邊的一隻鳥,牠正要起飛。
      「那您就回去吧!我要去吃飯了。」忠說完就要走了。
      「你不是說你不想去嗎?」帝子把忠攔下。
      「帝子,我如果不想來,便真的不會來,但是現在我就是在這兒,而且,我也沒說過我不想來,我只是晚到罷了。」
      「那你說說你來幹嘛,今天這場宴會的主角不是丞相他們嗎?」
      「正是因為主角是他們,我才更應該來。」
      「您想想,我赴宴,可以吃那麼多豐盛的菜餚,那麼的澎湃,還可以看表演,不好嗎?」
      「就為了這些?你太膚淺了。」帝子一臉不屑。
      「當然不只是這些,更重要的是『觀察』。」
      「觀察?觀察今天的菜餚是怎麼煮的?」
      「不對,是觀察在場的所有人,我已經太久沒回來了,之前的消息,通通是別人告訴我的,但是自己觀察又跟這不一樣,因為我的想法和別人是不可能完全一樣的,誰知道這次的宴會能觀察出什麼呢?就是這樣才好玩啊!」
      「那你應該早點去啊!全程觀察不好嗎?」
      「不用全程觀察,只要在吃飯時看一下大家就好。」
      「我本來應該是他們開始吃飯就在現場的,但是在這邊剛好遇見您,不過這樣也沒關係,現在這個時間,應該是藝人開始表演的時間了。」
      「所以,我……」
      「您就去吧!嗯?如何?」
      「現在時間真的剛剛好,而且,您不妨想想,您去那邊吃飯而已,同桌都是使團的人,他們一定知道自己該做甚麼,而您就好好觀察誰做了什麼不該做的。」
      「觀察誰做了什麼不該做的,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你說得好,說得好啊!」帝子用力地拍了忠的肩膀,「嘿,等我登基,一定把這些人好好處理處理。」
      「所以,帝子,我們就出發囉!」
*
     「接下來,為大家帶來今天的第七首歌—《那日君又來》!」
     「《那日君又來》?天哪!這是我最喜歡的歌。」
     「利筠真的是風姿綽約,一一笑都是那麼地惹人憐愛。
     「他的歌聲真是美妙極了,如此溫柔,我睡前都會拿他的專輯出來聽個幾首,助眠效果可是比什麼迫睡丸有用多了。」
      伴隨著利筠婉轉的歌聲,大家邊吃飯,邊享受著他那副堪稱是國寶的嗓子所演唱的每一首歌。
       利筠在陽間時,便是享譽四方的歌手了,早就擄獲了一眾人的心,到了陰間,繼續為了歌迷們,也為了自己所熱愛的歌唱,繼續演出,是堂記當家歌手之一,每推出一張新唱片,總能讓唱片行門庭若市,演唱會的票也是剛開賣就馬上被搶光了,三個月前辦在雄臺市水煮蛋體育館的那場,一萬三千張票一秒就賣完了,那一陣子大家一見面,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抱怨自己沒有搶到票。利筠在臺曲獎和音聯盟歌曲獎也是獲獎無數,被列為「報名就會得獎」的歌手之第一名。
     「我其實比較喜歡林鳳,可惜這會兒他在國外進行巡迴演出。」 顏逸說。
     「你是說帽子女王嗎?我很喜歡他的《鼓掌》呢!」林世玉說完,吃了一口油飯。
     「那首歌我也很喜歡,但是我更喜歡《一片雲》。」
     「你不是有買他的專輯嗎?」
     「那是很久以前了,之後我就沒繼續買了。」顏逸喝了一口湯,那是剛才才煮好的海鮮鍋。
     「你是不是有其他的偶像了?像是某位姓崔的女士?喜歡到要買他的海報貼在天花板,好每天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啊?」
     「師父,你別拿我打趣了!您不是也很喜歡張彥清,喜歡到買了他所有的專輯嗎?連限量一百張的您都托人買到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
       師徒二人相視而笑,互敬了一杯中玉音市的內埔桃酒。
       雲凡喝了一口海鮮鍋的湯,接著夾起一個蛤蜊,鮮嫩多汁,接著又吃了蝦子,這蝦已經剝好殼了,不一會兒,就喝完一碗了。
     「這湯還真是好喝。」
     「你說,忠他會不會來呢?」波德問。
     「誰知道?」
       這時候,利筠已經唱完最後一首歌了。她跟大家鞠躬道謝後,便在大家的掌聲中下台了,緊接著上台的是第二組藝人—當紅男團「三隻小龍」,由閃電龍—阿隆、瀟灑龍—大朋、聰明龍—小朋所組成的男子團體,三人都是堂記的子公司「麗堂娛樂」發掘並培育的藝人,這場表演是「龍年—三隻小龍首場聯盟巡迴演唱會」結束之後的第一場演出,將會演出五首歌。
     「小龍,小龍,神氣十足!大家好,我們是『三隻小龍』!」三人在台上和大家打招呼。台下隨即響起熱烈的掌聲,還伴隨著粉絲們愛的尖叫聲。
     「我們的第一首歌,《快到樂園來》!」阿隆說,三人邊趕緊站好定位。
       突然,後方有一位女人猛地站起身來,走到紅毯上,對著舞台的方向,大喊:「小朋!」,此時,小朋雖然還在跳舞,但還是被嚇得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那位女人看到小朋注意到他了,便加大音量:「你是我的老公!」,公還特別拉長音。小朋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雖然輪到他唱歌了,但他還是用雙手比了個大大的愛心回應這位熱情的粉絲。現場立即響起了大大的「喔—」的聲音,那位女人害羞地用手捂著臉,快步走回他的位子坐下,雖然為了舞台效果,廳內的燈關了大半,但還是能看到他的耳朵都紅起來了。
     「你還真的跑出去了!」女士旁邊的男人說。
     「怎樣啦!還不是你們莫名其妙跟我打賭,吼—天哪!他對我比了愛心!」女人的臉也很紅。
     「你其實很開心你輸了吧?我看妳接下來這半年臉都會是紅的了。哈哈!」女人對面的女人說。
     「吼呦!他們之前都一直在國外,我都只能在螢幕上看他們。」
     「老婆想老公了,哈哈哈!」
     「你們很討厭欸!」
     「剛才那位女士是誰?」大帝問。
     「是菊德夫人孔良子司君,任戶部稅務院副院長,正五品陰間員使,大帝。」忠答道。
     「忠?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大帝非常驚訝,忠竟突然出現在身後。
     「大帝,大位,『師叔』,顏先生,張子君,雲子君,『帝子』!真是抱歉,有點事耽擱了,我自罰一杯。」忠一一向這桌的人打招呼。喝完酒之後:「不打擾各位看表演了,我先去去找個空位坐下。」忠一說完,就馬上閃人了。
     「帝子?你!」大帝用驚訝,又帶點怒氣的眼光看著帝子。
     「父親,我……也是有點事耽擱了,欸?你們趕快吃啊!還這麼多東西。」其他人趕快隨便夾了點菜,或是喝了口飲料。
       臺上的藝人還在熱舞,臺下的大家依舊興奮。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