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95:陰與陽 歸來章 4

JessicaJLi | 2023-11-13 23:39:16 | 巴幣 0 | 人氣 81


     「來來來!各位先生,各位小姐們,請睜大你們的眼睛囉!」一位身著白色西裝,脖子上繫著大紅色的領結,還因為灑了亮粉,而隨著燈光的照射閃閃發光,梳了個油頭,還進行了挑染,黑色挑染銀灰色,黑色的褲子長及腳踝,稍稍蓋住了油到發光的皮鞋,他是今天的主持人—阿光。他周圍的客人分為兩組,藍色桌子的客人是玩七彩,七彩的客人要寫下一個天支及六個數字,頭獎是七位全中,能贏回投注的錢三十七倍的獎金,二獎是末六位,能拿回二十五倍的獎金,三獎為末五位,獎金為十五倍,四獎為末四位,五倍獎金,五獎為末三位,三倍獎金,如果沒有中獎,投注的錢則是你來這兒的門票,是無法放回自己的口袋的;而白色桌子的客人則是玩大樂,大樂的規則很簡單,末兩位數字一模一樣即可拿回七十四倍的獎金。因此來玩的客人比較喜歡玩大樂,但也有專注於七彩的客人,因為大樂一旦沒中,就得多付百分之二十七的錢。客人們會填好數字交給櫃檯,櫃檯會把自己的姓名及數字公布在鑲嵌在牆裡的電視上。
       阿光身後有著一個巨大的機器,分為兩個部分,一半是裝滿橘色數字小球和藍色天干小球的透明桶子,小球在裡面不斷地旋轉,被命運選中的小球會進到機器的另一半,另一半是七根透明管子,這些管子連結到阿光的身旁,阿光的身旁擺著一張有七個凹槽的桌子,管子末端直接停在凹槽上方,由左而右排列就是一次完整的號碼。當球被吸到桌子這兒,而停下來時,圍繞在阿光周圍坐著的客人的命運就此揭曉,是贏錢,還是落寞離去,就看最後被吸出來的七顆球決定。
       「好緊張啊!」黑髮男子今天穿著白色POLO衫,這是他的幸運色;手上戴著勒萊的銀色深海型手錶,他鍾愛著所有手錶,並熱衷於蒐集手錶,所以這是他的幸運物。年輕的臉龐,卻因為放蕩的生活而多了疲累感,淡淡黑眼圈的眼睛看著自己剛才選的數字。就算自己已經贏很多次,而賺了不少錢,但此刻他還是超級緊張的。昨天晚上在夢裡,自己在夢裡放肆地喝了九十九罐啤酒,才被師父制止,所以剛才填數字時,就直接在末兩位寫了九九,本來還很有信心,但現在卻莫名其妙地感到背脊發涼。
      「各位,出來了,各位的命運!甲三七八八六九九!甲三七八八六九九!現場有沒有人是填這個數字的?有沒有人哪?」阿光大聲詢問現場的客人。
       「九九?」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睜得大大的,盯著螢幕上的數字,螢幕裡男人的名字「徐勇」被花圈框住了。
徐勇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愣了一下後再仔細看了一次名字旁的一串號碼,乙六八八九九九,「是我!我填了」徐勇站起身來,朝著阿光喊著。
      「啊!徐勇啊!恭喜你了!你最近的運氣還不錯啊!」阿光說。
      「哈哈!沒有啦!都是托大家的福。」徐勇不好意思地說。
      「哇!我記得你剛中過一次七彩的五獎,拿回一萬五千天堂鈔呢!」
      「是啊是啊!哪有人運氣這麼好呢!」
      「我都想整天跟著他,吸吸他的好運呢!」
       整個房間頓時充滿了嬉鬧聲,好不熱鬧。這間小小的房間是「五木館」的其中一間房間。五木館是位在連接石正區及仙山區的五木北路上,五層樓,十個房間,有的房間是簽運彩,有的房間是賭馬或是賭自行車之類的,但是是賭國外的,也有下棋,玩牌或是麻將的房間,而一樓是櫃檯和餐廳,是整個臺山玉音國唯一能合法進行賭博的地方。現在是早上,所以外表看起來灰灰的,感覺不到熱鬧,但是一到了晚上,人潮會開始聚集,燈紅酒綠,無論是進來,為命運拼一把,還是去週邊的夜店、舞館或是燒烤店,尤其是到了假日,越晚越多人。
       這兒的賭客有的是大老遠從其他縣市北上的,只為贏錢回家,但夢還是比較美的,把整付身家賠進去的也大有人在,到最後只能靠國家接濟。
     「我也想要呢!你要不要分我啊?」
       頓時,徐勇寒毛直樹,背脊發涼,這聲音已好一陣子沒聽見了,但還是如此熟悉,他不敢轉頭。
       突然,有人抓住他的衣領,用力把他給抓了起來,像是母貓咬住小貓的後頸那樣。
「師、師父!」徐勇害怕地看著忠。
      「你還當我是師父啊?」忠的話讓現場氣溫瞬間降至冰點。
      「師父,我……啊—」還沒等徐勇講完,忠便拉著他的手,硬是把他拖到門口,還說:「他的獎金就分給大家了!」
