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95:陰與陽 警察章 1

JessicaJLi | 2024-03-26 22:15:34 | 巴幣 2 | 人氣 80

      「馬萱!」護衛三司司長雲凡說。這是特別護衛隊回來之後第一天上班,護衛工作結束之後,會根據護衛的天數給予相對應的放假天數,這次全隊就放了五天的假,而雲凡先是在家裡睡了一整天,接著就出去遊山玩水或是找朋友之類的。
     「是,子君!」馬萱「唰!」的一聲站了起來。
       這裡是位於仙山區的安部,所有隸屬於安部的機構都在這個園區裡,而護衛院從安部大門進入之後開車大約五分鐘車程的位置,再往裡面走一點,就會到護衛司了。這個園區裡的建築各異其趣,像是警察院大樓的建築外觀方方正正,稜角分明,而裡面的設計都是彎彎曲曲,人稱「歪樓」的護衛院卻大相逕庭,是由很多銀色圓球堆疊在一起的大樓,一層樓五顆,總共五層樓,院長和副院長的辦公室都在五樓,下轄的內護衛局及外護衛局都在這兒,內護衛局在三樓,下有護衛一司至護衛五司,負責國內的護衛任務,在二樓的外護衛局是負責駐外員使的護衛任務,設有六個司:總部位於重音國首都京寧市的愛下阿洲司、總部設於砝音國首都黎羅市的尤盧帕洲司、總部設於伊集音國首都開金的埃弗里卡洲司、總部設於大亞袋音國首都坎的海洲司、總部設於利音國首都頓特區的北利洲司以及總部設於巴音國首都巴亞的南利洲司,不同國家都會有不同的令官及奉令在大使館執行護衛任務。整棟護衛院大樓除了辦公室之外,還有會議室、資料室、餐廳和休閒空間等等。
       員使上班除了穿朝服之外,也可以選擇穿比較輕便的常服、部服或是院服。文科的常服是黑色的襯衫,再別上代表品級的徽章,下半身是黑色的長褲或是黑色的百褶裙,自由搭配。而軍系則是將原本的朝服材質改成薄一點,穿起來比較舒適的材質,分短袖和長袖,下半身也是黑色的長褲或是百褶裙。而部服和院服,每個部、每個院的設計都不同,像是安部是淺粉色且左胸處印有部徽-黑色玫瑰花的襯衫,而護衛院則是薰衣草紫的襯衫,左胸處印有院徽-山楂,而今天的護衛一司剛好所有人都穿部服。
     「這是特別使團的護衛紀錄,麻煩你拿去歸檔。」雲凡把一本薄薄的黑色本子遞給馬萱。       
     「是!司長。」馬萱說完,就馬上坐下,把一些資料輸入進面前的卡普特裡,接著打開抽屜拿出資料室的鑰匙,站起身來把紀錄簿和鑰匙交給坐在她後面的苗奉令:「這個請你拿去歸檔。」苗奉令馬上往外走,從護衛司出來之後左轉再右轉之後便是資料室,他進行驗證之後,門打開,便看到了一排接著 一排的櫃子,看了一下簿子上的編號,再看了一下牆上貼的地圖,走到對應的櫃子進行歸檔。
      *
       馬萱:「子君。」她走到司長的座位旁將新的一本護衛紀錄簿交給司長。「剛剛內護衛局傳來的新任務,擔任警察院長鄧書茜勛主訪查警察院南部局屏墾司特別使團特別護衛隊隊長,隊員為一號、三號、五號、七號、十號令官以及十六到二十號奉令,總共十人,期限未定,三天之後從松德綜合交通站出發。待會兒十點鐘警察院院長及其他特別使團成員會召開訪查會議,請您和特別護衛隊的成員過去警察院開會,地點在警察院大樓三樓的二號會議室。」
      「怎麼這麼突然?我才剛回來啊!之前怎麼都沒聽說?怎麼這麼慢才講?」雲凡邊抱怨邊打開紀錄簿,看到裡面的資料,這是剛才才從護衛院傳真過來的。「這是……」雲凡看到資料上蓋著一個梅花的印章。
      「子君,這次任務是大帝那裡直接下來的,怕是屏墾縣出了什麼事。」馬萱說。
      「嗯--有可能,特別護衛隊的任務都是內護衛局分配給我們這五個司,這次的任務卻出現了梅花章,而且警察院長又這麼突然要訪查,的確是怪怪的。」
      「子君,那我就先回座位了。」
      「等等,這個拿去請大家吃東西吧!包豐泰的。我先去開會了。」雲凡從口袋裡拿出了幾張優惠券。
      「謝謝子君。」
        雲凡稍微收拾下東西,叫上要出任務的隊員去警察院開特別護衛隊會議。
        *
      「好,那我們就開始開會吧!」警察院長說。
       雲凡和其他特別護衛隊的隊員得等到使團的人討論完之後,才會輪到討論他們護衛的事,這是雲凡覺得這份工作最討厭的地方了,得熬過前面這些根本與他無關的事,自己就算聽了有什麼意見,也得憋著不說,實在有夠難過的。
      「這次的訪查行動,確實唐突,因為屏墾縣出了點事。」院長說。鄧書茜勛主是梅德夫人,正三品陰間員使,十八歲。今天他穿著軍系的常服,其他的警察院員使也有人穿著常服,或是安部的部服,剩下幾位則是穿著警察院的院服,底色為藏青色,左胸處印著警察院的院徽-時鐘花的襯衫。
      「還真的出事了。」雲凡心想。雲凡在員使學校時就覺得鄧勛主很漂亮,雲凡比鄧勛主小兩屆,不只是雲凡,其他人也這麼覺得,勛主皮膚白皙,習慣綁著高馬尾,髮色染成了冷茶棕,臉蛋是標準的瓜子臉,眼睛靈動,嘴唇小巧可愛,一舉一動是那麼的優雅,或許能力和成績不是最頂尖的,但是他待人和善,講話也很溫柔,無奈雲凡平常沒什麼機會和他聊天,鄧勛主是前陣子才升上來當院長的,這次護衛任務可以趁機和他講上幾句話,喔不對,等等就可以了。
