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95:陰與陽 警察章 2

JessicaJLi | 2024-04-13 21:55:05 | 巴幣 0 | 人氣 69

      「子君,已經中午了,你先去餐廳吃飯吧!其他人都去吃了。我還不餓,這段時間我負責護衛就好。」三號令官說。特別使團以及特別護衛隊都已經搭上專車了,相較於雲凡的上一個任務,這次的任務空虛許多,丞相和軍相在的特別使團會有出使及歸來典禮,其他員使的則是非常普通地坐上專車,不管是火車、黑頭車,還是搭船,都是非常普通地就坐上去了。

     「喔!是嗎?那就拜託你了。」雲凡說。特別護衛隊在任務執行期間會全程著朝服。

     「不用了,我也要去吃飯了。」鄧書茜突然走出房間。他已經換上自己的衣服了,非常簡單的白色襯衫加牛仔褲。離屏墾縣還有兩天車程,換上私服會是最佳選擇。

     「那我們一起過去餐廳吧!」雲凡說。「今天的午餐好像有提供拉根拉茲喔!」

      「我比較期待黑丸奶茶,陰間工作者的手藝一向不錯。」鄧書茜說。三人邊聊天邊走向餐廳所在的第五節車廂。

       走到那兒之後,三號令官去找了十號令官和十六號奉令一起吃飯。

     「你要和我一起吃嗎?」鄧書茜問雲凡。

    「好、好啊!」雲凡非常訝異他竟然問自己要不要一起吃飯,本來雲凡要去十七號奉令那桌吃的。

    「這個嗎?還是這個呢?」鄧書茜看著菜單,非常猶豫要點什麼當自己的午餐。

    「侍餐官!」雲凡朝著正好從門口走進來的侍餐官大喊。「我要一號餐,再加兩盒拉根拉茲,香草口味和牛奶的。」

     「香草口味和牛奶的,好,」侍餐官趕快拿筆紀錄下來。「還需要其他的嗎?今天的吐司棺很好吃喔!」

     「不用了,這樣就好。」

     「這位是……」

     「勛主。」雲凡說。
     「喔!勛主,請問你要點餐了嗎?」

     「那就和子君一樣的套餐,冰淇淋改大杯黑丸奶茶,半糖去冰。」

     「好,那請兩位稍後。」侍餐官說完,便離開餐廳,前往廚房。

     「我還以為你會去找鄭子君一起吃。」雲凡看向左後方的桌子,南部局長和幾位使團成員正在吃飯。

     「不了。你也知道,我是最近才剛升任警察院長的,其實我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是我接這個位子,雖然我是從東部局長升上來的,不是什麼越級,還是從其他部門空降之類的,但是論經驗,鄭子君和其他的局長都比我多,而且他們都是我的學長和學姊,我現在看他們,都覺得他們想把我給吃了,前任院長之前有和我聊過這件事,他叫我不要擔心,他們人都很好,不會這樣的。但……我就是……」

     「想躲著他們?」雲凡說。雲凡實在訝異鄧勛主會對自己講這些,或許是忍太久了吧?

     「唉-」鄧書茜嘆了口氣。

     「可能是你能力比他們好吧?之前在學校有看到你在演練實戰,你的虛體春科招式堪稱完美,後來的級試,你也都很順利地通過了,不是嗎?」雲凡試著抹去鄧書茜心中的疑慮。

     「員使學校那麼久的事,我都忘了,你還記得啊?你是學弟,小我…… 」

      「兩屆,我小你兩屆。」

      「兩屆。你居然會對我有印象,今天是我們第一次講話吧?」兩人的餐點都送上來了,鄧書茜馬上吸了幾口黑丸奶茶。

      「勛主,你在我們這屆很受歡迎,四年級的時候,我們班,就是五班,有個人突然抓狂,精神崩潰,拿著他的實體武器到處亂使出瓦系的招式,我們在場全部的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你剛好經過,三兩下就制服了他,還安撫他直到老師趕來為止。後來,這件事從我們班上傳到了我們這一屆都知道這件事,每個人一提到你,就好像神在前面,後來,有什麼公開的實戰演練,我們一定趕過去你們那邊看。」雲凡講到這件往事,眼睛都在發光。

     「原來那是你們班啊!我那時候剛好要去圖書館,想說你們班怎麼那麼吵,還看到了奇怪的閃光,一經過,哇!不得了,怎麼有人在亂使招式,趕快衝進去制服他,幸好沒有人受傷。」鄧書茜興奮地說。