       沒有人歡呼,反而你看我,我看他,大眼瞪小眼,原本歡樂的氣氛瞬間尷尬至極。
      「放開我!」徐勇極力想掙脫師父的手,奈何平常怠於訓練,實在是抵不過師父,直接就被拖到黑頭車上了。
      「雅升,出發!」是雅升一接到指示,便轉動鑰匙,逕直地駛回松德公府,路上師徒倆不發一語,連看一下對方都不願意,頭分別撇向身旁的窗戶。
     「來!它消失,你就可以休息!」一轉眼,他們已經回到宅邸了。忠用員指變出了一個底下為木箱,上頭插著一根竹子,而竹子上標記著一條鮮紅的線,環繞竹子一周的東西,比徐勇矮一些。
    「師父!您就先讓師兄吃飯吧!已經是晚飯時間了。」萱兒央求著師父。
    「吃飯?不行,練習完了再吃。」說完便轉頭進去書房了。
    「師父!」萱兒對著緊閉的兩扇木門大喊。
    「別喊了!師父從來都不理會這招的。」
    「師兄,可是……」
    「可是什麼?可惡,一千次有什麼了不起的,我以前就完成過了!」徐勇說完便變出了一把刀,這是徐勇的「陰間員使第一標準武器」,或者稱「一標」,陰間員使可以在自己的術庫裡登記各式各樣的武器,不管是實體還是虛體,只要合法即可,而通常在從副九品陰間員使正式升為正九品陰間員使,拿到的第一件武器就會是自己的一標,怎麼拿到,如何拿到,每位陰間員使皆不相同。且一標也能算是大多數陰間員使第一優先使用的武器,因為是使用時間最長的,「跟一件武器相處越久,就會使用的越順手」這是大家普遍相信的道理。但也有例外,有的陰間員使在後來得到了比原先自己的一標更順手,更好用的武器,或是因為其他理由就會放棄使用一標。陰間員使自身的能力如何當然是看平常的訓練有多扎實,範圍有多廣,對於實體陰間員使來說武器是一個很重要,不可或缺的元素,林家就是臺山玉音國實體武器的大家。擁有適合自己的武器是很重要的,對自己陰間員使的能力加乘效果是很大的。而徐勇的一標是一把刀,擁有鮮血般紅色的刀柄,刀身也是呈現紅色,是由巴音國所產的巴氏血鋼製成的,刀尖是一個大半圓,刀背則是有一根突出的尖枝與半圓相連以增加威力。經過不斷地加熱、敲打、冷卻,再加熱、敲打,再冷卻,重複無數次後,終於完成現在徐勇手上的「鍛血」。在月光下會呈現一種獨一無二的金屬光芒,持刀人的臉在上頭搖曳著,並映照著持刀人的心思,一個男人拿著這把刀,說:「恭喜你!來吧,這是你的第一標準武器,之前看你很想要,我就去拜託何老先生了,要好好用它喔!」大男孩從男人手中接過刀,開心地向男人道謝。
       「看我的!」徐勇雙腳呈弓箭步,左手持刀,高舉過頭,用力朝竹子上所標記的紅線處砍去。
     「 可惡!」徐勇想著剛才明明是對準紅線砍,但等竹子斷了才發現位置差多了,明明自己以前是做得到的,怎麼現在就……不一會兒徐勇明白自己是太急了,深吸一口氣後,又再度擺好姿勢,「哐啷」剛才自己冒出來的竹子又斷了,不過這次位置還是不對,「可惡!這樣什麼時候才會到一千次呢?」徐勇心想。
    「師兄……」萱兒站在一旁,非常擔心師兄,她怕還未達到一千次,師兄就先倒下去了。
    這時突然有個男人從走廊走出來,看起來和忠差不多年紀,頭髮染成灰白交雜,稍微往後梳且用了些髮膠固定,帶著一副黑框眼鏡,「在訓練啊?那不要打擾他們好了。」男人心想。逕直地走進忠的書房—辦公室。
      「嘿!這麼認真啊!」男人突然出聲。
      「褚思崎?你、你不是應該……」忠一臉驚訝地從椅子上站起來道。
      「你忘啦?人間現在可是放寒假呢!我這個董事長雖然才剛上任不久,也是需要放假的好嗎?」
      「喔?是嗎?那我這麼認真,好像顯得我腦袋壞掉呢!」
      「對啊!難得有這麼長的假能放,卻不珍惜?還在這讀這個是……」褚思崎走近忠的書桌,拿起放在桌上的書「《聯盟軍》?哇!不愧是正一品陰間員使,真的是很認真欸!我看看你讀到哪了,第十四章⟨臺山玉音國軍系員使的全歷史⟩,讀到我國的部分了,如何?有什麼心得嗎?稍微說來我聽聽。」
     「雖然我們同是臺山玉音人,同是臺山玉音國的軍系員使,許多人也只認同到這個部分,但其實根據⟪聯盟法⟫所寫,各國的軍系員使終歸都還是聯盟軍的一部分,音聯盟的聯盟軍最高官員―軍相長殿下的所有命令一定是高於各國自己的命令的。可正因為幾乎不可能發生跨時空聯盟的戰爭,所以大家普遍缺乏這樣的意識,這本書的作者認為這樣是不行的。其實我也覺得大家老是想說聯盟離自己太遠,想說不用理它沒關係,可是這樣下去不行,會出事的!」忠越說越憤慨,越說越激動。
    「好了!⸥褚思崎突然打斷忠。
    「做什麼啊?你怎麼突然打斷我呢?」忠有點兒不滿褚思崎的行為。