      「根據大帝的指示,」鄧書茜身後的布幕切換到了下一頁,「屏墾縣的平民羅尚峰被人殺害,時間為兩週前的禮拜二,要不是因為剛好前天是內部例行性清查人口,發現有人被殺,這件事不知道要拖多久呢?」警察院長生氣地說。
      「為什麼內部只是清查個人口,就會發現有人被殺?而且,只是有人被殺,屏墾司處理就好了,不是嗎?」雲凡心想。正好,警察院南部局局長鄭萊昂子君向鄧勛主提了一樣的問題。
      「這個昨天下午我去天堂開會時,大帝沒有說,他只有說內部清查之後,察覺有異,便緊急向大帝報告這件事。 」
      「之前好像也有過類似的情況啊!」雲凡想起了之前參加過的會議,不是一直聽到不知道,就是一直聽到沒有說,之前的會議有時候也會提到一些自己不能知道的事,那個部門就會要求不能說,於是雲凡就自己把他給忘了,「本來我應該會知道很多秘密的吧?」
      「那屏墾司長呢?他沒有處理?」旁邊的一位女令官說。
      「應該是沒有人報案吧?」女令官旁邊的男奉令說。
      「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大帝說這位死者死亡的地點,不可能沒人發現,應該會有人報警才對,開會的時候,我們有聯絡屏墾司長還有死者居住地的令官,他們都回答沒有接到報案,不知道此事,可是過程支吾其詞,聽起來像是在隱瞞什麼。所以,這就是我們特別使團此行的目的,去查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到底是屏墾司長和當地令官沒有盡忠職守,抑或是另有隱情,只有我們去查了才知道。」院長說。
      「大帝為什麼連死亡的地點都知道啊?那這樣大帝不知道兇手是誰嗎?」雲凡心想。雲凡想開口問,但是不行。雲凡進安部待的第一個地方並不是護衛院,而是政風院,在那兒當一個小小的資料奉令,但是當沒多久,就被調來護衛院了,於是就在護衛三司幹到現在,從第一個護衛任務開始,就被前輩耳提面命,時時刻刻被提醒著護衛院的員使是健忘的,所有的任務都只是任務而已。
        雲凡繼續聽著警察院的會議內容,所有的話語如雲煙般,緩慢地向他飄來,又悄悄地從身旁飄走,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有人開口,「雲子君,這次特別護衛隊全員含你總共是十一人,對吧?」鄧勛主看向雲凡。
      「是的,含我是十一人沒錯,勛主。」雲凡本來還在發呆,勛主突然叫他,小小的被嚇了一下。
      「可以請你報告一下關於特別護衛隊的事嗎?」鄧勛主溫柔地對雲凡說。
      「喔!報告,好,報告,嘶-」這次會議實在突然,雲凡什麼都沒準備,只好憑著過往的經驗來安排特別護衛隊的工作了。
      「是這樣的,總共十一人,所以到時候在火車上,鄧勛主的房間在第二節車廂,預計配備我,以及一號、三號、五號令官,南部局長所在的第四節車箱將配備七號及十號令官,還有十六號奉令,至於特別使團其餘成員的車廂,將會由十七號至二十號奉令進行護衛。而到了屏墾縣之後,會換乘黑頭車,總共四輛,我和二十號奉令搭乘第一輛黑頭車,鄧勛主及一、三、五號令官會搭乘第二輛,南部局長搭乘第四輛,配備七號、十號令官以及十六、十七號奉令,其餘成員搭乘第三輛車,配備十八、十九號奉令。開始進行調查工作之後,將視情況分配護衛工作。」雲凡一口氣講完了所有報告內容,現場突然安靜,隔了幾秒鐘才有聲音再度出現。
     「都紀錄下來了嗎?」勛主問了旁邊的一位奉令。奉令繼續動筆寫了一下,才放下筆,說:「是,紀錄完畢。」
     「謝謝雲子君的報告,到時候就再麻煩你們了。」勛主說。
     「好的,勛主。」雲凡對於第一次和勛主的對話非常滿意。
      *
      雲凡下班了,他自己騎馬回宅邸。
       偌大的宅邸,只有雲凡一個人住,雖說和丞相還是新任軍相相比,自己的宅邸根本不算什麼,但是對於一個人來說,卻大的不可思議。
       雲凡還沒有到收弟子的品級,將來要是升上了正三品,官位還是護衛三司司長的話,應該會向員使學習院申請拒收弟子,理由就是沒時間教,雲凡三不五時就要出差,要是分發了幾個弟子下來,怕是他們只能自學了,甚至連自己師父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就要自立門戶了,這樣可不行。
       雲凡望著窗外,想起了自己的師父,許久沒有回去看他了,「好噁心,我為什麼會想起他?」雲凡心想。
       突然,雲凡摸到了窗台上的灰,使出員指,變出了泰樂風,說:「陰間工作者管理院。」等了一下,說:「您好,請轉陰間工作者管理局派遣司。」又再等了一會兒,說:「您好,我是護衛院內護衛局護衛三司司長雲凡,請在大後天派遣陰間工作者到我的宅邸進行表面清掃工作,謝謝。」
       月亮從遠方升起,從窗戶透了點光進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