     「我們班班導雷木蓮那時候衝進來說什麼,你還記得嗎?」

     「當然!『我的老天爺啊!我的小心肝們,我的大姊姊啊!真是謝謝妳!』哈哈哈!我的大姊姊。他竟然說『我的大姊姊』哈哈哈!」鄧書茜笑得合不攏嘴。

     「哈哈哈!」雲凡邊笑變挖了幾口飯吃。

     「你覺得這次去屏墾司訪查,會有結果嗎?」鄧書茜話鋒一轉,突然講起了公事。

     「你怎麼突然講起這個,這事不該找我討論吧?我只是這次特別護衛隊的隊長。 」雲凡喝了口湯,疑惑地問。

     「喔我只是……嗯-我只是……想找個人談談,對,找個人說說這件事而已。」鄧書茜顯得侷促不安,說完趕緊喝了口飲料。

      「會有結果嗎?一定會有的吧!我是不知道會是哪種結果,但是一定會有的,你不用擔心!」雲凡看著鄧書茜的雙手,他的左手和右手大拇指不斷地繞圈圈。

      「我不用擔心……其實,我很懷疑一個人,但是我不知道要怎麼逮捕他,我不知道怎麼蒐集到充足的證據,我是說那些證據,嗯-有可能都被他弄掉了。」

      「你不用擔心啦!這裡是哪裡?陰間!又不是那個廢陽間,那個什麼都做不到的陽間!」雲凡吃著冰淇淋,不太明白為什麼這麼好吃的東西要搭配如此嚴肅的話題。

       「什麼都做不到的陽間?」

       「對啊!陽間和陰間相比,實在太弱了,在陽間我是個什麼都沒有的窮人,大學畢業之後,什麼工作都找不到,後來好不容易找了份幫忙人家打掃家裡的工作,結果你知道怎樣,我不小心聽到老闆的秘密,我就被他的手下開車撞死了,可惡的是我和小少爺感情不錯啊!於是我享年三十歲,雖然我現在是二十七歲啦!」雲凡突然講起了往事,一般這種事是不會有人提的,不管是員使還是平民,這是大家不明說的約定。

       鄧書茜顯然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告白嚇到了:「不好意思,我以為不會有人主動提這些事情的。」

      「哈哈!也是啦!除了那些被失憶的老人講不出來外,我到現在也都還沒聽過有人講這些事情呢!」陰間員使的規定變過很多次,像是最早期的一批員使在進學校之前會被失憶,之後這項規定就被取消了,還有員使畢業之後要去哪個國家的規定也是,最初是採排志願序的方式,後來改成按照出生地分發,而現行的規定則是按照死亡地分發。「不過我對講這些事情是絲毫不介意的,因為現在的生活比那時候好太多了,我到現在都把我在陽間的故事當作笑話講給別人聽呢!像是體育院長張子君,李忠先生,還有我們司裡的大家,他們都聽過喔!」雲凡笑笑地說。
       
     「這樣啊!也是,在陰間的確是能做很多以前沒辦法做的事。謝謝你,我現在不那麼擔心了!」

     「那就好,哈哈哈!」

      火車繼續行駛,眾人慢慢從餐廳散去。
*
    「吹頭髮,吹頭髮。」鄧書茜念道。剛從浴室出來的他,已經換上寬鬆的白t-shirt,和極短的黃色褲子,一頭秀麗的長髮正在滴水,踏出浴室後,走向放在床邊的行李箱,拉開拉鍊,取出放在網袋裡的負離子吹風機,這是朋友送他的,不然鄧書茜實在是不會在意吹風機還是其他東西到底有什麼神奇的功效,鄧書茜總認為在意那些事情一點用都沒有,還不如花心思在工作還有其他正事上。
      
       吹風機嘈雜的運轉聲充斥著整個房間,鄧書茜一手拿著梳子,一手拿著吹風機吹乾頭髮,每次吹頭髮都要花上半天時間,實在是麻煩,但他從沒想過要剪短,總覺得捨不得。

       明天一早就會到屏墾縣了。鄧書茜總覺得這實在是很神奇,陽間會一直送新住民過來陰間,各國的人口會一直增加,所以土地也一直變大,但是搭乘交通工具所花的時間卻沒有變長。
     
       突然,鄧書茜想到了中午雲子君的話「陽間滿廢的。」

     「的確是滿廢的。」鄧書茜心想。像是自己只要彈指,就能從手中變出東西來;自己只要彈指,講幾個字,就能使出招式,手中就會開始發光;自己現在還是警察院的院長,全國的警察都歸自己管;昨天還見了大帝,往後的日子裡,還有機會見到各國的警察院長,這些的確是在陽間的自己所無法做到的事,應該說根本連想像都想像不到,陰間居然是這麼運作的,因為跟在陽間讀到的書,聽到的故事截然不同,到了陰間才知道,原來那在陽間所得知的「死後的世界」都是假的,是別人杜撰的。

       但是,在陽間的自己,根本就不用擔心什麼辦案的進度,不用大費周章去尋找這些奇奇怪怪的案件幕後的真相,也不用緊張自己竟然越過那些學長姐升官,別人會怎麼看自己,甚至是擔心大帝親自交代的任務,自己是不是有辦法做到,只要擔心功課寫完了沒,點心吃了沒,動畫到底更新了沒,只要擔心上課會不會遲到,老師會不會罵人,同學、朋友會不會討厭自己,過馬路會不會被車撞。

     「過馬路會不會被車撞啊?」鄧書茜關掉吹風機,拔下插頭,整理一下電線,把吹風機收回行李箱,決定不去想這個問題,但是又突然想到「要是我在這被撞了,一定會上頭版新聞。」,鄧書茜不禁苦笑了兩聲。
       鄧書茜拉上窗簾,開啟冷氣,並定時五個小時後自動關閉,鎖上門後,仔細確認沒有人會進來房間,便從行李箱裡拿出一本封面已經泛黃的書,四處張望著,多次確認無人會進來房間之後,便蓋上棉被,在床上看起書來了。窗簾外是黑的,但是閱讀中的鄧書茜心中澄淨如一面鏡子,這本書如此珍貴,斷不能污了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