    「不是啊!我只是叫你稍微說給我聽聽,結果呢?你竟開始劈哩啪啦講了一大堆什麼軍相長殿下,什麼你覺得這樣不行,我不打斷你,誰知道你會講到何時,說不定會講得比長舌頭仙人還要久呢!」
    「什麼長舌頭仙人,不就南環玉音市場那兒橋下說書的一老頭。」
    「欸!什麼玉音市場那兒橋下說書的一老頭,我去聽過,真如人家說得那般厲害,竟能講一整天不停的,也不用喝水,不用吃東西,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就一老頭也能被你誇成這樣。你最好還是少去聽吧!聽說他是一反聯的成員,只是因為沒證據,才沒法兒抓他的。⸥
    「沒證據,那就是沒辦法證明他是一反聯的成員啊!而且一反聯早就被剿滅了,我知道你一直很在意你們林家竟然是一反聯那件事,但是不是被陷害的也沒有證據能說明,從最一開始,聯盟就把一切有關的東西都處理的乾乾淨淨,該消失的都已經消失了吧?。」褚思崎道。
     「一反聯」是指「第一反聯盟組織」。這個組織一直以來都是極為隱密的組織,意圖推翻聯盟,重新建立一個全新的控制這個時空的組織。但聯盟後來終於掌握了「一反聯」所作所為的確切證據,開始了逮捕成員的「反一反聯」計畫,其中包括了各國政要,各國的名門大家,但也有很多是被他們的敵人陷害,但聯盟保持「寧可錯殺,也不放過」的態度,只要有提出證據,一律恪殺不論,而且不管方法,只要能把人弄到魂飛魄散就會被拿來使用。而臺山玉音第一家族—林家超過一半都在這個計畫中被殺了。忠此時感到非常難受,林家人被陷害,但報仇卻遲遲無法展開。
     「對了,明天丞相一行人就要從重音國回來了,不知道會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呢?你說呢?」
     「波德有跟我說了,我國確定取得主辦權了,當然是要辦到最好,辦到原本說不行的都說好囉!」
     「當然囉!我們臺山玉音國是一定會做到的。」褚思崎自信的把雙手交叉在胸前,並微微抬起下巴。這時他看到忠拿起放在桌上的酒喝了一口,「哎呀!這難道是玉音酒嗎?」
     「對呀!在陽間的日子實在太少喝了,既然回來了當然要好好喝一杯囉!」
     「我看你啊!應該不只要喝一杯吧?我國的好酒可是有一大堆啊!你這酒鬼。」
     「啊—」徐勇此刻仍繼續在辦公室外頭執行砍竹子的「訓練」「呼—」徐勇邊喘氣,看著竹子沿著紅線裂開後掉在地上,頓時感到一陣頭昏眼花,坐倒在地上,萱兒見狀,急忙跑過去,想扶徐勇起來「師兄!師兄你還好吧?」
     「讓我……讓我坐一下,讓我坐一下。」徐勇全身軟綿綿,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了,「喂!你還好吧?」褚思崎從「辦公室」出來後,正巧看到了剛才好好在練刀的徐勇,現在卻坐在地上,臉色蒼白,大口喘著氣,趕緊跑上前關心一下。
    「沒事,我只是有點兒累。」
    「有點累?你這樣叫有點累?你知不知道你的臉現在比玉音山頂上的雪還白呀?這個時間……啊!你該不會還沒吃晚餐吧?」
    「是又如何?」忠突然出現在「辦公室」門口。
    「師父……」萱兒望著師父那張冷冷的臉。
    「還沒吃飯你讓他練這個?忠,你這樣……太狠了吧?」
    「我太狠?你都不知道他又做了什麼好事?他……」
    「師父!」萱兒突然打斷師父,她很少這樣,忠有點兒嚇到,轉頭望向萱兒。
    「師兄必須馬上吃點東西,我去廚房拿一些過來吧!」萱兒對著忠說。
    「萱兒妳……」忠嘆了口氣「算了算了,你們倆趕快去吃吧!」忠頓時心軟,也明白徐勇的身體也負荷不了接下來的「練習」。
    「謝謝師父!」說罷,萱兒連忙去扶他師兄起來。
    「萱兒!」徐勇起身後,非常用力開口叫了萱兒一聲「謝謝。」
    「師兄……」萱兒有點兒愣住了,師兄很少跟她道謝「我們、我們趕快去吃飯吧!你、你得趕快上床休息才行。」徐勇望著萱兒,萱兒的臉頓時紅了起來,她趕緊把頭別去另一邊,萱兒面對二師兄時,心一直都在亂跳,呼吸也特別困難。
    「唉—」忠望著慢慢遠去的兩人,不禁歎了口氣。
    「你呀你,對勇兒這樣,你心裡也難過不是嗎?他跟他師兄是不一樣的!」
   「我沒有叫他和他師兄一樣那麼優秀,只是叫他向他看齊,他現在的品級,你看的下去?萱兒都比他高了,他還不報名?」
   「唉—算了算了,我沒有弟子我不懂!」褚思崎見說不過忠,便轉身準備離開「再見了!」
   「趕快回去吧!董事長事情可是很多的!」忠望著褚思崎說。

褚思崎,來跟各位說清楚,講明白
1.
       大家好,我是褚思崎,今日就來跟各位說清楚,講明白!

       哎呀!各位,我終於正式登場了,雖然下一次登場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但是,在這個小單元裡,我都會來跟各位說清楚,講明白的!

        那今天,開天闢地第一回,我就來跟各位講講我在員使學校學到的,關於大總主的故事吧!

       一開始,只有大總主,大總主是一個偉大的存在,沒有他,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們,他後來創造出了兩百個孩子,因為它覺得很寂寞,最後這兩百個孩子,兩兩一對結婚,一對夫妻負責管理一個大時空,就有了一百個大時空,這對夫妻年紀比較大的那一位就會成為盟君,後來每一對夫妻也都生了很多孩子,但是這次他們不是兩兩成婚,而是和後來大總主新創造的一群人結婚。

       每個大時空都有陽間和陰間,就拿我們大95時空舉例好了,大95時空的陽間的正式名稱會叫做95時空,不過平常可以直接講陽間,而大95時空的陰間就會是音聯盟,其他的大時空陰間也都有各自的名字,全部都是大總主取的名字喔!而像是音聯盟就會負責管理95時空的生死、地獄新住民及整個陰間,但是陰間很大,管理起來需要更多人才行,所以等到盟君的孩子都長大成人,且能力足夠強大時,盟君就會把他們都分封出去,一個孩子負責管理一個國家。至此,這個世界就大致成型了。

       這就是今天的褚思崎,來跟各位說清楚,講明白。我們下回再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